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43 春节
    春节就要到了,忙和了一年的人们终于有了休息的时候,刘子光旗下红旗幼儿园、红星保全公司、挖沙场、华清池洗浴中心、地地道道夜市摊子等实体也到了年终分红的时候。

    众人齐聚华清池,召开分红大会,刘哥出手豪爽,在兄弟们身上从来都不吝惜钱,奖金不是像一般公司那样装在红包里或者直接打进卡里,而是刘哥亲自将一沓沓的现金到每个人手里。

    这些产业里,其实赚钱的没几个,幼儿园实际是赔本赚吆喝,处于收支平衡状态,红星公司也刚步入正轨,地地道道纯属小打小闹,每月赚那万儿八千的还不够塞牙缝,华清池虽然日进斗金,但是花销也大,新酒吧装修可花了不少钱,支撑起刘子光钱包的,主要是挖沙场和从金碧辉煌搞来的黑钱。

    时值下午两点,属于生意最淡的时候,华清池的休息大厅里,人头攒动,一眼望去,不是秃瓢脑壳就是染得五颜六色的头,几张长条桌子摆在上面,高土坡几位老大坐在临时搭建的主席台后面,桌子下面放着一个蛇皮口袋,里面装的满满当当都是从银行里提出来的现钞。

    刘哥**行赏,大秤分金银,几乎每个小弟都分到了数目不等的钞票,就连刚加入组织的王文君、瘦猴、蚂蚁三人都领到了一份不菲的“年终奖金”,足有三千块之多。

    至于卓力、贝小帅、李建国、王志军、玄子等兄弟,则是私下里分红,每人起码都有十几万的进账,这还只是从盈余公积金里拿出来的一小部分,大部分资金都留着下崽呢,虽然兄弟们对刘子光很相信,但刘哥还是把账目弄得清清楚楚,一丝不苟,说来刘子光早年还是某野鸡大学财会专业毕业的呢,搞这个,内行。

    贝小帅想起当初刘哥邀请自己入股挖沙场的时候,目光短浅的爹娘硬是把钱拿回去的事情,懊丧的直咂嘴啊。

    他还有一件事不知道,挖沙场最大的股东并不是刘子光,而是方霏,方护士的那份丰厚的红利,刘子光暂时先帮她保存下来,至于五十万借款,早就帮方霏还给了银行。

    李建国拿着沉甸甸的十五万块钱,思忖一下,将其中十万又放到了刘子光面前,说:“毛孩娘看病的钱,还你。”

    刘子光把钱丢回去说:“你骂我呢?”

    李建国很难得笑了笑,说:“毛孩娘癌症得到控制,明天就能出院了,我替他们一家人感谢你,回头我请客。”

    刘子光点点头:“明天我不能去送了,帮我带个好。”

    李建国说:“还有个事,你们邻居,那个姓温的师傅,病情恶化了。”

    刘子光心头一紧,说:“我知道了。”

    ……

    完奖金就去和平饭店喝酒,这是节前最后一次聚餐,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银,众兄弟说说笑笑出了华清池,上车直奔和平饭店而去,刘子光坐在车里,随意的看着路边的风景,忽然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人行道上蹒跚走着,便对马说:“停一下。”

    大红旗慢慢靠在路边,刘子光问:“谁有红包?”

    贝小帅从身上摸出一个红信封说:“这是我预备给晚辈压岁钱的。”

    刘子光拿过信封,又问卓力要了五百块钱塞进去,拍拍马的肩膀:“小马,那边有个穿灰色羽绒服的,帮我给他。”

    马接了红包下车,走到那个步履蹒跚的老人面前,搭眼一看还是熟人,这不是当年叱咤风云的四哥么,几个月不见就成这副德行了,老态毕现,嘴角抽搐着,手里还拎着根竹竿子,看样子是中风后遗症。

    “四哥,这是刘哥的一点心意。”马将红包塞到四哥臃肿羽绒服的口袋里,转身离去,上车动走了。

    四哥哆哆嗦嗦没反应过来,抬眼望去,正看见那辆乌黑锃亮的大红旗离开,他拿出信封看了看里面的钞票,眼角一滴浊泪涌现,唉……不做大哥好多年。

    年二十九了,各单位虽然还未放假,但是员工们已经心不在焉了,鞭炮声也开始充斥大街小巷,提着东西走亲戚的人满街都是,市收银台前人满为患,年的味道越来越足。

    这是刘子光回来之后第一个春节,应该怎么度过,他可花费了一番心思,父母最大的期盼他知道是什么,那就是赶紧娶媳妇生孩子,可是如今的刘子光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方霏是个好女孩,但李纨也不差啊,她哪一个也不想辜负。

    和方霏比起来,李纨明显要强势很多,资本雄厚,为人处世游刃有余,很懂得男人的心里,虽然人家钱也搭上了,人也赔上了,自始至终她就没逼过刘子光什么,也没要求什么名分,这却更让刘子光于心不忍。

    春节就要到了,万一李纨提出要求,要到刘子光家里共度佳节,这事儿就算彻底穿帮了,父母不是不喜欢李纨,但毕竟方霏先入为主,老人家又是旧思想,未必会接受一个寡妇上门,而且是带着孩子的寡妇。

    幸运的是,李纨并没有提出那个会让刘子光头大的要求,而是委婉的表示,年三十要带儿子去他爷爷奶奶家里过,老人家就这一个孙子,不好推辞……

    刘子光故作很遗憾的说:“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年三十这天,刘子光家里来了许多客人,是很早以前就不怎么走动的亲戚们,正所谓富在闹市无人问,穷在深山有远亲,自家穷困的时候,这些亲戚连影子都不见,现在老刘家达了,便都一个个蹦了出来,刘子光不爱搭理他们,但是父母图个面子,也就算了。

    家里做了一大桌子饭菜,亲戚们热热闹闹说着话,奉承着,看着电视,随着零点的接近,外面爆竹声越来越密集,忽然刘子光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oo244开头的国际长途。

    刘子光心一颤,知道是方霏打来的电话,按下通话键,电波载着熟悉的声音来到耳边:“臭坏蛋,过年好,猜猜我是谁?”

    “方霏……你在那边还好么?”

    “一点也不好,天热的要死,过年也没点气氛,我们医疗队和大使馆的人一起聚餐呢,我不能和你多说,这里国际长途费可贵了,还要美金结算,我身后一串同事等着打电话呢,嗯……你想我了没有?”

    “想了……”倒不是刘子光不会骗人,实在是不忍心欺骗方霏这个单纯的女孩子,心里有愧,话就说得没那么斩钉截铁。

    “哼,那么勉强。对了,本来有一批名额可以回国的,可是我让给那些有孩子的同事了,我再坚持几个月,也能回国了,到时候你要拿出全部的时间来陪我,听到没?““嗯,知道了。““好了,不和你说了,她们都等着呢,记得不要喝太多酒,抽太多烟,不要打架,再见喽,么么。”

    刘子光一阵刺痛,话筒里传出盲音才放下手机。

    如果还是生活在古代多好啊,这是刘子光最大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