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21 风雪夜里的红泥小火炉
    小雪要自己回家,但是陈老师坚持把她送回来,冬天黑的早,回到高土坡的时候已经是万家灯火,透过点点灯光,细碎的雪花在空中飘舞着,格外晶莹。

    回到大杂院的时候,小雪和陈老师的头上,肩膀上都白了,两人站在门口跺着脚,把鞋底的泥污震掉,拍打着衣服上的雪,忽然家门开了,一股温暖冒了出来,小雪的父亲竟然在家。

    “爸,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在医院么?”小雪惊讶道。

    “明天居委会有大事,爸爸怕耽误了,就先回来了,咦,这不是陈老师么,快请屋里坐。”老温热情的出邀请。

    陈老师连忙说:“不打扰了,大过年的,我还是回去吧。”说着推着车子就要走,忽然身后过来一人,把他的自行车拦住了。

    陈老师定睛一看,正是上回代表小雪家长去开会的刘子光,刘子光热情洋溢的说:“陈老师好不容易来一趟,咱们可不能放他走,一起喝一杯去。”

    陈老师想拒绝,但是此时大杂院里的邻居们都出来了,三老四少热情的招呼着陈老师,让他有一种盛情难却的感觉,刘子光还摇头晃脑的念着:“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陈老师也是文化人,此情此景,要是不喝一杯,都对不起这漫天的大雪。”

    陈老师不是个俗人,听刘子光这么一说,便哈哈笑道:“我最喜欢白居易的这《问刘十九》,本来回家也是想喝一杯的,既然大家兴趣相投,我就留下喝一杯好了。”

    “走,去二荤铺。”刘子光拉着陈老师,又招呼老温大哥和小雪同去,四个人来到巷口头的小饭馆,老板看到刘子光来了,兴高采烈的说;“刘主任来了,快点里边请,地锅都给你预备好了。”

    地锅是江北市的特色饮食,是用红泥做成的小炉子,上面放一个浅浅的铁锅,炖上鸡或者鱼,一圈再贴上薄薄的面饼子,有菜有汤有饭,炉膛里还有木炭加温,冬天吃地锅最合适了,如果再整一盅小酒,那滋味简直神仙都赛不过。

    四人坐定,刘子光喊道:“老板上酒,先来两瓶淮江大曲。”

    “好嘞。”随着一声爽朗的回答,两个地锅,两瓶白酒端了上来,还有下酒必备的油炸花生米和干切牛肉片,外面飘着雪,屋里温暖如春,厚重的木头桌椅虽然粗笨,但是干净结实,菜肴虽然简单,但是好吃,淮江大曲虽然是最廉价的白酒,但却是一代代江北男人最爱喝的烈酒。

    小雪很乖巧的帮大人们倒酒,老温有慢性病不能喝酒,面前杯子倒满看着就行,主力还是刘子光和陈老师,别看陈老师是个文人,烟酒都很厉害,坐下就要抽烟,可是从兜里掏出一个瘪瘪的烟盒来,无奈的笑笑扔掉,刘子光赶紧掏出自己的中南海说:“陈老师抽得惯这个么?”

    陈老师说:“是冒烟的我都能抽。”

    四人一阵笑,刘子光帮陈老师点着烟,举起杯子说:“今天咱们有缘,我敬大家一杯,祝老温大哥早日康复,祝陈老师桃李满天下,祝小雪学习进步。”

    老温笑道:“子光越来越有领导派头了。”

    小酒馆老板也过来说:“刘主任本来就是领导,咱们高土坡的居委会主任,手下**几千号人呢。”

    “是么?小刘你当居委会主任了?”陈老师很惊讶。

    刘子光笑笑:“承蒙大家抬爱,让我做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其实这个主任我是不想当的,因为太牵扯精力,但是现在高土坡**在即,为了帮大家讨一个公道,能够居有定所,这个主任,我当仁不让!”

    “说得好!”众人一起鼓掌,这时候外面又涌进来几个人,老贝大叔、邓云峰、还有几个邻居,刘子光赶紧说:“加板凳,加招呼,再拿两瓶酒。”

    小酒馆里热火朝天,大家都用小酒盅倒满了白酒,互相敬着,小口咂着,议论着明天竞选的事情,高土坡居委会主任的竞选工作放在元旦下午,特地挑选这个日子,就是为了计票方便,节假日里大家都在家,这样才选的公平。

    其实这个主任位置已经非刘子光莫属,但是必要的程序也要走,街道办事处那边打过招呼了,如今周文水涨船高,已经是代市长秘书,他打个电话下来安排件小事,办事处主任还不屁颠屁颠的给办好。

    刘子光先敬大家,然后大家回敬,酒过三巡之后,酒量深浅就分出来了,有些同志的脸色偏红,有些人偏白,有些人丝毫不变,陈老师就是那种不变色的,而且这人喝酒不吃菜,端起酒杯啧的一口,丢一颗花生米进嘴里嘎巴嘎巴嚼着,自得其乐。

    喝了一阵子,邻居们就都6续散了,老温体力不好,也回去休息了,小酒馆里就剩下刘子光和陈老师对饮,小雪坐在一旁托着腮帮子听这两位她最敬佩的男人吹牛。

    四瓶淮江大曲已经见底,除掉邻居们喝的,刘子光和陈老师每人八两总是有的,但是两人依然意犹未尽,又叫了一瓶白酒,谈的也深入起来。

    陈老师很坦诚的说:“小刘,你这个人,不简单,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非等闲,不过我还是看走眼了,你不但非等闲之辈,甚至可以称之为绝非池中之物。”

    刘子光说:“陈老师说笑了,喝酒喝酒。”

    陈老师说:“我喝了不少,但是没醉,现在这个社会,整体缺失信仰,所有人都唯利是图,甚至连学校这么神圣的地方都难于幸免,再这样下去,学校就变成敛财的场所了,我想那时候就是我归去之时。”

    刘子光说:“这就更需要像陈老师您这样的人,把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传输给他们,如果咱们放手的话,这一代人就毁了。”

    陈老师叹气说:“一中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我父亲当年就在一中教书,现在是我,我女儿也是一中毕业的,我们一家人都对一中充满感情,不希望它变质退化,但是事与愿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过不了多久,一中就会变成私立学校了……”

    刘子光敏锐的意识到今天应该生了一些事情,刺激到了陈老师,便问小雪:“今天学校有什么新闻?”

    “上午上课,下午文艺会演,晚上校长书记和教导主任他们安排我们几个女生去会餐,还没开始吃,我就被陈老师接来了。”

    刘子光顿时明白了,冷笑道:“合着我前段时间整的那一出白搭啊,哪个该死的那么大谱,居然让学生陪酒?”

    “有钱的王八大三辈,他以为改了名字我就认不出,哼,聂文富!**时期的一中**派司令,我父亲就是被他折磨的自杀而死。”陈老师似乎是喝多了,但刘子光更相信他是借着酒劲把平时不敢说,不愿意说的心声倾诉了出来。

    “陈老师你放心好了,这帮王八犊子敢这样搞,我一定会教训他们的。”刘子光说。

    “算了,小雪还在上学,马上面临高考,我可不希望她的学业受到影响,必要的时候,我会直接找教育局领导反映的。”

    气氛有些压抑,聪明的小雪赶紧岔开话题,问道:“陈老师,您女儿什么时候回来啊?”

    提到自己的女儿,陈老师脸上洋溢起幸福的光辉,说:“她寒假就回来。”

    刘子光问:“陈老师您还有女儿啊。”

    陈老师骄傲的说:“我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现在美国哈佛大学,拿的是全额奖学金,我一分钱没出,女儿是美术学院的研究生,我老伴上个月去的美国,现在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要不然也不敢这么喝酒啊。”

    ……

    这场豪饮一直到十点半才结束,陈老师虽然喝了接近二斤白酒,但是思维依旧敏捷,步履也很稳健,但刘子光还是亲自开车将陈老师连同他的自行车送到家。

    回来的时候,刘子光直接拐去了滨江锦官城,从金碧辉煌监控室里取出来的硬盘里收录了很多包间内的视频图像,全都是不堪入目的男女在乱搞,但镜头里的人刘子光大多不认识,只能看出年龄不小,肚皮不小。

    阎金龙是多么精明的人,没用的东西他才不会收藏呢,这些小视频虽然还算清晰,但是艺术性太差,比日本的同类节目逊色太多,那么就只有一个结果,这些视频中的男主角一定是有身份的人,值得要挟的人。

    事关机密,当然不能随意泄露,于是刘子光想到了李纨,她的社交层次比较高,和市里一些大人物都有往来,让她甄别这些人物最合适不过了。

    昨天刘子光就把备份拷贝到了移动硬盘里交给了李纨,不知道现在她辨认出几个了。

    锦官城豪宅内,小诚早就睡着了,佣人也回家了,穿着睡袍趿拉着毛拖鞋,一脸慵懒**娇态的李纨帮刘子光泡了杯茶,耸着小巧的鼻翼说:“喝了多少酒?”

    “陪一中老教师喝了两杯,没想到知识分子也挺能喝的,对了,那个录像,你认出几个人了?”

    李纨的脸红了,嗔道:“就看了个开头,不敢再看下去了,太难为情了。”

    刘子光说:“这怎么能行,这是大事啊,非你不可。”

    李纨说:“要不……你陪我一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