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16 天使的哭泣
    赵副局长到底是干政工出身,虽然在刑侦方面稍逊一筹,但是在知人用人方面还是有些造诣的,他深信一句话,不管白猫黑猫,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

    别管**二大队的人和那些当兵的之间存在什么默契,别管韩光这个愣头青是停职检查还是背着处分,只要能把眼前的僵局解开,那他就是赵副局长的福星。

    杨峰惦记着阎金龙的安全,见**队的人进去了,也一招手带着自己手下几个警察往里面闯,刚走到门口,一辆“营长”就从斜刺里冲出来拦在面前,开车的大兵也不说什么,只是捏着方向盘冷冷的盯着他们。

    杨副所长心中一寒,前段时间在警备司令部训练场上的一幕浮现在眼前,那几顿是彻底把他打怕了,哪还敢往前走,慌忙退后,跑到赵副局长跟前抱怨道:“赵局,您看他们,太不像话了。”

    赵局很不耐烦的说:“小杨,不要有急躁情绪,咱们的人已经进去了,要相信韩光的能力。”

    ……

    十余名**走进金碧辉煌大厅的时候,全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到处一片狼藉,玻璃瓷器玉器碎片满地都是,大理石的前台被砸的斑驳不堪,天花板上硕大无朋,花费了五十万之巨的水晶吊灯也坍塌了,徒留下几根可怜巴巴的电线闪着火花。

    宽敞的地面上,一排排双手反绑的**面朝下躺着,一个挨着一个,要不是听到他们的哼哼声,还以为这是排队枪毙之后的血腥现场,地上丢弃着无数自来水管大砍刀棒球棍台球杆链子锁等家伙,一副大战后的景象。

    地上趴着足有七八十号俘虏,负责看守的却只有五六个人,正悠闲地坐在吧台椅子上抽烟呢,看见**进来,一个领头的打了声唿哨,带着手下走了,6续又从楼梯口上来三十多个人,看打扮和平头,也是他们一伙的,这些人看也不看**们,径直昂然去了,把这个烂摊子交给他们。

    有个小**刚想拦阻,韩光伸手挡住他,微微摇了摇头,当**的观察力非常细致而老辣,看那伙人的气势就知道不是一般角色,要不然赵局长他们也不会被拦在外面干瞪眼了。

    韩光快打量一下现场,下令道:“一组去搜查账册、电脑,二组逮捕相关嫌疑人,三组把这些人控制住!”

    “是!”警察们立即行动起来。

    听到熟悉的江北口音,趴在地上的歹徒们眼泪都出来了,不是痛苦恐惧的眼泪,而是见到亲人的眼泪,一个个哭嚎到:“你们可来了,再不来我们就要被打死了。”

    韩光亲自带着胡蓉和几个**上了电梯,来到管理楼层,不出所料,阎金龙的办公室也被砸的乱七八糟,沿着走廊搜过去,很容易的现了秘密电梯进口,打开电梯门,一张磁卡静静地躺在地上。

    胡蓉捡起磁卡,在感应区刷了一下,和韩大队一起下到夹层,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韩光的枪口一直指向前方,随时应对可能出现的危险。

    门开了,地上躺着三个人,手里还握着狩猎弩,胡蓉警惕的看看周围,确认再无危险,****那三人的脉搏,还好,没死。

    这个秘密楼层,胡蓉曾经来过,数天前她就是被人蒙着眼睛带到这里的,想到那一幕幕惨绝人寰的景象,胡蓉不由得握紧了**,牙关紧咬。

    此时走廊里已经站满了人,全是金碧辉煌的特服人员,看到韩光和胡蓉背心上的**字样,她们仿佛麻木了一般,竟然没有丝毫惊喜的表情。

    金碧辉煌的魔影笼罩在每个人心头,直到被解救,她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胡蓉默默地走在众人的注视下,来到走廊尽头的囚室,那天,姚老二就是在这里给新来的小妞们训话,告诉她们,不服从管理是个什么下场。

    打开门,恶臭飘出,床上依然躺着断腿女子,漠然的眼睛望着胡蓉,胡蓉走上去,轻轻对她说:“你自由了。”

    女人没说话,只是伸出一只手摩挲着胡蓉的衣服,手指在便衣**四个刺绣字迹上**着,布满眼屎的眸子中,一滴晶莹的泪珠缓缓滑落。

    “来人,叫担架,把她送医院救护。”胡蓉说完,奋然回身,朝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沿途的小姐们都等着狐疑而惊讶的眼睛看着她,终于有人认出,这就是那个不听话反抗二叔,传说中已经被活埋掉的“玛丽”!

    来到走廊尽头的办公室,不出所料,阎金龙已经束手就擒,捆的像个粽子一样,嘴里还塞了一些颜色鲜**的东西,打了不少蜡的大背头都散了,几丝油乎乎的头耷拉在额前,显得格外狼狈。

    看到警察到场,被贝小帅坐在屁股下的阎金龙仰起头,呜呜的咕哝着,但是胡蓉根本不答理他,而是看着刘子光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没有别的法子,一路打进来而已,就这么简单。”刘子光解释道。

    胡蓉暗暗皱眉,果然是这小子一贯的作风,简单粗暴无比,但是也极其有效,对付阎金龙这样老**巨猾,关系网错综复杂的家伙,也只有这种办法了。

    “只是你们四个人做的么?”韩光从外面走进来,**的保险已经关上,身后还跟着几名**。

    “对,我们四个。”刘子光说,同时看看李建国、卓力和贝小帅,三人都是淡淡一笑,默认了。

    韩光点点头,表情很复杂,看不出是高兴还是生气,他走到刘子光面前说:“把硬盘交出来。”

    “什么硬盘,我不懂你说的什么?”刘子光故意装*。

    “你懂的,我不想说第二遍。”韩光紧盯着刘子光的眼睛说,他俩的身高相仿,站的距离极近,就如同两只剑拔弩张的斗鸡一般。

    “算你狠。”刘子光咕哝一声,从衣服下面掏出一个硬盘递过去。

    韩光接了硬盘,锐利的眼睛扫视着刘子光等人的面庞,四人俱是毫不畏惧的瞪过来,忽然韩光竟然笑了,从椅子下面把阎金龙揪出来,拔出匕割断他的绑绳,又取出手铐给他上了背铐,亲自押着阎金龙出去,只丢下一句话:“小胡,这里交给你了。”

    气氛有些尴尬,胡探长带着三名**和刘子光他们四个站在屋里,大眼瞪小眼都不说话,贝小帅耐不住了,抬腿就往外走,胡蓉喝道:“站住!”

    “干什么?我们帮你破了案,你还想咋的?”贝小帅一瞪眼,手伸向了片刀。

    小**紧张无比的拔出了**瞄准贝小帅,胡蓉却瞪了他一眼:“把枪收起来。”然后走到刘子光面前,很平静的说:“把手伸出来。”

    刘子光很光棍的把手伸了出来,胡蓉掏出手铐,将他的两个腕子铐住,齿轮啪啪的响,手铐束的很松,而且是双手铐在身前。

    两人对视良久,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似乎是不敢面对刘子光的目光,胡蓉猛然一扭头道:“全都铐起来!”

    李建国抱着膀子冷笑,卓力和贝小帅都作势动,刘子光淡淡的说:“大家配合一下吧。”

    既然老大话了,三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丢下家伙伸出了手,好在**们也不为难他们,手铐都是铐在前面的。

    “走吧。”胡蓉一推刘子光,刘子光走出了办公室,出现了走廊里,小姐们还未疏散,走廊两侧站满了人,全都一言不看着这令人震惊的一幕,解救他们的人,反而被警察戴上了手铐。

    “玛丽姐,别抓他,他是好人啊。”一个身材很小巧的女孩说,这个女孩是胡蓉在看守所里认识的,今年才十八岁,是个涉世不深的歧途少女。

    胡蓉没有说话,也无话可说,只能推着刘子光往前走,刘子光身前那副亮晶晶的纯钢手铐似乎在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泪腺,终于有人哭了,第一个人哭,第二个人哭,然后是所有人一起流泪哭泣。

    有人说每一个女孩都是跌落凡间的天使,那么金碧辉煌里这些误入歧途的女孩们就是跌落在泥潭里的天使,或许她们不是纯洁的,或许她们没什么文化素质,但是每个人心底最深处的那个角落,依然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数百个衣着单薄,不施粉黛的美丽女孩一起哭泣,而且是那种自内心的哭泣,真情流露的宣泄,起初只是因为看到解救他们的恩人被抓而哭泣,后来则成了压抑多年的感情倾泻。

    这种感染力,就算是铁骨铮铮的硬汉都无法抵挡,几个小**的鼻子酸了,眼角**了,就连卓力这样的粗人都有些动容了,贝小帅个倒霉孩子,则早就开始啪塔啪塔掉泪了。

    没有人注意到,胡探长也悄悄地擦拭了一下面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