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12 杨所总是爱惹*烦
    自从上回军区副司令事件遇袭之后,江北市警方就开始重视和军方之间的联络,组成了军警联合执法小组,由市局督察队和警备司令部军务处牵头,组织精兵强将,查处违纪军警车辆,这种合作增强了地方和部队上的感情,万一有冲突出现,也能搭上话了。

    当然以杨峰的职务,还够不上直接联系军方,他只能上报到指挥中心,请领导出面,听说金碧辉煌生大规模斗殴事件之后,指挥中心相当重视,一边调拨防暴大队,一边紧急和警备司令部联系,让他们派人到现场处理。

    金碧辉煌水文化会所,因为外商考察团下榻于此,所以是警方挂牌保护的重点单位,防暴大队接到命令后迅出动,在附近巡逻的交巡警大队也6续有警车赶到现场,看到防暴大队的依维柯警车赶到的时候,杨峰嘴角翘了起来。

    **确实牛气冲天,但是地方警察也不是泥捏的,只要不是像上回那样招惹了军区副司令级别的人物,就没多大事儿,上次的事情过后,其实局里的头头脑脑们也憋了一肚子火,不就是个误会么,搞得那么大,当我们警察好欺负啊,所以对犯事的那几个警察处理也很轻,谁的孩子谁疼,护犊子的事情每个领导都会做。

    刘子光那个小子,能量也不会很大,即便认识几个**的人,也不过是营连级的干部,事情闹大了,谁也罩不住,他们又没穿军装,真打起来谁怕谁啊,只可惜老朋友李志腾不在防暴大队干了,不然就凭他那块头和拳脚功夫,肯定让他们好看。

    防暴大队的干警们都是那种一米八以上的大块头,穿着黑色的防暴服,戴着头盔,拿着有机玻璃的盾牌和橡胶警棍,排成一列,如同铁壁铜墙般让人心里底气上升,杨峰含笑和同事们打着招呼,跑过去帮副局长拉开车门,左手细心地扶在门框上,生怕领导碰着头。

    带队前来的赵副局长,一位政工干部出身的领导,办事很有力度,对大局的掌握也很到位,大腹便便的赵局下车之后,对杨峰点点头:“小杨,事态怎么样了?”

    杨峰说:“报告赵局,对方来历不明,封锁了金碧辉煌的所有进出口,里面打的很凶,阎总打电话说他们砸坏了很多东西,损失不下千万了。”

    赵局一皱眉,说:“这么严重,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威胁,我们决不能置之不理,警备司令部那边联系了没有?”

    秘书说:“打过电话了,王处长很快就带人过来。”

    话音刚落,一辆悬挂警灯的军绿色三菱帕杰罗开了过来,一个酒糟鼻子的中校从车上下来,身后跟着四个身材高大,扎白色武装带,带白色钢盔的红肩章,赵局哈哈笑道:“说曹**曹**就到了,王处长你好啊。”

    两人热情的握手,赵局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王处长严肃的说:“不管是哪个部队的,一定严肃处理,赵局长你放心好了,走,咱们先过去和他们带队领导谈谈。”

    面对防暴队员的威慑,那些便装士兵竟然毫不所动,严守着他们划下的所谓警戒线,不允许任何人越雷池一步,防暴队员们保持了极大地克制和忍耐,没有和他们生冲突。

    看到王处长的军服和中校肩章,那些冷峻的士兵的态度才和缓了一些,答应去通报领导,但是此时王处长的脸色却难看起来,据他所知,江北军分区管辖内的所有部队都没有装备这种俄罗斯进口的大排量越野车,这些士兵的年龄也偏大,看他们犀利的眼神和手上的老茧,应该都是高级别的士官,这些条件综合起来分析,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在本区内进行训练任务的总参某部队。

    江北军分区地处中原,江河山脉平原丘陵地貌都有,由于经济不达,南部山区处于未开状态,前年被总参确定为丛林战训练基地,基地直接隶属总参,不归江北军分区管辖,就连江南军区也无权过问,基地尚且如此,在基地里受训的就更不用说了,那都是天之骄子,国之利刃,自己这个普普通通的军务处长根本没权力管人家。

    但是王处长并没有任何表现,依旧一副严肃认真,公事公办的包公嘴脸,心里却早已骂开了花,这帮公安还真能给自己添麻烦,不惹麻烦则以,一惹就戳到天上去啊,上次把军区罗副司令给惹了,抽了老头的嘴巴,还嫌不够啊,这回又把总参的特种部队给惊动了,王处长真想揪住身边赵局长的领子质问他:“你丫惹谁不好,怎么老惹狠角色啊。”

    不大工夫,钟大队出来了,身上的便装丝毫掩饰不住他的军人本色,就如同一把锋利的钢刀般锐利无比,眼睛盯到谁,谁就浑身不自在,就连赵局这种老公安都觉得他两道目光如炬,似乎把自己心里的事儿都看透了一般。

    王处长赶紧上前握手:“长好,请问您是哪个部队的?”

    钟大队倒也不掩饰什么,掏出证件递给王处长,王处长双手接过来,打开扫了一眼,总参、上校的字眼刺得他眼睛疼,赶紧奉还回去,敬礼说道:“钟大队长好,你们……”

    钟大队说:“外边说话影响不好,到车里说吧。”

    赵局赶紧点头:“走,到我指挥车里说,那里宽敞。”

    到了指挥车里,钟大队长大喇喇的坐下,开门见山道:“部队训练结束,我带着兄弟们进城休整一下,结果却听说了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

    赵局长和杨峰交换了一下眼色,杨峰微微摇摇头,表示最近没什么事情,肯定是这帮丘八在借题挥。赵局心里有了底,问道:“有什么事情,可以报警处理嘛,你们这样……”

    “报警?当然报警了,但是一点用也没有,我牺牲战友的遗孤啊,才不到十六岁的小孩子,安安分分摆个摊子,招谁惹谁了!一帮丧心病狂的犯罪分子,竟然把他的胳膊打断,小小年纪就变残废,这口气我能忍么!”

    说着,大巴掌就拍在不锈钢的指挥桌上,震得茶杯乱颤,王处长也怒形于色,帮腔道:“太不像话了,一定要严肃处理才行。”

    钟大队冷笑道:“到派出所报案,***吃人饭不干人事的狗东西竟然说是什么经济纠纷,他们不**手,这***是人话么,还是人玩意么!简直就是蛇鼠一窝,你们不**手,老子我**手!就是天王老子我要把他揪下马,**!”

    赵局长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极其的难看,看看杨峰,杨峰的脸色更差,这一句句分明就是直接骂道他脸上的。

    “咳咳,这样吧,这件案子我亲自来接,我以党性和人格保证,一定把行凶的人绳之以法,并且处理相关责任人,您看是不是先把部队撤了,毕竟金碧辉煌是咱们的治安重点保护单位,里面还住着外商呢。”

    “打人的凶手就是这个什么鸟辉煌里的人,我兄弟已经进去找人了,就不劳烦你们了,等找到凶手,自然就走了。”钟大队说完,昂然出了指挥车,扬长而去。

    赵局很为难的看着王处长,王处长双手一摊:“爱莫能助,他们不是江北军分区的部队,我管不着啊,不好意思,还有事,先走了。”

    走到门口,忽然又转头说:“这帮人不好惹,最好别来硬的,不然很麻烦。”

    说完夹着皮包走出指挥车,上了自己的三菱帕杰罗走了,只剩下赵局和杨峰面面相觑。

    “小杨,你怎么搞的,一起简单的治安案件搞得这么复杂,领导对你很失望啊。“赵局也难掩心里的急躁和愤怒,这个杨峰虽然很机灵能干讨人喜欢,但是总招惹麻烦,还都是大麻烦,当领导的最怕这种部下了。

    杨峰也很无奈,百口莫辩,他哪知道地地道道的小工也会有通天的本事,这案子确实接了,他根本就没当一回事,阎总威,扫高土坡的场子是很正常的事情,打伤几个小杂鱼也没啥大惊小怪的,事实上这案子只是做了笔录,连立案都没立。

    ……

    金碧辉煌大厅,能活动的人已经没几个了,阎金龙重金聘请来的**们基本上在躺下了,有些机灵的则跑到楼上找个旮旯躲了起来,反正是没人阻碍刘子光他们的行动了。

    可是只有他们四个人,也无法完成对金碧辉煌的搜查,于是李建国拎着带血的工兵锹走出来喊道:“老钟,借几个人使使。”

    钟大队一挥手:“二分队,进去支援。”

    一队彪悍的士兵快步进入了金碧辉煌,眼前的一幕令这些经历过严格培训的国家暴力机器都有些吃惊,四个男人,一地伤员,这徒手作战的能力也忒强了些吧,不过想到这四个男人之一是前狼牙大队的高级士官,也就没那么大惊小怪了。

    一同进来的还有王志军带领的十九名红星队员,他们手上可都是拿了家伙的,除了自来水管和镐把、斧头之外,还有液压剪、电锤,链锯等破坏力极大的工具。

    “二分队收拢俘虏,志军带人跟我上楼。”李建国一声令下,大家立刻行动起来,一队人马直扑楼上阎金龙的办公室。

    踹开总经理办公室,里面却空空如也,李建国上前试了试茶杯里的水温,对刘子光点了点头:“刚走。”

    “跑不了他,就算他变成老鼠藏在洞里,今天也要把这小子翻出来。”刘子光冷笑一声,拿起大班台上的镀金打火机点燃了中南海香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