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36 市长家送礼
    刘子光随便翻了几页:“还是明代成化九年的内府刻本呢,御制版本,专门给皇上看的,可惜不全,只有一册,不然应该很值钱。”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李纨和卫子芊惊讶的眼神,又拿起围棋子在手里摩挲着,评价道:“嗯,是正宗云子,应该是宣德年间的东西,不过却不是宫里的,流落乡野时间较久,有些污了,器具也不是原配,应该是后来配的,看这漆器的款式,大概是明末的了。”说着一翻底,笑道:“果然,是天启朝的。”

    李纨和卫子芊面面相觑,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卫子芊瞪大了眼睛问道:“你……你以前在拍卖行工作过?”

    “呵呵,不是,我对明代历史比较感兴趣而已,这两样礼物选的不错,价钱不算贵,但是不俗,有分量,很好。”

    李纨问卫子芊道:“他说的都正确?”

    卫子芊摇着头说:“何止是正确,简直是精确,围棋的具体时代就连拍卖行的人都不能确定,只说是明朝中叶的,他一口就能确定是宣德年间,太难以置信了。”

    李纨歪着头看着刘子光,忽然开口问道:“你能说出具体价格么?”

    刘子光笑着说:“内府刊印的书籍本不值钱,就算装帧精美的,成本也不高,内府书籍没有定价,成本具体我也没计算过,不过外面书局里同等书籍售价应当在十五文附近,那盒云子价钱就容易估算了,我以前在济南家里有一副比这个品相还要好的,价值二十两。”说着轻轻摩挲着围棋,似乎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

    李纨的嘴慢慢长成了o形,看了看同样惊讶的卫子芊,她问的是拍卖价格,这两样东西价值几何人民币,而不是明朝时候的价钱,刘子光倒好,直接把明朝价格报了出来,而且极其精确。

    “你……你在济南住在哪里?”卫子芊插嘴问道。

    “趵突泉……呵呵,趵突泉公园附近,算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了。”刘子光笑道,神情间却有些难以掩饰的落寞。

    “哦,子芊,这两件礼物多少钱?“李纨明白那些往事或许是刘子光不想提及的,便岔开了话题。

    “刘总说的没错,这本御制资治通鉴纲目成交价八千元,那副围棋价格高一些,三万元。”卫子芊说道。

    李纨点点头,说:“周市长是高级知识分子,喜好古书,手谈,这两样礼物属于对症下药,而且价格不高,格调风雅,相信他一定会笑纳的。”

    刘子光赞道:“还是李总功课做的足啊。”

    李纨说:“送礼是有讲究,但是你送礼别人未必敢收,如果不是有你这层关系,我们至诚集团贸然送礼上门,周市长想必也会拒之门外的,因为我们没有交集,没有来往,所以说,有钱送礼不是本事,能把礼物送出去才是本事。”

    刘子光拍着巴掌表示赞同,不过看了看这两件礼物,又提出了疑问:“周夫人那份呢?”

    李纨给卫子芊打了个手势,后者打开壁橱,从里面拿出两个纸袋,介绍道:“这是一双Ba11y的女鞋,还有一个爱马仕的女式提包,今年的最新款,巴黎也是刚上市的。”

    李纨补充道:“周市长的夫人也是知识分子,出身书香门第,还有海外亲戚,所以给她的礼物也要格外慎重,格调不能低,如果是别的领导夫人,我就会选择1V的东西,但是周夫人应该更喜欢低调一些的同级别品牌。”

    刘子光说:“不错,考虑的面面俱到,不如这样,咱们一起过去,气氛可以活跃些,毕竟我和周市长也不是很熟悉,好官场上的人打交道,你应该比我有经验。”

    李纨笑着说:“你不熟,我更不熟,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帮你安排好另一个人了。”说完看看腕子上的手表说:“五点半你先跟我回家,再做安排。”

    “为什么要回家先?”刘子光很纳闷,怎么这回李总如此豪放大胆,当着卫子芊的面就说什么回家不回家的。

    李纨又抿嘴一笑,说:“周市长的家,就在滨江锦官城,和我是邻居。”

    ……

    下午五点半,刘子光驱车带着李纨回到滨江锦官城,李纨指挥着他在地下停车场绕了一圈,指着车位上一辆橘红色的雨燕说:“这辆车就是市长夫人的座驾,看样子她已经在家了,你可以上去了。”

    刘子光赞道:“周市长还真是个爱惜羽毛的人,夫人就开雨燕,现如今就连镇长夫人起码都是宝马3系列啊。”

    李纨说:“对了,周市长确实对自己的官声很在意,在江北市这个大染缸里,他算是脱俗的官僚了,但这也说明这个人志向高远,不争一时之长短,如果运势到了,他的前程,恐怕不是一个市长就到头的。”

    两人评论一番,将车停下,刘子光拿着礼物出来,李纨把周市长的地址写在纸条上递给他,说:“我就不跟你上去了,上面自然有人陪你过去。”

    刘子光问她是谁,李纨笑而不答,只是说见面就知道了。

    从地下停车场上来之后,李纨直接回家,刘子光提着两个不起眼的袋子走向周市长家所在的那栋楼,一进大门,就现门厅沙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齐耳短,明亮而灵动的眼睛,正是江北电视台席女主播、女记者江雪晴。

    不用说,李纨安排的人就是她了,刘子光微笑着上去和江雪晴打招呼,江雪晴落落大方的站起来和刘子光握握手,滨江锦官城档次比至诚花园高多了,每单元楼下大厅都有两名物业服务人员值班,访客必须登记,和业主联系之后才能上去,不过显然她们都认识江雪晴,连带着刘子光也不用走程序了。

    “我们一起的。”江雪晴对两个物业小姐解释道,然后拿起自己的包包,带着刘子光一起上楼去了,周市长的家在二十九层,江雪晴熟门熟路,到了门口按响门铃,里面立刻传来脚步声,阿姨过来开门,一个女声传来:“是雪晴来了么?”

    “干妈,是我来了啊。”江雪晴在门口招呼了一声,回头冲刘子光挤了挤眼,换上了拖鞋,刘子光恍然大悟,怪不得李纨请江雪晴出马,人家都认了干妈,这关系能差么。

    也换了拖鞋走进房子,周市长的家布置的古色古香,一水的中式家具,墙上梅兰竹菊,显然是出自名家手笔,博古架上各种古玩瓷器,书香气息扑面而来。

    周市长的夫人最爱看江雪晴主持的节目,后来江雪晴出事,也是她在后面话,主管广电口的周市长才了话,重新启用江雪晴,江雪晴这丫头也争气,做了几个节目在省里拿了奖,而且不避讳自己贪污受贿的父亲,把房子车子卖了主动积极弥补国家损失,以自己的行动博得了大家的敬重。

    江雪晴知恩图报,认了周夫人当干妈,从此经常出入周府,她生性活泼,善于搞活气氛,请她出面还真是不二人选。

    看到干女儿带了个陌生男子过来,而且这男子器宇轩昂,一表人才,周夫人顿时眉开眼笑,热情的招呼客人落座,让保姆泡茶,又把江雪晴拉到一旁,神秘的问道:“确定关系了?”

    江雪晴嗔怪的看了她一眼,撅起嘴拉长声音说:“干妈~~~”

    周夫人没有女儿,最吃江雪晴这一套,立刻笑呵呵的说:“好好好,干妈不问了。”

    那边刘子光也很客气的和周夫人寒暄了几句,顺手拿出礼物说这是自己从欧洲捎来的小心意,请周夫人笑纳。

    周夫人不是俗人,低调并不代表老土,她对这些国际名牌可谓耳熟能详,这两件礼物的款式颜色都和她的身份年龄极其搭配,而且价格绝对不菲,即便是周夫人这种挑剔的人,看见礼物之后不免眼睛一亮。

    “这孩子,真懂事,那阿姨就收下了。”

    给周市长的礼物也拿了出来,然后刘子光就要起身告辞,周夫人也跟着丈夫在官场混迹多年,明白人家送了几万块的礼物肯定不是为了坐一会喝杯茶,那是要见到正主的,当即说:“来了就不许走了,吃了晚饭再说,尝尝阿姨的手艺。”

    恭敬不如从命,保姆下厨房洗菜淘米,周夫人陪着客人说话,刘子光谈吐得体,彬彬有礼,江雪晴插科打诨,气氛倒也热烈,不大工夫,菜备好了,周夫人系上围裙亲自下厨,还不忘先给周市长打了个电话,正好那边说已经在路上了,一会就到。

    周夫人的菜还没炒好,周市长就到家了,看见刘子光和江雪晴坐在客厅里,他展颜一笑,把大衣和皮包挂好,走过去和刘子光握手,说道:“小伙子动作很快嘛。”也不知道是夸奖还是调侃。

    刘子光含笑不语,周市长的目光很快落到两件礼物上,也是眼睛一亮,从茶几下面拿出眼镜和白手套,仔细品鉴起来,赞不绝口道:“明代御制版本,稀罕啊,这副围棋也是珍品,很难得,很难得。”

    刘子光很恰到好处的夸了几句,江雪晴在一边趁话:“周市长,要不你和刘子光手谈一局,过过瘾,你别看他年轻,围棋下的不赖呢。”

    刘子光赶紧谦虚,说自己只是初段水平,周市长却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要求和刘子光下一局,可是那边周夫人不高兴了:“饭菜都做好了,你一下棋就是几个钟头,饭不用吃了?”

    周市长只得作罢,保姆把饭菜端上来,宾主落座,周市长还特地开了一坛古越龙山陈年黄酒,让刘子光陪他喝一盅,刘子光提议加上话梅冰糖上炉子煮酒,周市长当即抚掌大赞:“你果然是个懂酒的。”

    周夫人呵呵笑道:“我们家老周好久没这么开心了,江北人不爱喝黄酒,说那是料酒,酒场上都是白的,唉,地方酒文化害人啊。”

    饭桌上的气氛很融洽,刘子光和江雪晴对周夫人的厨艺大加褒奖,酒喝得不多,但是很尽兴,喝到正酣时,周市长看看落地大钟的时间,拿起了遥控器打开电视,调到了省新闻台。

    电视里正在播放省领导视察某地的新闻,播音员饱含热情的声音介绍道:“我省高新工业园开工奠基仪式在省委领导……”

    周市长目不转睛的看着,很是关注,刘子光也瞟了一眼,忽然眼睛被电视屏幕吸引住了,那个被众人簇拥着的一号领导怎么这么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