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22 正式当选居委会主任
    卧室里,落地灯出柔和朦胧的光芒,把床上铺着的澳洲羊皮染上了一层淡黄的光泽,显得格外温馨,刘子光把移动硬盘接到电视机的usB接口上,又拿了小本子和钢笔,正襟危坐在沙上。

    李纨还在厨房里忙和着,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三分钟后,她喜滋滋的捧着一筐爆米花回来了,往床上一躺,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说:“放电影吧。”

    刘子光哭笑不得,只好拿起遥控器,按了开始键,画面中是装饰豪华的酒店房间,穿着桑拿服的胖男人拥着身材惹火的女孩子走进来,然后胖男人躺在床上,女孩子说了句什么,出门去了。

    镜头的角度非常巧妙,正好从侧上方对着墙,胖男人仰面朝天躺着,面目非常清楚,李纨惊呼一声:“这不是规划局的张书记么,平时那么正派的一个人,怎么搞这个?”

    “慢慢看吧兴许还有意外惊喜呢。”刘子光拿起小本本,把张书记的名字记了下来。

    接下来的情景是女孩子端了一些道具进来,什么冷水热水果冻跳跳糖之类,卖力的帮张书记服务起来,张书记是**湖了,舒舒服服躺在床上,一边享受着,一边还拿着手机打着电话,打电话的时候表情严肃,义正词严,丝毫也不受下面的干扰。

    视频角度是固定的,看点并不多,刘子光拿起遥控器快进,一直调到最后张书记也没主动干点什么。

    “张书记马上退二线了,到底是老了啊。”李纨幽幽的解释着,拿脚丫子踢踢刘子光:“换下一段。”

    下一段是个精悍的中年人,搂着两个浓妆**抹的女子进入包房,上演双飞大戏,这位大哥龙精虎猛,从头到尾都没闲着,花样更是繁多,搞个两个女子香汗淋漓,大呼饶命。

    “这家伙是谁?”刘子光问。

    “好像是地税局一个干部,眼熟,叫不出名字,大概是他们金碧辉煌的专管员吧,你知道,娱乐场所都是归地税管理的,如果把税务人员搞定,每月能少支出不少税金呢。”李纨说。

    “原来如此,换下一段。”刘子光又调到下一段,这回不用李纨介绍,刘子光就先笑了:“是这**啊。”

    “谁啊,这人看起来蛮斯文的嘞。”李纨纳闷的问道。

    “一中的教导主任,平时多道貌岸然的一个人啊,没想到居然好这一口。”刘子光冷笑道。

    陪着朱主任进来的是个小巧玲珑的女孩子,看身材面容似乎不满十八岁,还是个孩子。

    看朱主任一脸嬉皮笑脸的样子,娴熟的动作,分明是个欢唱老手了,刘子光和李纨泛起一阵阵的恶心,把他的名字记下来,直接跳过去不看了。

    几十g的内容,看**也看不过来,而且这种节目,越看越让人心里窝火,平时的正人君子,一个个竟然如此龌龊不堪,李纨怒冲冲的说:“你们男人啊,没个好东西!”

    刘子光说:“那我呢?”

    “你也不是个好东西,还不快去洗澡,一身酒气熏死人了。”

    刘子光走进卧室卫生间,匆忙冲了个热水澡,拿浴巾裹着身子走出来,李纨已经的睡袍已经扔在地毯上了,躲在被子里说:“坏东西,上来,我要惩罚你。”

    ……

    李总对刘子光的惩罚并不是很重,因为第二天还要参加万人元旦长跑,这是江北市每年元旦的保留节目,各单位都要组团参加,刘子光麾下的红星公司代表队自然也要参与。

    新年伊始,老天爷开恩,居然是个大晴天,环卫处的扫雪车和驻江北某部官兵一起上街将积雪打扫干净,万人长跑大会隆重召开,当然只是个凑热闹的群众运动,没人会在乎谁得第一。

    长跑过后,刘子光直接回家,高土坡居委会主任竞选活动在上午九点半准备举行,候选人有三个,除了志在必得的刘子光之外,还有两位老大妈参与竞选。

    这次居民大会的召开,是严格按照《居委会组织法》组织召开的,由五分之一的十八岁以上居民提请召开,过半数的居民小组代表参加,并且有公证处的同志全程监督公证。

    高土坡居委会门口,人山人海,热火朝天,彩旗招展,锣鼓喧天,老年秧歌队,子弟中学鼓号队都出动了,气氛相当热烈,刘子光衣冠楚楚,神采飞扬,熟络而亲切的和群众们打着招呼,在场的大多数都是退休的大爷大妈和十七八岁,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刘子光在他们中的号召力最强,那些三四十岁正当年,又有正式工作的反倒不来凑这个热闹,不过没关系,每家出一个代表就够了。

    老刘家的大小子为啥要当这个居委会主任,大伙儿心里明镜似的,还不是为了帮大家出头,争取多点赔偿款么,因此竞选结果毫无悬念,唱票结果当场宣布,刘子光以绝对优势当选居委会主任。

    刘子光正式接任高土坡居委会主任一职,他当即组织起一套班子,那两位竞选者出任副主任,另外成立了治安保卫委员会、卫生保洁委员会,邻里纠纷委员会,团结互助委员会,每个委员会由一名委员负责,下辖几个积极分子。

    正热火朝天的开着会,忽然一辆黑色的桑塔纳2ooo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几个人,正是辖区街道办事处的主任和几个小头目,还有高土坡的前居委会主任韩素珍,韩主任一脸的委屈和愤怒,几个基层官员也是义形于色的表情。

    “谁让你们搞的竞选,乱弹琴。”李主任怒气冲冲的说,现场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新当选主任刘子光身上。

    刘子光走下临时搭建的讲台,笑眯眯的说:“李主任来了,屋里坐。”

    李主任没想到是他,赶紧把他拉到一边说:“刘经理,怎么是你啊,你看这事弄得,你事先咋不和我通个气呢。”

    刘子光说:“太忙了,一直没过去,这事儿是我不对,回头请你。”

    李主任说:“不是这个意思,这么搞恐怕不合规矩吧。”

    刘子光拿出一本薄薄的红皮小册子说:“这是国家颁布的《居委会组织法》,根据此法,以及2oo4年颁布的修订办法,城市基层政府对居委会的工作要给予指导、支持和帮助,但不得干预依法属于社区居民自治范围内的事项,包括不得指定、委派或撤销居委会。此外,基层政府也不能对居委会职员人数作出**,而应该根据社区规模提出建议方案,最后由居民会议讨论决定。”

    李主任还想说什么,刘子光又说道:“这次选举完全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出席居民会议的人员达到法定要求,投票过半数,并且由公证处监督,完全合法合理,对不对,周文。”

    “对,一点也没错。”随着声音,市长秘书周文走了进来,现如今他的组织关系已经从办事处正式调到了市政府,级别也做了相应的调整,本来是科员,现在已经是副科了,虽然从级别上来说,比李主任还低了半级,但是从层次来说,高了却不知道多少。

    “周秘书来了,稀客啊,啥时候回咱们办事处看看啊。”李主任马上眉开眼笑,再也不提这个事了。

    随便扯了几句,李主任带人灰溜溜的走了,其实一个小小的居委会主任在高层看来,简直不值一提,但毕竟也是有点小小的油水的,安排几个下岗的亲戚领工资总是可以的,韩素珍就是李主任的表姨,所以他才会如此关注。

    居民会议**结束,刘子光出钱请大家去和平饭店聚餐,也邀请周文参加,周秘书却委婉的谢绝了:“真的不去了,自从进了市政府,一直没休息过,晓静抱怨也就罢了,孩子那一关我过不去,每天孩子没醒就去上班,孩子睡觉才下班回家,我这个父亲当个不尽职啊,今天好不容易周市长给我放了一天假,我得陪陪孩子去,不好意思了啊。”

    刘子光理解的笑笑,说:“你忙你的吧,有机会咱们再一起坐坐。”

    周文转身出门,忽然又停下说:“你真想展的话,;李主任那边也要注意一下,适当的意思意思就行,这个人还是很好说话的。”

    “谢了,我懂。”刘子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