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42 夜MM的江湖
    女孩扭头,看到身后站着四个黑衣男子,风衣墨镜,邪气凛然,她下意识的将身子往后缩了缩,没敢应声,江北市治安环境差,火车站更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女孩不想给自己招来麻烦,她把钱塞到民工手里,起身就走。

    那四人并没有追过来,而是蹲下来低声询问着民工,女孩忍不住回头望去,为那个男子,居然很帅气呢,像是个好人,只是他身边哼哈二将面目太过狰狞,一看就不是好人,还有那个戴金丝眼镜的,应该是他们的军师,嗯,也不是好人。

    卓力和贝小帅一脸凶相,而且毫不掩饰身上的戾气,也就罢了,可是人周秘书就冤枉了,堂堂市长秘书被当成了黑帮白纸扇,他要是知道女孩心中所想,还不憋屈死。

    刘子光问那民工:“老乡,钱丢了?”

    “被人扒去了,俺在售票口排队买票,排了五个钟头才到跟前,一摸荷包,空了。”中年民工愁眉苦脸,欲哭无泪,大概是很多人问过同样的问题,他也是机械式的回答。

    “多少钱?”

    “七千块,干了一年的辛苦钱,家里老小都等着呢,孩子他娘等钱看病,孩子今年还要考学,我……唉”中年民工的手不停地摸索着破旧棉袄的口袋,那里用线密密麻麻的缝着,下面却有一道整齐的刀口,想必钱就是这样丢失的。

    周文拿出手机说:“报案吧。”

    “没用。”刘子光止住周文的动作,对贝小帅说:“给肖大刚打电话。”

    火车站一带是肖大刚罩的,这附近的贼都听他招呼,江北市的贼是划片经营的,东区的绝对不去西区偷包,公共汽车上晃悠的绝不去菜市场溜达,火车站人流量大,是块风水宝地,外来的贼若是敢在此干活,肯定会被打残,所谓盗亦有道,这就是道上的规矩。

    幸亏贝小帅还记得肖大刚的号码,一个电话过去,不大工夫,肖大刚带着四五个跟班就风风火火赶来了,忙不迭的赔礼道歉:“刘哥,我来晚了,找我有啥吩咐?”

    “我这位老表在你的地头被人洗了皮子,丢了七千块钱,你看着办吧。”刘子光指着那民工轻描淡写的说着。

    “反了他们的,刘哥别生气,我这就安排。”肖大刚急忙拔出手机开始联络。

    不大工夫,附近就出现了几个衣冠楚楚的家伙,看气质打扮绝对和小偷联系不到一起去,不过留意他们的眼神就会现,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尽往别人身上看。

    几个蟊贼站成一排,乖乖把身上刚扒来的钱都交出来了,肖大刚凑出八千块钱来交给刘子光,堆着笑脸说:“这是老表掉的钱。”

    刘子光接过也不数,直接递给了民工,民工匆匆数了一遍,惊愕道:“多了一千。”

    “呵呵,那是给老表压惊的。”肖大刚说。

    民工不敢要,刘子光却说:“给你就拿着。”他才心惊胆战的收起来。

    “车票难买,我老表回不了家了,大刚哥给弄张卧铺票吧。”刘子光说。

    “好说,一句话的事儿。”肖大刚当场拍着胸脯答应下来,仿佛能为刘子光的“老表”服务,感到由衷的光荣一样。

    “老表,到家给我打个电话。”刘子光拍拍民工的肩膀说,那中年民工满脸的感激,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不住的点头。

    “大刚哥谢了,有空请你喝酒。”随便和肖大刚打了声招呼,四人便离开了火车站。殊不知在他们身后,那个背双肩包的女孩已经打开画夹,用炭笔寥寥数笔勾勒出他们的风姿。

    ……

    放寒假了,小雪有些忐忑的坐在梅姐的休闲按摩屋里,等待着领取自己这几天的薪水,她不知道经过自己的辅导,梅姐的女儿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而这成绩,直接关系到自己的收入。

    梅姐的店里没有客人,电视放着无聊的节目,梅姐一边和小雪唠嗑,一边嗑着瓜子,看着韩剧,似乎根本不在乎没有生意,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小雪知道梅姐是个不坏的人,厚道善良又热心,和她在一起,放心。

    不大工夫,梅姐的女儿小草蹦蹦跳跳的进来了,献宝一般从书包里拿出成绩单,跳到梅姐面前说:“妈妈,你看!”

    梅姐大大咧咧嗑着瓜子,打开成绩单一看,眼神渐渐凝滞了,手里的瓜子壳也掉了,半晌才抬起头来,两眼中尽是泪水。

    “丫头,出息了,数学考了八十五分!”

    “语文也考了七十六分呢。”小草昂着头,骄傲的说。

    “不错不错,俺闺女真厉害!”梅姐放下成绩单,眼圈红,声音也有些哽咽,不由得她不动容,自己这个女儿学习一向极差,在班里是垫底的,上学期数学才考了三十五分,还都是蒙出来的选择题判断题,现在居然有了如此之大的进步,那全是人家小雪的功劳啊。

    本来小雪只负责辅导代数几何,不过人家顺带着连语文也一起辅导了,这回期末考试,主课全都及格,数学更是高达八十五分以上,要知道这只是短个把月功夫啊,能有如此突飞猛进的飞跃,简直就是奇迹。

    忽然梅姐沉下脸说:“丫头,有没有作弊?”

    小草哼了一声说:“你看看老师的评语就知道。”

    梅姐再次打开成绩单,读着后面的老师评语,班主任对小草的进步给予了肯定和高度评价,并且鼓励她下学期再上一个新台阶,争取三好学生的光荣称号。

    梅姐不说话了,丢下成绩单跑到后面去了,过了半天才出来,眼圈都哭肿了,但是精神却极好,她拿出一叠钱说:“妹子,这是梅姐谢你的,一定要拿着!”

    小雪看到那钱的厚度,顿时吓*了,摆着手说:“太多了,我不能拿。”

    梅姐急了:“这钱梅姐掏的心甘情愿!妹子,你要不拿就是看不起我,再说了,这钱也不多,就三千块,你不要,**爸的病可需要啊。”

    好说歹说,小雪终于收下了这钱,期期艾艾的说:“梅姐,我明天想请假。”

    “过年了,是该休息了,反正我和小草也不回老家,就在这过年,你要是愿意就过来和小草玩,梅姐给你算工资。”

    小雪连声道谢,拿了钱走了。

    半小时之后,虎爷来到了按摩房,听梅姐汇报了情况之后,伸出指头挑着梅姐的下巴笑道:“干得不赖,小妮子上钩了。”

    立刻数了六千块钱给梅姐,又说:“等过了年,就按我教你的办法进行,一步步的来,千万不能出错。”

    梅姐拿了钱一五一十的数着,**的一扭腰肢说:“怎么才六千,我那份呢?”

    虎爷狞笑着又掏出两千块给她,在梅姐丰满的臀部掐了一把,得意洋洋的走了,那副神情,就好像逐步接近金丝鸟的老猫一般。

    靠在门框上,看着虎爷的卡宴离开,梅姐眼中似乎闪过一丝犹豫。

    ……

    次日下午,两个高中生打扮的女孩骑着自行车从华清池门口路过,正巧几辆锃亮的高档黑色轿车驶来,嘎的一声停在华清池门口,穿着高领黑毛衣和西装外套的墨镜男子从洗浴中心大堂里奔出来,敏捷的站到门口,拉开了车门。

    车里下来诸位老大,都是风衣墨镜长围巾的打扮,整条街上的气氛都为之一变,老大们昂阔步走向洗浴中心,其中一位还顺便在路边书报亭买了份最新的《兵器知识》,笑呵呵的和书报亭老板打着招呼。

    骑车的女孩停下了,其中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女孩瞪大了眼睛,嘴里咕哝道:“呀,***嘢,咦,那个人我好像见过。”

    “那是刘叔叔,不是***,是好人,我们居委会的主任。”另外一个女孩一本正经的纠正她的同伴,听口气不像是调侃。

    “是么,小雪你认识这个人?”娃娃脸女孩一脸诧异,她就是昨天站前广场背双肩包的那个女孩。

    “是的,夜姐姐,我们是邻居呢。”小雪答道。

    正说着话呢,街对面那些“***”现了小雪,刘子光笑呵呵冲小雪摆了摆手喊道:“小雪,上街玩啊?”其余众人也都笑着打招呼,有喊小雪的,有喊大小姐的,虽然乱哄哄的,但是可以听出语气中包含着关爱和怜惜。

    夜姐姐瞪大了眼睛,惊呼道:“他们喊你大小姐嘞,小雪你什么时候成了黑道公主?”

    小雪羞涩的一笑说:“叔叔们和我开玩笑呢,上次刘叔叔接我放学搞出的故事。”

    夜姐姐说:“走,我们找个咖啡厅,仔细讲讲这个故事,我很感兴趣。”

    “怎么?不去书店了?”

    “还去什么书店啊,我有预感,这个故事比还要精彩。”

    ……

    滨江大道旁的雷欧咖啡馆,幽静的角落里,两个女孩相对而坐,小雪慢慢的将刘子光的故事讲述出来,坐在她对面的女孩手里拿着写本和铅笔,一边听一边记,聚精会神一丝不苟,长长的睫毛闪啊闪的,听到精彩处,会忍不住有晶莹的泪珠落下。

    其实这个看起来和小雪同龄的女孩,已经是都美院的研究生,国内动漫原创界的一朵奇葩,唯一打入日本顶级漫画杂志,并被广大漫画迷称之为伟大女神夜mm殿下的——夏夜。

    此刻在她的笔下,已经勾勒出一幅炭笔写,校园门口,落英缤纷,一位身材伟大的男子挽着一个瘦弱苗条的女孩,走在由数百名彪形大汉组成的人墙之中,阴暗的角落里,一双狠辣阴毒的眼睛正盯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