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43 女刑警深入魔窟
    虎爷面不改色,用漏风的嘴说:“继续问啊,停啥?”

    女警官说:“报假案是要承担责任的,你明白么?”

    虎爷当场就恼了,抓起床头柜上的碗碟摔在地上,牛奶满地流,鸡蛋稀巴烂,虎爷咆哮道:“你怎么说话的!我被人打成这个模样你说我报假案,你哪个所的?我要找你们领导!”

    女警官和上笔录本起身走了,到门口才回头甩下一句话:“**二大队胡蓉,你爱找谁投诉就找谁。”

    虎爷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二大队可是江北市刑侦系统的骄傲,有着江北8o3的美誉,什么案子交给他们就没有破不了的,二大队里全是精兵强将,每个人拉出来都能独当一面,刚才那位女警官恐怕也不是简单人物。

    貂皮小妞手足无措站在一边,小声说:“虎爷,我……”

    “滚!”

    ……

    胡蓉气鼓鼓的开着车飞驰在大街上,生气倒不是因为虎爷的态度,而是因为刘子光又犯事了。

    虎爷的案子不是假的,至少那些伤不是装出来的,鼻梁骨折断,嘴唇撕豁,一嘴牙掉了一半,颅骨也有裂纹,下手之人很有分寸,轻重适宜,既教训了虎爷,又给他留了**命,这种事情一定是行家里手干的。

    如果这案子的涉案嫌疑人是别人,胡蓉根本不会关切,随便交给派出所处理就行了,可是这案子的嫌疑人居然是刘子光,这就不得不引起女警官极大地关注。

    刘子光啊刘子光,你空有一身本领,为什么不造福社会,反而屡屡触犯法律呢,胡蓉越想越气,忽然一个急刹车停下,从座位下掏出警灯吸附在车顶上,鸣响警笛朝着昨夜案地驶去。

    虎爷所在的小区档次不低,到处遍布摄像头,保安更是24值班,但是奇怪的是,调取了所有当晚监控录像之后,根本没有觉任何异常情况,胡蓉亲自去现场考察了一番,终于明白,犯罪嫌疑人很精明,是躲在摄像头死角进行作案的,而且对物业人员巡逻时间和路线把握的也恰到好处,正好在那个时间段前夕离开,不至于被现,又保证河里的虎爷能被救上来。

    女**料定,这是一起有预谋的,精心策划的故意伤害案,虽然虎爷这家伙坏事做绝,但是也要有法律来惩办他,谁都可以私刑处置他人,那这个社会岂不乱了。

    胡蓉驱车来到志诚花园物业办公室,白队长看见她过来赶紧迎接:“什么风把您吹来了,胡警官。”

    胡蓉说:“我想找刘子光。”

    白队长说:“实在不巧啊胡警官,我们刘经理去总公司开会了,中午应该能回来,要不您坐这里等他一会,我给您泡茶。”

    胡蓉说:“不麻烦了。”转身上车,直接去至诚集团找刘子光。

    富豪广场十八楼,至诚集团高层领导正在开会,刘子光作为集团旗下子公司的总经理自然也要列席,至诚集团是大公司,胡蓉这种级别的小警察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等着,直到半个小时之后,高层峰会才算开完,西装革履的高级白领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着往外走,胡蓉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刘子光。

    秘书小姐上前低声对刘子光说了两句,刘子光抬头惊愕的看着胡蓉,让秘书把她带到小会客室里去。

    小会客室里,胡蓉开门见山的问道:“刘子光,昨晚十点钟到十一点钟这个时间段,你在哪里?”

    刘子光诧异的说:“问这个做什么?我有必要向你报告行踪么?”

    “有,因为你现在涉嫌一起故意伤害案,你可以不说,但是你现在所说的都将在法庭上作为证供,自己考虑吧。”

    “我昨晚哪也没去。”

    “还嘴硬,我问你,安居**公司的经理张大虎是不是你打伤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老实是吧,信不信我抓你?”

    一番交锋之后,刘子光依然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胡蓉气不过,掏出手铐说:“跟我到**队走一趟吧。”

    刘子光真就伸出手来让她拷,一脸的坦然望着胡蓉,似乎真的没干什么亏心事。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遇到和他有关的事情就心神不定,单凭张大虎的一面之词根本不能定罪抓人,即便是配合调查,也不用拿手铐啊。”胡蓉心里一团乱麻,又把手铐收了起来,说:“给你留点面子,跟我走吧。”

    两人站起,会客室的门忽然推开了,是至诚集团的总裁李纨,身后还跟着助理卫子芊和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那人胡蓉认识,是公**律事务所的律师,本市有名的铁嘴钢牙,估计他也是至诚集团的特聘法律顾问吧。

    “警官同志,请问你有没有逮捕证?”律师皱眉问道。

    胡蓉语塞,还是刘子光帮她解围:“胡警官只是找我问几个问题,辅助调查而已,没什么的。”

    说着,微笑着看着李纨点点头,李纨回头说:“子芊,把围巾拿来。”

    卫子芊去把刘子光的围巾拿来交给李纨,李纨细心地帮刘子光围上围巾,说:“早去早回。”那副神态,简直就是贴心小媳妇对老公的温柔态度。

    卫子芊面无表情,将脸转到了一边。

    律师也面无表情,似乎什么也没看见。

    胡蓉是**,最善于察言观色,李纨和刘子光眉目传情她哪能看不出来,心里一团无名的火冲了出来,恨不得当场摔几件东西才满意,可是在这种场合,她只能强忍着怒火。

    带着刘子光出了富豪广场,上了大切诺基,刚要动汽车,车载对讲机响了:“o3.,o3,你在哪里,回话。”

    胡蓉抓起手麦:“o1,o1,我是o3,我在富豪广场侦办一起故意伤害案,完毕。”

    那边换了人说话,是个威猛的男声:“o3,o3,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办这种小案子,马上移交给派出所,你赶回队里有重要任务,再重复一遍,立刻赶回**队,完毕。”

    “收到,完毕。”胡蓉说完,把手麦一丢,扭头看着刘子光:“下车。”

    “什么,不是要带我回去问话的么?”刘子光故意装*。

    “我说下车!”胡蓉瞪起了眼睛。

    刘子光冷笑一声,开门下车,向胡蓉摆手致意:“再见啊胡警官,有事随时找我。”

    胡蓉一言不,猛踩油门走了。

    ……

    回到**队,精兵强将们已经都来到了,大队长韩光脸色严峻的站在前面说道:“最近出了几起比较严重的案件,上级指示我们必须限期破案,现在大家都把手头上不重要的案子放一放,先办大案要案。”

    **队员们伏案在小本子上记录着,韩光继续说:“昨晚市区高土坡一带生枪击案,案情复杂,设计人员广泛,上级命令我队调派得力人员配合军方保卫部门侦破此案,这个案子我带头,一中队二中队跟我走。”

    胡蓉举手说:“韩大,我们三队呢?”

    韩光盯了她一眼:“你另有任务。”

    会议散场,大家都去准备了,韩光和两个中队长私下里再碰个头交代一下任务安排,却把胡蓉凉到了一边。

    手上的案子不让办,大案子又不让**手,韩大到底是什么意思,胡蓉一肚子火气不出来,走到大队楼下的训练室,脱了鞋子戴上拳击手套,对着沙袋起狠来,几百斤重的沙袋被她打得砰砰乱响,左右乱晃,沙袋在胡蓉的眼中,一会儿变成刘子光,一会儿又变成李纨,她猛打了几拳,忽然抱住沙袋哭起来。

    “小胡,不让你办大案子就哭鼻子么?这可不像胡书记的女儿啊。”背后传来韩大的声音。

    胡蓉一转身,韩大递上了毛巾,严肃的说:“小胡,不让你**手这个案子是另有重要任务交给你办。”

    胡蓉一凛,问道:“什么任务?”

    “你还记得两个月前的江边无名女尸案件么?”

    “记得,连续现三具无头女尸,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至今没有线索。”胡蓉说。

    “线索现在有了一点,但似乎比想象的要复杂的多,你是咱们大队的骨干,又是胡书记的女儿,我不瞒你,这案子水很深,搞不好有警界败类参与。”

    胡蓉脸色也严峻起来,说:“韩大,要我做什么你说吧,保证完成任务!”

    韩光说:“这案子需要化妆侦查,我给你一天时间,你给我装扮成卖-**小姐,有没有信心完成?”

    这个任务还真是艰巨,不过越是艰巨的任务越是能勾起女**的斗志,她一挺**:“没问题!”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们警方有一个卧底隐藏在犯罪团伙中,他的代号是黄雀,联络暗号是:今晚的月色真好。到时候你们要配合办案。”

    ……

    高土坡,郭大爷的家外围已经拉上了警戒线,一个班的士兵在此执勤,现场还有一辆路虎一辆帕拉丁,地上扔着棍棒刀具汽油桶,隐约还有些血迹,过往百姓都瞪大了眼睛望这边看,几个白帽子交巡警耐心的维持着秩序。

    军区保卫部和市局**将组成联合调查组侦办此案,为什么江北市的黑恶势力如此猖獗,为什么警匪勾结在一起,为什么他们要对一个退伍老军人的最后容身之所拆之而后快,这些问题没有找到一个让人信服的答案,罗副司令是不会走的。

    远处一辆宝马75o里,大开的魏副总焦躁的看着这一幕,拳头握紧又松开,虎哥他这帮手下到底是怎么搞的,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军方出面谁也没办法,**进度势必要受到影响,要知道多耽误一天,光损失的贷款利息都是以十万为单位来计算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