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16 边陲怒沧自治州
    忽然摆在桌上的手机响了,是嵇黎黎打来的,惊慌失措的告诉刘子光,刚才绑匪又打来电话了,质问为什么钱还没有到账。

    “你怎么回答他们的?”刘子光问。

    “我说一百万太多了,家里根本凑不齐那么打数字,就算借也要一段时间,问他们能不能少点,降到二十万左右。”嵇黎黎说。

    刘子光按的是免提,听到这句话,屋里几个男人都差点**,玄子的老婆太强悍了点,把上街买衣服讲价的本事都拿出来了,拦腰一刀,再拦腰一刀,再去掉零头,一百万被她压到二十万,够狠!

    “那他们怎么回答的?”刘子光又问道。

    “呜呜呜,他们不答应,说给我寄个耳朵过来,刘大哥,我求求你了,一定要把玄子救回来啊。”嵇黎黎在那边哭得很伤心。

    “好了,这事交给我了,如果他们再有电话过来,你就说你不能做主,让他们给我打电话。”

    放下电话,刘子光脸色有些凝重:“绑匪不是一般小毛贼,口气很强硬,大家也都听到了,我感觉就算钱给了他们,人也不一定能放回来,现在时间比较紧迫,大家分头行事,小贝,你去修理厂把玄子电脑里QQ聊天资料给我调出来,看看他最近都和谁联系的,卓力,你去买飞机票,要最近的航班去昆明,建国哥,要不你辛苦一下,跟我去云南走走?”

    李建国欣然同意:“好。”

    “光子,带家伙么?”卓力问。

    “飞机上怎么可能带家伙,再说了,咱们都是良民,哪有家伙?”刘子光一摊手说。

    “就是,还带家伙呢,人家都是跑到那边边境上买家伙带过来,二哥,你也有糊涂的时候啊。”贝小帅取笑道。

    四人立刻行动起来,李建国回去准备,刘子光坐镇中央,等待着胡蓉那边的情报,不大工夫,胡蓉果然打电话过来,说通过技术手段确定了绑匪手机所在的位置,是在云南怒沧自治州境内,案子已经上报,但是目前警力紧张,肯定分不出人手来办这个案子。

    刘子光表示理解,说:“谢了,有事我会再找你的。”

    刚要挂机,胡蓉突然说:“你千万不要冲动!”

    刘子光笑了:“冲动什么?”

    “不要一时冲动,铤而走险,这种事情不是你能解决的,我会想办法帮你的,但是你一定不要给我找麻烦,明白么?”

    “你想哪里去了,我也就是在江北市混的有点名气,到了人家地头上还不是吃瘪的份,我明白自己的斤两,放心好了胡警官。”

    放下电话,刘子光暗骂:胡蓉这丫头的嗅觉真是灵敏啊,这事儿瞒不住她,回头只要一查航空公司的资料,就知道自己去过云南,不过事到如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再耽误下去的话,玄子的小命恐怕就保不住了。

    ……

    傍晚时分,贝小帅拿了一个移动硬盘过来,他去把玄子电脑里的东西全考了过来,接到笔记本上一看,里面五花八门什么玩意都有,光日本aV小电影就有上百个g,还有大量单机游戏和收集的汽车图片啥的,聊天记录也在其中。

    通过对聊天记录的梳理,找到一个重要线索,玄子在云南的朋友的网名叫“十个胆”,聊天记录里玄子称呼他为“史哥”,那人声称自己手头又一辆越战版的威利斯吉普车,还出示了图片,开价十五万,玄子还价到八万成交,但是必须去当地提车,两人约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然后聊天记录就结束了。

    接头地点在云南怒沧自治州,也是和缅甸接壤的边陲地带,不过和怒沧州接壤的地区不属于缅甸中央政府控制,而是军阀控制的自治特区。

    在那张吉普车的照片中有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中等身材面目黝黑,穿着短袖衬衣和皱巴巴的西裤,一副云贵高原老实农民的样子,应该就是所谓的史哥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照片的背景中有一个模糊的招牌,上面印着怒沧州宏招待所,还有一行模糊地电话号码。

    刘子光用打印机和这张照片打印下来,放在包里备用。

    卓力打电话过来,说江北市机场飞昆明的航班要到下周五才有,想尽快抵达云南只有乘坐省城机场明天早上的一班飞机,现在昆明方向机票紧张,他已经预定了两张全价的电子客票,只要按时抵达机场就可以了。

    李建国已经收拾好了行囊在待命了,事不宜迟,两人马上动身,让贝小帅开车把他们送到火车站,找肖大刚帮忙送上一班过路的动车组,两个小时就抵达省城,打了辆出租车直奔机场而去。

    刘子光头一次坐飞机,李建国也是第一次乘坐民用航班,好在两人都善于观察,跟在一个打着春城旅游团的队伍后面,办理了登机手续,上了一架波音客机,找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在满满一飞机老年旅游团唧唧喳喳的喧闹声中度过了两个半小时的航程,抵达了春城昆明。

    一下飞机,刘子光就找了辆出租车,丢给司机一叠钱,让他用最快的度赶到怒沧自治州,司机见钱眼开,马上动了汽车。

    两人打开手机,未接电话和信息都涌了过来,家里报告说绑匪再次打电话过来,这边虚以委蛇,已经答应他们的赎金要求,不过一百万太多,要宽限两天,看在钱的面子上,对方好歹算是答应了。而且这次绑匪的声音也被录了下来。

    “好,就这么办,把声音到我邮箱里,有事再联系。”刘子光挂了电话,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出租车司机聊天,从侧面了解一下云贵高原的风土人情,旅途也不至于无趣。

    江北此时还是春寒料峭,云南已经是春意浓浓了,路**多身着单衣,幸亏李建国早有准备,带了两件衬衣过来,两人打扮的就像是普通商人一样,越往南关卡越多,经常可以看到武警在路上检查过往车辆,刘子光他们也被拦下检查了一下,不过他们没带任何违禁品,就连指甲刀都没有,所以一路有惊无险,顺利抵达怒沧自治州。

    怒沧州是边陲城市,规模并不是很大,看起来就像是内地小县城模样,刘子光抵达的时候已经是次日凌晨了,两人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小旅馆住了进去,打开笔记本无线上网,接收了邮件,将史哥的声音听了十几遍,直到印在脑海里为止。

    眯了一小会,天亮时分,胡蓉的电话过来了,说再次锁定,绑匪打电话的位置就在怒沧州市区,而且通过银行系统查询,得知绑匪提供的号码并未办理网上银行。

    天光大亮,两人分头出去办事,李建国去寻找照片中的宏招待所,刘子光在城里晃悠,观察有几家农行,又有几个aTm自动柜员机,绑匪收到赎金之后,肯定会去查询账目,到时候肯定会出现。

    中午时分,两人在街上的小饭店碰头,点了几个小菜,两碗米线,两瓶啤酒,一边吃饭一边低声交换着情况,宏招待所已经找到了,不过按照背景中的位置,吉普车所在的是一片空地,谁都可以在那里出现,所以价值不大。

    正说着话呢,隔壁桌子来了四个客人,都是青壮年男子,穿着衬衣和T恤,西裤皮鞋,腋下夹着皮包,眼神中的锐气被刻意隐藏起来,但李建国和刘子光是什么人,当这些人进来的时候就觉察到不妙,肌肉暗暗紧绷起来,同时悄悄将筷子折断拿在手里。

    过了一会儿,又有四个客人走了进来,也都是年轻彪悍的男子,领头一人四十余岁,干练瘦长,胳膊上搭着一件夹克衫,看到李建国的背影时,不禁皱起了眉头。

    小饭店里的气氛非常微妙,表面上似乎非常安详平和,但是底下已经是惊涛骇浪,几个精明的客人付了帐匆匆离开,老板娘也躲到了柜台后面。

    “李建国!”领头中年**喊一声。

    李建国动也没动,中年人快步走到他跟前,拉了张椅子坐下,笑嘻嘻的说:“李建国,还记得我不,我是老潘啊,咱们是战友。”

    李建国扭头一看,也笑了:“潘振东,七连的,对吧?”

    “好记性,一晃都多少年过去了,现在干啥呢?”潘振东很热情的问道,右手上依然搭着那件夹克衫,很不经意的冲着两人。

    “和朋友做点小买卖,你呢?我记得你好像提干了?”李建国也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啥提干啊,部队没油水,我早就转业了,现在做点玉石买卖,你要是想贩玉石翡翠啥的,找我就行。”

    李建国淡淡的笑了:“潘振东,你不是做玉石买卖的,我们也不是你要找的人,把枪撤了吧,被那家伙指着,怪渗到慌。”

    话音刚落,四下里哗啦啦一阵响,七把手枪同时举起,瞄准了李建国和刘子光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