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42 虎爷的劳力士失窃案
    军分区招待所就在警备司令部不远处是一所三星级酒店虽然是部队的产业但是服务人员都是从地方上招募的平时也对外经营。

    现在房地产市场火爆土地价格飞涨市中心寸土寸金但是**的土地不能转让**这家三星级的**招待所有着宽敞的近乎奢侈的大园子和好几座客房楼除了位于靠近街面的八层楼房外里面还有两座三层小楼不对外营业是专门接待军方领导的。

    杨部长和马局长的奥迪车停在酒店门口一行人匆忙进入酒店已经是深夜时分大堂里空无一人值班服务员从柜台后面露出狐疑的脸看着这帮客人。

    “喂刚才有没有客人入住是你们司令员带过来的?”杨部长的司机快步走过去问道。

    “你们找谁”服务员一脸的纳闷。

    司机很不耐烦的继续说:“组织部和公安局的领导来了叫你们经理出来说话。”

    值班经理就在前台后面的办公室里出来一看还真是公安局马局长来了他赶紧上前点头哈腰有问必答说一个小时前确实有两位客人入住是司令部那边安排的人已经住进小红楼了。

    杨部长的司机回头看了自家领导一眼杨部长点点头司机便倨傲的说“我们领导想见一下这两位客人麻烦你通知一声。”

    经理有些为难搓着手说:“已经这么晚了要不然明天吧。”

    杨部长冷冷的哼了一声迈步往后面走去马局长也带着人紧跟着过去这事太急耽误不得万一孩子们出了意外就不好了。

    穿过院子来到小红楼前楼门已经锁了司机过去砰砰的敲门一个二十来岁的女服务员过来打开门问道:“你们找谁?这里不对外的。”

    司机说:“今晚这里有没有司令部安排的客人?”

    女服务员说:“有……”话没说完司机就推开她直往里闯服务员一把拽住他说:“长已经休息了你们不能打扰。”

    司机怒了一把将女服务员推到墙上拉一下自己被扯皱的衣服嚷道:“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告诉你我是市委的!”

    女服务员的脾气还挺倔拉着司机的袖子就是不松手:“你不能上去!”

    后面杨部长和马局长已经面露不悦跑来见人求情还要被刁难作为平时总是刁难别人的他们来说确实很不爽。

    正当他们纠缠的时候天上一阵轰鸣由远及近慢慢的两个黑漆漆的东西自南向北飞来雪亮的探照灯照着地面光柱打在小红楼门口几道极细的激光射过来正照在司机的脑门上。

    司机下意识的挡住自己的脸空中传来毫无表情的喊话:“地面上的人听着放下武器不要动否则格杀勿论。”

    司机赶紧高举双手吓得两腿软哪还有半点市委工作人员的威风。

    直升机卷起的气流将地上的积雪都掀了起来夹杂着干枯的树叶和灰尘扑面而来一群人都吓*了不知所措的站着一动不敢动。

    飞机上抛下两根绳索突击队员鱼贯而下落地后迅占领战斗位置用自动步枪瞄准小红楼前的人员几个脸上涂着油彩的家伙走上去将杨部长马局长推到一边为的少校军官大踏步走上来向女服务员敬礼大声问道:“请问罗副司令员是不是住在这里我们是军区特大的奉命前来保卫副司令员。”

    女服务员也大声说:“对罗副司令员和于司令正在上面说话呢我去通报一下你们在这里等着。”

    少校点点头摆手示意部下过来设岗同时一把将依然高举双手的司机推到了一边看也不看他一眼。

    杨部长的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强忍着马局长却啧啧连声小声说:“部队的人就是牛气都和宋剑锋一个脾气。”

    不到两分钟一身笔挺军服的于司令下楼了和少校同志互相敬礼握手之后突击队员留下岗哨上楼去了直升机也转向飞走了。

    于司令这才过来和马局长杨部长握手寒暄马局长说:“出了点误会还请于司令帮帮忙先把人放了吧大冬天的别冻着孩子。”

    于司令说:“马局长不是我不帮你这件事情你的部下做的有些过分了在罗副司令员已经表明身份的情况下还动**人就算他不是军区司令员就是一个普通的花甲老人你们也不能这样随意殴打啊司令员脸上的指痕我看了都有气牙也被打松动了你说这件事我怎么帮你。”

    马局长搓着手说:“回头我一定严肃处理要是于司令有难处我也不强求了不过我想问一下……”

    “老马我说两句。”一直隐忍不的杨部长上前说道:“于司令咱们江北市军民共建活动一直开展的有声有色很受省委和军区领导的好评我想今晚这件事一定是个误会咱们还是尽快尽早解决的好我们警方出了问题应该交给司法机关和纪委严肃处理您说对么?”

    杨部长话里有话虽然我们地方上无权**手你们**内部的事情可是你们**也无权管我们的人啊真要闹大了谁也不好过毕竟**和地方是鱼和水的关系军官转业士兵退伍军属安置都要依靠地方政府嘛。

    于司令明白杨部长的意思他苦笑道:“杨部长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这件案子闹得动静太大恐怕不是你们江北市司法机关能处理的来的。”

    马局长惊问道:“怎么了?”

    “东南军区主管作战的副司令员出了意外已经惊动了总参和中央军委据说这回先是军区特大和保卫部的人过来随后总参保卫部的领导也要飞过来这个案子通了天了上面要彻查根源看看背后有没有境外组织的黑手……”

    马局长和杨部长都快晕了心里这个恨啊恨这些当兵的不通情理p大一点事情上纲上线还境外黑手不过是几个小警察打了老将军罢了赔礼道歉不就结了还想咋的啊。

    更恨那几个小警察不懂事平时作威作福惯了见谁都是大爷派头结果难看了吧*逼了吧惹祸了吧还连带着领导跟着受窝囊气。

    “我想见一见罗副司令表达一下我们的歉意。”杨部长说。

    于司令看看表说:“太晚了副司令已经休息了咱们就不要打扰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还能咋的难道硬闯上去不成那些军区特大的兵可不是好惹的啊。

    无奈之下马局长和杨部长只好先行离开明天再说。

    ……

    次日早晨江北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病房虎爷躺在病床上脑袋缠的像个木乃伊一个穿着昂贵皮草的小妞坐在床边笨拙的帮虎爷剥着鸡蛋。

    虎爷伤的不轻鼻梁断了眉骨裂了嘴巴也豁了一嘴牙更是掉了一半肋骨也断了好几根可谓元气大伤财产损失也不轻满天星的劳力士金表进了水不走了深圳定做的24k金手机主板进水烧了一件价值五万八千的貂皮大衣在河沟泥浆里翻来覆去的打滚就算保养的再好也得掉毛了。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虎爷的面子栽了竟然在家门口被人敲了黑砖这要是传出去还怎么见人。

    鸡蛋和牛奶准备好了虎爷却没胃口吃饭小妞说:“虎爷你要是不吃饭人家会心疼的。”

    虎爷没好气的说:“滚滚滚该干啥干啥去。”

    小妞撅着嘴说:“走就走!”拎起小包包扭着屁股就要走忽然又被虎爷喊了回来:“等等把我的金劳拿到亨达利去修一下。”

    小妞拿起虎爷的金表走了虎爷这才用备用手机拨了杨峰的电话号码可是打了许多遍就是没人接没办法他又给律师事务所的朋友打电话咨询这事儿怎么处理。

    这事儿八成是刘子光干的虎爷心里有数但是他不想通过私下里的手段解决那是低级小混混才做的事情现在虎爷已经是成功人士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了虎爷的律师给他支招要是按照打架斗殴来处理的话顶多是治安拘留加民事罚款如果走故意伤害罪的话就是最多三年徒刑只有一个办法最狠就是弄一个抢劫出来这样对方搞不好都能挨枪子。

    虎爷瞪着眼睛想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打了个电话到派出所报警说自己被人抢劫了损失上百万命也差点丢了。

    抢劫属于恶**犯罪再加上虎爷的企业家光环公安部门很重视不到半个小时一辆大切诺基警车就驶进了第二人民医院。

    来做笔录的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女警官室内暖气很足女警官脱了羽绒服只穿着里面的紧身T恤坐在虎爷床前给他录口供虽然脑袋瓜被包的严严实实但也挡不住虎爷**-邪的目光直溜溜的往人家**口看。

    “说说吧生了什么情况?”女警官厌恶的瞪了虎爷一眼拿起钢笔问道。

    “昨天晚上十点多我回到小区刚停下车就有人拿东西砸我直接把我砸晕了等我醒来已经在医院了听说是小区物业把我从河里捞上来的那个抢劫犯是想毁尸灭迹杀我灭口啊。”

    女警官停笔问道:“你被抢劫了?”

    “对啊损失惨重我皮夹子里现金和银行卡就价值一百多万还有我的项链和戒指还有劳力士手表光那块金表就价值八万多我可是有票的。”

    女警官皱眉道:“你说灭口?难道你认出犯罪嫌疑人了?”

    “对我认得他他叫刘子光是个小混混。”虎爷信誓旦旦的说。

    正在这时穿貂皮大衣的小妞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张单据说:“虎爷你的劳力士留在亨达利修理了过三天去取就行。”

    女警官停笔抬头冷冷的看着虎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