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7 出来混,要还的
    马纯一半的身子还压在蚂蚁腿上,可是蚂蚁此时已经被打得满脸是血,双手颤抖,连动都动不了,更别说推开马纯沉重的身躯了。

    瘦猴同样也是吓得不轻,拿着铁锤的手颤抖着,不知所措的望着蚂蚁。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是王文君赶到了,看到马纯已经被放倒,他放心的长出了一口气,提着刀过去,把马纯的身躯搬开,蚂蚁这时候才恢复一些神智,战战兢兢的说:“杀杀杀……杀人了?”

    王文君**一下马纯的鼻息,冷静的说:“没死,快干活,蚂蚁你赶紧起来帮忙。”

    蚂蚁爬起来,壮着胆子帮王文君把马纯的身躯摆正,两只手平摊在地上,王文君深吸一口气,举起刀用力的挥下去。

    一声凄厉的惨叫,浅昏迷中的马纯被剧痛惊醒,还没来得及挣扎,第二波剧痛就袭来了,另一只手也被王文君砍了下来,疼得他满地打滚,可是眼睛啥也看不见,只能徒劳的扑腾着。

    把秃头的双手都给剁了下来,王文君还不罢休,挥刀朝着地上的断手就是一通乱砍,好端端一只手被他砍得支离破碎,乱七八糟,正在这时,马纯身上的手机响了,惊得蚂蚁一个激灵,低声道:“差不多了,走吧。”

    王文君用袖子擦一下脸上飞溅的鲜血,有些意犹未尽,但觉似乎有人听见响动走过来了,便一点头,拉着还在打颤的瘦猴,三人一起消失在黑暗中。

    ……

    楼上,小玲拿着遥控器百无聊赖的看着韩剧,不时看一下墙上的挂钟,已经十一点二十分了,马纯还没回家,她心里有些焦躁,走到窗口朝下看了看,却现自家男人的汽车明明已经停在车位上了。

    又等了三分钟,还不见人上来,这时候突然有惊叫和打斗的声音传来,在深夜时分格外刺耳,小玲一惊,生怕是马纯出事了,一边拿起手机拨打马纯的号码,一边带着手电下楼去看。

    手机是通的,但是没有人接,小玲心急如焚,好不容易电梯到了一楼,刚走出来就看见几个物业公司的夜班值班员打着手电跑过来,于是小玲也紧跟着他们的步伐跑到楼后面的空地上一看,顿时惊呆了。

    满地的鲜血,自家男人哀号着躺在地上打滚,两只没有手的胳膊徒劳的在空中挥舞着,煞是骇人!

    小玲的手电掉在地上,双手抱头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楼上的灯光接连不断的亮起来,不时有人打开窗户谩骂道:“闹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小玲依旧尖叫着,哭嚎着,时时刻刻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生了,她也曾劝过马纯,差不多就收手别干了,自己开个小店,做点生意,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比打打杀杀强多了,可是马纯总是说什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还是趁着年轻再干几年,等有人能接替自己的时候再收山。

    小玲知道,马纯是个好男人,他是想多赚几个钱,为了自己和将来的孩子打算,可是,终究还是出事了,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夜,就在自家楼下,丈夫被人斩断了双手,血迹斑斑!

    物业人员也没见过这种场面,他们既不会包扎止血,又不敢追击凶手,只能打电话报11o.12o。

    救护车很快来到现场,医护人员进行了紧急包扎,帮马纯止血之后,抬上了救护车,戴着口罩的急救员对小玲说:“你是伤员的家属吧,把那只手拿上,还有另一只手呢,快找找。”

    小玲一边哭一边把马纯被砍的支离破碎的右手捡到塑料袋里,可是打着手电照了半天,左手却怎么也找不到,几个物业人员和打着手电帮着寻找,还是一无所获。

    救护车鸣着警报先走了,派出所的警车随后也来了,看看现场,问了物业几句话也走了,滨河小区渐渐恢复了平静。

    ……

    三个少年一路狂奔,爬出滨河小区的围墙,直接逃回了瘦猴家里,关上门以后,惊魂未定的他们互相瞪着直喘粗气。

    “咱们杀人了!”瘦猴说。

    “没那么容易死,只是把他废了。”王文君说。

    “那咱们是不是成名了?可以当大哥了?”蚂蚁瞪着一双迷茫而又渴望的眼睛问道。

    “对,这事之后,咱们就算扬名立万了!”王文君信誓旦旦。

    “可是,咱们怎么告诉别人啊,就算说了人家也不信啊。”瘦猴问。

    “有这个。”王文君从兜里掏出一只人手,扔到桌子上,吓得蚂蚁和瘦猴不由自主的往后一闪。

    “怕什么,断手而已,这就是咱们的成绩,别人想冒功都不行。”王文君拿起那只断手,眼中一丝狠辣闪现。

    “瘦猴,把这个用保鲜膜缠起来,放到你家冰箱里,再把沾了血的衣服脱下来用洗衣粉泡上。”王文君指挥若定,瘦猴和蚂蚁惟命是从。

    “有酒么,拿出来庆贺一下。”王文君说。

    瘦猴从厨房翻出大半瓶淮江二曲,又找了一碟子花生米和几根火腿肠,三个人拿着酒瓶子轮流对瓶吹,身上慢慢热了起来,恐惧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一股豪情壮志。

    ……

    半小时过去了,马纯还没回来,手下有些不放心,到前台给他打电话,说了几句话之后脸色变严峻起来,握住话筒对前台里的服务员说:“快喊三姐接电话,出事了。”

    三姐闻讯从屋里出来。接过了话筒,那边传来小玲的哭诉:“三姐,我小玲,马纯让人砍了,两只手都废了,三姐,三姐……”

    三姐惊呆了,马纯可是金碧辉煌金牌**,金龙哥的头马,怎么就这一会工夫就废了?她定定神说:“小玲别慌,你们现在哪里?去医院了么,我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三姐急匆匆的命令保安们加强戒备,不许轻举妄动,自己直接上楼去找阎金龙报告。

    阎金龙每天都睡得很晚,这是他的职业习惯,金碧辉煌彻夜营业,做老板的自然要多盯着点,在他的办公室侧面还有个隐秘的房间,里面遍布监控器,可以随时监视到金碧辉煌的每个角落,甚至包括客房。

    监控器里看到三姐急匆匆的走上来,阎金龙下意识的感到不妙,赶紧推门出去,坐到大班台后面保持威严状。

    三姐敲门进来,脸色阴郁,低声道:“出事了,秃子回家的时候让人砍了。”

    阎金龙腾地站起来,气急败坏道:“谁让他私自回家的!”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调整情绪后说:“伤得重不重?”

    “重,两只手都让人剁了,头上挨了一家伙,脸上还撒了石灰。”

    “有人在算计咱们啊。“阎金龙面色阴沉,点燃一支烟从大班台后面走出来,在地毯上来回走着,思索着,片刻后毅然一挥手:”去医院,我要看看秃子。““金龙哥,你要当心啊,他们这是冲着你来的。”三姐劝道。

    阎金龙回身把烟蒂按灭在硕大的水晶烟灰缸里,三姐见他已经决定了,只好帮他把大衣从衣架上取下来拿在手上,又取下对讲机说:“小强备车,毛毛准备家伙,带几个人跟阎总出去。”

    从专门的电梯下楼,一出门就上车,阎金龙坐在车里交代道:“看好家,绝对不能再出事了,有事的话给杨所长打电话。”

    三姐点点头:“明白了。”帮阎总关上了车门。

    回到店里,三姐现员工们都是一脸紧张,保安们则聚在一起怒形于色,她不禁咬着牙摇摇头,消息肯定已经传出去了,这种事情传开了很不好,对金碧辉煌的名声有很大的打击,于是赶紧召集几个领班和经理训话,严禁再提这件事情,金龙哥已经去处理了,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即使这样说,恐惧和愤怒的气氛还在金碧辉煌各个楼层里蔓延。

    ……

    三辆乌黑锃亮的汽车打着双闪风驰电掣的行驶在空旷的马路上,不大工夫抵达马纯就诊的医院,四个彪悍的男子先跳下车来,鹰隼一般的目光警惕的扫视着周围,手都**在怀里,随时准备出手。

    身穿呢子大衣的阎金龙在几个人的前呼后拥下进了急诊室,两个保镖往门口一站,谁也别想进来。

    急诊室内,马纯的父母坐在走廊长椅上,脸上泪痕斑斑,面色忧虑难当,阎金龙疾步上前,握住马纯爸爸的手说:“老哥,我来晚了。”又对马母说:“嫂子你坐着别动,也不要太伤心了,小马一定会挺过去的。”

    马父说:“谢谢阎总,那么晚还过来,我儿子的手断了……以后我们老两口指望谁啊……”

    阎金龙说:“老哥你放心,小马的所有一切费用店里都包了,只管安心养病,什么都有我。”

    说着向后招招手,一个手下过来将厚厚一叠报纸包着的东西交到阎总手里。

    “这是五万块钱,小玲你先拿着,不够随时去店里找三姐支,就说我说的,用多少报多少。”

    小玲接过钱,哭哭啼啼说:“谢谢阎总。”

    阎金龙叹口气,在小玲肩膀上拍了拍,走进了急救室,马纯**着氧气管,吊着盐水瓶,两只胳膊末端都绑着血迹斑斑的纱布,头上也裹了一圈纱布,整个人看起来惨兮兮的,哪还有半分金龙哥手下头马的威风。

    “后脑勺让人砸了一个窟窿,眼里进了石灰,两只手也……”小玲哽咽了。

    “手还能不能接上?”阎金龙问。

    “一只右手找到了,可是被砍成七八块,血管经脉全断了,接上也成活不了,还有一只左手到现在没找到……小区里野猫野狗那么多……”

    “找,一定要找到!”阎金龙加重语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