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52 我想成为你这样的人
    “真的么,那可太好了,需要多少费用,我们加倍给,只要儿子能恢复正常就好。”叶知秋的父母对视一眼,面露欣喜之色。

    “费用的事情回头再说,孩子的病情要紧,据我观察他这是抑郁症的初期症状,要是不赶紧采取措施,等到了后期就晚了,你们赶紧安排吧,单位里请假,收拾收拾行李啥的。”刘子光煞有介事的说。

    “啊?这就要去啊,要不等过了元旦再说吧。”叶母心疼儿子,有些担心的说。

    “荒唐,儿子都是被你惯坏的,这都什么时候了,只争朝夕你懂不懂,我做主了,今天就收拾东西跟刘经理走,刘经理你看怎么样?”叶教授难得拍一回扳,见丈夫动了真格的,叶母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回屋整理行李去了。

    刘子光当然是满口答应,正好今天又一趟车去训练营送物资,正好把叶知秋捎过去,不用单独跑一趟了。

    叶教授到底是文化人,再怎么也不会病急乱投医,他思索一下问道:“你们拓展营都有什么项目?地点设在哪里?”

    刘子光说:“拓展训练营设在南泰县大河乡朱王庄乡下,靠近山林的地方,基本上是一些锻炼体魄,增强自信心和沟通能力的项目,几个教官都是高薪聘请来的部队退役军官,叶教授放心好了。”

    见刘子光说的有鼻子有眼,再加上刚才老王和卓大叔对刘子光的一番吹捧,叶教授很相信,他说:“你稍等一下。”然后回卧室拿了一叠钱出来,大约六七千块的样子,他递给刘子光说:“学费我预先交,不够的话再补。”

    刘子光把钱推了回去,说:“我们这个训练营不是对外营业的,成本也不大,最多收你一些伙食费,现在不好结算,等你儿子学完出来再一次**结算吧。”

    这样一说,叶教授更加相信刘子光了。

    那边叶母已经帮儿子收拾好了行李,两套换洗衣服,一条鸭绒睡袋,便携笔记本和几本书,叶知秋也换好了衣服,居然是一件带内胆的绿色m65,和刘子光撞衫了,不过他胖乎乎的身材穿m65的风姿和刘哥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让叶父叶母惊讶的是,儿子对这个什么野外拓展训练营似乎很感兴趣,要知道以前让他参加**活动那是比登天还难啊。

    他们当然不知道,刘子光把自己的红星公司吹得天花乱坠,说是国际**兵培训机构,可以**到真枪云云,一番胡侃,叶知秋这个军武宅男自然上当。

    “秋儿,单位那边妈妈会去帮你请假,你就好好训练吧,不要挂念家里,知道不?”叶母千叮咛万嘱咐,叶知秋提着背囊不说话,也不知道心思跑到哪里去了。

    下楼,辞别叶教授夫妇,上了刘子光的辉腾,叶知秋开始沉默,刘子光开着车,问他:“怎么,后悔了?”

    “不是,我……我想,我想再看看王丽。”

    “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行,我今天就让你死心。”刘子光一打方向盘径直向大开售楼部驶去。

    今天是12.24平安夜,也是年轻人的节日,每年今天,宾客酒店钟点房小旅馆都是爆满,每年此时,都有相当一批女孩子被推倒,叶知秋这个当口还想去看王丽,纯粹是找刺激。

    售楼部门口的停车场上,已经停了一溜豪华车,刘子光的“大号帕萨特”停在这里丝毫也不显眼,大开挑选售楼小姐的时候要求标准很高,必须一米六五以上,大专文凭,开朗热情,聪慧伶俐,经过精挑细选的售楼小姐们比起空姐都不逞多让。

    这些聪明的售楼小姐,往往在售楼的过程中把自己也搭配着销售出去了,榜上大款,下半辈子就不愁了。

    透过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装饰豪华的售楼大厅里,几个靓丽的售楼小姐正站在楼盘模型前向客户介绍着什么,虽然是寒冬腊月,售楼小姐们依然穿着**人的西装短裙和黑****鞋,上身是裁剪合体的掐腰小西装,脖子上缠着小丝巾,那叫一个妩媚。

    从叶知秋的视线就可以看出,王丽应该是那个长齐肩的女孩,身材娇小玲珑,动作活泼大方,还真是个尤物,不过此等尤物和叶知秋这种宅男站在一起还真是不配套,真不知道当初那位介绍人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非要把这两人撮合到一起。

    今天过节,四点半就下班了,停在外面的豪华汽车都开始按喇叭催促了,售楼小姐们一窝蜂涌进洗手间去化妆,然后又一窝蜂的涌出来,身上都披了漂亮的皮草短大衣,都是今冬最流行的新款,刘子光特地注意了一下,叶知秋的眼神明显迷茫痴醉了。

    售楼小姐们纷纷钻进豪华车里,只有王丽一个人站在门口撅着嘴,时不时看看手表,像是在等人的样子。

    “小叶啊,你瞧瞧,你那边都要跳楼了,人家是丝毫没当回事啊,看明白了么,这就是女人啊。”刘子光点燃一支烟,拉长声音教育他。

    叶知秋眼神里有些不甘,刚想下车,忽然“叭叭”两声鸣响,一辆身材小巧的铃木吉姆尼越野车风驰电掣开了过来,正好在王丽面前一个急刹车,从车上跳下来一个长飘飘的年轻人,王丽看见他,嗔怪的拿粉拳敲打着他的**膛,长仔潇洒的一笑,低头说了几句,王丽才破涕为笑,踮起脚尖在长仔脸上啄了一口。

    刘子光瞄了一眼后视镜,叶知秋紧咬着嘴唇,面部肌肉抖动着,似乎在经受巨大的折磨。

    “小叶,社会就是这样残酷,虽然你家庭条件还算马虎,但是在人家王丽的眼里还未够班,瞧见人家的正牌男友么,又酷又帅又有钱,你这个备胎拿什么和人家比,就拿你的破玩具直升机么?这年头就是这样,有钱才是王道,知道人民币的缩写是什么意思么,rmb,有了人民币,才能日mm的13啊,醒醒吧我的小老弟,听哥哥一句劝,天涯何处无芳草……”

    刘子光一边说着,一边驾车离开了售楼部,后座上的叶知秋失魂落魄,一言不。刘子光知道,此刻他正陷入深深地自卑当中。

    刘子光无奈的摇摇头,年轻人啊,总是要经受磨难才能成长起来啊,忽然耳边一阵刺耳的鸣笛声,那辆吉姆尼越野车正在刘子光的辉腾后面不停地闪着灯,示意他让路呢。

    正是车流高峰期,刘子光也开不快,尼姆尼越是催促,他反而更加放慢度,慢腾腾的往前开,吉姆尼车身狭窄,瞅了个空子钻过来,车窗降下,露出长青年嚣张的面容,伸出中指对刘子光比划了一下,然后一打方向盘堵在辉腾前面来了个急刹车。

    这是打算玩我呢,刘子光连想都没想,直接一踩油门撞上去,辉腾的车头正顶在吉姆尼小小的车身后部,大型德系豪华轿车追尾小型日系越野车,后果可想而知,要不是吉姆尼背上有个备胎缓冲一下,非散架不可,吉姆尼往前冲了几米后停下,司机跳下来冲着刘子光咆哮起来,王丽也下了车,花容失色拉着自己的男朋友。

    刘子光也下了车,气势汹汹走过去,二话不说扫脸就是一巴掌:“**,敢晃我,撞坏我的车你赔得起么!”

    长青年捂着脸后退几步,一时间被刘子光的气焰震慑住了,能随随便便花十几万买吉姆尼这种进口玩具的人,想必家底子也不差,但是他看到人家的车其实并非帕萨特,而是一百多万的辉腾时,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你追尾,你全责!”年轻人缓过劲来,不依不饶的嚷着,同时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两辆车堵在路中间,三大队的交巡警很快来到现场,一看都认识,赶紧把年轻人拉到一边劝解:“你知道他是谁么?”

    年轻人怒道:“故意撞我车,还打人,我管他是谁!”

    交警说:“这个辉腾的车主就是刘子光,你想走程序也行,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长仔也是经常在外面玩的,听过刘子光的名声,当时脸就白了,哪还敢呲毛,客客气气过来认错:“算了,算了,都是误会。”

    刘子光也不占他的便宜,掏出一叠钱丢过去:“拿去修车吧。”然后上车扬长而去,整个过程看的叶知秋目瞪口呆,他这种乖宝宝从小到大都生活在父母的羽翼下,循规蹈矩,彬彬有礼,社会阅历极少,像这种畅快淋漓处理矛盾的方式,只存在于幻想之中。

    叶知秋趴在风挡玻璃上往后看,那辆吉姆尼被撞得变了形,眼瞅着是不能开了,王丽气哼哼的和长仔吵了几句之后,便提着自己的小包包打车走了,只留下垂头丧气的长仔和他的抛锚吉姆尼停在路中央。

    “爽吧?”刘子光从后视镜里看到叶知秋的表情,这样问他。

    “我想成为你这样的人!”叶知秋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

    刘子光淡淡一笑,没说什么,汽车开到外环路上,一辆满载的东风卡车停在路边,这是往训练营送物资的车辆,刘子光招呼叶知秋下车,对司机红蟑螂说:“告诉李建国,这小子是我送去的新兵,别手软,只管狠狠地练!”

    叶知秋拿着背囊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红蟑螂看了他一眼,呵斥道:“看什么看,上车!”

    叶知秋赶忙往驾驶楼跑,红蟑螂又吼了一嗓子:“那是你坐的地方么,上车厢!”

    叶知秋望望堆满纸箱子的车厢,求助的眼神望向刘子光。

    “想成为我这样的人,就照他说的做。”刘子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