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48 竞选居委会主任
    白队长眼睛都直了,刘子光搬家,李总竟然亲自前来道贺,自己来也就算了,还把孩子抱来了,两家关系居然好到如此地步!

    “李总好。“白队长反应就是快,侧开身子对里面热情的喊了一声:“刘经理,看看谁来了。”

    刘子光在书房里和邓云峰说话呢,老爸老妈在客厅里陪着邻居们说话,看到又有客人来,赶紧起身迎接,李纨把孩子放下,小诚一溜烟的跑进去,大声喊道:“爷爷奶奶好!”

    老爸老妈眉开眼笑,连声说:“小诚乖,小诚真聪明。”那开心劲,和见了亲孙子也差不多。

    李纨对白队长轻笑一笑说你好,然后走进屋来,随身关门,动作自然熟悉,仿佛这家的女主人一般,老爸老妈迎上去说:“李总来了,赶紧里边请。”

    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大家都知道这是至诚集团的总裁,江北市的明星企业家,亿万资产的**,这样一个大人物亲临刘子光家,那是何等的荣耀啊。

    李纨一边脱大衣一边笑着说:“怎么都不说话了?”

    白队长凑过来想帮李纨拿大衣,被高总一膀子挤到旁边去了,高总很有绅士风度的帮李纨将大衣挂在衣架上,说:“李总来得正好,大家正好有件事想问您呢。”

    邻居们如梦初醒,刚才正在讨论**赔偿款的问题,都是些升斗小民,对上面的政策法规了解的不是很详细,好不容易来了个能通天的业内人士,还不刨根问底的了解下。

    “李总,你说咱们高土坡的**赔偿款多少才算合适?”

    “李总,这次听证会啥时候开?”

    “李总,能原拆原建么?”

    大家七嘴八舌纷纷提问,李纨微笑着说:“慢点,一个个来,我是有问必答,不过不知道的就没法回答大家了。”

    众人都呵呵的笑,能和李总这样的大老板近距离交谈,大家是既兴奋又期待。

    “**赔偿款的问题比较复杂,我只能告诉大家,如果是至诚集团来建设的话,**款大概可以给到五千左右,当然这只是一个初步估算数字,每家公司的运作方式,经营理念和财务状况各不相同,这只是给大家一个参考意见而已。”

    顿了顿,李纨又说:“听证会的事情我不清楚,这个要问官方机构,我想他们会通知你们派代表参加的,到时候你们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以供开商和有关部门参考,至于原拆原建问题,这个只能去问大开的聂总了。”

    众人一阵笑。都觉得李总是个实在人,没有和他们打太极拳,每平方五千的**价格确实是很多人的理想预期,但这也只是预期而已,就大开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作风,怕是能给到四千就不错了。

    这时候刘子光也从房间里出来了,小诚看见他,又是大呼小叫扑上去,让叔叔抱他,刘家的客厅里一片欢声笑语,老妈高兴地眉毛都弯了,看看墙上的挂钟说:“十二点了,大家都别走,今天我请客。”

    众人都叫好,正要收拾东西去饭店呢,忽然有人指着电视机说:“看,那不是韩主任么!”

    电视机里正在播送江北市午间新闻,镜头一闪而过,但确实是高土坡居委会的韩主任,此刻她正和一些人坐在一间会议室里开会,手里还拿着钢笔和小本子,一边听一边记,电视屏幕下方有字幕:临江netbsp;客厅里静悄悄的鸦雀无声,只有电视机里播音员声情并茂的念着稿子:“近日,我市临江cBd项目**赔偿价格听证会在市政府小礼堂举行,市政府有关领导,建设局、规划局以及专家学者,与开商代表、**地域居民代表共聚一堂,经过认真讨论、多方认证,终于达成一致,会议**成功。”

    紧接着,镜头一转,是一个斯文的学者,下面字幕打的是专家黄教授,教授对着镜头侃侃而谈:“高土坡这个地区,是我市历史遗留问题之一,有其独特**,又有一定代表意义,我们专家组根据同类地区以及具体地况给出了相应意见,认为每平米一千八百元比较有信服力和指导意义。”

    然后是市民代表韩主任言,她对着镜头开心的说:“高土坯**,我们这一辈人盼了半辈子,现在终于可以动工了,我代表居委会辖区内的全体居民,感谢国家,感谢党,感谢领导……”

    镜头再次切换到开商代表,一位斯文的西装眼镜男,他**着一口江浙口音说:“我们大开本着以人为本的精神,为了改造旧城区,为了江北市旧貌换新颜,为了还大家一个美丽的临江城市,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物力……”

    一番废话,然后切换到有关部门领导做总结**言。

    “这次听证会,广泛听取了**,专家组给出了专业**权威**的意见,有关部门和开商进行了协商,最终确定了**赔偿办法初步草案,我们力争做到居民满意,开商满意,双赢嘛。”

    现场热烈掌声,那几个所谓的居民代表都是喜气洋洋的表情,亲切和专家领导开商代表握手,现场气氛和谐至极。

    这条新闻播送完毕,镜头回到演播室,播音员又开始播送另外一则展现江北市经济建设飞展的大好消息,不过这已经不是大家所关心的了。

    现场所有人都愣了,太出乎意科了,听证会竟然在没有通知居民们的情况下不声不响的召开了,而且已经商议出了一个根本不能让人满意的价格!广大居民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竟然被人代表了。

    除了那个居委会韩主任之外,其他所谓的居民代表根本就是些冒牌货,大家根本不认识,就是那个韩主任,也不能代表全体高土坡居民啊,刘家客厅里,短暂的沉默之后炸开了锅。

    “一千八,才给涨了三百块,我们不接受!”

    “姓韩的不是东西,是叛徒!”

    “这也太坑人了,那些专家是干什么吃的,专门欺骗老百姓的么!”

    一片愤愤然,但是愤怒之后却又有一种无力感和挫败感,专家教授有关部门齐上阵,连韩大姐都反水了,谁来给大家做主啊。

    喜气洋洋的场面瞬间冷场,男人们低头猛抽烟,女人们小声嘀咕着,抱怨着,大家全都慌了神,不知道咋办了。

    忽然,贝大叔猛抬头说:“不行,咱们不能接受这个价格,那不和明抢一样,实在不行,咱们去***门口**去。”

    众人纷纷响应,群情激奋,刘子光看看李纨,李纨无奈的摇摇头,低声说:“劝劝他们吧,这办法没用,只能更添麻烦。”

    刘子光点点头,拍拍巴掌说:“大家听我说,千万不要冲动,这事儿急不得,我自有办法。”

    “啥办法,你说吧小光。”

    “咱们在座的都是高土坡的居民,在这块土地上共同生活了几十年,眼下面临城市建设,旧城区改造,咱们要支持,要响应,但是这种支持不是无原则的,不能以严重损害咱们的自身利益为代价,虽然听证会上已经有人代表了大家和开商签订了意向书,但是咱们可以不承认嘛。”

    “人家可货真价实的是居委会主任,咱们怎么不承认?”邓大嫂说道。

    刘子光说:“不要忘了,居委会主任是居民们选出来的,不是上级指派的,既然咱们能选姓韩的上台,就能让她下台,重新选一个上去,选一个真正能代表大家的主任。大家抱成团,组织起来才能和开商作斗争,争取自己的利益不受侵害。”

    “怎么选啊?我们都不知道啊,韩主任好像还真是办事处指派的呢。”有人说。

    刘子光说:“我们都是公民,纳税人,是国家的主人,怎么对于自己的权利义务一点都不清楚呢,根据《居民委员会管理办法》,有五户居民就可以提出动议,罢免居委会主任,组织下一次选举。”

    贝大叔说:“我们哪里懂这个,不过你这样一说就明白了,那什么,在座的已经能凑够五家了吧,咱们这就召开个会议,我提出动议,罢免韩素贞的居委会主任职务,大家同意么?”

    在场的人都举手同意,贝大叔又说:“新的居委会主任,我觉得不能再找个老娘们来当了,咱们高土坡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必须一个能力强,有魄力的年轻人来承担,我提议,刘子光来当这个主任。”

    噼里啪啦一阵掌声,大家纷纷用掌声表示了自己的支持。

    刘子光四下拱手,说:“要在以前我肯定不接这个招,现在看来,正像贝大叔说的那样,咱们高土坡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这个主任,我干了!”

    事不宜迟,众人中午也不吃饭了,全都回去联络居民,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把新的居委会主任选出来。

    要在平时,居委会主任这个位子还是炙手可热的,一帮闲着没事的七大姑八大姨可是很愿意当这个没油水的基层小官,但是眼下乃是非常之秋,谁敢顶在风口浪尖啊。

    在邻居们的游说下,绝大部分高土坡居民都愿意把票投给刘子光,这也和他平时的口碑分不开关系,整个高土坡谁不知道刘子光啊,至诚公司的大经理,还开着红旗幼儿园,平时人又和善,心肠又好,经常帮这些下岗的大姐阿姨们介绍工作。

    小刘当这个居委会主任,他们一百个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