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48 七十岁,七十刀
    虎爷很恭敬地站起来鞠躬说:“聂老好,几天没见,您老的身子骨更结实了。”

    梅姐也赶紧站起来陪着笑:“聂老好。”同时拿眼神示意小雪和毛孩喊人。

    小雪和毛孩也站起来微微点头致意,聂老爽朗的大笑:“大家好,你们等急了吧,我这个养生气功,练起来中途不能打断,说起来全怪你哦小张,要带客人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好吧,爷爷请你们吃饭。”

    说着拍拍巴掌,马上有个佣人走过来听候差遣。

    “玛利亚,准备晚餐。”聂老吩咐道,菲佣恭敬地低头,用带粤语腔调的国语说:“是,老爷。”

    聂老下了楼梯,坐在自己专用的摇椅上,佣人从恒温沙箱里取出雪茄,老头子娴熟的用专用刀具削掉雪茄头叼在嘴里,擦着火柴点燃,一边享受着古巴雪茄的醇厚芳香,一边慈祥的询问着小雪的学习情况。

    “小姑娘好像很面熟嘛,如果爷爷没记错的话,你是一中的学生吧,近来功课还紧张么?”

    小雪很礼貌的回答着,谈吐自如,不卑不亢,让梅姐和虎爷都松了一口气,这丫头上得了台面,还不错。

    聂老显然也很满意,爽朗的笑着,对小雪的学习进行了指点:“高三了,要适当放松一下,注意劳逸结合嘛,多结交些朋友,多出去走走,长长见识,死读书是没有用的。”

    “聂老说的是,有道理有道理。”虎爷点头哈腰的附和着。

    慈祥的老人,火热的壁炉,咖啡的香味,还有谆谆教诲,构成一幅温馨的图画,气氛相当融洽而柔和,梅姐悬着的心放回肚里,这老头虽然老了点,但是人看起来还不错,小雪跟了他,以后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啊。

    小雪也很感动,觉得自己真是命运的宠儿,聂老是什么人她心里也有数,那是本市有名的大慈善家,大企业家,身价过亿,心肠又好,或许他一高兴拿出几十万来帮助自己,父亲的医疗费不就有着落了么。

    只有毛孩冷眼旁观,一言不,别人眼里慈祥和蔼的聂老,在他眼里却是披着羊皮的一头老狼,而且是极度阴险狡诈的那种头狼。

    他人小,又不说话,别人也就自然而然的将他忽略了,只当是小雪带来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

    饭菜很快就准备好了,管家过来请大家入席,小雪却起身告辞,说家里还有病人需要照顾,虎爷当场就变了脸色,这丫头太不识抬举了,刚要出言喝斥,却被聂老的眼神止住,只好给梅姐猛使眼色,梅姐赶紧相劝,说天色晚了不如吃了饭再走,再说过江要过大桥,路那么远,没有车根本回不去,不如大家吃完饭一起走。小雪欠梅姐的情,虽然很勉强,还是答应了。

    洗手的时候,梅姐一直紧盯着小雪,生怕她再做出什么让大家难堪的事情,小雪眼神闪烁,显然有些不知所措,毛孩倒是镇定得很,洗完手很隐秘的将一张纸条塞到小雪手里。

    小雪偷偷展开一看,上面写着几个歪扭七八的铅笔字:他们是坏人。

    ……

    餐厅很宽敞,一张欧式的长条桌摆在正中央,桌子上放着造型古朴的蜡烛台,餐具也都是上好的骨瓷,饭菜却很家常,无非是些鱼虾蔬菜,白葡萄酒,聂老面前的盘子里摆着四个生蚝,还有一盆醉虾,是把活的河虾闷在玻璃盅里做成的,看着一个个鲜活的小虾子在透明的盆里垂死挣扎,小雪忽然有种莫名的恐惧。

    “醉虾好啊,这东西大补,难怪聂老古稀之年还是一尾活龙啊。”虎爷拍马道。聂老却只是淡淡的点头,说:“养生之道,重在食补,人老了,不活的仔细些不行了。”

    和聂老这种顶级富豪一起用餐,大家的心理压力都很大,就连虎爷都没吃多少就说饱了,梅姐盘子的食物也只吃了一半,小雪和毛孩更是连水都没敢喝,好在聂老理解他们的心情,也没说什么。

    酒足饭饱,虎爷悄悄踢一下梅姐的脚,站起来说:“时候不早了,我们就不耽误聂老休息了,告辞告辞。”

    聂老矜持的点头,也不挽留他们,只说有空常来玩。

    小雪也站起来要走,虎爷却说:“小雪,你留下来再陪聂老一会。”

    “不是说好了一起走的么?”小雪有些恐惧了。

    “我们不是回市里,是到附近办点事,过一会就来接你。”梅姐赶紧补充道。

    “对对对,我们过一会就来,半小时,你等着啊。”虎爷说完,拉着梅姐匆匆出门,动卡宴走了。

    人走了,偌大的客厅里就剩下他们三个人,聂老的兴致颇高,邀请小雪和毛孩去参观自己的荣誉室,这里摆放着聂老和大开历年来获得的各种荣誉,各种奖杯证书就不说了,聂老头上还有许多耀眼的光环,xx委员,荣誉校长、爱心大使,助学模范等等,简直数不胜数。

    还有许多放大的照片,是聂老和各级领导以及各路明星的合影,聂老指着其中一幅照片说:“小雪,这个人认识么,是香港大明星张伟建,我们大开某楼盘的形象代言人,当时我们集团花了五百万请他来做广告的。”

    小雪很有礼貌的点头应承着,并不表意见,此时她已经焦躁万分,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但是人生地不熟的,而且对方并没有露出狐狸尾巴,只是自己凭空担忧而已,也不好做出什么不给对方面子的事情。

    唯一让小雪放心的是,有毛孩陪在身边,看他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小雪也就不怎么害怕了。

    “聂老,梅姐邀请我的时候,说您家需要家庭教师,不知道孩子在哪里,我可以见一见么?”小雪忽然问道。

    聂老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呵呵笑道:“是这样啊。”心里却把虎爷骂了个狗血喷头,让他把事情都安排妥当,过来之后直接就用了,这小子居然连这点小事都没办好,采取的是骗的办法。

    不过也无妨,这方面聂老是老手了,想必刚才的活动已经深深震慑了这俩小孩,直接进行下一步也没啥难度的。

    管家带着佣人送过来,低声说了句什么,聂老点点头,说:“小雪啊,听说**爸的病很重,我这里预备了一些东西,你跟我上楼去拿下来。”

    小雪迟疑着不敢动,聂老慈祥的笑道:“怎么,还怕爷爷骗你么。”

    小雪看看楼上,似乎不像龙潭虎穴,便跟着聂老上楼去了,毛孩也想跟着过去,却被管家拦住了:“小朋友,伯伯带你去游乐室玩。”

    管家五十多岁了,身体素质很好,一双大手按住了毛孩的肩膀,毛孩装作害怕的样子站住不动了。

    来到楼上卧室,当小雪进去之后,聂老悄无声息的将房门反锁,笑呵呵的说:“随便坐,想喝点什么?”

    小雪惶恐不安,四下里张望,宽敞的卧室里充满令人昏昏欲睡的奇怪芳香,浴室里一片金光锃亮,白玉浴池里已经放满了温水,欧式大床上铺着洁白的床单,床头柜上还放着几个五颜六色的小盒子。

    “谢谢,我想回去了。”小雪转身就走,可是现房门已经被反锁,聂老摇摇头笑了:“别怕,爷爷不是坏人。你坐下,听爷爷讲个故事。”

    小雪不敢坐下,怯生生的站在门口,聂老很放松的坐到了沙上,开始侃侃而谈:“四十多年以前,那时候爷爷还是一中最年轻的老师,班上有个高三的女孩子,长的和你很像,名字也是一个雪字,她很爱跳舞,很爱唱歌,师生恋的故事现在可能很常见,但是那时候却是伤风败俗,为人所不齿的,我们的爱情被世俗摧毁,她跳楼了,我永远忘不了那双至死没有闭上的眼睛……”

    聂老按住自己的太阳穴,老眼里流出泪水来,似乎被自己的故事打动了,小雪却一阵恶心,猜到了聂老的企图。

    “知道么,你的眼睛,和她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所以爷爷想请你,帮爷爷圆这个梦,陪爷爷走完这人生最后的几年,爷爷老了,没什么奢求了,就只有这一个愿望了,只要你答应,需要什么爷爷就给你什么,**爸不是肾衰竭么,爷爷一个电话就能帮他解决肾源,还有你的学费问题,爷爷也全包了。”

    小雪浑身抖,连连摇头说:“不,不,我不愿意。”

    聂老有些生气了,恶狠狠地说:“这样就不好了,爷爷请的客人,还没有敢这样放肆的,既然到了这里,就要守这里的规矩,你再固执的话,把你们两人打死丢进江里,谁也不会知道,你不想让**爸永远看不到女儿吧。”

    慈祥的老人转眼就成了恶魔,小雪那个懊悔啊,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聂老以为她屈服了,又换了柔和的语气劝道:“你也十八岁了,该懂事了,很多大学生学音乐舞蹈,学礼仪外文,不就是为了找一个依靠么,你没听过电视里一句话么,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小雪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明白你很幸运,遇到的是聂爷爷而不是其他什么人,别哭了,去洗个澡,爷爷在床上等你。”

    小雪出了一身冷汗,鸡皮疙瘩又冒了出来,伸手去摸手机,手机却不见了,她转身扑到门边,用力摇晃着门把手,同时大喊道:“毛孩,毛孩!”

    聂老动怒了,走过来拽住了小雪的头往床上拖,虽然他已经是古稀之年,但是力气依然很大,小雪在他手里就如同小羊羔一般无力。

    ……

    别墅游乐室里,管家坐在沙上看报纸,毛孩静静地坐在旁边不说话,当楼上喊声传来的时候,毛孩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管家不慌不忙拿起放在一边的台球杆,站起来说道:“小孩你坐下,没你的事。”

    毛孩一转身,二话不说一脚踢出,正中管家胯下,小孩身矮力薄,专供下三路,这一脚可凝聚了不少年的苦练在上面,一脚踢出,管家当场就栽倒了,连惨叫都憋在嗓子眼里了。

    毛孩如同灵敏的雪豹一般,一边往楼上窜,一边从小腿位置抽出了一把雪亮的尖刀,冲到楼上的时候,已经能清晰听到小雪的尖叫声,可是房门紧闭,而且门板和门锁的质地都很优良,换成刘子光或者卓力的话,一脚就能踹开,但是毛孩毕竟还小,连踹三脚之后没有动静之后,他便迅进入隔壁房间,打开窗户爬了出去。

    这种别墅不同于寻常住宅楼,根本没有防盗窗之类东西,但是窗子间距过大,也不是一两步就能跨过去的,毛孩没有丝毫犹豫,把尖刀衔在嘴里,沿着窄窄的墙砖缝隙爬了过去,寒夜的江风吹在脸上如同刀割一般,但他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唯有眼睛里燃烧着怒火。

    此时势单力薄的小雪已经被聂老按倒在床上,道貌岸然的老东西撕掉了伪善的面具,将小雪死死压在身下,撕扯着她的衣服,沉重的喘息声和凄惨的尖叫声混在一起,都被江风带走了,而楼里那些佣人、司机们即使听见也充耳不闻。

    老东西力气大得很,见小雪不就范,劈脸就是七八个耳光抽过去,打得小雪闭过气去,他得意的一笑,正要下手,忽听身后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一股冷风卷了进来,老东西一惊,心说难道刚才那个踹门的小子没被管家控制住?

    回头一看,只见一张稚嫩但是无比冷酷的脸直扑自己而来,没有丝毫的犹豫,一把刀就捅了过来,“噗嗤”一声,正中腹部。

    映在毛孩瞳孔里的是躺在床上的小雪姐,头凌乱,嘴角带血,脸上明显的指痕,衣服也被撕的乱七八糟,怒火直冲心头,毛孩手里的刀拔了出来,紧接着又捅进去,每一刀都用尽全身力气,他左手揪住老东西的顶瓜皮,右手机械式的往复着,肮脏的血染红了床单和地毯,刀柄都打滑了,但是毛孩还在不停地捅着,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