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53 建国哥的斯捷奇金和C4
    有了胡蓉的帮助,小雪暂时避免了牢狱之灾,但是毛孩却被关进了看守所,在他的卷宗上,年龄那一栏赫然写着15的字样,看守所警察怎么看这小孩都不像15岁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家心知肚明,谁也不去管这个闲事。

    办好手续之后,毛孩在两个干部的押解下进了仓房,由于他犯下的是杀人罪,所以被关进了臭名昭著的暴力犯仓。

    干部的皮鞋踩在走廊的水泥地面上,脚底的铁掌出清脆的声音,犯人们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便都飞快坐到铺上,鼻观口,口观心,老实的活像一群小学生。

    干部打开监舍的门,解开毛孩的手铐,冲里面喊了一声:“新来的,招呼一下。”便关上门走了。

    毛孩揉着被手铐勒肿的腕子,木然的瞅着坐在水泥大通铺上的犯人们,听到干部的脚步声远去了,犯人们才笑嘻嘻的站起来,排成两列鼓掌欢迎。

    一个黑胖的壮汉张开了怀抱,呵呵笑道:“毛孩,到这里就是自己家,坐孟叔旁边,那谁,赶紧给安排毛巾、牙刷、茶缸子。”

    旁边一个跟班摸样的瘦猴赶紧从铺底下拿出珍藏的毛巾牙刷,却被孟老大一脚踢翻:“草泥马的,要新毛巾,新牙刷!你丫知道这是谁么?这是刘哥的侄子,也是我侄子,一个人单枪匹马把大开老总的爹给做了,现在还小,再过几年那就是道上的大哥!Tm比我下手都狠。”

    众人噤若寒蝉不敢说话,看守所的犯人走了一拨又一拨,江湖上的新闻这里隔夜就能收到,以前提到刘子光,前面还得加上高土坡三个字,自从铲了金碧辉煌之后,刘哥就成了专有名词,只代表刘子光,其他道上姓刘的大哥,只能改称别的名号。

    我靠,这才多大点小毛孩啊,就能持刀杀人,杀的还是大开老总的爹,其中恩怨大家不清楚,也没必要清楚,他们只需要知道大开是多么**的开商就行了,敢动这种人,那才是真正的豪杰啊。

    “那啥,呱唧呱唧吧。”孟老大带头拍起了巴掌,其他犯人也都跟着鼓掌,稀疏的掌声如同光脚丫子走在水泥地上一样,不过在这阴冷的看守所仓房里,却显得如此温馨。

    ……

    小雪被胡蓉带到了郊外的一家医院,将她送进病房之后,胡蓉又拿出一本高三复习参考书递给她说:“在这里好好学习,不要想其他的事情,过几天姐姐来接你。”

    胡警官的关心和照顾让小雪感动的想哭,她怯生生说着谢谢,接过了那些参考书,病房不大,铁架子床,小书桌和木头椅子,窗户上装着很坚固的铁棂子,护士也都是些膀大腰圆的汉子,气氛和一般医院有些不同。

    胡蓉又说了几句宽心的话,这才关上门悄悄出去,找到医院领导说道:“这是胡书记要求重点保护的对象,你们一定要照顾好,别打扰她,也不需要给她吃药。”

    领导心知肚明,和胡蓉握手说:“好的,帮我给胡书记带个好。”

    胡蓉点点头,上车走了,大切诺基驶出医院的正门,门上木牌子写着几个黑色大字:江北市精神病康复医院。

    把小雪转移到这里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胡蓉也是参加过高考的人,知道高三学生的艰辛,此时距离高考还有几个月时间,倘若因为这个案子影响到心理健康,那可就毁了人家小女孩一辈子的前程。

    看守所那个地方不是人呆的,胡蓉在里面不过住了几天,就瘦了四斤,她是肩负着卧底任务进去的,所以精神还不至于崩溃,但是亲眼目睹了好多人在刚进看守所的时候情绪失常,压力巨大,极度恐惧,营养不良,管理粗陋,暴力现象屡禁不止,这也是为什么全国各地看守所负面新闻频传的原因。

    所以,无论如何不能把无辜的小雪送进看守所,韩光给胡蓉支了个招,让她帮小雪办了一个精神失常的证明,先送到精神病院保护起来再说。

    办这个证明可花费了胡警官不少功夫,叔叔伯伯不知道喊了多少遍,跑了多少衙门才办下来,当然,这些叔叔伯伯们也都是看在胡书记的面子上才通融的。

    胡蓉平时是住在公安局单身宿舍的,自打当上**以后就很少回家,这回居然破天荒的回了一次家,江北市的政法委书记胡跃进正在家里练太极拳,这位名义上的政法一哥其实已经被排挤出权力圈之外了,只等着退休而已。

    看到女儿回来,胡书记很高兴,赶紧收了招上来招呼女儿:“蓉蓉你回来了,晚上别走了,爸爸给你炖汤。”

    看到女儿像个面口袋一样倒在沙上,眼皮直打架,胡跃进一阵心疼,说:“蓉蓉啊,可不能总是熬夜,对身体不好,别学爸爸,还没退休就一身病。”

    胡蓉没接话茬,直接问道:“爸,这个案子他们搞的太离谱了,简直颠倒黑白,您不打算管一管么?”

    胡跃进坐到沙上,点了一支烟,深沉抽了一口说:“有些事情是你无法理解的,有时候能全身而退也是一种福气。”

    “爸,亏你还是老公安,老党员呢,怎么能说这种话呢,难道看着他们草菅人命不成,那个聂文夫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的死是罪有应得!”

    胡跃进苦笑道:“可是你看到没有,他的灵堂前都是谁送的花圈?聂家的后台很硬,不是一般人能撼动的。”

    “那就眼睁睁看着他们这么猖獗么,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正义了,你不管,我就去省厅,省厅不管,我就去公安部!”

    胡跃进望着女儿英姿勃怒不可遏的面容,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他微微闭上眼睛,一激昂的歌曲在脑海里回响着: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搏激流,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

    自己老了,但女儿依然保持着一颗正直坚强的心,胡跃进欣慰之余也有些担心,不顾潜规则乱来一气的话,最终受伤的还是自己啊。

    为了不让女儿惹出更大的漏子,胡跃进长叹一声,说道:“蓉蓉,其实现在也不是没有转机,我给你提个醒,先是证人,那个叫张大虎的,还有一个叫梅姐的,是关键所在,还有一点,从侧面出击,用铁的事实证明聂文夫是怎样的一个人渣,据我调查,聂家在西郊有个私人会所,我想这里面一定有很多龌龊的东西。”

    “那好啊,我这就申请搜查令。”话一出口胡蓉就知道自己说错了,搜查令没申请到,恐怕自己就先被停职了。

    女警官陷入了沉思当中。

    ……

    深夜,江边荒滩上,两个黑影打着手电在行进,李建国找到江堤上一处红油漆刷的标语口号,从最后一个字算起,向西走了十步,又向上走了十步,找到一颗大树,然后抽出工兵铲,在树下挖了起来。

    刘子光拿着手电帮他照亮,两人一言不,挖了一米深,工兵铲碰到了坚实的物体,李建国跳下去将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拿了上来,打开之后,里面包裹严密的防水油布。

    李建国点点头,示意刘子光把坑填上,两人回到车上,拿出在别处起出来的铁箱子,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都是些包裹的很好的防水油布,打开油布,里面是拆散的零件,用厚实的黄油保护着。

    李建国娴熟的将黄油擦掉,把这些零件组装起来,变戏法一般装出一支造型粗犷的大型手枪。

    刘子光认识这把枪,是前苏联装备的斯捷奇金冲锋手枪,全自动射击,装弹量2o,威力巨大,精度良好,没想到李建国居然藏有这种好东西。

    “这把枪曾经是我的副武器。”李建国一边介绍着,一边用虎口搓动着套筒,试着弹簧的力量,觉得还满意,丢下手枪拆开另一个油纸包,里面是一排排黄澄澄的苏制9毫米手枪子弹和两个空弹匣。

    填满一个弹匣,推入枪柄弹仓,哗啦一声拉动套筒,推弹上膛,倒转枪柄递给刘子光:“试试。”

    刘子光接过枪,看了看漆黑的窗外,说:“我打五十米外那颗最高的树。”

    一扣扳机,三子弹呼啸而出,橙红色的膛口焰在夜色里格外醒目,不过这里是荒郊野外,最近的村落都在十里外,绝对不会有人现。

    “走,过去看看。”两人下车走到五十米外,检查那颗双人合抱的大树,只见树干上被穿了三个洞,一股焦糊的味道飘来。

    “精度不错。”李建国夸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夸人还是夸枪,掏出身上的尖嘴钳子和通条,把树干里的子弹取了出来,又糊了一块烂泥上去,这才转身离去。

    回到车上,刘子光正要动汽车,忽然看到李建国往军挎里装一些土黄色的方形纸包,便问道:“那是什么?”

    “c4。”李建国面无表情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