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4 投名状
    少年慷慨激昂的一番话,刘子光却似乎无动于衷,呵呵笑着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到饮水机旁拿了一次**杯子帮他倒水,亲切的问道:“什么时候出来的?”

    王文君有些不知所措,声音也低了一个八度,接过水杯说:“上午才出来的。”

    “出来就好,那地方一辈子进去一次就够了,你家人还好吧。”

    “谢谢老大,家里人都好。”

    “别叫我老大,我不是混社会的,你坐啊,别站着。”

    王文君拿着水杯继续站着,咬着嘴唇似乎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几次想说话却又咽了回去,最终还是忍不住说道:“老大,我想跟你混!”

    刘子光手上转着铅笔,沉吟了一下说:“黑道没前途,陷进去就拔不出来,我不建议你混这个,还是正经上个学校,学点手艺,安安生生的过一辈好。”

    “老大,你是不是不相信我?我觉得我不是这块料?”王文君的表情有些激动了。

    “不是,你已经证明过自己了,我的意思是,不想让你走上这条不归路。”刘子光说完,看看手表,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大概准备出门了。

    “明白了,不耽误您了,我先走了。”王文君又鞠了个躬,转身走了。

    ……

    与此同时,**二大队办公室内,所有人都静静地坐着,注意着小隔间内的动静,支队长谢华东已经进去和韩光谈了一个小时了,韩大队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和支队领导摔桌子砸板凳,小隔间里甚至一点激烈的争执声音都听不到,这很不正常,很不符合韩大队的风格。

    “砰”门开了,韩大队昂阔步走了出来,所有的目光盯向屋里,办公桌后,谢华东面色极其难看,桌上赫然摆着一把**、一副手铐和一张工作证。

    “回来!”谢华东一拍桌子厉声喝道,但是韩光连头也不回,径直推开大门走了,所有人都噤若寒蝉,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

    院子里传来急刹车的声音,然后是胡蓉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冲进办公室就喊道:“韩大,有情况,冯梅失踪了,据说是被人绑走的,我认为很可能是金碧辉煌在灭口。”

    所有人都看着她不说话,胡蓉收住脚步,狐疑的看着大家,此时谢华东从小隔间里出来,严肃的说:“小胡,这件案子支队已经有定论,不许再跟,那么多的重要案子,关系到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案子你们不去抓,总是抓住别人的小辫子不放,这种心理要不得。”

    胡蓉急了:“难道人命案子还不够大!”

    谢华东说:“案件的**质要综合考虑,社会影响和群众关注程度低的案子,可以先缓一缓,这你难道不懂么?”

    胡蓉环顾左右,寻找着韩大队的身影,这种时刻,也只有韩光才能出言帮自己和领导争执。

    谢华东知道她的想法,说:“韩光已经停职检查,二大队由李政委暂时领导,我希望你不要步韩光的后尘,小胡,我明白你的想法,可是……”

    胡蓉根本不听他说话,扭头就走,谢华东叹道:“二大队的人,一个比一个倔,唉,真没办法。”

    ……

    公安局单身宿舍,韩光一下下举着哑铃,额头上渗出细碎的汗珠,似乎想把所有的力量都泄到训练上,胡蓉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神情有些焦躁。

    “韩大,你倒是句话啊,现在应该怎么办?冯梅是关键证人,可是就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居然释放的当天就被人绑架,这很不正常,如果估计的没错的话,应该是被阎金龙灭口了,这帮人杀人成**,简直就是在向我们警方挑衅!”

    韩光依然不说话,一下下举着哑铃。

    “难道小姐就不是人,小姐死了就该白死?谢支队真是越老越糊涂了!实在不行我去找胡书记,让他施加压力。”

    韩光放下了哑铃,拿起毛巾擦汗,冷冷的说:“不用白费力气了,**爸是快要二线的人了,说话不好使,即便好使,上面也会有压力,你不知道,阎金龙的能量很大,昨晚上他宴请的客人相当有来头,是某个跨国财团的高层人员,来咱们江北市考察项目的,市委市政府对这个事情相当重视,咱们想动金碧辉煌的事情,阻力很大。”

    胡蓉无语了,狠狠地挥了挥拳头。

    “也不是完全没有转机,不过我是没能力了,因为昨晚的事,外事办和招商局的人把我告到市委,上面亲自话要停我的职,唉,在某些人的眼里,经济效益,gdp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gdp!无非是拆房子扒路卖地,这种虚假的gdp有用么?算了不说这个,一说就来气,韩大你刚才说还有转机,转机在哪里?”胡蓉问道。

    “转机……在某人那里。”韩光拉开窗帘,望着远处的彤云眯起了眼睛。

    ……

    当天晚上,刘子光处理好一切公务,告诉家里人要出差三五天,对李纨说有事情要办,把手机锁进抽屉,拿了另外一个从未使用过的手机,换了一套衣服,戴上帽子和眼镜,出门打车,直奔火车站。

    已经买好了去省城的车票,是午夜时分的过路绿皮车,候车室冷冷清清,检票员打着瞌睡,刘子光一直站在外面摄像头的死角位置,等火车到了才进入检票口,登上了去省城的火车。

    绿皮车虽然条件差,但是车票价格极其低廉,管理也松懈一些,受到广大民工和盲流们的喜爱,车上人满为患,座位上躺着坐着的都是人,连过道里,座位底下都睡着人,卖方便面的,小偷小**的,打牌聊天的,啥样人都有。

    刘子光在过道里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在火车有节奏的摇晃中和臭脚丫子味,烟味的熏陶下闭上了眼睛。

    清晨六点,抵达省城,刘子光直接上了公交车,转了几道之后,终于来到一处居民小区,上楼敲门,里面传出低沉的喝问:“谁!”

    “我。”刘子光说。

    门开了,手里握着片刀的贝小帅警惕的看了看刘子光的身后,刘子光笑着说:“没人盯梢,就算真有,也早让我甩了。”

    贝小帅嘿嘿一笑,把刘子光让进来,关上门之后上去一个恶狠狠地熊抱,那边卓力也出来了,和刘子光打招呼:“光子过来了,有啥大事情,你还亲自跑一趟。”

    刘子光说:“阎金龙把华清池的几个台柱子都给弄去了,关在地下室里没有自由,警察冲了一次也没用,不过敲山震虎,把阎金龙手下一个重要角色吓得跑路了,这个人叫姚老二,我这次来就是奔着他来的。”

    卓力和贝小帅都点点头,说:“该怎么弄,你说吧。”

    “查清他的行动规律,路线,住所,来往人员,安排车辆,家伙,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尸体一定要处理好。”

    贝小帅瞪大了眼睛:“玩真的?”

    刘子光严肃的点点头:“不玩点真的不行了,阎金龙都欺负到头上了,这个姚老二不是好东西,手里起码几条冤魂,咱们就当是替天行道了。另一方面,斩断阎金龙的左膀右臂,也是咱们的战略规划。”

    “懂了,要我说早该这么干。”卓力愤然一挥手。

    ……

    刘子光踏上火车的时候,王文君正在和自己的两个好朋友瘦猴、蚂蚁一起喝酒,王文君刚出狱身上没钱,瘦猴和蚂蚁也是穷光蛋,只能买了两瓶白酒,一些熟菜,在瘦猴家里摆开了宴席。

    喝道酒酣耳热,王文君问:“你们俩,现在干的还行么?”

    瘦猴和蚂蚁都进了忠义堂,在贝小帅手下做事,但是属于那种很外围的角色,被安排在网吧里当网管,每月九百块钱,干啥都不够,说道工作问题,两人都是一脸的无奈。

    “混着看吧,职高文凭不顶事,打打杀杀的事情又轮不到我们,还能咋样啊。”瘦猴叹气道。

    “他说的对,我也是这样想的,实在不行的话,明年去上个北大青鸟,看看学出来有用么。”蚂蚁也跟着说。

    “什么青鸟白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想出人头地,弄这些没用,我现在有个办法,能让你俩在忠义堂的地位一下子升上去,你们感不感兴趣?”王文君说。

    “什么办法,你说说看?”

    “投名状!我刚才听你们说了,忠义堂被金碧辉煌压的很厉害,贝小帅都跑路了,刘老大也没办法,我想,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高杆你不会是想杀人吧,你可是刚放出来啊,再进去就麻烦了。”两人都是一脸惧色,赶紧摆手。

    “不杀人,打出威风就行,我已经想好了,就从金碧辉煌的**身上下功夫,到时候我下手,你俩望风就行,到时候**行赏,就说是咱们三个一起做的。”

    王文君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两个好朋友,逼问道:“怎么样?敢不敢?”

    两个少年沉默不语,拼命地抽烟。

    “瘦猴,你看看你家这破房子,你愿意一辈子住在这里么?蚂蚁,你想当一辈子网管么,咱们当初是怎么说的!”

    “混黑道,当大哥!”瘦猴和蚂蚁异口同声的说。

    “对,当大哥,当刘子光那样的大哥!不豁出命来就不能出位!我不想这么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咱们过誓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们忘了么!”

    “没忘!高杆你说该怎么做的,我们听你的!”

    “好兄弟!干了这杯酒。”

    三只盛满淮江大曲的酒杯撞到一起,昏黄的灯光下,三张年轻的面孔闪耀着异样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