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7 传说中的双规
    山寨牧马人在繁华的街道上左冲右突,犹如游鱼一般,两个执勤交警现了这辆没有正规牌照,甚至不是正规厂家生产的汽车,迅鸣响警笛,动摩托车追上来。

    刘子光很配合的靠边停车,静**在车里等候检查,两辆摩托在侧前方停下,一个肩膀上带两拐的实习警员走过来敬礼说道:“请出示驾驶证、行驶证。”

    刘子光笑笑,问道:“新来的?”

    实习警员脸色一沉,刚要说话,后面那个警察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自己来处理就好。

    “刘哥这是上哪去?”**警督李尚廷趴在山寨牧马人的窗户边亲热的问道。

    “有点急事,给你添麻烦了。”刘子光把驾驶证递了上去,这还是宋大队托关系帮他办的,只花了几百块手续费办下的a1加d驾照。

    李尚廷随意的翻了一下将驾驶证递回,回身敬了个礼说:“走吧,慢点。”

    “谢了。”刘子光动汽车远去了,实习警员瞪着眼睛不解道:“李师傅,怎么不扣他的车?”

    李尚廷望着远去的山寨牧马人,说了一句让实习警员摸不着头脑的话:“去年我也和你一样……”

    “可是他没有行驶证啊。”实习警员挠着脑袋问道。

    “走吧,做交警这一行,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李尚廷跨上摩托车,戴上了头盔,银色警徽在白色的头盔中央熠熠生辉。

    ……

    来到滨江锦官城的家里,李纨还没睡觉,正抱着孩子看电视呢,一点也看不出来受了委屈的样子,手里拿着遥控器切换着经济台和新闻台,而趴在妈妈肩膀上的小诚已经进入了梦乡,小嘴里滴出的口水弄湿了妈妈的睡衣。

    见到刘子光进来,李纨关掉电视机,把孩子交给刘子光,两人一起把小诚安置在小床上,这才进入正题。

    “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你看看这个。”李纨打开了电脑,百度了一下自己的名字,除了红楼梦里的李纨的几个词条,就剩下至诚集团女总裁李纨的绯闻了,刘子光点开几个帖子欣赏了一下,不禁哑然失笑,宽慰道:“没什么嘛,这世道做女人难,做女名人更难,做有钱的女名人更难,你是集团老总,又是单身**,不知道多少狼一般的眼睛盯着呢,出现这种事情也算正常。”

    李纨狠狠的掐了刘子光一把,嗔怪道:“你还笑,这可是侯振业他们家的阴谋,想夺取小诚的抚养权和公司股份而使出的花招,虽然这官司他们肯定赢不了,但是这口气我咽不下,我问你,你喜不喜欢小诚?”

    “喜欢啊。”刘子光很随意的答道。

    “那好,你就做小诚的爸爸吧,反正他也已经把你当成爸爸了。”李纨说道,同时仔细观察着刘子光的表情。

    刘子光没事人一样,随口答道:“好啊,明天就去民政局办手续,把小诚过继到我名下,姓刘,气死那俩老棺材瓤子。”

    这下李纨开心了,烦恼一扫而光,不过转眼又想到龙阳项目搁浅的事情,依然愁容满面,侯振业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熊局长可是难缠的角色,这种地方上的小官僚最可恨,欲壑难平,贪婪无度,不给好处费寸步难行,给了好处费也要看他脸色行事,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县级市建设局长,胃口大得很,现在居然把脑筋打到李总头上了。

    听李纨介绍了情况,刘子光沉吟片刻道:“这件事情确实有些棘手,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你给我几天时间,我来处理一下,另外龙阳项目适当的可以放一放了,腾出资金来预备高土坡项目。”

    “高土坡?大开的临江cBd项目?怎么回事?”李纨一双妙目闪着疑惑。

    “省国土资源局查处了大开,把地块收回了,和咱们预料的一样,大开资金链紧张,名声也臭了,这回他们算是栽了。”

    “这样啊,这几天我在龙阳市忙着处理善后,还没听说这个消息,大开在市里的后台很硬,但是国土局属于省管机构,最近中央对土地违规出让的事件很关注,大开算是撞到枪口上去了,不过即使重新拍卖的话,我们至诚集团也很难和大开抗衡。”李纨左思右想,还是不敢下决定。

    “你放心好了,这块地我是志在必得,江北不是龙阳,他大开有后台,咱也不是白吃干饭的,至诚集团想扩大业务范围,必须和大开争,你相信我好了。”

    “好了好了,明天我会让卫子芊拿个可行性报告出来的,不早了,睡觉。”

    ……

    第二天上午,刘子光来到市公安局找宋剑锋,老朋友相见,宋局格外热情,老侦察员自然明白,马局长的下台,自己的上位,和锦绣江南案有着直接联系,而锦绣江南案又和刘子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说起来这个小刘还真是自己的福星呢。

    “小刘,有什么事直接说,客气的话就免了。”宋剑锋开门见山道。

    “宋局果然爽快,有这么一档子事想请你帮忙……”刘子光简短截说,把侯振业干的龌龊事说了一下。

    宋剑锋沉吟片刻道:“我在司法局的时候听说过这个人,号称侯铁嘴,办过一些案子,还是大开的专职律师,他所在的事务所全凭关系拿案子,其实真本事没多少,这样吧,你先回去,等我电话。”

    “好的,多谢你了,宋局。”刘子光起身告辞,又去安排其他的事情。

    ……

    龙阳市建设局位于市内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上,建设局外墙采用玻璃幕墙,看起来充满现代感,门口一对张牙舞爪的石狮子更是气派非凡,一块硕大的花岗岩上篆刻着描金大字:龙阳市建设局。

    两辆黑色桑塔纳2ooo行驶到建设局门口,隐约可见风挡玻璃下的红色金字通行证,号牌也是龙阳市所属地级市的牌照。

    四个面目严峻的中年人走下汽车,身上穿的是一水的黑色羊绒子短大衣,头不是向后背着,就是官场上流行的偏分头,全都梳理的一丝不苟,手里提着赭黄色的牛皮公文包。

    四人走进大门,直奔楼上熊局长办公室,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进去,熊局长的女秘书正在整理文件,看见四个不之客,狐疑道:“你们找谁?”

    “熊天兵在哪里?”不之客冷峻的目光扫视着四周,身上散出一股执法者的肃杀之气。

    小秘:“熊局长在会议室开会。”

    四人掉头就走,来到会议室门口,直接推开门,在满屋子人众目睽睽之下,对正在主持会议的熊局长说:“熊天兵,请你出来一下。”

    熊局长望着这四个不苟言笑的陌生人,看到他们黑色西装领子上别着的红色国旗小徽章,和金丝眼镜的边框上闪着的寒芒,不禁腿一软,硬是没坐起来。

    “熊天兵,请配合我们的工作。”陌生人很不耐烦的说道,同时看了一下腕子上的手表。

    “我想打个电话……”熊天兵颤微微的说道。

    “到地方再说吧,请。”来人侧着身子做出有请的手势。

    熊局长的脸色变得异常惨白,他知道自己最怕的事情终于出现了,传说中的双规终于降临到自己头上,建设局长的位子真不是好坐的啊,怪不得自己的三个前任都没坐满任期就被纪委和检察院拿下了。

    熊天平的手在抖,脚在颤,一瞬间好像老了十岁,他灰头土脸的站起来,低着头跟在这几个陌生人的背后,向外走去,步履蹒跚,走的极为艰难。

    建设局的同僚们都默默地站了起来,看着他们的局长被“纪委”的人带走,这幅场景他们已经见过若干次,所以见惯不惊了。

    走廊里,偶尔经过的建设局职员都惊讶的看着他们的局长被四个衣冠楚楚的男子夹在其中,像个犯人一般低着头走着,他们都停了下来,默默注视着落马的熊局长,目光中没有怜悯,只有幸灾乐祸和恶毒的笑意。

    熊局长被带到车里,两辆桑塔纳2ooo朝郊外驶去,熊天兵看到风挡玻璃下放着的市级机关通行证和他们皮包上印着的xx市纪委第三次交流会留念的字样,便什么都明白了。

    汽车停在龙阳市郊区的一家比较僻静的宾馆院内,开了两个标准间,把熊天兵带进去,给他一叠白纸和一支钢笔,对他说:“熊天兵,你违法违纪的事情我们已经掌握了,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老实交代问题,组织上会根据你的表现进行处理的,你是聪明人,我们也不想使用什么手段,你自己交代吧。”

    说完,将熊天兵身上的钱包、手机、腰带、鞋带都取下带走,只留下一个人看押他。

    “从现在起,到你交代完所有问题为止,不许出这间屋,不许和任何人联系,你的一天三餐都会送进来,上厕所要报告,想抽烟要报告,想睡觉也要报告,你听明白了么?”

    “明白了。”熊天兵哆哆嗦嗦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