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11 货真价实砸场子
    三个人踩着满地玻璃渣子出现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满不在乎的站着,似乎面对的不是上百名武装到牙齿的**,而是一群不堪一击的小毛孩。

    三姐的脸色很难看,悄悄往后退走,同时给毛毛做了个切瓜的手势,示意这回不要留手了,毛毛点点头,刚要带着人冲上去,忽然贝小帅一伸手喊道:“等等!”

    众**被他们的气焰震慑住,顿时停下,贝小帅把洋镐丢在地上,把身上那件新款的黑色羊绒短大衣脱了下来,细心地挂在门把手上,嘴里咕哝着:“马璧的,九百多块买的杰克琼斯,打坏了就可惜了。”

    那边卓力嘿嘿一笑,也把身上新买的利郎商务男装脱了下来,随手一丢,他倒不是怕衣服撕坏了,而是觉得穿着外套打架不爽利。

    三个人都分别拿着大锤、洋镐和长柄消防斧,这是搞破坏用的家伙,另外还有副武器,刘子光是两根asp甩棍,卓力是一柄雪亮的马刀,贝小帅是钢锯条打造的短刀。

    “你俩给我把后路照顾好,不要让我分心就行。”刘子光说完,一马当先冲过去,贝小帅和卓力也怒吼一声,紧随他杀入敌群,这种时候谁也不敢托大,他俩都知道刘子光身手最好,三人组合起来才能所向无敌,所以二人只是帮他协防侧后方扑上来的敌人,主力选手依然是刘子光。

    好久没有这么畅快的打过架了,一柄大锤在手,舞的如同泼风一般,水都泼不进,大锤本来就属于大杀伤力武器,沾着碰着就得挂彩,更何况被抡圆了打在身上,凡是挡在刘子光前面的**,连招架之力都没有,手中细长的台球杆子不是被嗑飞就是被砸成两段,人被铁锤砸中,当场骨断筋折,立马放翻在地。

    忽然“喀啪”一声,由于用力过猛,大锤的木柄折断了,**们趁着这个空当又蜂拥过来,刘子光把大锤一丢,抽出两根asp甩开,就听见呜呜的破空之声,轻便坚韧的甩棍在他的快舞动下竟然出令人心惊的哨音,这玩意别说是打在人身上了,就是铁管子都能打弯。

    刘子光眼疾手快,专打人的关节部位,两根甩棍上下翻飞,不是取手腕就是取膝盖,面前一阵鬼哭狼嚎,间或还有些人被他用脚踢中,横着飞出去。

    相比之下,贝小帅和卓力就没什么可干的了,他们只是紧随刘子光身后,帮他打扫边角,掩护后路,有些不开眼的小杂皮想凑过来钻空子,都被贝小帅和卓力的两把刀砍得皮开肉绽,幸亏现在是冬天,大家都穿的厚实,要是衣着单薄的夏季,恐怕这会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就要血流成河了。

    楼上监控室里,阎金龙面色平静的盯着监视器,一时间他竟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自己在看电影,在看《精武门》里陈真横扫虹口道场的电影片段,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上百号人竟然打不过三个人,还有天理么?还有王法么!

    虽然阎总面色镇定自若,但是手上的香烟却已经烧到了过滤嘴他都不知道,直到手指烫才丢开烟蒂,抓起了电话拨了个号码。

    “杨所么,店里出点事,赶紧派人过来吧,谁?就是刘子光,对,三个人,都拿着凶器。”直到放下电话,阎总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

    他又抓起对讲机说:“三姐,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上来,一定要坚持到有人来。”

    对讲机里传来一片哀号的背景音,三姐喘着气,声音颤:“知道了金龙哥。”

    ……

    派出所里,新上任的副所长杨峰若有所思的**着光滑的下巴,他现在已经是派出所实际上的当家人了,老所长不管事儿早想着退休了,同事们都知道杨所的父亲是组织部领导,后台极其强硬,办事能力又强,大家都服他。

    杨所拿起对讲机,安排在附近执勤的警车过去看看究竟,刘子光这个小子太狂了,几次三番**,只是没让自己抓到把柄而已,现在自己已经是所长了,手上有权,过期作废,这回非把他抓起来办了不可,别的不敢说,拘留个十五天总是在权限范围内的。

    哼,以为和至诚集团搭上关系,开了个破幼儿园就成了商界人士了?p!犯了事照样得伏法!

    不过刚才听阎金龙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大对劲,能让这个**湖惊慌失措的事情可不多,兴许过去捣乱的不止三个人吧,杨峰想到这里,忽地站了起来,从保险柜里取出**佩戴在腰间,冲外面喊了一声:“小张,出车!我去江边看看。”

    ……

    此时金碧辉煌大厅里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地上遍布断胳膊断腿的伤员,哀鸿遍野,血流满地,走路都打滑。

    阎总是个有品位的人,大厅里摆放了很多价值不菲的工艺品,花瓶、屏风、玉雕、各种精雕细琢的玩意儿,都是易碎品,这一番打斗殃及了他们,烂了个七七八八,估计损失不下数百万。

    毛毛带着一群人守在楼梯口不敢过来,刘子光他们也不攻上去,只是坐在吧台上休息抽烟,卓力用消防斧把旁边酒柜的玻璃门打开,拿出几罐饮料,三人有滋有味的喝起来,把三姐和毛毛气的七窍生烟,但也无计可施,这三人太厉害了,怪不得高土坡的人横啊,有这样的老大,想不横都不行。

    阎总用对讲机通知他们,援兵一会就到,毛毛也是这样对手下们说的,过会等人马到齐,就算拿人填,也要把这三个小子弄死。

    果不其然,两分钟后,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就在外面响起,一水的军绿色越野车停在门口,随着重重的开门声和关门声,几十号彪悍男子下了车。

    **们一阵欢呼,以为援兵到了,但是三姐和毛毛却面面相觑,来的是什么人啊,怎么不认识。

    李建国和钟大队走进了大门,眼前的一幕让他们稍微有些吃惊,李建国阴沉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钟大队也撇着嘴笑了:“身手不赖,快赶上我们T部队的人了。”

    李建国说:“老钟,差不多了,就不劳烦你的人出面了。”

    钟大队说:“那怎么能行,老远赶过来,不活动活动筋骨多没意思。”

    李建国说:“没啥让他们干的了,就那几个小杂鱼,就留给我吧,你手下那帮饿虎要是收不住劲,闹出人命就不好看了。”

    钟大队点点头,从部下手里拿过一把工兵锹抛给李建国:“行,建国你来吧,我给你撩阵。”

    李建国接了工兵锹,踩着满地的玻璃渣子和工艺品碎片走了过去,吧台上坐着的是刘子光等人和他打着招呼:“建国哥来了。”

    “嗯,来的有点晚,还有活么?”

    “有,给你留着呢。”刘子光一指楼梯口的毛毛等人,后者下意识的往后撤了几步,警惕万分。

    李建国冷笑一声,对贝小帅说:“借你刀用一下。”

    拿了贝小帅的片刀,望了望楼梯口,猛然一甩手,片刀打着旋飞过去,正好将悬着吊灯的链子和电线斩断,价值五十万的水晶吊灯轰然落地,将毛毛等人砸在下面,千万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珠子满地乱滚,大珠小珠落玉盘,叮咚脆响,那叫一个壮观。

    楼上的阎金龙此刻脸都绿了,紧紧抓住沙扶手,真皮的扶手都快被他挠出破洞来,他几次三番想给杨所打电话催促,还是忍住了,闹吧,闹得越大越好,最好闹到无法收场,反正自己是受害者,经官动府不怕,私底下更不怕,武功再好也怕**,等南边请来的**一到,管你是什么英雄好汉,一枪撂倒。

    一辆派出所的11o巡逻车来到了现场,老王带着两个协警下了车,眼前的一幕让他有些吃惊,金碧辉煌又惹了什么不该招惹的人么,这些穿着便装的彪悍男子,看气派分明不是一般人啊,那些无牌照的大排量的造型**的越野车,也不是普通人能购置的来的。

    经验丰富的老王根本没去触霉头,而是呼叫支援,说**的人太多,自己处理不过来,让杨所亲自来一趟。

    老王干了一辈子警察,什么事情没见过,金碧辉煌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伤天害理的事情多了去了,他们之所以猖獗,无非仗着有保护伞撑腰,作为普通**,老王对这种事情也是无可奈何。

    自己的顶头上司杨副所长,就是金碧辉煌的保护伞之一,这位公子哥公器私用,不但自己充当保护伞,还把干警们都拖上,真正关系到老百姓的问题,出警缓慢无比,反倒是金碧辉煌的事情,杨所比谁都积极,简直就像一条看家狗。

    “警察又不是帮这些流氓擦屁股的,招惹了不该惹的人,纯属自作自受。“老王咕哝一句,把手麦丢回去,坐进车里点烟休息,里面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吧,关我毛事。

    不大工夫,杨峰的警车也到了现场。杨副所长跳下警车,气急败坏的就往里面走,却被两个剃平头的汉子拦住去路,杨峰掏出证件怒喝道:“闪开!警察办案。”

    两个平头男子面无表情的将杨峰推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说:“一边去,这里封路了,不许进。”

    杨峰这才注意到对方的打扮和车辆,看这气派他也**不清门道,但依然色厉内荏的喊道:“我是派出所所长,让你们带头的来见我。”

    平头男子根本不睬他,将他推出警戒线了事,杨峰暴跳如雷,眼睛扫过那些越野车,料定他们是军方的人。

    军方的人了不起么,一样有办法治你!杨峰回到车里,向指挥中心通报,要求市局和本地警备司令部军务处联系,让他们派纠察队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