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14 跪下给我唱征服
    通过监控探头,阎金龙将大门口军警对峙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虽然他并不知道那些开着统一制式越野车的人真正的身份,但是警方的克制和忍耐都让他明白,这些人不好惹。

    这么多年的江湖不是白混的,阎金龙感到一丝不安,事情似乎出了自己掌控的范围,他慌忙给赵秘书打了个电话,对方却转到了秘书台,阎金龙忽然想起,现在正是招商洽谈会召开的时刻,赵秘书肯定不会接电话,只好匆匆留言,关了监控室的门下楼躲避。

    金碧辉煌的地下两层之间有个夹层,是阎金龙特地找人设计的,施工人员也都是外地工人,干完活就回南方了,这个秘密只有很少的几个人知道。

    夹层是专门留给小姐们居住的,方便管理,安全性也有保障,每天上班的时候,会有专人用电梯把小姐们接上来,电梯间也是隐秘的,外人很难现,阎金龙下到夹层之后,命令手下看住电梯口,谁下来就干掉谁,然后带着保镖匆忙走了。

    阎金龙本来以为,闹得再大也无所谓,反正自己后台硬,有啥事都能罩得住,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不妙,对方就是奔着自己来的,非要置自己于死地而后快,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躲起来再说。

    夹层保密而安全,至少一时半会的安全可以保证,等赵秘书开完会现自己的留言,肯定会向李书记反应,只要熬到那时候,就万事大吉了。

    但是当他刚出电梯不久,还在走廊里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惨叫,阎金龙知道对方追下来了,赶紧撒腿就跑,夹层里巷道复杂,灯光黯淡,如同迷宫一般,他打算顺着另外一道秘密楼梯跑到上面一层去。

    但是很不巧的是,上面一层正在进行扫荡,红星队员们挥动大锤,将一座座仿古雕像砸到,正好一座石雕压在暗门上,阎金龙在下面怎么推都推不动,只好退了回来。

    为了管理方便,夹层只有这么两个进出口,阎金龙现在是走投无路了,他思索片刻,带着保镖躲进了走廊尽头的值班室。

    ……

    刘子光向走廊的另一处尽头走去,这一层地下室的走廊呈h形,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房门,房间狭小,不通风,不透气,没有窗户,简直就是牢房。

    几乎所有的房门都打开了,女人们惶恐不安的站在门口,看着这帮陌生的男人,看他们嚣张的气势,手中的家伙,分明不是属于金碧辉煌的人,但没有人敢乱说乱动,二叔立下的规矩谁也不敢破,有些人甚至连门都不敢出。

    还是华清池那几个被骗进来的技师胆子比较大,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小跑着跟在刘子光身后,帮他指路:“前面前面,看场子的就住在前面。”

    刘子光和煦的微笑:“谢谢,你叫什么?”

    “刘哥,我叫小雅,华清池八十八号就是我。”女孩子脆生生的说。

    果然,走廊的尽头有一间屋,房门紧闭,门口的垃圾筒里还有一支没掐灭的香烟,依然在冉冉冒着青烟,看过滤嘴应该是九五至尊。

    刘子光笑笑,知道阎金龙就在里面,他靠着墙壁,侧身在门上敲了两下。

    门竟然开了,阎金龙到底是混出来的,绝非那种胆小怕事的角色,事到如今再躲也没用,不如光明正大的面对。

    刘子光闪身出现在门口,正看到阎金龙泰然自若背对着门坐在办公桌后面,倒也有几分老大的气派。

    迈步走进去,忽然右边伸过来一支**,顶在刘子光太阳**上,是阎金龙的保镖,小伙子人高马大,但是满头大汗,手也有些抖,刘子光拿眼角瞟了一下,不是真家伙,而是和卓力裤腰带上别的那把一样的狼狗,使用高压气体射钢珠的ppk。

    门口站着的小雅吓得一抖,回头就跑,卓力和贝小帅正赶过来,小雅结结巴巴的说:“枪,枪,瞄准刘哥了。”

    卓力和贝小帅反倒不急了,脚步放慢下来,对视一笑,敢在刘哥面前玩枪,那是嫌死的慢。

    ……

    办公室,阎金龙回转过身,表情平静的拿匕剔着指甲缝,很平淡的说:“关门。”

    保镖用左手把门关上了,右手的枪依然指着刘子光,刘子光脸上挂着笑,似乎根本没把那支瞄准自己的枪当回事,自己扯了把椅子坐下,说:“阎总,没想到在这里见面了。”

    阎金龙暗暗点头,这小子确实有胆有识,是条汉子,他眉头一展,开门见山的说:“可能咱们两家有些误会,我这段时间都在帮市里跑招商引资的事情,没空管店里的业务,底下人不会办事,把关系也给弄僵了,千错万错,都是哥哥的错,你呢,不是哥哥托大称呼你一声刘弟,你这个事做的也不妥。”

    刘子光翘起了二郎腿,似乎很有兴趣的问:“怎么个不对法?”

    “打打杀杀的时代早就过去了,光凭着够狠,够义气,只能和火车站肖大刚那样,混的一塌糊涂。我承认,刘弟你确实是个枭雄,我阎金龙出道也有三十年了,没佩服过谁,你算第一个。”

    刘子光淡淡的笑了,嘴角弯得像月牙,似乎很受用。

    阎金龙继续说:“现在都讲究双赢,江北市那么大,娱乐需求可不是我金碧辉煌一家就能满足过来的,你把我的场子砸了,这块地盘也轮不到你,不瞒你说,盯着这块地的人可不止你一个,真论起来,个个实力都不比你差,而且你砸我,我砸你,什么时候是个头?”

    刘子光点头道:“听起来有些道理,那么你的解决方案呢?”

    “整个江北市,敢动我阎金龙的人,你是第一个,我欣赏你,看得起你,想交你这个朋友!这样吧,今天的事儿我既往不咎,打伤的人,砸坏的东西,都算哥哥我活该,不打不相识嘛,以后华清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有啥事都可以来找我,哥哥我不是托大,在市委,土地局、公安局都有些铁哥们,小小不然的事情都是一句话的事儿。”

    阎金龙一副很有诚意的样子,信誓旦旦的许下了诺言,要摊别人,恐怕早就动心了,但是他面前坐着的是刘子光,对方的花花肠子他早就看清楚了。

    “照你这么说,我百十号弟兄白跑一趟啊,那怎么能行,就算我愿意,兄弟们也不服气啊。”刘子光摇头说。

    阎金龙眉头一皱,似乎有些愠怒,作为成名老大,主动放下身段求和,已经给足了对方面子,这样还不买账,难道这家伙真要赶尽杀绝不成。

    不能急,好歹他有松动的迹象,只要再哄他几句,说点软话,赵秘书那边就散会了,阎金龙瞟一眼手腕上的劳力士,又笑着说:“那是自然,朝廷还不差饿兵呢,这样吧,我给你五十万,权当弟兄们的辛苦费。”

    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支票簿,刷刷写了几个字递过来,赫然是一张已经盖好印鉴的现金支票,上面填者五十万元整的数字。

    刘子光接了支票,仔细看着,阎金龙把签字笔**在西装口袋里,说:“怎么样,还满意吧,赶紧让兄弟们停手吧,再砸哥哥我就真的心疼了。”随即指指天花板,呵呵笑了几声。

    天花板上方传来隆隆的声音,那是兄弟们在砸东西,刘子光微微一笑,注视着阎金龙狡诈大背头和努力装出来的笑脸,轻轻将支票撕成了一条条。

    “不好意思,你的建议,我不接受。”

    “怎么,你还想杀我不成!”阎金龙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保镖随即扣动了扳机,刘子光向后一仰,钢珠射进了墙里,几乎是同一秒钟,屋门被踹开,贝小帅和卓力冲了进来,只见刀光一闪,ppk和几根手指就飞舞在空中,保镖疼的哀号一声捂住了手。

    阎金龙脸色变得煞白,这几个家伙真的是不按套路出牌啊,他站起来向后退去,嘴里说道:“有话好说。”

    “说你**头!过来!”卓力拔出**瞄准阎金龙喝道。

    阎金龙举着双手慢慢走过来,含泪道:“别说我,钱都给你还不行么,保险柜钥匙在我兜里,还有银行卡,密码,我账上还有五百多万,都给兄弟们分了吧。”

    “住嘴,谁要你的臭钱,看看你干的都是些什么事,***还有人性么,今天哥们就要替天行道,崩了你的**!”卓力拿枪顶着阎金龙的头说。

    “别杀我,怎么都行。”阎金龙苦苦哀求。

    “跪下,给我唱《征服》。”刘子光依然坐在椅子上,轻描淡写的说。

    此时屋门口已经围满了人,阎金龙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得不屈膝跪倒,哭丧着脸,用战战兢兢的声音开始唱:终于你找到一个方式分出了胜负……

    贝小帅很不耐烦的拿片刀拍着阎金龙的面颊说:“快点,唱**部分。”

    江北市黑道的泰山北斗,金碧辉煌的阎总**了**嘴唇,跳过开头直接唱:“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我的心情是坚固我的决定是糊涂,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我的剧情已落幕我的爱恨已入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