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40 海归华侨王博士
    到底是官场中人,周文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弯腰捡起酒杯,把服务员叫进来打扫地面,拿过酒坛给自己斟满一杯,笑呵呵的问道:“你有什么路子,说来听听。”

    等服务员拖完了地出去之后,刘子光才慢悠悠的说:“江北市虽然不是本省最大的城市,但也是北部重镇,这些年来经济展不够迅猛,拖了全省的后腿,所以省里对本市相当重视,主政一方的市长人选,想必一定会深思熟虑,一定要挑选一位能抓经济工作的,头脑灵活进取心强的干部来担任市长。”

    “你说的没错,事实就是这样,问题是另外两个竞争者在这方面也有优势啊,周市长主管文教卫生广电这一块,想在经济上做文章也很难啊。”周文扼腕叹道。

    “不一定非要做出什么成绩来才行,不知道你注意过没有,新任的省委郑书记此前也没有主政一方的经验,但中央依然把重担交给他,同样,周市长虽然当过一把手,但是理论水平高,文化水平也相对较高,并且在省经委工作的时候,成绩不俗,他和郑书记的履历有相似之处,现在需要做的工作是,先引起郑书记的关注,然后让他对周市长有个深入的了解,我想,事情就差不多成了。”

    周文摇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周市长也是这样考虑的,可是你却不明白,本省厅局级官员那么多,每个人都想得到省委一把手的青睐,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实在太难太难,搞不好还会弄巧成拙,耽误了前程。”

    刘子光嘿嘿一笑,说:“你或许还不知道,郑书记就是江北人吧。”

    周文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啊,郑书记应该是祖籍南方,自幼在都长大,你这个消息是哪里得来的,不是官方版本啊。”

    刘子光说:“你听我慢慢说,郑书记的父亲是老革命,虽然他不是江北人,但是江北却是他的第二故乡,而且至今还留有后代,**时期,他们兄弟之间生了许多感人的故事,具体我就不说了,我要告诉你的是,郑书记的兄长,现在是我的忘年交。”

    周文知道刘子光是个实在人,这种事情断不会胡言乱语,他压低声音说:“你当真?”

    “身家前程,谁和你开玩笑。这位忘年交,就是咱们子弟中学的老王校长。”刘子光也压低声音说。

    周文眼睛一亮,激动地抓住刘子光的手,有些语无伦次:“这这这,简直,天赐良机啊,我这就告诉周市长。”说着拿起了手机,却被刘子光按住:“不要急,我先把这件事告诉你,就是给你个机会,现在我和周市长也算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咱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此良机,万万不可草率行事,你懂么?”

    周文用力的点点头,一副壮怀激烈的表情:“你和王校长熟,该怎么办,你拿主意,周市长那边我来协调,该怎么配合,你一句话!”

    这条爆炸性的好消息让周文兴奋地吃不下饭,拿起提包就要走:“这桌饭我请了,我得赶紧去找周市长汇报。”

    刘子光也没留他,只是再三叮嘱,千万不要妄动,而且务必保密,如果被别人知道了,优势反而会变成劣势。

    周文走了之后,刘子光起身去了二楼的大厅,这里正在给王星举办生日宴会,宾朋满座,气氛热烈,看到刘哥驾临,包房内的气氛更是达到了**。

    “老大来晚了,罚酒三杯!”贝小帅显然是喝高了。

    刘子光豪爽的大笑,当真就干了三杯白酒,半两的酒盅,一口闷,四下里响彻掌声和口哨声,随即刘子光拿出一个盒子来说:“猩猩,送给你的。”

    王星被众人推出,走过来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块纯黑色造型精美的西铁城光波表,虽然不是很名贵,但市价也有近五千块,他早就想买了,一直没舍得下手,只是在女朋友面前嘀咕过几次,没想到老大这么细心……

    “戴上,戴上。”众人喊道,王星咧嘴一笑,当众戴上手表,高举粗壮的手臂炫耀了一圈,粗犷的大表盘多指针手表和他的外形很是搭调,众人又是一阵猛夸,此时蛋糕送了进来,是用不锈钢小推车推进来的,三层蛋糕上面插满蜡烛,王星在众人起哄声中闭眼许愿,吹灭了蜡烛,而后又和刘哥一起操刀切了蛋糕。

    这场生日宴会一直持续到深夜时分,每个人都喝了很多酒,寿星佬王星更是被灌得一塌糊涂……

    凌晨时分,某出租房内,王星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喘着粗气,满头大汗,台灯亮了,女朋友揉着惺忪的睡眼说:“咋喝那么多呢,劝都劝不住。”

    王星气喘吁吁的说:“我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什么是不该说的啊?”女朋友很纳闷。

    “算了。”王星把台灯按灭,又躺到了床上,但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了。

    ……

    周市长是聪明人,和聪明人打交道最省事,虽然他也是心潮澎湃,壮怀激烈,但是没有表现出分毫的异样,刘子光的话说到他心里去了,想把头上的代字去掉,唯有从郑书记身上下功夫,但他深深明白欲则不达的道理,既然这条线索是刘子光提供的,那就让他去经营好了,毕竟自己这边人多眼杂,稍有动作就会被竞争对手现,反而不妥。

    于是他放权给周文,让他全力配合刘子光,要钱要人都是一句话,为了前程,破釜沉舟豁出去了。

    作为疑兵,卓力依然参加金碧辉煌的竞拍,现在那座楼已经不能叫做金碧辉煌了,而是称为滨江大道88号,想当年这个门牌号码还是阎金龙花大价钱搞来的呢,没想到便宜了后来人。

    参与竞标的有力对手是本市有名的企业家张大虎,他在大开集团有股份,臭名昭著的安居拆迁公司也是他名下产业,另外也经营着几家不黑不白的小酒吧洗脚城之类的实体,实力不可小觑,更重要的站在他背后的那个人,市委组织部长家的公子杨峰。

    杨峰运作了一番,也不知道从哪里筹集到一笔款子,参与到这场竞争中来,有他的参与,江北市其他那些窥测滨江大道88号的人们便都很自觉地打消了念头,这种级别的对抗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即使拍下了,以后生意做得也不安稳。

    目前来说,只有两家竞争者,但是就在春节即将临近之时,忽然又多了第三家参与者,一位海外归来的学者参与了滨江大道88号的竞拍,他的标书上注明,拍下这座楼后将用于兴建一座图书大厦,消息传开,众人在觉得匪夷所思的同时,也觉得这位学者真是读书读坏了脑子,那么优秀的地段,整图书馆,这不是脑子进水了么?

    他们却不知道,这位有着剑桥大学博士学位的海归,其实是老王校长的儿子王琛,春节将至,他回国探亲,父亲就和他谈了这件事,深知父亲毕生愿望的王琛毅然决定,拿出多年积蓄以及上万册藏书来支持父亲,并且答应由自己牵头来做这件事情。

    半路杀出一个黑马,让杨峰和虎爷感觉很不爽,派人了解一下这个博士的背景,原来只不过是本市一个退休校长的儿子,可以说毫无根基,这种人也跑来凑热闹,简直贻笑大方。

    金盆洗脚城某房间内,杨峰和虎爷一边洗脚一边商量着事情。

    “房管局那边打过招呼了,主管这个业务的老孙是我父亲的老部下,到时候操作一下就行,卓老二那点家底子还不够我看的,就是这个新来的小子挺麻烦的,听说是个什么博士,这种人死脑筋,啥都不懂,挺难缠的。”

    “杨子,这事儿交给我办了,摆不平这小子,我跟他姓。”虎爷拍着胸脯打了包票。

    杨峰自然知道虎爷的本事,他闭上眼睛点点头,忽然想起来什么似地,说道:“等等,我先查查他的底子,要是入了外籍就麻烦了,不能随便动的。”

    “嗯,我等你消息。”虎爷说。

    次日杨峰就通过关系了解到,王琛入境使用的是中国护照,而非英国护照,他松了一口气,给虎爷打电话:“虎哥,可以下手了,吓唬吓唬就行,别搞得太严重。”

    晨光厂干部楼下,老王校长的儿子王琛拎着篮子下楼买菜,遇到邻里均是客气的点头打招呼,虽然游历海外多年,但是四十岁的王博士依然一口乡音不改,不修边幅的他看起来和普通江北市民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只有睿智的目光偶尔一闪,才能感觉到他的与众不同。

    邻居们热情的和他打着招呼:“啥时候回来的?

    “媳妇和孩子怎么没带来?”

    “这回来了不走了吧?”

    王博士很礼貌的回应着,一路走出家属院,正要去菜场,忽然两个彪形大汉走过来,夹着他上了一辆路边的面包车,把人推上去,关上车门,双手叉腰站在门口把守着。

    面包车里,坐着几个面目狰狞的汉子,为一人正用雪亮的尖刀剔着指甲缝,粗壮的手腕上刺着忍、仁等字样。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王博士倒是从容镇定。

    “你叫王琛是吧,找你来是给你提个醒,不该掺乎的事情不要掺乎,外国那么好,你就老实呆着吧,回来凑什么热闹,家里老人年纪也大了,要是整出个白人送黑人什么的,就不好看了,你读的理,你说对不?”

    王博士脸色有些青,低声说:“我知道了。”

    “行,我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虎爷点点头,手下拉开车门,把王琛请了下去,面包车绝尘而去。

    汽车还没走远,王琛就拿出手机拨了11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