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41 军警民自由搏击友谊赛
    今夜很冷傍晚江北电视台天气预报就说北方有一股较强冷空气已经南下今晚气温下降至零下十度并伴有短时阵风出现希望广大市民注意防寒保暖出行安全。

    风呜呜的吹着肆无忌惮的灌进还没来得及安装窗户的毛坯房里挡在窗口的塑料布和硬纸板早就被吹跑了杨峰躺在潮**阴冷的水泥地上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捆的很结实很专业越动越紧。

    他心里一阵懊丧恨的咬牙切齿本来待在金碧辉煌里打麻将多舒服啊非要跑出来办什么案子结果把人家军区司令给揍了这事儿闹得有点大已经出了自己能控制的范围只希望马局长能得到消息尽快赶来吧。

    隔壁房间里李志腾刚从休克中醒过来那一枪托砸的真脆实把他的鼻梁骨都砸断了睁开眼睛一看漆黑一片寒风刺骨想伸手去**脸上的伤可是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细细的绳子勒进肉里疼的厉害。

    脑子懵懵的似乎有一群蚂蚁在乱爬过了好一阵子才清醒过来一阵后怕从心底涌起不过很快就消失殆尽了。

    “我舅舅是分局政委杨子的老爸可是市委组织部的大官我们又都是正式的公安干警不是临时工马局长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管他什么司令不司令的的借他两胆子也不敢随便扣押公安人员啊。”

    李志腾头脑简单见得世面也比较少甚至分不清军区和军分区谁大的问题在他的脑海里市委书记就是顶着天的人了自家的关系网在这里摆着怕毛啊。

    想着他艰难的挪动了一下大声喊起来:“放我出去!”

    “砰”的一声门开了走廊的灯光照射进来很刺眼大皮靴踩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很响几个穿着迷彩裤子的人走进来用匕挑开了李志腾身上的绑绳将他提了起来。

    李志腾咧嘴笑了就知道他们不敢乱来可是当他被推出走廊的时候却现气氛有些诡异他的朋友们也都被6续拉了出来两个人架一个向外面走去出了这栋没竣工的大楼外面是一个大土坑土坑旁边站了一排手持自动步枪的士兵。

    押送他们的人都是膀大腰圆的士兵一言不脸色严峻李志腾心里有些毛看看杨子**倜傥的分局第一帅哥此刻也是狼狈不堪头耷拉下来满脸的惶恐老七他们几个烂仔更是吓得腿都哆嗦了。

    “饶命啊不要枪毙我一家老小哇。”老七先喊了起来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哭腔难怪他紧张这个阵势实在有点像刑场。

    大兵们根本不理睬他们的哭叫推搡着他们来到另一处建筑物前开门将他们押进去打开电灯豁然光亮原来是一座室内体育馆。

    所有涉案人员都站在体育馆里他们对面是十余个健硕的士兵剃着平头拳头都有钵盂那么大一脸冷笑看着他们。

    “打赢他们就放你们出去。”一个军官了话。

    “我抗议!”杨子喊了起来可是没人理他那些士兵已经狞笑着走了过来。

    没办法打吧防暴大队的伙计们也不是吃素的李志腾身高一米九杨子也有一米八论块头不输于对方老七他们也都是打群架打惯了的。

    可是一交手才知道差距部队的人是干啥的成天吃饱了没事干就锻炼他们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成为杀人机器这些人可都是从全军分区各部队挑出来的徒手搏击种子选手等着春季的东南军区运动会上拿奖牌的人。刚才警卫连长也说了打赢了是你们应该的打不赢的话等着刷一个月厕所吧。

    防暴大队的几个伙计还好点经常锻炼身体连个拳击跆拳道啥的治安大队这老几位的身子骨却早被酒色掏空了别说对付精锐士兵了就是对付一般小混混都未必能打赢老七他们几个更是废柴全靠一身流氓气吓唬人真动起手来也都是挨揍的料。

    一场大战准确的说是一边倒的殴打军体大队的士兵们放开了尽情的练手满场就听见捶沙包的声音咚咚的响那可不是锤在真正的沙包上而是人的肚子上。

    巧的很今晚挨揍的这几位就是当初在分局预审室里殴打刘子光的那几个人有道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他们拿嫌疑人练手的情景在自己身上重演了。

    被打得最厉害的是李志腾警卫连长特地交代过就是这个不知死的小子冒犯了军区副司令为了帮副司令员出气说啥都得招呼他好。

    一通暴打之后这些人全趴在地上起不来了鼻青脸肿像个猪头一般就是分局长此刻来领人都未必能分清谁是谁。

    李志腾佝偻着身子趴在地上嘴里往外喷着血沫和碎牙齿直喘粗气**疼的厉害搞不好肋骨都让人锤断了。

    杨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张帅脸都被抽歪了两个眼睛活像熊猫吐出的唾沫都带血丝。

    老七等一帮人倒是稍微好点到底是混迹在社会底层的闲散人员遇到这种事情反应却是最灵敏的人家哪是要和你切磋功夫啊纯粹就是找茬揍人这种时候还充大瓣蒜就不明智了最好的办法是护住脑袋和要害趴在地上让人家揍一个爽快兴许伤的还轻点。

    军警民自由搏击友谊赛结束了军方宣告完胜警卫连长得意洋洋的说:“你们没打赢不好意思了再多住几天吧。”说完一挥手士兵们涌上去两个架一个把他们送回了临时牢房。

    ……

    就在友谊赛进行的时候警备司令部门口来了几辆车一辆桑塔纳3ooo两辆黑色的奥迪其中一辆车里坐着的是市委组织部的杨部长他并没有下车因为这件事自己不方便出面他只是希望对方看到自己的车牌号码会给一些面子。

    另一辆奥迪a6里坐着的是江北市公安局的一把手马伯仁局长自从最有威胁的对手宋剑锋副局长被调到司法局去之后公安局就成了马局长的家天下了这阵子他动了一大批人的位子原本宋剑锋刑侦口的部下都被调职填上来的都是马局长的亲信。

    江岸分局治安大队的杨峰那是马局长麾下爱将眼瞅着就要提拔副大队长的人怎么忽然间就出事了本来马局已经睡下了听说杨子出事了便立刻赶来半路上正好遇到杨部长的车两人一起来到警备司令部门口。

    警备司令部的铁栅栏门紧紧关闭着岗亭子里的士兵穿着军大衣戴着棉帽子手里握着上刺刀的八一杠刺刀的寒光在积雪的映衬下更显的冷森森的值班小军官很不耐烦的告诉马局长何司令员不在有事明天再来。

    好说歹说对方连通报都不给通报一声正在马局长急得团团转的时候于政委的车过来了。

    好像看到救星一般马局长赶紧迎上去于政委认识他也下车和他握手。

    “于政委误会啊你们的人怎么把我们的干警给抓了?”马局长问。

    于政委苦笑了一下:“马局长你的部下也太能惹乱子了你知道他们把谁给打了么?”

    “谁?”

    “军区罗副司令员罗克功!”

    马局长的喉头耸动了一下他对**系统的官职序列可是清楚得很军区副司令是什么级别先不说**可是一个单独的系统哪怕你认识省长部长呢说情都未必好使。

    “那……事情严重么?”马局长又问。

    “副司令员脸上五道指痕嘴也打出血了你说严重么?”于政委反问道。

    马局长倒吸一口凉气这还了得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部下竟然得罪了这尊神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于政委这么着你把人交给我我绝对让老司令满意我要是不把这个鳖犊子的警服给扒了我……”

    马局长恨得咬牙切齿说这番话未必不是真的不过于政委却摆了摆手说:“人呢已经在军分区暂时滞留了不过这件事我们无权处理军区保卫部会来人处理的马局长你也别太担心了罗副司令是个秉公的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会借题挥的。”

    说完于政委看了看表说:“我还有事先走了。”回身上车忽然又停下说:“罗副司令在军分区招待所。”

    马局长感恩涕零:“谢谢老于!”

    于政委的车进大院去了马局长走到另一辆奥迪前车窗缓慢降下露出一张中年男人阴郁无比的脸。

    “怎么说?”

    马局长擦擦汗:“不好办孩子们得罪了军区长暂时被扣留了听说要交给军区保卫部处理那可就麻烦了。”

    杨部长点点头目光依然阴森冷静说:“这个军区长在哪里?”

    “在军分区招待所住着。”

    “走我去会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