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29 小雪进了按摩房
    西郊风景区,市委干部宿舍就坐落于一片山峦叠翠当中,门口警卫森严,大院里风景秀丽,静谧祥和,洁净的道路边上,停着一些低调而又不**份的车辆,大多是黑色的奥迪系列,从牌照的数字大小可以看出主人的身份高低。

    组织部杨部长的家就在第六号小楼,杨峰在外面有房子,已经好久没有回过家了,他把警车停在楼下,拿出钥匙打开家门,一进门就听到书房里父亲打电话的声音,虽然父亲调入江北市委已经许多年了,但依然难改一口南泰县口音。

    如今江北市官场,是被一帮南泰籍的官员把持着,说一口地道的南泰土话,或许在市区会被人认为是土老帽,但是在官场上则会被人认为是李书记一派,从而肃然起敬。

    杨峰的父亲,一直是市委书记李治安的嫡系人马,在南泰县就跟着李书记干,李书记调入市委后,又把老杨调了过来辅佐自己,李书记扶正之后,老杨也紧跟着扶正了,成为组织部的一把手,杨部长算是不折不扣的南泰帮大将,李书记的左膀右臂。

    父亲操着一口浓重的家乡话在和人打电话,听语气应该是官场上的朋友,杨峰不敢打扰,蹑手蹑脚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过了一会儿,父亲打完电话了,端着茶杯走出来喊道:“小伟,你回来了?”

    小伟是杨峰的小名,本来他的名字叫杨伟,是他爷爷取的名字,小时候觉得没啥不妥,长大之后这个名字却令杨峰很是难堪,于是参加工作后第一件事后就是把自己的名字给改了,但是父亲还是按照老习惯喊他小伟。

    杨峰毕恭毕敬的出来,答道:“爸,我回来看看您。”

    杨部长点点头,坐到了红木椅子上,杨峰也陪着父亲坐下,他知道,父亲肯定要教育自己了。

    果然,杨部长点了一支烟,开始侃侃而谈,从江北市官场政局谈起,谈到最近可能会有的人事变化,最后语重心长的说:“小伟啊,最近你要本分一些,不要给家里添乱,一切等大局定下来之后再说,千万不要再生什么事情,另外,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我看你王伯伯的女儿就不错,下周安排个见面吧。”

    杨峰知道,所谓王伯伯是市委王副书记,他女儿胖得像头猪,自己才没兴趣呢,不过他也知道这属于政治联姻,老爷子的一片苦心不能辜负,反正见个面也不会少块肉,至于成不成还是自己做主的,便敷衍道:“行,到时候去。”

    杨部长很满意,说:“最近单位里还好吧。”

    杨峰赶紧说:“原来治安大队的一个姓顾的伙计,今天被检察院提走了,我怕……”

    杨部长眉头一皱:“你和这个人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就是一般同事。”

    “这样的人少接触,不好,这件事我会了解情况的,你还有什么事?”

    杨峰搓着手,干笑道:“我想借点钱,投资点事业。”

    “不行!”杨部长斩钉截铁的回绝:“你是我的直系亲属,不能做生意,因小失大你懂不懂,这件事没得谈。”

    说罢起身回书房去了,杨峰愤恨的瞪了父亲的背影一眼,回房拿了皮包出门去了,在门口正好遇到母亲和保姆买菜归来,母亲一看儿子回来了,赶紧拉住他说:“小伟,好容易回家一趟,吃了饭再走吧。”

    杨峰一脸的不高兴:“不吃了,还有个案子。”

    “不吃哪有力气办案子,回家回家。”杨夫人把儿子拉进了家,组织部长的太太多会察言观色,早就看出儿子心情不好,悄悄问杨峰:“儿子,有啥事啊?”

    “我想和朋友投资开个店,爸爸他不支持。”

    “我当什么事儿呢,这算什么啊,拿着。”杨夫人从小包里摸出一张金卡递给儿子:“这里面有三十万,你先拿着用,不够妈再去筹。”

    “谢谢妈。”杨峰挤出一丝笑意,心里却说,三十万能干啥啊,连辆路虎都买不来。

    ……

    “三十万!”小雪目瞪口呆,望着面前的肾内科主任医师。

    “肾源本身就要二十万,还要预订,再加上手术费用和术后抗排斥的药物,总的来说三十万还是保守数字,你父亲的肾脏已经到了末期,不做手术的话,恐怕这个春天难挺过去了。”医生说道。

    小雪低下头,肩膀耸动着,三十万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根本不可能凑齐,但是难道就这样看着父亲病死在自己面前么,少女无助的哭了,无法回答医生的问题。

    “唉,你考虑一下吧,能减免的我尽量减免,这年头肾源也不好找,能找到匹配的肾源就更难了。”医生说完起身走了,只剩下小雪站在走廊里低声抽泣着。

    许久,她才调整好情绪,回到病房坐到父亲身边陪他说话,老温的双脚已经浮肿了,病了那么多年,他自己心里也很有数,微笑着**着女儿的长说:“小雪,爸爸没事,爸爸一定会活着看到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的。”

    “爸爸……”小雪的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一般往下落。

    “好了,别哭了,乖,该去上学了。”老温慈祥的说。

    小雪收拾了饭盒,拿到盥洗室洗了一遍放进书包里,和爸爸说声再见,回学校上课去了,有了陈老师的帮助,她不用调到新校区,每天骑着自行车来来回回,还算方便,自打上回刘叔叔安排了那一场表演之后,同学们对小雪敬若神明,尤其那些调皮捣蛋的男同学,见到小雪都是躲着走的。

    但小雪依然如同往常般低调,除了学习之外,其他的事情一律不过问,她唯一的心愿就是考上名牌大学,让父亲为自己骄傲,但是今天上课的时候,她却有些魂不守舍,三十万的字眼总是在眼前闪烁。

    三十万是一笔巨款,就凭小雪家的低保救济金,一辈子也攒不出这么多钱,小雪大学毕业之后倒是能赚钱,可是那时候爸爸恐怕早已不在了,想到十几年来的点点滴滴,父女俩相依为命,种种酸甜苦辣涌上心头……

    “温雪,你没事吧?”同位推了她一下,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小雪从思绪中醒来,暗暗做了一个决定,一定要救活爸爸,没钱**源,那就用自己的肾,医药费和术后康复费不够,就去借。

    可是那也要十万块钱,虽然陈老师和邻居们都是好心人,但是他们也不宽裕,谁又能轻轻松松拿出十万块给没有亲戚关系的人看病呢,或许刘叔叔可以吧,听说毛孩的妈妈得了癌症,就是刘叔叔资助他们家看病的。

    思来想去,下课铃响了,等老师离开教室之后,同学们立刻兴奋起来,聊起最近的新鲜事,元旦期间一种新闻不断,先是教导主任的不雅视频留到了网上,一中贴吧里都贴满了,本以为朱主任会被开除,哪知道假期结束之后,朱主任依然道貌岸然的站在校门口,学生们议论纷纷,唾沫星子横飞,兴奋之极。

    还有一个大新闻是著名的东少被人废了,用铁棍敲碎了两个膝盖,至今还在医院里治疗,就算出院也是个跛子了,想想以前东少的种种风光,再看看他如今的境地,涉世不深的学生们纷纷装着一副久经风雨的模样感慨:出来混,是要还的。

    小雪却不关系那个,她满心都是父亲的病情和借钱的事情,下课铃一响就收拾了书包回家去了,一边骑车一边想,快到高土坡巷口头的时候才猛然醒悟,一拐车把,去了志诚花园。

    她知道,刘叔叔的办公室在那里。

    门岗认识小雪,打了个招呼就放她进去了,红星公司和物业公司暂时在一座楼里办公,前台接待员也认识小雪,不用通报就让她进去了,小雪有些拘束的站在走廊里,心扑通扑通的跳,她不知道过一会该如何开口才好,那毕竟是一笔巨款啊,人家凭什么要借给你,你又拿什么做抵押,拿什么还?

    如果刘叔叔拒绝,那就等于判决了爸爸的死刑,想到这里,小雪就一阵紧张,可是既然走到这里了,就没有后退的道理,她一咬牙,义无反顾的朝刘叔叔的办公室走去。

    还没走到门口,屋里说话的声音就飘了出来:“这点钱不够啊,重新装修就得几百万,还不算租金的费用,阎金龙租的时候物价还没上涨,那个价格现在肯定拿不下来了,更何况还有好几家竞争的,光子,你还有没有资金啊?”

    然后是刘子光的声音:“我这边资金缺口也很大,沙场生意遇到瓶颈,红星公司那么多人等着开饭,不开源节流是不行的,盘下金碧辉煌的计划我支持,但现在实在拿不出更多的钱了,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我现在是一分钱都能掰成两半花……”

    后面的话小雪就没在意了,她黯然的退了出去,悄然消失在门口。

    “咦,小雪怎么走了?”前台小黄纳闷道。

    ……

    小雪推着自行车走在路上,低着头想着心事,忽然一个红色的钱包映入眼帘,她左顾右盼,这条路上行人稀少,没有人注意自己。

    她停下自行车,弯腰将钱包捡了起来,打开一看,里面有身份证、银行卡,一张小女孩的照片,还有一叠钞票,估摸着有七八百块的样子。

    身份证上的女人风韵犹存,和小女孩的相貌有些神似,看样子是母女关系,小雪拿着钱包没有犹豫,当即站在原地守候起来。

    不出一分钟,前面就走来一个穿着豹纹皮草的女子,一脸的焦急,眼睛在地上扫着,小雪一眼就看出她正是身份证的人,便拿着钱包招呼道:“这是你掉的吧?”

    “哎呀谢谢你,是我的钱包。”女人惊喜的喊起来,拿过钱包看也不看,千恩万谢着,又要邀请小雪到自家去坐坐。

    “不客气,这是应该的,我该回家了,就不打扰了。”小雪婉拒道。

    “那不行,我家就在前面,进去喝杯水再走。”女人不由分说拉着小雪走过街角,前面有家小门面,门头是粉红色的灯箱,上面四个大字:休闲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