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4-55 爱喝淮江大曲的郑书记
    短暂的誓师大会之后,红队队员们背起行囊,登上等在门口的军绿色越野卡车,军官们则上了前面迷彩涂装的6地巡洋舰,以假乱真的军车队伍趁着夜色向西郊挺进。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开始飘雪,纷纷扬扬的雪粒子飘落在迷彩车棚上沙沙作响,车厢里的战士们静静地坐着,年轻的面庞上写满了坚毅,他们手中的橡胶训练枪只是装个样子而已,到时候真正派上用场的,还是车厢深处木箱子里那些崭新的长柄消防斧。

    经过李教官的魔鬼训练,这些战士的身体素质和战术能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只是苦于没有场合挥而已,再憋下去恐怕就要憋出毛病了,而毛孩和小雪的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如此颠倒黑白欺人太甚,就连三尺童子和耄耋老人都怒不可遏,更何况这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越野卡车上坐着的不是一队士兵,而是一群愤怒的饿狼。

    车队开往西郊,路上遇到塞车,交警看他们是军车,特意疏通出一条道路来供他们通过,还向军车敬礼,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李建国也给交警还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开到外环路上一个僻静的路口,车队暂时停下,等了五分钟之后,一辆挂着警灯的大切诺基从远处驶来,两车交会,大切的车窗摇下,露出胡警官严肃的脸,向刘子光报了一组坐标数字。

    刘子光点点头,按照胡蓉提供的数据进行了gps定位,车队再度启程,警车等他们走后才慢慢跟在后面。

    雪,更大了。

    ……

    省城,省委党校招待所房间内,电话铃响起,坐在沙上看新闻联播的陈老师几乎是扑到电话边的,抓起话筒说道:“喂。”

    “请问是陈智义老师么?”彬彬有礼的都口音响起。

    “是我。”

    “您好,我是郑书记的秘书小邵,请问您现在方不方便?”

    “方便方便。”

    “好的,请您稍等,郑书记马上就到。”

    五分钟后,一辆锃亮的黑色奥迪开进了党校的大门,车门打开,下来一位身材瘦长的中年男子,身披风衣,气质不凡。

    外面的雪很大,司机打开伞帮领导举着,领导却伸手将伞接了过来自己举着,向招待所走去,年轻的秘书夹着皮包跟在后面。

    直到进入招待所,党校的工作人员才现这是省委一号大老板的座驾,大家都惊出一身冷汗,大老板又搞突然袭击啊,赶紧通知领导!

    郑书记带着秘书进电梯,上三楼,来到陈老师的房间,刚要敲门,门就拉开了,陈老师站在门口热情的说:“老同学,欢迎欢迎。”

    郑:“是我欢迎你才对嘛,这几天下去检查工作了,让你等了两天,真对不起。”

    “哪里话,快进来快进来。”

    郑书记却摆手说:“不进了,你吃过饭没有?”

    “我吃过了。”

    “吃过了就再吃一点,我还没吃,小邵,让食堂安排几个小炒,再弄一瓶白酒,淮江大曲就行,我和老同学喝一杯。”

    “好的。”秘书转身去安排了,这边陈老师赶紧穿了外套和鞋子,等他们来到大门口,只看到外面大雪纷飞,到处白雪皑皑,四下里银装素裹,别有风味。

    “老同学,有没有诗兴大啊?”郑。

    陈老师叹口气:“疲于奔命,哪还有心情写诗,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的爱好诗歌散文的少年了。”

    郑书记望着这个当年和自己一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好朋友,只见他头花白,腰背微驼,看起来比自己老了将近十岁,不禁暗暗叹气。

    省委书记要在党校招待所用餐,招待所领导全都被惊动了,好在食堂里冰柜里各种食材都有储存,大师傅也在值班,炒几个精致的小菜不成问题,关键是郑书记要求的那瓶白酒实在是太稀罕了。

    要说茅台五粮液人头马xo,那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可是这四块五一瓶的淮江大曲在省城实在是稀罕物,有钱都买不到,还是招待所看门的江北籍保安给出了个主意,说附近某建筑工地上可能有卖。

    招待所经理也是豁出去了,带着司机冒雪跑到五公里外的一处工地,在江北民工聚集区的小商铺里买到了一瓶淮江大曲,拿到这瓶平时连正眼都不会看的劣质白酒时,经理激动地眼泪哗哗的,抱着酒瓶子狠狠地亲了好几口,为了应付不时之需,他干脆把剩下的半箱子淮江大曲也给包圆了,一车拉走。

    招待所餐厅内,郑书记和陈老师相对而坐,桌上摆着几个简单的小菜,油炸花生米、凉调松花蛋、干切卤牛肉,还有一盆极为别致的油炸金蝉,都是江北特色下酒菜。

    经理带着淮江大曲匆匆赶到,看到大师傅就给郑书记弄这样的菜,顿时火冒三丈,不过看郑书记的表情似乎相当满意,他也就暂且忍了下来,回去悄悄质问厨师:“你怎么这么小气,就给大老板弄这些小菜。”

    大厨师鄙夷的一笑,说:“当领导的什么都吃过没见过,你弄鹅肝松露鲍鱼人家才不稀罕,大老板要喝淮江大曲,他这个老朋友又是江北过来的,给他们整几个江北特色,那是最合适的。”

    经理暗暗赞叹,到底是从省委机关事务管理局借来的大师傅啊,察言观色判断领导口味,那是一绝。

    “抽烟。”经理慷慨的拿出了自己的软中华。

    ……

    端起小酒盅,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的年代,两个江北一中的老校友一饮而尽,出“啧”的一声,两人亮出空杯底,哈哈大笑。

    坐在远处的邵秘书不禁感慨,很久没见过郑书记喝酒了,即使在外交场合也只是浅尝辄止,这次居然喝起了白酒,看来这位老同学已经深深触动了他尘封已久的往事。

    “还记得咱们第一次喝酒么,那还是从学校食堂里偷出来的白酒,咱俩就着一碟花生米,把那瓶淮江大曲喝了个一干二净,喝完了你就写诗,唉,想起来就像是昨天啊。”郑。

    “还说我呢,你还不是一样,喝多了就给孟丽娜写情。

    两人又是哈哈大笑,郑书记拿起酒瓶帮老同学倒上,窗外大雪纷飞,和多年老友对饮话当年,真是说不出的快哉。

    听到他们爽朗的小声,招待所的领导们都是喜滋滋的,省委一号能到他们这里来喝酒,这已经不光是荣幸的事情了,直接关系到领导们的政治前途。

    喝着喝着,郑书记觉了老同学的异样,便问道:“老陈,你这次来有什么事情?”

    “有,有一桩冤案,我希望你过问一下。”

    “就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我听着。”

    于是陈老师就将温雪的事情叙述了一遍,他尽力保持让自己不带感**彩,但是说到后来还是忍不住激愤的心情,老泪夺眶而出:“孩子已经够苦的了,马上就要高考,却被关进监狱,这是害人一辈子啊。”

    郑书记听完,久久的沉思着,忽然问道:“聂文夫这个名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聂文夫就是聂文富,外号聂大炮,当年一中的茶炉工,造反派司令。”陈老师冷笑道。

    “原来是他。”郑书记的眉头紧皱起来。

    “我爸爸就是被他逼死的,还有你的梦中情人孟丽娜,据说也是被他逼-奸之后跳楼自杀的,这些血债,我永远记得。”

    郑书记忽然站了起来,带的桌上的酒杯筷子都落了地,吓得远处招待所领导们一个激灵,这是咋的了!

    邵秘书也站了起来,探寻的目光望向郑书记。

    郑书记说:“帮我接江北市公安局长和政法委书记的电话。”

    邵秘书拿起手机先拨通省委值班室,让他们迅联系江北市有关部门,郑书记要和马伯仁、胡跃进说话。

    这不是私底下的电话联系,而是正规领导谈话,走的是组织程序,电波在省城和江北市之间来回传送着,五分钟后,江北市政法委书记胡跃进就打来了电话。

    郑书记接过手机,踱着步子走到窗口,望着外面的大雪,用很平和的语气询问着胡跃进关于江北市锦绣江南谋杀案的情况。

    本来已经被排除出权力圈之外,在家过年的老胡,突然接到政法委的电话,说是省委书记亲自找他谈话,当时惊得汗都下来了,来不及考虑什么,他慌忙打通了政法委提供的号码。

    没想到郑书记关心的是聂文夫被杀案件,幸亏此前胡跃进仔细看过女儿提供的资料,对案件相当了解,便以一个老侦查员的观点,深入浅出的叙述了一遍,并且提供了自己的意见。

    “好的,谢谢你,跃进同志。”郑书记挂了电话,对案件有了一个清晰地认识,这时候,马局长的电话也过来了。

    马局长这个点还在外面应酬,喝了不少洋酒,头脑有些不清晰,听到郑书记询问案情,脑子更乱了,除了被害人的名字,他连凶手的名字和年纪都不知道,对案件过程更是丝毫不了解,只能凭着模糊地印象,把杨峰那份黑白颠倒的报告囫囵复述一遍。

    放下电话,郑书记的表情依然很平静,但是熟悉领导性情的邵秘,平静的面容下此时已经是惊涛骇浪了。

    “小邵你过来一下。”郑书记把秘书叫过来,吩咐了两件事:“马上给公安厅打电话,让他们成立一个督察组,明天务必赶到江北市,另外让省委办公厅的同志抽调精干人员组成巡视组,去江北调研。”

    “好的,我这就安排。”邵秘书转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