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34记者笔下的活雷锋市长
    刘子光就在门外,听见周文的呼唤便走了进来,不卑不亢的对周市长点头说:“您好。”人多眼杂,他故意没有提周市长的职务。

    周市长跳下床,如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那样和刘子光热情的握手,年轻企业家他见过不少,但是如同刘子光这样器宇轩昂、眼神刚毅清澈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从见到刘子光的第一眼起,周市长就有这种强烈的感觉。

    周市长名叫周仲达,是江北市区人,在省城某名牌大学上的本科,毕业后留校任教,后来阴差阳错进了团委工作,由此走入官场,先是团市委,然后是团省委,后来又在省委组织部下属的某刊物做过副主编,省改委做个副处长,在来江北市当副市长前,从未主政一方,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练就一双识人的火眼金睛,宦海浮沉,几经风雨,不敢说一眼看透人吧,起码也能看透个七八分。

    但是眼前这个人,不过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从容有度,不卑不亢,在一市之长面前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自然,既没有因为对方的位高权重而怯懦谦卑,也没有因为自己凑巧帮了市长一次而沾沾自喜,邀功请赏,而是那种很平等,很随和的态度。

    “元旦长跑的时候我见过你,小伙子不错。”周市长很赞赏的拍了拍刘子光的肩膀,只字不提那场让自己很是尴尬的车祸。

    刘子光也很有默契的不提那件事,只是说:“红星公司刚刚成立,还在起步阶段,员工培训也不到位,让您见笑了。”

    “哪里话,你们公司的小伙子们精神饱满,体魄强健,我看行,事业刚起步是会遇到一些困难滴,不过不用着急,总会好起来的。”周市长侃侃而谈,周文却有些焦虑的不停拿出手机看时间,但又不好催促领导。

    周文的小动作当然都落在周市长眼里,他抬手看了下左腕上的手表,刘子光注意到,那是一块款式陈旧的瑞士梅花,即便在当年也不过是三千块的价格而已。

    “时候不早了,早上还有个会议,我该回去了,周文,你把老张师傅安排一下吧。”周市长说。

    老张师傅是周市长的司机,一个即将退休的厚道人,从不和小车班那些司机搞在一起,背后嚼舌头议是非长短,这也是周市长选择他的原因,对于领导来说,司机几乎是和秘书一样重要的。

    周文却很为难的说:“那车……”

    周市长虽然是江北本地人,但却属于空降官员,在本地没有丝毫基础,他唯一的两个亲信就是亲自挑选的秘书周文和司机老张了,现在老张负伤,暂时是不能开车了,如果从小车班另外调人过来,掉包计很可能就会露馅,周市长一时也犯了难。

    还是刘子光机灵,看出了问题的所在,他爽朗的一笑道:“我们公司有个小伙子,以前在部队就是司机,要不然让他先替张师傅几天?”

    周市长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现在大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而且他也相信,刘子光作为一个年轻企业家,势必会在事业的道路上遇到许多麻烦,多一个官场上的强援,对他来说是巨大的帮助,所以他一定会真心实意的帮助自己。

    刘子光用对讲机把今天白班领班林浩叫了下来,林浩以前在高炮旅当兵的时候就是开大客车的,有军驾a照,驾驶技术一流,小伙子聪明伶俐,一米八的个头,衣着朴素干净利落,一看就是精明强干的好手。

    “周市长,您看这小伙子怎么样。”刘子光简单介绍了一下林浩的资历,优秀士兵,驾驶技术过硬,徒手格斗也不差,最重要的是党员出身,纪律性强。

    周市长很满意的点点头,又不经意的看了下手表,说:“该走了,小刘同志咱们再见啊。”

    “再见。”刘子光彬彬有礼道,走在后面的周文又悄声叮嘱他:“出事的车一定要处理好,不能进4s,不然被他们现问题就糟了。”

    刘子光点点头:“我有数。”

    ……

    林浩驾车,将周市长和周秘书送回家,周文脸上的伤痕已经简单处理过,贴了创可贴,回家之后洗了个澡,换了衣服,拿出备用的眼镜戴上,甚至来不及对一脸错愕的老婆解释什么,就拿起公文包下楼去了。

    坐到自己的奇瑞a3里,周文手机响了,是刘子光打来的,按下接听键,听筒里传来熟悉的声音:“妥了,不用担心。”

    周文长出了一口气,动自己的a3开到市政府,现七号奥迪已经停在车位上,司机林浩拿着鸡毛掸子清洁着车辆,见到周文很自然的一点头:“周秘书早。”

    “你早。”周文看了看这辆锃亮的奥迪a6,心里一阵后怕,但是脸上却没有丝毫波动,春风满面的上楼去了,楼上市长办公室里,周市长已经换了衣服威严的坐在办公桌后面了,看到周文上来,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周文用力的点点头,周市长明白他的意思,便微笑起来。

    ……

    真正的市政府七号车,此时已经被交警拖车拖往停车场了,涉嫌醉酒驾车的卓力和贝小帅也被带往交警队,这里虽然距离市区很近,但却属于县区交警大队的地盘,好在这辆车是奥迪,能买起奥迪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多多少少有些社会关系,所以交警也没怎么难为他们。

    根据现场痕迹勘察,是机动三轮违章在先,奥迪刹车不及才生了交通事故,等交警联络到受伤的三轮车司机时,对方已经苏醒了,一口承认是自己违章,而且还是无证驾驶,事故责任非常清晰,这时候奥迪车主的各路朋友也都打电话过来,有市交巡三大队的头头老宋,有交通局运管处稽查队的老谢,都是自己人,于是交警法外开恩,允许奥迪车在事故没有处理完毕前去修理厂大修。

    交警自然不知道,刘子光事先已经安排过了,受伤司机那里先恐吓了一顿,又塞了几千块钱,承诺包了他的医疗费,司机本来就心虚,对方条件那么优厚,自然是忙不迭的点头答应。

    奥迪车没有进4s维修,因为看到车架号和动机号与行驶证不符就麻烦了,幸亏刘子光这方面的资源也不少,直接把车拖到玄子的汽修厂修理,特地安排几个技术一流的老师傅加班干活,争取早日修复。

    本来这件事到此也就该结束了,但是阴差阳错,江北晚报的记者杜涛不知道咋的就知道了这个事故,本来是想作为无证驾驶的警钟长鸣节目来做的,但是在铁路医院采访的时候,却意外的现,热心救人的那辆车竟然大有来头,根据铁路医院的监控录像看,正是周市长的专车。

    杜记者和广大新闻工作者一样,有着敏锐的嗅觉,他意识到这个新闻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意外的收获,便专注调查此事,从医院收费记录上得知,为伤员缴费的人名叫周文,而周市长的秘书正是叫这个名字。

    堂堂市长,热心救人不留名,这是多么有价值的一个新闻啊,杜记者如获至宝,回去之后连午饭都没吃,炮制出一篇所谓的专题来,提交给总编,总编也很重视,当即把重要版面上的新闻撤下来一条,把这个专题放上去。

    ……

    市委市政府一墙之隔,有什么新闻都瞒不住,机关大院里人浮于事,大家最喜欢的就是传小道消息,不到中午,周市长换了司机的新闻就在两院里传开了,尤其是小车班的驾驶员们,那都是人精啊,跟着各位领导混的人,小道消息掌握的最多,不能说的当然不会乱说,但是这种芝麻绿豆大的事情自然没必要藏着掖着。

    周市长的新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沉默寡言彬彬有礼,司机们有意无意的过去攀谈,但是却套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办公室那边也很吃惊,市长大人更换驾驶员的事情竟然没有通知他们,这可不合规矩,不过周市长的秘书很快就来说明情况了,老张师傅出了点意外在家休息,先帮他请个假,然后周秘书又不露痕迹的点了一下,现在这位小林同志,是周市长某位老同学的儿子,退伍回来还没安置工作,周市长想先锻炼一下他。

    办公室的人马上心知肚明,老张师傅快要退休了,周市长不想用小车班的老人,要自己安排班底,这再正常不过了,既然是退伍兵就好说了,走正规组织程序,把他安排到市政府小车班就是。

    这本来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在有心人看来,就能分析出更深层次的意思来,市委王副书记的秘书唐初庵就敏锐的意识到这件事似乎另有隐情。

    唐秘书的桌上,摊着一张江北晚报,第二版左上角醒目的位置刊登着这样一条消息:市长救人不留名,雷锋精神在江北。

    与此同时,市政府公务员也把报纸送到了周秘书的桌上,周文简单扫了一下,注意到第二版上的这则新闻,当场冷汗就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