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3 利刃出鞘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零点了,蹑手蹑脚走进门,现父母的房间还亮着灯,听到儿子回来的声音,老妈披衣出来问道:“这么晚才回来,又喝酒了吧?”

    刘子光说:“没,光顾着开会了。”

    “哦,给你留了饭了,妈这就帮你热去。”老妈说着就要去厨房热菜,搬了新家就是好,房间里暖气开得足足的,地暖效果极佳,在屋里赤着脚,穿一件薄毛衣就能过冬,煤气灶做饭洗澡都方便,一开就有热水,再也不用清早爬起来生炉子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自己就算怎么呼风唤雨,也是父母跟前长不大的儿子,时刻怕自己饿着,冻着,望着老**白,刘子光心有些暖暖酸酸的感觉,劝道:“妈,你别忙和了,赶紧睡吧,我自己拿微波炉热就行了。”

    老妈终于进屋休息了,刘子光走进厨房,拿出剩菜热了热,又开了一袋炒花生,**出一瓶淮江大曲来自斟自饮着,忽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是李纨来的信息,问自己睡了么,刘子光皱着眉头,不知道该怎么回,正在犹豫间,电话又响了,这回是朱王庄打来的电话。

    打电话的是王志军,他说自己白天拉练去了,直到晚上回来才听说刘哥找他,赶紧打电话过来,问有没有耽误什么事。

    刘子光先问了问训练的情况,又问王志军,前几天和什么部队生的冲突,王志军说,具体番号不清楚,应该是军区下属的特种部队,他们的军官和李建国认识,双方是不打不相识,晚上还在一起聚餐了呢,那支部队也在附近拉练,可能过些日子才走。

    “嗯,知道了,家里暂时还好,就是金碧辉煌那边逼得很紧,华清池的人都被他们搞走了,兴许会闹出人命。”刘子光说。

    “怎么不报警?”王志军问。

    “报警白搭,**大队都出动了,还不是被他们摆平,我寻思过了,这件事不能再忍了,再退缩下去的话,以后就没得混了,必须打出威风来,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要立威,要下狠手。”

    王志军沉默了一下,说:“干!简直***蹬鼻子上脸,该怎么弄,你说吧。”

    刘子光说:“不动则已,一动就要玩一次大的,训练先暂停一下,让红蟑螂去采购一批器材物资,回头我把清单拉给你,他有路子的,然后你和建国再合计一下,江北市的情况,他比你熟。”

    ……

    次日上午,江北市省第四监狱门口,一个剃着秃头的瘦高个男青年提着行李从厚重的铁门内走出,刺眼的阳光照的他睁不开眼睛,早已等候在监狱门口的两个学生打扮的青年丢了烟头迎了上去。

    三人默默地对视着,久久无语,高个子突然丢下行李卷,和两个朋友紧紧拥抱在一起,互相捶着对方的脊背,瘦猴和蚂蚁都激动地流下了眼泪,但是刑满出狱的王文君却一脸的漠然,仅仅半年的牢狱生活就将这个十八岁的年轻人磨砺的像个饱经沧桑的江湖客。

    王文君是被判处了一年半的有期徒刑,后来有通过上诉减刑至一年,他在监狱里表现的很好,遵守监规,认罪态度好,有一次重刑犯试图越狱的时候,是他临危不惧制止了那名丧心病狂的最烦,为此还负了伤,监狱方面提请驻监检察院干部,为他申请了减刑,一年的有期徒刑,半年就服完了。

    瘦猴帮他拿起行李,蚂蚁掏出烟来帮他点上,三个人边走边说话。

    “瘦猴,蚂蚁,你们还好么,毕业了吧,上班了么?”王文君问道。

    “嗯,都拿了毕业证了,现在给别人帮忙呢,”瘦猴含糊其辞的说。

    “对了,高杆你有什么打算么?”蚂蚁问道。

    “我?”王文君眼中一阵茫然,高中都没毕业,又是刑满释放人员,自己又能干什么了,他摇摇头,叹口气说:“再看吧。”

    三人上了公共汽车,王文君注视着外面的蓝天白云,骑着自行车的人,平常的景色在失去自由的人看来,是那样的难得,虽然只蹲了半年的监狱,但是这半年来的风风雨雨,让少年成熟了许多,也明白了自由的珍贵。

    经过一小时的旅程,抵达江北市区,三人转了出租车,蚂蚁对司机说:“师傅,去至诚花园一期。”

    王文君一愣:“去那里做什么?”

    “高杆你不知道,你家已经搬了,不在河汊子住了,在志诚花园里开了个废品收购站,全小区的废品都由他们负责,生意挺好的。”蚂蚁说。

    “啊?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王文君呆了。

    “王叔叔不让说,唉,等你到了就明白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志诚花园,果然看见父母在小区水泵房附近安了家,并且挂了物业管理处垃圾分检中心的牌子,老爸老妈在那里忙碌着分拣废报纸,硬纸壳和塑料制品等,虽然忙碌,但是气色很好。

    正在分拣废品的王大叔忽然察觉到什么,慢慢直起腰来,转身看去,只见儿子正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他赶紧拍拍老伴,王母手里的废报纸砰然落地,声音哽咽道:“儿子……”

    “妈!”王文君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抱住母亲哭起来,一家人拥在一起泪落涟涟,蚂蚁和瘦猴也站在旁边抹着眼泪。

    “不哭了,出来了是好事,赶紧进屋喝茶,你俩也别站在外边了,进屋进屋。”王大叔招呼着孩子们进屋,给他们倒热水喝,王文君惊讶的现自家变化相当巨大,不但添置了电视机和冰箱,甚至还有一辆电动三轮车。

    “爸,咱家怎么不在河汊子住了?”王文君抱着水杯问。

    “咱家有贵人相助啊,让我和**承包了小区的废品回收工作,还把水泵房租给咱,租金少的很,我和**忙是忙了点,不过生意比以前好多了,手头也有了点积蓄。”王大叔说。

    “是哪位贵人?我得去好好谢谢他。”

    王大叔有些为难:“人家不让说。”

    “这有什么保密的,又不是坏事。”王文君纳闷道。

    在儿子的一再追问下,王大叔只好说了实话:“你还记得被你扎伤的那个人么?就是他帮咱家安排的这桩生意,人家还不让我告诉你,怕你心里有负担。”

    王文君脸色慢慢的变了,站起来说:“这恩惠咱不能要,我不稀罕!”

    王大叔急了,说:“文君你这话就不对了,要不是人家不索要民事赔偿,又帮你出钱找律师,托关系,你起码是五年徒刑啊,就是你减刑的事儿,也是人家出力办的,你要是不识好人心的话,就别出来。”

    王文君语塞,抱着头不说话。

    王母也劝道:“文君啊,人家刘老师确实是好人啊,***病也是他帮忙找医生看好的,还有这个,你看看。”说着从床底下**出几个小本本递过去:“这是低保补助证和社会医疗保险,都是人家刘老师帮咱办的,做人要有良心啊孩子。”

    王文君依然不说话,心里百感交集,半晌才道:“他们想让我做什么?”

    “*孩子,你能做什么啊,人家刘老师又不图你什么,就是觉得你是个学习的苗子,怕耽误了,人家刘老师还说了,欢迎你出狱之后继续学习,考个大学啥的。”

    旁边蚂蚁和瘦猴也说:“高杆,你可能还不知道,现在咱们机械职高混得好的学生基本上都进了忠义堂了,人家刘老大和贝老大手底下最不缺的就是小弟,帮你真的是没啥别的意思,就是欣赏你,觉得你够哥们,够义气。”

    王文君猛抬头,眼圈已经红了:“别说了,我懂了。”

    ……

    物业公司办公室,刘子光正在打电话,皮天堂办事效率不是盖得,已经收到风,说是跟阎金龙混的姚老二人在省城,在阎金龙朋友开的ktv里帮忙,如果要办他,一句话的事儿。

    刘子光说:“行,我知道了,谢了小皮。”

    挂了电话又给贝小帅打电话,问道:“小贝,在省城玩的怎么样?”

    听到老大的声音,小贝很惊喜:“就那样,省城也没啥,前两天我和二哥一人一把开山刀,硬是追着十个人砍了一条街,我寻思着要是拉一车兄弟过来,咱能打遍省城!”

    旁边传来卓力的声音:“行了别吹了,我来说两句。”

    卓力抢过电话说:“光子,家里还好吧,省城这边皮天堂安排的还不错,不过再好也比不上自己家,我们啥时候才能回去啊?”

    刘子光说:“家里一切都好,就是你老头子挺生气的,说是你把他的马刀给弄丢了,要找你算账呢。回家的事情我在安排了,不过要先在省城做件事,这事儿要安排的稳妥些,交给你们我才放心。”

    卓力嘿嘿一笑:“我帮老头子淘了一把日本式的32式乙骑兵刀,正经东京小仓兵工厂出品的,回头捎给他,有啥事要办,你说吧。”

    刘子光说:“电话里不好说,回头我再找你吧,有人找我了。”

    说完挂了电话,冲门外说:“进来。”

    进来的是王文君,少年依然穿着监狱里的棉服,眼神冷傲而坚毅,进门二话不说,先鞠了三个躬。

    “刘老师,我知道你手下不缺人,但我也知道,混得好的,未必敢玩命,我王文君别的本事没有,就是敢玩命,从今天起,我这条命就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