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12 刘子光你咋堕落成这样了
    晚饭时间,周文居然很稀罕的打来电话,邀请刘子光去家里做客,周秘书请客可是稀罕事,本来刘子光还想去锦官城哄哄李纨呢,便临时改了主意去周文家赴宴。

    来到周文家,一家三口正坐在沙上看电视呢,周文一脸的倦意,但依然掩饰不住幸福的表情,刘晓静自打当了周文升官之后,也变得有些富态,举手投足间已经隐隐有些官太太的做派了。

    一家人都坐在电视机前,厨房里却传出煎炒烹炸的声音,看到刘子光略显纳闷的表情,周文解释道:“晓静现在调到商业局上班了,工作也比较忙,家里就找了个钟点工帮着买菜做饭,每月四百块,也算为下岗再就业做贡献嘛。”

    谈吐间,周文脸上透着一种上位者的自豪感和矜持,不过对刘子光这位比较特殊的老同学还是很平易近人的,他站起来说:“差不多了,咱们吃饭。”

    钟点工把饭菜端上来,琳琅满目七八个菜,都是精致淡素的小炒,桌上只有一瓶啤酒,周文抱歉道:“最近应酬太多,看到酒就反胃,对不起了,不能陪你喝一杯。”

    刘子光连说无妨,一家人在饭桌边坐下,周文大感慨:“本来晓静说要请你出去吃的,可是我觉得还是在家吃方便,还自然,想想以前,每月能带老婆孩子下一次饭店都算奢侈,现在反过来了,能陪老婆孩子在家吃一顿饭才是可望而不可求的事情。”

    席间周文随便谈了一些官场上的事情,几乎没怎么动筷子,用他的话解释,是平时油水太足了,已经有些三高的症状出现,所以不敢多吃,刘晓静吃的也很少,因为她要减肥,只有刘子光和小孩子的胃口还算正常。

    饭毕,刘晓静知道丈夫和老同学有话要谈,便抱着孩子去看电视了,周文邀请刘子光来到自己书房,泡了两杯茶,拿出好烟来请他抽,这才侃侃而谈。

    “老同学,上回你托我的事情有眉目了,江岸区**常委会第28次会议上通过了《补选区**代表的决定》,江岸区准备补选三名**代表,你们高土坡是一个选区,你的名字已经报上去了,估计没有什么悬念,毕竟那里是你的票箱嘛,我给街道办事处那边也打过招呼了,不过你最近还是注意一下比较好,呵呵,你明白的。”

    刘子光当然明白周文的意思,他点点头说:“你放心,我心里有数。”说着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说:“这里面有五万块,你看着哪里需要打点的,直接就用吧。”

    周文脸色一变,把卡推了回去说:“你以为这是**啊,这事儿可不是钱能换来的,**代表,要能代表人民,为百姓说话办事才行,你开幼儿园,开保全公司,这都是人民群众看在眼里的成绩,如果只是认识几个人,有几个闲钱,那是绝对成不了的。”

    刘子光自嘲的一笑:“我落后了,应该加强自我修养。”

    “好了好了,说正事,周市长最近写了篇论文,想通过一些渠道传递给郑书记,你看……”周文从抽屉里拿出一半装帧精美的小册子,斟酌着语言说道。

    “郑书记初来乍到,对咱们省上百号厅局级干部不可能做到每个都有印象,周市长主管文教广电这一块,不比城建交通农林,可以做出看得见的成绩,我们考虑过,郑书记是高级知识分子出身,对干部的知识水平应该比较看重,所以我们想从这方面入手……”

    刘子光接过那篇论文翻了一下,题目是《浅论当前形势下的国民教育问题》,洋洋洒洒也有几十页纸。

    周文笑了笑说:“周市长工作比较忙,他提出整体思路,具体是**刀的,你也知道,秘书是三分腿,七分笔,为了这篇论文,我整整半个月没睡过囫囵觉,白天还要上班,感觉整个人都要熬干了。”

    刘子光说:“渠道我这边倒是有,不过如果通过特殊渠道传递的话,我怕会画蛇添足,造成负面后果,你知道,这种事情绝对马虎不得的,稍有不慎就满盘皆输。”

    “那你的意思呢?”周文问。

    “最好通过官方刊物进行表,最好是郑书记经常阅览的那种刊物,如果有个精通这一套的学者帮着修改一下,效果应该会更好。”

    周文眼睛一亮,赞道:“你和我想到一起去了,这绝对是一个好点子,不过郑书记到底经常阅读哪些刊物,又有那位学者精通此道,都需要了解,在这种高级别刊物上表论文,还要争取一个好的位置,是一项系统工程,不光需要极大的人力投入,还需要资金支持。”

    说到这里,周文沉吟了一下,忽然岔开了话题说:“你知道大开为什么展的这么迅猛么?”

    刘子光当然明白周文话里的意思,他从容答道:“因为他有某人在背后支持,这种支持并不是无偿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战略合作关系,也是双赢的关系。”

    周文击掌赞道:“老同学,你不去混官场都可惜了,这里面的道道你一点就透啊。”

    刘子光谦虚的笑笑:“周市长为官清廉,想必在这方面没办法和他们抗衡,不如这样吧,我帮周市长找个赞助商。”

    “你不就是现成的赞助商么?”周文半开玩笑的说。

    “我?我是你的赞助商。”刘子光也半开玩笑的说,不过这话却让周文心里一热,到底是老同学啊,这话说到自己心里去了,自己早晚有一天会离开周市长单飞的,今年才不过三十岁的周文,何尝不是踌躇满志,胸怀天下呢。

    “那你准备为周市长推荐哪家赞助商呢?”

    “至诚集团,虽然至诚集团是开商,但是对教育和媒体业都很感兴趣,相对来说财力也比较雄厚,李总在都、在省城也不乏人脉关系,对了,她和周市长的干女儿江雪晴还是好朋友呢,有这层关系,还有什么话说。”

    周文抚掌大笑:“一切尽在你掌握之中啊,对了,老同学你的个人问题解决了没有,现在房子车子票子都有了,就缺妻子和孩子了。”

    刘子光淡然一笑:“事业才刚刚开始,个人问题暂不考虑。”

    周文笑道:“是没有合适的吧,我上次听周市长夫人说,电视台的江雪晴对你有点意思,要不你就将就一下?”

    刘子光摆摆手:“我不太喜欢那种类型的。”

    “哈哈,我就知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老实说,你是不是和李总有一手?你行啊,不声不响勾搭一个集团老总,亿万富姐,老实交代,啥时候请我们喝喜酒。”

    刘子光很心虚的解释道:“我和李总只是上下级关系……”

    “说什么呢,来来来,吃水果。”刘晓静端着一盘子西瓜走了进来,“冬天吃西瓜,图个稀罕,来,刘子光你吃这一块大的。”

    “呵呵,我们在讨论老同学的终生大事呢。”周文拿起一块西瓜说。

    “对了,刘子光,上次回大杂院,听**妈说你找了个市立医院的护士,她爸爸还是院长呢,怎么?要结婚了么?到时候让我儿子去给你当花童,咱可说定了哦。”刘晓静笑嘻嘻的说。

    哪壶不开提哪壶,刘子光愁得无言以对,周文拿手指点着刘子光,摇着头叹息道:“唉,人心不古,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刘子光啊刘子光,想当年你上学的时候多老实一个孩子,现在咋就这样的呢?”

    “哎呀,刘子光你怎么堕落成这样了?你们男人啊,真的有钱就变坏,没有一个好东西!”刘晓静也附和道,同时用略带警示的目光瞅了瞅周文道:“如果我们家周文敢这样,我就半夜把他阉了!”

    “瞎说啥呢,咱老同学不是那样人,现在择偶也要与时俱进嘛。”周文呵呵笑着,赶紧打圆场。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刘子光干脆啥也不说了,看看时间不早了,起身告辞,周文两口子将他送到楼下,又叮嘱了一句:“周市长拜托的事情千万别忘记了。”

    ……

    立春已经过了,空气依然寒冷,辉腾还在汽修厂,刘子光走在夜幕下,忽然想到李纨,掏出手机打过去,听到的却是电话录音,再打手机,已经关机了。

    李总生气了,刘子光暗想,有心去锦官城抚慰一下,但是此时正好走到市立医院门口,看到里面灯火通明的急诊室,不禁想起方霏纯洁无暇的笑颜来。

    算了,女人这种动物,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绝对不能惯,刘子光掉转方向,回家去了。

    与此同时,滨江锦官城的豪宅里,餐桌上的菜肴和一瓶葡萄酒纹丝未动,卧室里,穿着真丝睡衣的李纨看着座机上的来电显示,考虑着是不是要打回去,想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有拿起电话。

    重新躺到床上,李纨摸着自己烫的耳朵自言自语道:“我这是怎么了,像个小女孩一样,还赌气……”

    旁边的小诚打了个滚,流着口水的小嘴里咕哝着:“妈妈,我要新爸爸。”

    李纨气的扬起了手,可是看到儿子单纯无暇的面孔,手还是放下了,轻轻抱住儿子将脸贴上去,两颗热泪流了下来:“小诚乖,小诚有妈妈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