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56 寂寞平安夜
    刘子光意味深长的一笑:“你说话的口气很像警察。”

    王星一愣,也笑着说:“警察哪像我那么有正义感啊,你看今天的那个姓王的老家伙,低三下四跟求人似的,警察当到这份上也够憋屈的。”

    刘子光说:“我说的不是真警察,是电视里的警察,你这个扮相演**不错,呵呵,今天平安夜,赶紧找你女朋友去吧。”

    王星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骂一句自己糊涂,赶忙下车告别,去幼儿园接自己女朋友下班了。

    看着王星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刘子光才驱车回到公司,红星公司的员工们正等着他回来开总结大会呢。

    刘子光不喜欢开会,随便走了个形式就宣布会议结束,提前下班,大家欢呼一声各自散去,刘子光却陷入沉思之中,经过今天这件事,和金碧辉煌的矛盾更深一层,依阎金龙睚眦必报的**格,肯定会找回这个场子,与其等他打上门来,不如先下手为强,可是,阎金龙的后台那么强硬,自己的对头杨峰又当了派出所副所长,形势比人强啊。

    思来想去,刘子光终于想出一个妙招,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说道:“翠翠么,回头你到营地去找志军,让他给我回个电话。”

    放下电话,又想了想,接着拨了个号码,铃声响了十几遍对方才接,声音压得很低:“喂,我是周文。”

    “周文,有件事想找你帮忙,我们保安公司想把全市的幼儿园保安业务都给揽下来……”

    周文赶紧打断他说:“老同学,不是我不帮忙,周市长刚刚扶正,我不好给他添麻烦的,这么大的事情,我一个小秘书也不能做主。”

    刘子光说:“你误会了,不是给周市长添麻烦,是给他添政绩,最近一段时间精神病人袭击幼儿园的恶**件在全国频,我想免费为全市的在册正规幼儿园提供保安服务,你只需要搭个桥就行。”

    “这样啊,我考虑一下,有机会给周市长提一下,马上有个会,先挂了。”

    周文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当上市长秘书也没多久,和那种权势滔天的大秘还是有区别的,他不肯给个准话,刘子光也不怪他,事实上红星公司的执照也是刚刚注册好的,工商局那边一直不肯办,至诚集团动用了社会关系也没用,隐约听说是上面有人过话,说政策收紧,不让社会力量办保安公司。

    江北官场就是这样,有时候法律还不如政策管用,政策又不如某人的一句话,一张条子管用,最后李纨怒了,直接注资五百万,派人去省城工商局注册的。

    人家李纨把这么大一家公司交给自己,国内的保安公司还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高精尖的安防器材,私人保卫等业务都处于初级阶段,保安公司最高端的业务也不过是帮人装个防盗门,监控器,帮银行押款运钞,为企事业单位把守大门而已。

    红星公司走的也是这种路子,现在公司整合了原至诚集团物业保安那一块,旗下有保安人员数百名,其中大部分还是四五十岁的下岗工人,看个大门守车库还行,真正能冲锋陷阵委以重任的不过百十号人。

    说白了,现在红星公司是人比活多,每个月光工资都是净亏损的,等于用人家李纨的钱养着自己的**,刘子光可不是吃软饭的主儿,公司业务迟迟不能开展,他也急啊。

    动用周文是迫不得已的一招,老实说刘子光对这位老同学的期望值不高,只希望他能把话给周市长带到,按照周市长的政治头脑,是不可能放弃这样一个机会的,到时候再找电视台的江雪晴报道一下,红星公司的名气就出去了,既能打响第一炮,又能解决一部分保安员的就业问题,至于利润,现在还不需要考虑。

    距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刘子光打开了电脑收取邮件,除了公司来的公务邮件之外,还有一个陌生的邮件,信人的名字是ff1y,是方霏的信。

    打开邮件,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着,信不长,简单介绍了来到非洲以后的情况,医疗队的条件非常艰苦,经常深入到疟疾横行的丛林深处,别说网络了,就连电话都打不通,唯一的卫星电话掌握在医疗队政委手中,不能轻易动用,所以这段时间以来,方霏都没有和家里联系过。

    今天是平安夜,医疗队也来到大城市布拉柴维尔休整,方霏正好趁这个机会在酒店的网吧里邮件,信是在线写的,很短,但是真情流露,让人不胜嘘嘘。

    信的最后写道:家里下雪了么,好想回去打雪仗啊,我现在都晒成黑炭头了,想你,**你,我的臭坏蛋。

    刘子光默默地关了电脑,心中充满了愧疚之情,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啊,他刘子光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也有七情六欲,方霏对自己是真心实意,李纨又何尝不是一腔真情呢,事到如今,只能做个鸵鸟,走一步看一步了。

    抽屉里放着两个包装精美的纸盒子,这是为李纨和小城预备的礼物,拿着礼物出门上车,直奔滨江锦官城而去,一路之上,脑子里却都在思念着方霏,这种矛盾的滋味真是不好受啊。

    到了锦官城李纨家,按响门铃之后,阿姨过来开门,见是刘子光来了,眼神竟然有些异样,没有像往常那样热情的把刘先生往家里请,而是很客气的站在门后,转身喊道:“有客人来了。”

    “客人?我怎么就变成客人了?”刘子光心中纳闷,侧耳倾听,里面传来小城的欢笑声和老年人说话的声音,他顿时明白了,李总家里长辈来了,而自己和李纨的关系并未公开,说的好听点是男友,说的难听点就是姘头,李纨挑选的佣人可是很细心负责的,这种细微的事情也会帮主人考虑到。

    “来了。”李纨穿着家居服从里面出来,看到是刘子光,眼中明显露出欣喜的神色,过来接了礼物说:“小城的爷爷奶奶来了,进去坐一会吧。”

    刘子光说:“我就不进去了,先走了。”

    “就走啊……”李纨嘴上挽留着,但是却没有实际行动,她也明白这种场合挺尴尬的,让刘子光进来和小城的爷爷奶奶面对面,大家感觉都会比较古怪。

    刘子光转身走了,李纨把礼物交给阿姨,追出来低声说:“小城的爷爷奶奶是中午突然过来的,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我家的事情比较复杂,唉,算了,你能理解就好,对不起了。”

    刘子光抚**着李纨的头:“没事,好好招待老人,我走了。”

    屋里传来小城的喊叫:“妈妈,是叔叔来了么,他说要给我带礼物的。”

    李纨对刘子光说:“那我不送你了,慢点走啊。”说完慌忙回去。

    刘子光下楼上车,慢慢开出锦官城,江北市的平安夜已经是霓虹和人的海洋,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涌上街头,市中心一带水泄不通,装成圣诞老人的促销人员,卖糖果玩具气球的小贩,还有手挽手的情侣,形成一道独特的中国式平安夜风景。

    外面如此喧嚣,刘子光却觉得孤独无比,方霏在海外,李纨在陪家人,一帮好哥们跑路的跑路,训练的训练,连找人喝酒都找不到,这个圣诞夜真的很凄凉啊。

    不知不觉间,车就开上了滨江大道,沿江这些娱乐场所全都灯火通明,霓虹闪烁,游人如织,忽然一阵尖利的喊声从身后响起,只见一个衣衫不整的年轻女人赤着脚奔过来,一边跑一边慌乱的回头张望,后面四五个穿着黑衣服的大汉紧追不舍,路人全都无动于衷的看着,没有人出手相救,甚至没有人帮忙报警。

    原因很简单,前面跑着的这个女人一头红,穿着带亮片的短小上衣和红色的皮裙子,腿上是黑**袜,这打扮一看就是风尘中人,而后面那帮穿黑衣服的家伙则是一脸的江湖气,这阵仗还用问么,***执行家法呢,谁吃饱了撑的管这档子闲事啊。

    “救救我!快报警!”那女人一边仓皇奔逃一边凄厉的喊着,但是路人都用魔石甚至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她,有些女孩子还抱着男友的胳膊皱着眉头说:“不许看坏女人!”

    女人的腿似乎有伤,跑的不快,眼见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忽然一辆黑色轿车冲了过来,在追兵的必经道路上一个急刹车停下,车门弹开,黑衣**猝不及防被车门撞倒,汽车只是一顿,加油往前窜了十几米停在那女人身前两米处。

    “上车!”刘子光在车里喊道。

    女人一愣,看见是他,便迅钻进副驾驶位子,拉上车门说:“快开车!去公安局!”

    声音有些熟悉,刘子光扭头一看,虽然这位风尘女子染了红头,戴了接睫毛和美瞳,面颊和鼻梁处也有不易察觉的修饰,但是从她那刚毅的眼神中刘子光已经认出来。

    她是女**胡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