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26 深夜病房鬼影
    经过一番抢救,阎金龙终于缓过来了,第一句话就是要见一见儿子,但是他属于保外就医的犯罪嫌疑人,行动受到**,看管警察很是为难。

    两个女人见状,各显神通凑了上来,先是云姨,这个三十多岁风韵犹存的**拉着警察套近乎,还不时拿胸前那对凶器有意无意的摩擦着警察的肢体,这位警察是杨峰的手下,也算见多识广,这种便宜可不敢占,义正言辞的说:“不行就是不行,万一出了问题我可担待不起。”

    云姨悻悻地退下了,阎金龙的大老婆上前把警察拉到门外,看看走廊里没人,二话不说先把粗胖手指上的大金戒指褪下来一个,塞到警察手里说:“大兄弟,我们家老阎是什么人,你心里有数,帮姐姐这个忙,亏待不了你。”

    警察捏一捏手中的金戒指,说:“好吧,我就帮个忙。”

    ……

    阎东的手术进行了很长时间,直到晚上才得以探视,走进骨科病房,看到儿子满头纱布,昏迷不醒,阎金龙老泪纵横,独自一人在儿子床前站了很久,才出来问道:“是谁打得我儿子?”

    阎东的几个小跟班都在走廊里坐着抽烟,听到阎总询问,赶紧站起来答道:“不认识,是个外地人,东少走路碰了他一下,两人就吵起来,接着就动手了,那人下手极狠,用的是甩棍,我们手上没家伙,要不然也不能让他伤到东少。”

    阎金龙点点头,这件事未必是刘子光干的,高土坡那帮人想动东东,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动,犯不上耍这些小手段,可能是自己别的对头仇家,甚至可能是东东自己的仇家下的手,现如今金碧辉煌倒了,这些小瘪三就都冒出来了,哼,等我出来一定要你们好看。

    回到自己的病房,已经有人在那里等着了,是公司的会计吴大姐,吴大姐说:“阎总,马纯的老婆今天来找过了,说是马纯病情加剧,五万块钱不够,想再支五万。”

    阎金龙没好气的说:“公司现在都什么样子了,她还跑来要钱!一点眼色都没有,以为公司是善堂么,想要钱,可以下海啊,下回再来要钱,直接让她滚蛋!”

    阎总今天心情不好,吴大姐也不敢说啥,唯唯诺诺的走了。

    晚上零点左右,忽然楼下传来砰地一声,阎金龙睡意正浓,也没当回事。

    ……

    一夜无语,第二天医院里就传开了,说是昨夜有个女病人跳楼了,从十五楼上跳下来,摔得不成*人形,死状甚惨,护士站的几个小护士眉飞色舞的谈论着,云姨打开水的时候路过,不由得停下听她们八卦。

    “那病人两条腿都是断的,真不知道她咋爬到窗台上去的。”

    “就是,邪了门了,听说那女人还不到三十岁,长的挺漂亮呢,不知道为啥要寻死。”

    “唉,那病人原来是做小姐的,被***老板打断了两条腿,关在店里好几年,最近才被救出来,那么多年都挺过来了,怎么就撑不住这几天呢。”

    “可能是忽然得到自由,心里冲击太大了吧,据说她跳楼的时候穿的一身红呢。”

    “不会吧,那是要化成厉鬼的啊。”

    云姨听的毛骨悚然,赶紧跑回病房,对阎金龙说:“不好了,昨晚上有人跳楼,可能是店里的人。”

    阎金龙满脸的不在乎:“谁?”

    “就是……我也不晓得名字,就是两条腿都断了的那个。”

    “哦?她死了,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奇怪的,你也真是会大惊小怪,这种人每年不知道死多少,有什么可怕的。”阎金龙知道,云姨胆子小,最怕这种神神怪怪的事情。

    “不是啊,你听我说,那个女的,死的时候穿一身红,我觉得是想找你报复的。”

    阎金龙鄙夷的笑了,这几年死在他手上的小姐不下十人,而且死状一个比一个惨,真要说到报仇早就报了,还能等到今天。俗话说得好,鬼也怕恶人,阎金龙就是彻头彻尾的恶人,哪怕厉鬼来了,也要忌惮他三分。

    “我还是害怕,要不然咱们换一家医院吧。”云姨说。

    “保外就医办下来就不容易了,再换医院又要打点关系,再说这边条件不错,再坚持几天吧,专案组已经基本定案了,我的事儿不重,要不了一星期就能取保候审了。”

    “真的?太好了!”云姨兴奋起来,立刻把跳楼女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判几个人,罚点款,交点钱,各方面打点一下,不出三个月,金碧辉煌就能重新开张,不过名字得换一个,装修也得重新搞,这帮**,我刚花了三百万搞得装修,给我砸的一塌糊涂,这笔账迟早要算!”阎金龙恶狠狠地说。

    ……

    江边棚户区出租屋,买凶打人者和行凶者再一次见面了,刘子光如约将三百块钱递上去,那汉子接了,又退回一百元说:“这是你上次帮我垫的房租,还给你。”

    刘子光露出很欣赏的神情说:“小伙子挺有志气的嘛,活儿干得不错,干净利落下手又狠,我还想请你帮个忙呢。”

    “说。”

    “这回的活儿有些棘手,对方身高一米九,练散打出身,身手不错。”

    汉子低头想了想,说:“确实有难度,不过我接了,上回是打高中生,收你五百,这回难度加大,收你……”

    “三千块怎么样,再高了我也承受不了。”刘子光抢先说。

    汉子张了张嘴,他本来想说两千块的,没想到对方主动开价比自己的预期还要高,有了这三千块,过年不成问题了,他点头道:“好,我接了,目标是谁?”

    “李志腾,金盾公司的小干部,晚上经常去滨江大道上的星光酒吧玩,这是他的照片。”刘子光递过去一张打印出来的照片。

    汉子看了看,摸出打火机把照片烧成了灰烬。

    “专业!”刘子光挑起大拇指夸赞道。

    生意谈妥,自始至终刘子光没有问对方的姓名,只是留了他的手机号码,他注意到,对方用的是一部黑莓831o。

    回到办公室后,刘子光也得到消息,金碧辉煌囚禁多年的那个女子跳楼自杀了,没有得到一分钱赔偿,没有看到罪犯受到应有的惩罚,她就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人世。

    自杀的原因很简单,这女人苦苦熬着就是为了和家人团聚,可是当她重获自由之时,才知道家人已经在寻找自己的旅途中,不幸遇车祸全部去世了。

    “或许死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吧。”刘子光哀叹道,同时又想起了一件事,自言自语道:“好像阎金龙保外就医,也在二院啊。”

    ……

    市二院,病房综合楼十四层,已经夜里十一点了,负责看守阎金龙的警察回家睡觉去了,只留下一个协警在门口值班,病房内,云姨陪着阎金龙,正帮他打水洗脚呢,忽然停下说:“我怎么听到有人笑?”

    “笑什么笑,你耳朵有问题,那是风。”阎金龙没好气的说。

    一月的天气异常寒冷,雪是不下了,但是西北风比刀子还锋利,而且带着啸音,十四楼是高层,有点风声并不奇怪。

    刚躺下,阎金龙忽然又爬起来了,他也听到那个奇怪的声音,像是猫叫,又像是女人在笑或者哭。

    “龙哥,你也听见了吗,我觉得这医院……有些不干净。”云姨吓得脸色苍白,声音都战战兢兢的。

    “别胡说,医院哪有不死人的,明天你把家里的菩萨抱来。”阎金龙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躺下睡了一会,笑声更加明显了,就连护士站的值班人员都听见了,壮着胆子打着手电在洗手间,开水间查找了一遍,依然一无所获,好在这诡异的笑声没多久就消失了。

    第二天,医院保卫科在那女子跳楼的地方烧了些纸钱,又把十五层的那间病房暂时腾空。

    医院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云姨都看见了,她又听到护工们谈论了一些所谓的内部资料,便赶紧跑到病房,战战兢兢的说:“不好了,那个跳楼的,就是从咱们楼上的房间跳下去的。”

    “那又怎么了,你要是害怕就给我滚蛋!”阎金龙恼了。

    云姨最怕这些,收拾东西真的跑了,临走还对阎金龙说:“龙哥,你一定要当心啊,晚上睡觉机灵点,身上带点辟邪的东西。”

    “走走走。”阎金龙不耐烦的说,可是等云姨走了,他还是给自己大老婆打了个电话:“是我,医院这边有点不干净,回头你找李老道要点符,再把家里那个大师开光过的玉观音拿来。”

    李老道是江北市有名的神汉,正式道号叫做半尘道人,又称半尘真人,半尘子,会算命消灾,看风水,治怪病,还是个灵媒,金碧辉煌的陈设布局都是他帮着看的,彼此来往不少,大老婆接到电话后马上找到半尘真人,老道收了钱之后,立刻请出黄表纸和一支跟随多年的秃笔,用朱砂画了许多奇形怪状的符号,大老婆千恩万谢的拿了走了。

    晚上八点,阎金龙拿到了玉观音护身符,又把神符贴在窗户上,身上也揣了几张,心里稍安,打大老婆下楼去骨科病房照顾儿子,自己躺到床上看起电视来。

    不知不觉,阎金龙打起了瞌睡,一睁眼已经夜里十一点了,再看电视机里居然一片雪花,不对啊,这个时间应该还有节目的,他拿起遥控器按了几下,依然是嘈杂的雪花。

    忽然,屏幕一闪,竟然变红了,血红的一片没有任何图像。

    阎金龙吓坏了,大喊一声:“来人啊!”

    门口值班的协警赶紧冲进来一看,屋里一切正常,顺着阎金龙手指的方向看电视机,里面正在播放湖南台的综艺节目,协警挠挠头,看了阎金龙一眼,出去了。

    阎金龙心中有些害怕,干脆把电视机关上了,可是关上没几分钟,电视机又自动打开了,这下他真的心慌了,拿起遥控器再关,过了几秒钟,又打来了,而且依然是血红一片。

    阎金龙干脆爬起来把电视机的电源线扯掉,这回终于不再自动开机了,他走过去把门反锁好,从身上摸出一张符来贴在门上,心中终于缓了一口气,忽然之间,灯灭了,屋里一片漆黑,咣当一声,窗户打开了,刺骨的寒风吹了进来。

    阎金龙慢慢的转身,只看见窗户大开,窗帘迎风飘舞,窗口前站着一个红衣女子,披头散,正盯着自己。

    一声惨叫,如同彗星划过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