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47 老刘家的乔迁之喜
    高土坡1o8号大杂院的老刘家要搬家了,日子就定在圣诞节的前两天,邻居们奔走相告,都替他们高兴。

    老刘两口子辛苦了大半辈子,终于可以安享晚年了,儿子那么有出息,回来大半年光景就当上了大公司经理,置办了楼房,连邻居们都跟着沾光,整天在外面鬼混的小孩都安心上学了,下岗的大人也有了新工作,说起刘子光,高土坡的邻居们无不挑着大拇指赞一声好。

    **的事情暂时冻结了,听说市里对这一块很重视,要召开听证会,听取广大居民的意见,把老百姓的利益落在实处,居民们欢欣鼓舞,心里乐开了花。

    要不是那次刘子光带人顶住了强拆,说不定现在高土坡已经被夷为平地了呢,所以大家打心眼里感激刘子光,至于军区长介入的事情,大家只是隐隐约约知道一些,毕竟这件事封锁的相当严密,派出所的同志只是说,郭大爷的窝棚底下现了**战争时期遗留的炮弹,军方才封锁现场的。

    刘子光的新居位于至诚花园一期八号楼,就在物业公司旁边,九十五平房的大房子,上下都有电梯,方便的不得了,乔迁这天,邻居们都来帮忙了。

    刘子光手上有人有车,不用出动搬家公司,家里的那些破烂也都不要了,直接从红星美凯龙买来全套新家具,只是老爸老妈舍不得大杂院里的坛坛罐罐,让刘子光安排了十几个保安,一辆东风卡车,一股脑就装走了。

    大杂院里,人人脸上洋溢着笑容,老刘家乔迁之喜只是高土坡旧貌换新颜的一个开端,等将来**重建之后,邻居们少不得还要聚在一起,居民们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帮着忙,老爸老妈满面红光,陪着邻居唠嗑,还时不时指点一下,这个要搬,那个不要搬。

    儿子公司里这些小伙子干活都很卖力,那么大个一台冰箱,背起来就走,跟玩似的,老贝大叔两口子,邓云峰的媳妇,还有一帮邻居也帮着收拾家里的细碎东西,现在邓大嫂被刘子光安排在物业公司当会计,每个月两千多块,工作又轻松自在,整个人比以前都年轻了许多。

    “小邓媳妇,你家那口子最近也不着家,你不生气?”贝大婶开玩笑说。

    “他忙,现在已经当上场长了,一摊子都交给他负责,哪能随便离开,要说我们家云峰还真是有点小能耐的,早先在厂里都耽误了,早出来不早达了,现在一月工资赶我半年的。”邓大嫂眉眼里掩不住的骄傲。

    正说着呢,一个风尘仆仆的汉子从院门口走进来,笑呵呵的说:“说什么呢,我耳朵都烫了。”

    众人一回头,现是邓云峰回来了,这位昔日的下岗工人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颓唐之气,眉宇间充满了自信。

    “老邓回来了。”众人纷纷搭话:“云峰你咋回来了?单位里不忙了?”

    “忙,怎么不忙,可是小光家乔迁之喜,我说啥都得回来看看。”邓云峰放下提包,掏出一包中华烟来四处散,问自己媳妇:“小凡呢。”

    邓大嫂一撇嘴:“屋里玩电脑呢。”

    “什么,还玩电脑!合着我出去几个月,他一点也没长进啊。”邓云峰眉毛倒束就要飙。

    “瞧你那样儿,是我给儿子买的电脑。”邓大嫂扑哧一笑,冲着自己屋子喊了一声:“小凡,把你的证书拿出来给你老子看看。”

    过了一会儿,邓渺凡拿着一个紫红色封皮的证书从屋里出来了,看见老爸回来也不打招呼,大大咧咧把手上的东西一递。

    邓云峰接过来一看,证书上赫然写着“江北市少年计算机编程大赛第一名。”,媳妇在旁边笑着说:“儿子期中考试全年级第一,老师说了,明年考重点中学绝对没跑。”

    邓云峰的鼻子有点酸,铁打一般的汉子竟然噎的说不话来,**着儿子的头连说了几个好字便哽咽了。

    “邓大哥回来了。”远处传来一声喊,刘子光走了过来,邓云峰赶紧调整情绪,和刘子光握手说:“场里的事情都安排妥了,我带的那几个徒弟都挺上进的,镇上也打点好了,出不了啥问题。”

    刘子光说:“没事,挖沙场交给你,我放心,对了,小凡这次要评选市优秀团员的事情,学校里已经定下了。”

    见到刘子光回来,邓渺凡立刻变得一脸崇敬,彬彬有礼的说:“刘老师好。”

    刘子光说:“邓大哥,你这个儿子随你,聪明能干,他现在可是咱们子弟中学的小状元,明年奥数比赛,我还打算让他去为学校争光呢。”

    邓云峰一脸的不可思议,说:“这小子终于开窍了,以前整天逃学旷课不学好,都是被那些坏孩子带坏的。”

    邓渺凡在一边咕哝着说:“哼,就不说说你的责任,整天在家里喝酒骂人,能学好才怪呢。”

    邻居们哈哈大笑,邓云峰两口子也是一脸的尴尬,贫贱夫妻百事哀,吃饭都吃不上,更何谈儿女的教育问题了。

    刘子光拍着邓渺凡的肩膀说:“小凡,**爸可是个负责任的男人,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他的伟大。”

    邓渺凡似懂非懂,但是刘老师说的一定没错,他看着爸爸妈妈点了点头。

    搬家还在继续,破家值万贯,坛坛罐罐,针头线脑全被收拾到纸箱里,就等着皮卡再次回来,刘子光揽着邓云峰的肩膀说:“老邓哥,走,我有事和你说。”

    走到一边,刘子光说:“挖沙场的事情你先放一放吧,我有更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办。”

    邓云峰拍着**脯说:“兄弟,你只管说,我邓云峰绝对没有二话。”

    刘子光说:“挖沙场是个坐吃山空的买卖,总有一天会挖完的,咱们得想点后路了,我看晨光厂里还空着一些厂房和机器,咱们租下来干点什么,你说咋样。”

    “没问题,这事交给我了。”

    ……

    郭大爷谢绝了罗副司令的邀请,执意留在高土坡,罗副司令考虑到冬季寒冷,他那间小窝棚四处漏风住不得人,便委托军分区何司令帮着修缮一下。

    何司令是个明白人,办事很有力度,当初抓那帮冒犯罗副司令虎威的坏蛋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为尽地主之谊,他安排警卫连狠狠教训了那些家伙好几顿,这次是罗副司令亲自交办的任务,他更加不敢马虎。

    军分区派出了工兵连,按照永备工事的标准帮郭大爷在原址上建造了一所小房子,那是相当的结实,用的不是砖头瓦块,而是钢筋混凝土直接铸出来的,这哪是房子啊,分明是个小炮楼,只怕到时候**得动用炸药才能拆除。

    民政局和大开说要给郭大爷安排一处新房,也是雷声大雨点小,过了好几天也没动静,郭大爷反正也没指望他们,带着小狗继续住在自己的碉堡里修车子,天天看着高土坡的居民们上班下班,修个车子打个气,乐在其中。

    刘子光搬家,郭大爷也是必请的客人,家里最后杂七杂八的东西装上车之后,直接拉去至诚花园,一帮平时来往比较密切的邻居簇拥着刘子光的老爸老妈,步行前往新家,走到巷口头,把郭大爷也叫上了。

    一行人来到至诚小区八号楼下,先放了一挂鞭炮,然后上楼参观新房,八号楼是整个至诚花园位置最佳的一座楼,面朝花园,楼下不远处就是物管处,刘子光下楼就到公司,有什么事招呼一声,几十个保安随时待命,安全问题也解决了。

    高经理和白队长也来贺喜了,现在刘子光虽然还兼着物业副经理的职位,但是同时也是至诚集团下属子公司的老总,论级别早就过了老高,将来进董事会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老高那么拎得清的一个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高总代表公司送给刘子光一对大花瓶,白队长也表示了一下,送了一个大鹏展翅的木雕,刘子光一一笑纳,笑容可掬的邀请他们进屋参观。

    这套房子是给老爸老妈预备的,风格完全是按照他们的喜好,中庸朴实而低调,白墙,复合地板,深胡桃木色的实木家具,家用电器一应俱全,每间屋都有空调,志诚花园是暖气房,集中供暖的暖气可比大杂院自家的煤球炉强多了,外面寒风凛冽,室内温暖如春,外套都穿不住。

    四十六寸的大电视放着JBTV的新闻,邻居们闹哄哄的坐在沙上抽烟,嗑瓜子,老爸老妈不厌其烦的领着那些大婶大嫂们参观着房子的各个角落,细心地介绍着,眉宇间难掩兴奋和骄傲。

    邻居们啧啧称奇,不停地夸着房子,同时憧憬着大杂院**之后的胜景,到时候家家户户都分了大楼房,也照着这个样子装修,冬天有暖气不用担心煤气中毒,夏天有空调不用担心电闸跳表,那样的日子多舒心啊。

    忽然房门被敲响了,砰砰砰三下,很有礼貌,白队长最有眼力价,扑过去开门,一开门就愣了。

    面前一个穿着驼色羊绒大衣的美****,怀里还抱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小男孩头上戴着虎头帽子,别提多可爱了。

    这这这,这不是集团李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