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38 大手笔拍马
    刘子光忽然展颜笑道:“老校长,有您这个弟弟,学校面临拆迁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老王校长摇头道:“他是京官,管不了地方上的事务啊。”

    刘子光压低声音说:“郑杰夫已经就任咱们江东省的省委一把手了,您还不知道?”

    这回老王校长一点也没表现出惊讶的神情,抽了口烟说:“杰夫也该下来锻炼锻炼了,主政一方,造福于民,是他年轻时候的夙愿。”

    刘子光不死心,诱导道:“上回您不是和我说,要坚决保卫学校,抵制拆迁么,这可是个好机会,您只要给弟弟打个招呼,别说保住学校了,就是咱们高土坡的拆迁也有解决的可能了。”

    老王校长摇摇头:“不妥,杰夫刚刚履新,地方上的政务还不熟悉,这个时候给他添麻烦,不明智,再说了,现在拆-迁不是已经停下了么,还是通过正常组织程序解决问题比较好。”

    老王校长的脾气刘子光是知道的,老头子虽然平时很和蔼,但是自己认定的事情固执着呢,他便不再提及此事,站起身来欣赏着书架,直达天花板的实木书架上琳琅满目全是各种典籍,都用牛皮纸包裹着封面,侧面用毛笔写着书名和作者,书架上也做了分类标记,可以说王校长的家简直就是一座小型的图书馆。

    刘子光欣赏了一圈之后,赞叹道:“王校长,您的存货真不少啊,而且还有不少解放前的珍品呢。”

    谈到自己的藏书,王校长精神上来了,拿出一册法汉辞典炫耀道:“你看看这个。”

    刘子光接过辞典,先看封底,是商务印书馆1917年的版本,定价是一元五角,相当于一块半银圆,价格在当时来说不算便宜了,再看扉页,赫然龙飞凤舞写着“徐志摩”三个字。

    刘子光目瞪口呆,问道:“徐志摩不是留美的么,听说他英语不赖,还当过泰戈尔的翻译,学法语做什么?”

    老王校长得意的笑了:“徐志摩在北大求学的时候涉猎颇广,日语英语法语都有研究,为的是更好的阅读原版文学,这本词典就是他求学时期留下的,你看看这签名,字迹还稍显稚嫩,并且缺乏诗人的那种狂放不羁,你再看这一本。”说着老王校长小心翼翼从书架上取下另一本小册子,牛皮纸封面上写着“翡冷翠的一夜”。

    “这是徐志摩第二本诗集,字迹就有了真正诗人的味道,你看。”打开扉页,上面写着钢笔字:“赠挚友三余兄,志摩,5.2.1927。”

    看到刘子光不解的神情,老王校长解释道:“三余,就是家父的字,当年他也创办了激进刊物,和徐志摩、鲁迅、梁实秋、郁达夫、郭沫若等文人都有来往。这本诗集就是徐志摩先生赠送给家父的。”

    刘子光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没想到老王校长的家世如此显赫,老王校长的一身风骨那是有传承的啊。

    对自己学生表现出来的惊讶,老王校长很有些满意,他掐灭烟头,摸一摸烟盒已经空了,顺手把刘子光送来的那条烟拆开,点了一支抽了起来,刚抽了一口就赞道:“这烟不错,柔和醇厚,下次再帮我捎两条。”说着摸出五十块钱给刘子光,补充道:“人老了,记性不好,钱先给你,省的过一会忘了。”

    刘子光毫不客气的把钱收起来,说道:“王校长啊,合着你这么多年工资都花在这上面了,这些书可值不少钱吧。”

    王校长吞云吐雾道:“那是,这是我毕生的心血啊,不过最有价值的一部分藏书还是杰夫帮我搜集的,毕竟我在江北市这个小地方,条件有限嘛,比如这几本俄文原版,就是杰夫在苏联做外交官的时候帮我买的,还有这几本法文图书,是在塞纳河边的跳蚤市场上买的,这些敦煌壁画拓本,是从大英博物馆复制来的,还有这个……这个……”

    听到这话,刘子光心里有了底,郑书记和王校长之间虽然来往不是很密切,但绝不能说兄弟之间的感情单薄了,只能说自己是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说别的,光说郑书记帮哥哥收集的这些藏书,价值绝对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

    若是一般官员,自己上位之后,恨不得全家鸡犬**,亲戚子侄承包工程,倒卖土地,个个赚得盆满钵满,殊不知在他们财的同时,也给自己埋下了祸根。

    知兄莫如弟,老王校长渴望的生活不是宝马香车,别墅娇娃,只要一本书一盒烟,一张旧躺椅外加午后的阳光足矣,再加上桃李满天下的满足感,那就不虚此生了。

    “这么珍贵的藏书,您整天烟不离手,要是点着了可就麻烦了。”刘子光打趣道。

    老王校长不在意的摆摆手:“不会的,这些书是我的命根子,我抽烟都很小心,烧不着。”

    “不如这样,我拉几个赞助,成立一家图书馆,请您担任馆长,您也支援一些存书,让青少年们有点精神食粮,免得老去网吧游戏室什么的。”

    听到刘子光的话,老王校长眼睛一亮,抓住话头说:“真的?我早有这个想法了,你可不能逗我老人家玩。”

    刘子光笑道:“看您说的,我是当真的。”

    ……

    回去之后,刘子光和李纨认真分析了这件事情,郑书记是中央下派的封疆大吏,绝对不可以平常人的眼光来看待他,在老王校长身上下功夫没错,但是一不小心就会弄巧成拙,本来能成的事情都成不了。

    毕竟官场和军队不一样,大开得罪了军区罗副司令的老战友郭大爷,军方的反应就是直接干脆粗暴有效,但官场就不同了,哪怕老王校长真的跑去当书记的弟弟那里说什么话,郑书记也不会直接干涉江北市地方上的政务,更不会亲自下令打击一家房地产开公司。

    官场讲究的是博弈、平衡、迂回,一个头脑简单的官员绝不会走到如此高位,再看郑书记的履历,更是步步艰辛,**子弟,风光无限,却又少年丧父,受尽屈辱,饱经磨难,受过高等教育,有过出国留学和驻外工作的经验,长久以来在中央各部委担任领导工作,政绩相当出色,为人低调谦和,但是必要的时候,却又锋芒毕露,果决刚毅,这样的人,能简单么。

    红色出身,高级知识分子,长期以来在权力中枢工作,这个人欠缺的仅仅是地方从政经验,年初中央任命、对调了一些省部级官员,外界反响很大,认为这是中央在进行布局,由此也可判断出郑杰夫的仕途之光辉。

    “咱们的两大目标,一是解决高土坡的问题,而是帮周市长解决转正的问题,这两件事原本看来几乎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也没那么难,因为咱们有秘密武器,老王校长。”李纨手里转着签字笔,自信满满的说。

    “没戏,老王校长不愿意出面,不想给他弟弟添麻烦,就算咱们迂回运作,怂恿周市长帮王校长成立图书馆,恐怕背后的目的也会被郑杰夫一眼看透,咱们这些小动作,小机灵,在这些老奸巨猾的官员眼里就是小儿科。”

    李纨轻轻笑了,点着刘子光的脑瓜说:“就算没有这层关系,难道你就不帮王校长了,做人做事只要问心无愧就可以,咱们做咱们的,也不要大张旗鼓的宣传,郑杰夫自然有他的消息渠道,该知道的,他总会知道,你明白了么?”

    刘子光笑笑:“李总,你很了解这些官员啊。”

    李纨笑靥如花,淡淡的说:“我父亲也在都工作,从小耳濡目染惯了。”

    刘子光这才想起,李纨不是江北本地人,她平时都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偶尔也会捎带一些都口音,莫非李纨也有着令人震惊的家世?

    “是么,**爸是很大的官吧?”刘子光问。

    “在都,厅局级干部骑自行车或者挤地铁上班的比比皆是,我父亲就是这一种,而且……我大学毕业,决定跟着小诚的爸爸来江北展时,就和他们断绝关系了……”

    刘子光站起来,轻轻**着李纨的长,安慰着这个坚决而又孤独的女人。良久,他终于做出一个很符合自己行事特色的决定来。

    “图书馆一定要办,而且要加大投入,兴建一所江北市乃至于整个江东省的图书大厦,不光有藏书,还有书店,电子阅览室等,要以此为契机,改变江北市文化沙漠的坏名声。”

    李纨露出迷茫的神色,不过很快就理解了,高兴地说:“我全力支持你,这不光是帮王校长完成夙愿的问题了,还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公益事业,而且……未必不赚钱,说吧,你看中哪个地方了?我们至诚集团出钱把它拍下来。”

    “金碧辉煌的旧址,这块地方够大,够气派,而且建图书馆,也能刹一刹阎金龙他们留下的邪气不用集团出资,这件事,我来处理。”

    刘子光大手一挥,气度非凡,李纨看着他的眼神不禁有些迷离了,这个男人,果然是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出手就是大手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