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10 正义律师散伙记
    侯振业嚎了几嗓子,隐约瞅见打他的人离开了,这才在地上摸了一阵子,把残破的金丝眼镜戴在脸上,树脂镜片被踩裂了,看东西模模糊糊的不能开车了,他掏出电话报警,又打电话通知了老婆和几个朋友。

    不到五分钟,110出警人员就到了,见侯振业伤势并无大碍,所谓的枪击案也名不副实,便做了笔录后离开,侯律师坐在原地又等了五分钟,甄丽才打车匆忙赶来,见到丈夫满脸鲜血,吓得尖叫起来,侯振业的牙掉了两颗,说话不大利索,拿出车钥匙让老婆开车把自己送往医院。

    医院急诊室里,侯振业包扎好伤口,朋友们也赶到了,一个法院书记员,一个报社记者,还有一个律师同行,都是三十多岁正当年的岁数,在社会上属于中流砥柱那一类。

    朋友们看到侯振业被打成这副模样都很震惊,询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侯振业脸上包了纱布,含含糊糊的说:“我知道是谁干的,以为自己是就无法无天了,门都没有,我要告死他!”

    “振业,到底是谁干的?咱们起诉他,回头让陈大夫帮你开个轻伤证明,告他一个故意伤害罪,起码判三年徒刑,还要外带民事赔偿!”甄丽气势汹汹的说,她是法院内勤,对这些事情也略懂一些。

    “还能有谁,你那个弟媳妇的姘头呗,开了个保安公司就为所欲为了,妈的,打烂我的脸,让我明天怎么上庭!”

    朋友们也都义愤填膺,纷纷提出要帮忙,侯振业把他们喊来自然是有用处的,在来医院的路上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对付刘子光。

    “小杜,这个事得麻烦你,在报纸上造造舆论,报道一下这个什么红星保全公司的负面新闻,争取把它搞臭,顺带着也说说至诚集团的事儿,他们在龙阳市的项目出了事,压死几个工人,很能做一做文章。”

    小杜就是江北晚报的记者,上次报道过周市长见义勇为救人的那个伙计,也是个很机灵的人,他满口答应:“行,侯哥,这事交给我办了。”

    “老张老王,我起诉之后就得你们帮忙了,这案子民事刑事都掺和在一起,我一个人也弄不过来。”

    “没问题,老侯你放心吧。”

    第二天,江北晚报便出现了一则新闻:闹市惊现冲锋枪!

    新闻中说最近我市一些玩具批发市场出现大量仿真枪械,和真枪大小完全一样,发射原理也一致,威力相当惊人,发射的弹药可以击穿三百米外的木板,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加以改装,直接可以进行犯罪活动,昨夜我市某著名律师就被分子用这种大威力仿真枪击中而入院治疗,笔者对近期社会治安情况表示担忧,呼吁社会各界保律工作人员云云。

    还有一篇报导,直指红星保全公司,称记者到这家保全公司进行采访,竟然遭到拒绝和殴打,记者前往市工商局调查了解,证实这家公司并没有进行工商注册,属于非法无照经营。

    侯振业的伤属于轻微伤,包扎上药之后便可以出院了,他在妻子的陪同下来到事发地所在派出所再次报案,声称自己被人报复殴打,而且对方动用了枪械,由于报案人的身份比较特殊,都是司法界人士,派出所领导也很重视,指导员亲自接待了侯律师两口子。

    “这是涉枪案件,你们要认真调查,决不能放过犯罪分子。”今天甄丽特地穿了法院的工作服,说起话来腰板也挺的很直。

    “是玩具枪吧,没那么严重。”指导员说。

    “怎么能这么说,玩具枪也是枪,有关法律规定,凡是比例大小近似的仿真枪,都算枪支,你看看,晚报上都刊登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正说着呢,指导员的儿子拿着一支小型的ak47跑了进来,嘴里还模拟着枪声,指导员尴尬的笑笑,说:“好吧,这案子我一定尽快办理。”

    ……

    江北晚报的发行量很大,从市领导到平头百姓都喜欢看,此刻新任公安局长宋剑锋的案头就摆着一份江北晚报,闹市惊现冲锋枪的新闻报道给宋局长心里添了一个小疙瘩,宋剑锋是个心思细腻的人,此时出现这种报道,让他很容易联想到有人对自己接任局长的不满。

    宋剑锋拿起了内部电话,让下面的人去查一下,这个报道是谁写的,谁通过的,那个所谓的著名律师又是谁。

    “马伯仁啊马伯仁,去了你还不满足啊,让人写这种报道给我上眼药,有意义么?”宋局长心里不满道。

    市政府,周文也在浏览着江北晚报,吸引他眼球的不是枪击案,而是关于红星保全公司的不实报道,看来还是有人对周市长不满啊,搞个爱民工程都有人上眼药,红星公司是省工商局注册的特殊行业类公司,市工商局当然没有资料。

    这种小事就用不着请示周市长了,周文直接拨通了晚报总编室的电话:“王主编么,我是周文啊,我刚才看到一篇报道……”

    ……

    侯振业所在的正义律师事务所位于大开发旗下的万龙大厦内,单位不大,但是位置极佳,顶级写字楼的房租极其昂贵,但是对腰缠万贯的合伙人们来说也只是毛毛雨而已,在万龙大厦内办公,本身就代表着一种品味,一种人生态度。

    侯振业带伤出庭,口若悬河的一通狂喷,把案子办结了,得胜回朝,可是回到事务所却发现所有人都面色凝重,就连平日里笑语盈盈的前台接待都哭丧着脸,侯振业放下皮包刚想问发生了什么事,合伙人之一就走过来说:“振业,你来一下。”

    来到合伙人办公室,那人开门见山的说:“振业,分了吧,你别在这干了。”

    “为什么?”侯振业大惊失色。

    “早上司法局来人了,把执照给暂扣了,我通过关系问了下,问题在你,啥也别说了,算哥哥求你了,咱散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