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54 重型挖掘机出动
    “这小子干啥的?”中年男子瞄了王星一眼,不在意的问道。

    “二叔,这小子好像是华清池看场子的,跟高土坡刘子光卓老二他们混的。”其中一个保安答道。

    “哦,原来是来找事的,给我打!”二叔把烟头一丢,浓重的黑眼圈下,一双蛇一般阴冷的眸子里杀气隐现。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大批**从楼上下来,金碧辉煌是什么场合,那可是江北市最高档的娱乐会所,养着不下上百号**,现在不是上班时间,但也能随时拉出来二三十号人来。

    **们全都穿着统一的黑衬衣,平头,手里拿着从警用器材商店购买的橡皮棍,外面一层橡胶,里面是有弹**的钢条,打起人来不见外伤,最适合他们使用。

    这些**平时没什么事,迎来送往都不需要他们出面,唯一的用途就是处理场子里的突事件,下午还没开始上客,他们都呆在楼上甩扑克呢,听到楼下对讲机里呼叫支援,顿时争先恐后的冲下来,阎总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不表现哪还有机会表现。

    二话不说冲下来围住王星就是一阵暴打,王星也不是吃素的,夺了一根橡皮棍左冲右突,他身高力大,凶猛无比,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挨了几棍之后动作明显放缓,被称作二叔的中年人从吧台里拿了一个酒瓶子,径直走到王星背后,跳起来就是狠狠一击。

    “啪”的一声,酒瓶子碎了,王星光秃秃的脑袋上渗出鲜血,回头看了他一眼,缓缓地倒下。

    二叔把酒瓶子扔下,拍拍巴掌道:“**,活得不耐烦了?一个人就敢闯金碧辉煌,你当二叔是摆设?别说就你这样的,刘子光卓老二他们来了,我也照样收拾。”

    众**纷纷夸赞二叔功夫不减当年,二叔得意洋洋的笑笑,刚要转身对缩在墙角瑟瑟抖的李老汉父女说点啥,忽然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回头一看,大门口处站了一个人。

    “耳根子有些烧,谁tm在骂我?”刘子光站在金碧辉煌的旋转门后,悠闲自在的点了支烟说道。

    二叔脸色一变,心里暗想,卓老二是个车轴汉子,这人身量适中,气势逼人,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刘子光吧。

    好你个刘子光,几次三番指使手下给金碧辉煌捣乱,还打伤了东东,现在居然又找上门来挑事,这不是找死是什么,二叔脸色一冷,右手一挥:“上!”

    **们早就按耐不住,跃跃欲试了,二叔一声令下,挥舞着橡皮棍冲上来,刘子光把烟头一丢,狞笑着迎上来,一个小子张牙舞爪扑上来,被刘子光一脚踹在肚子上,整个人径直向后飞去,硬生生砸倒了后面五六个同伴,二叔暗暗吃惊,这一腿真有千钧之力,怪不得刘子光这么快就在高土坡混的风生水起。

    不过光凭血气之勇混社会还是太嫩了点,俩人就敢来砸场子,今天就让他们竖着进来横着出去,二叔稳如泰山,傲然站在原地点了一支烟。

    橡皮棍劈面砸来,刘子光侧身闪过,顺势抓住那支拿着橡皮棍的胳膊一拉,喀啪一声胳膊就脱臼了,橡皮棍脱手,**疼的哇哇怪叫,当场失去战斗力,刘子光又如法炮制,摘了几个人的关节,剩下的**虽然忌惮他的实力,但是想到这是在自家场子了,如果畏缩不前的话恐怕饭碗就不保了,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上来。

    二叔心里有些毛了,这小子比想象的还要厉害,可惜今天秃头不在家,不然也不至于毫无招架之力,他扭头对前台里的中年女人说:“三姐,打电话喊人。”

    话音刚落,就觉得眼前一花,似乎有一堵山伫立在面前,刚才还匍匐在脚下的王星竟然爬了起来,手里还捏着二叔丢下的酒瓶残骸,锋利的玻璃碴子顶住二叔的脖子,王星怒吼道:“都他妈给我停手!”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着王星。

    “把棍子扔了,不然我这就花了他!”

    酒瓶碴子深深陷入二叔脖子的皮肉里,血迹斑驳,刚才还颐指气使的二叔这会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对方手抖,一不小心真把自己给花了。

    一片死寂,没有人说话,只有摘了关节躺在地上的**嘶嘶吸着冷气的声音。

    刘子光踩着满地的伤兵走过来,这一会工夫,二十七八个**已经被他放倒了一半,剩下的也躲在两边不敢靠近,看着刘子光的眼神如同看瘟神一般。

    “叫阎金龙出来说话。“刘子光站到二叔面前说。

    此时金碧辉煌各部门的人都被惊动了,又是几十号人涌过来,到处堵得水泄不通,看到自己人多,二叔的胆气又上来了,狞笑着说:“金龙哥也是你想见就见的?有种就把我花了,大不了一命换你们五条命。”

    王星抓着酒瓶子的手有些颤抖了,不是害怕,而是愤怒,光天化日之下非法拘禁他人,聚众斗殴,这些人心里还有没有法律!

    刘子光冷笑:“就你这条烂命,换一只狗我都觉得不值,老老实实把阎金龙叫出来,啥事没有,不然……”

    “不然咋的?你还能咬我啊?”二叔装出一副气定神闲的表情来。此时大厅里已经聚满了上百号金碧辉煌的人马,三姐也从前台走出来,指挥若定:“小五,把摄像头关了,毛毛,关门拉闸,放比特犬。”

    负伤的**被抬了下去,以免影响士气,大批金碧辉煌的服务生、清洁工、厨子门童修理工都拿着趁手的家伙肩并肩站着,把刘子光他们团团围住。

    电动防盗门缓缓降下,把阳光隔绝在外面,大厅里的吊灯打开,一片光明,两条小牛犊子般大小的比特被人从后面牵出来,血盆大口里滴着涎水,强劲有力的后腿蹬着地,前爪腾空,要不是被人拉着,早就扑上来咬人了。

    刘子光他们靠墙站着,李老汉父女吓得抱在一起面无人色,红姐坐在地上疯狂的按着手机,不断拨打着11o,虽然是寒冬腊月,王星的额头上也出现了一圈细细的汗珠。

    三姐鄙夷的笑了一声说:“别费劲了,金碧辉煌是什么地方,手机信号早让老娘屏蔽了,你认识人再多也白搭!麻利点把二叔放了,我兴许饶你们一条小命。”

    红姐无力的把手机放下,恐慌的眼神投向刘子光,刘子光冷笑:“你以为我刘子光是吓大的?识相点的赶紧把阎金龙叫出来,我懒得和你们这些小杂鱼废话。”

    三姐在金碧辉煌的身份不低,在场的人都听她号令,只见她面色渐渐严峻起来,缓缓举起了一只手,拽着比特犬的**紧盯着三姐,只等她一声令下就放狗咬人。

    红姐恐惧的闭上了眼睛,二丫也把脑袋藏在李老汉怀里,颤抖的声音说:“爹,俺怕。”李老汉喋喋不休的唠叨着:“俺不找大丫了,俺不找大丫了,俺再也不敢了。”可惜没有人听见他的哀求,一场恶斗一触即。

    忽然,门口处传来一声喊:“三姐,看外面!”

    众人顿时分开一条巷道,三姐走过去从防盗门的小窗户往外一看,顿时惊呆了。

    一辆黄色涂装的重型挖掘机不知啥时候来到了金碧辉煌的停车场上,巨大的钢质铲子高高举起,正对着会所的大门,挖掘机周围站了百十号人,都是统一的工作服打扮,手里拿着铁锨和鹤嘴锄,头上戴着安全帽,但是看那副彪悍的神情,绝对不是民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