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18 不是猛龙不过江
    史戈旦支吾道:“没事,有点感冒,钱到了,赶紧把人放了吧。”

    电话里说:“老史,这是只肥羊,再榨榨还有油水,咱们不是说好了么。”

    史戈旦都快哭了,捧着电话说:“一百万不少了,把他们逼急了也不好,放人吧。”

    那边才沉默了十几秒钟,大概是在找人接电话,片刻之后换了一个大嗓门粗犷的声音吼道:“操!你搞什么花样,把钱带过来再说!”

    史戈旦急呼道:“天哥,你听我说……”可是那边电话已经挂断了。

    刘子光掂了掂手里的榔头,史戈旦吓得往后缩了缩,苦苦哀求道:“真的不关我的事,杨家兄弟说一不二,我只是个跑腿的而已,说不上话的。”

    “杨家兄弟到底是干什么的?”刘子光问道。

    “也是这边过去的人,在对面承包了一家小赌场,这两年国内大力禁赌,生意都不好做,资金周转不过来,就改行开了放水公司,专门从国内骗人过去堵,没钱也不要紧,真金白银放给你,一天十个点的利息,不给钱给拿皮带抽,关水牢,蚂蝗井,还不给就剁手跺脚……”

    “你和杨家兄弟是什么关系?”李建国突然插嘴问道。

    “我……我媳妇是杨霸天的姐姐。”史戈旦终于说了实话。

    原来还是家族集体作案,怪不得杨家兄弟放心把银行卡放在史戈旦这里,而不担心他私吞赎金跑路。

    “杨家兄弟杀人不眨眼,势力很大,不把你朋友身上的油水榨干是不会罢休的,两位大哥,你们抓住我也没用,我这个不成器的姐夫在他们弟兄俩眼里什么也不算,饶了我吧。”

    看史戈旦这副样子,确实不像是脑人物,现在的问题复杂了,即使汇了钱,也未必能把人救回来,报警也不靠谱,唯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直接过境,把人接回来。

    刘子光和李建国对视一眼,点了点头,把史戈旦提起来说:“你带我们过境去救人。”

    “好,我带你们去。”史戈旦竟然爽快的答应了,憨厚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狠毒,他心里想的什么,刘子光清楚地很,过了边境就是他们的地盘了,不过他却忘了一点,能千里遥远从内地二线城市奔袭而来,直接过境领人的角色,能是一般人么。

    “你小舅子手下有多少人枪?”李建国问道。

    史戈旦倒也干脆,竹筒倒豆子把知道的情况都说了出来,杨家兄弟手下三四个人,只有几把手枪而已。

    李建国指了指绑在椅子上的少年问:“这是你什么人?”

    “学徒,和我没啥关系。”史戈旦有些心虚的说。

    “哼,学徒,长的和你蛮像的。”李建国冷笑一声,返身出去,不大工夫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排捆扎整齐的雷管,上面还有一个正在倒计时的电子显示屏,用花花绿绿的电线连在雷管上。

    “你带我们过去领人,如果24小时之内还不能回来,你这个小学徒就炸没了,懂么?”李建国一边说,一边将雷管捆在少年背后,检查了一下绑绳,把少年连同椅子一起抬到了角落里。

    史戈旦欲哭无泪,暗骂这两个人真够狠,刘子光找了一截面纱,帮史戈旦把砸成肉饼的手指胡乱包扎了一下,便押着他出门了,打了一辆出租车向南而去。

    他们现在的位置是怒沧自治州的府,往南不远就是边境地带,和这里接壤的是缅甸克钦邦第二特区,边境线上没有任何天然屏障,越境相当容易。

    出租车在边境检查站接受了一次临检,但是没查出任何纰漏来,三人没有携带任何违禁品,神情也很自然,史戈旦心里有鬼,不打不敢说什么,还帮着打掩护,用当地话说带两个朋友去去边境上看翡翠的。

    边境地带看起来和普通南方乡村没有任何区别,也无法区分来来往往的人到底是中国人还是缅甸人,反正都长着一张**带民族的面孔,所谓国门也不过是一道一米多高的篱笆而已,再延伸过去就是条土沟,一步就能跳过去。

    下了出租车,三人漫步在田野间,李建国和刘子光在车上已经换上了解放鞋,这种已经被淘汰的军用胶鞋实际上是最轻便的战斗鞋,摸打滚打相当便利,也符合本地特色,田埂下那些劳作的农民,脚上不是塑料拖鞋就是解放鞋,也三人打扮差不多。

    成片的甘蔗林随风摇弋,蜿蜒纵横的小路不知道通往何方,大树下停着几辆摩托车,戴着草帽穿着拖鞋叼着烟卷的摩托仔懒洋洋的招揽着生意,问他们要不要“过去玩玩?”

    史戈旦摆摆手,示意自己熟门熟路,是老偷渡客了,他讨好似的向李建国介绍说:“找人带过去要十块钱,坐摩托要五十块,我带你们过去一分钱不花。”

    三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在甘蔗林中间的小道上走着,半小时后就能看见扎迈央特区的轮廓了,所谓的克钦邦第二特区内的经济开区,规模也就是小镇级别,一片低矮的房子,中间夹着一条乱糟糟的马路而已。

    天色已经擦黑了,街上的霓虹灯渐渐亮了起来,李建国和史戈旦暂时留下,刘子光单枪匹马去街上侦查,他大大咧咧的走过去,在街上溜达着,四下里都是中文字样的招牌,湘菜川菜粤菜样样俱全,杂品店、五金店、金器店、手机店,到处都充斥着国产货物,做买卖的人也都是操着云南口音的中国人,除了一些招牌上夹杂了一些缅文字样外,看起来和国内小镇别无二致,唯有一点例外,那就是廊的招牌特别放肆大胆,直接写着“美女出台”四个字。

    街上零零散散走着一些巡逻士兵,草绿色军服上绣着两把弯刀交叉的图案,他们是克钦军第十六营的士兵,个头普遍不高,黑瘦猥琐,但是那种眼神却和国内士兵有所不同,一看就是打过仗见过血的。

    克钦军的装备五花八门,有锈迹斑斑的五六式冲锋枪,也有老版本的m16a1自动步枪,都是松松散散斜跨在身上,嘴里叼着烟,走走停停,巡逻如同闲庭信步一般。

    扎迈央虽然不比当年鼎盛时期了,但也有两三万常住人口,来往流动赌客也不少,刘子光打扮的很不扎眼,没人注意到这张生面孔,他按照史戈旦提供的资料,从开区政府对面的一条路走进去,就看到了传说中扎迈央最大的赌场——迈达赌城了。

    这座开区最大的建筑物已经遮掩不住萧条的颜色,大理石铺就的弧形停车场上,零零散散停着几辆国内牌照的轿车,穿着蓝色**的保安蹲在门口抽烟,白衬衣红马甲的女服务员进进出出,隐约能听到赌场里的喧闹声。

    赌场对面有几家不起眼的当铺,门口停着一些摘了牌照的汽车和摩托车,上面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想必是赌客输了钱抵押在这里的,却又一直没钱赎回。

    迈达赌城并不是刘子光的目标,而只是一个坐标而已,杨家兄弟经营的小赌厅还要再往前走,越过一条小路,万达百家乐的招牌出现在面前,门庭冷落,破败不堪,屋里昏黄的灯光下,四个赤膊的男人坐在一起喝着啤酒。

    刘子光站在黑暗处,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是史戈旦提供的杨霸天的手机号,果然看到那四人中的一个拿起手机接了,大嗓门喊了一声:“找谁?”

    刘子光直接关了电话,小心翼翼的围着这栋建筑物观察了一圈,再次回到大街上,正看到那两个克钦兵又走回来,他看看手表,记住了巡逻周期。

    回到甘蔗林里,刘子光点点头,李建国会意,一记手刀砍在史戈旦脖颈上,这一下够他躺几个小时的,两人整理衣衫,向小镇走去。

    先来到一家五金店,买了四把刀,都是普通水果刀,尺寸并不夸张,但是钢口很好,然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向万达百家乐。

    赌厅内,四个赤膊男人还在喝酒,桌子下面横七竖八扔着十几个啤酒瓶,看来他们在庆祝赎金到账,当一个陌生客人出现在门口的时候,酒客们并不惊讶,只是嚷道:“今天不开业,走吧。”

    “那位是杨霸天?”刘子光笑眯眯地问道。

    当中一个身材不高的男子慢慢站了起来,霸天这个名字安在他身上真是讽刺至极,但是人不可貌相,看他凌厉的眼神和磨平的拳峰,就知道这位不是善茬。

    “你找他干什么?”男子问道,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刘子光,其余三人也瞪着眼睛看他,但并未作出什么防御性的举动,毕竟对方只有一个人,而且没有武器。

    “我有个朋友被你们扣了,我是来接人的。”刘子光的语气依然平和,但是对方的脸色却变了,杨霸天伸手去抓桌上的酒瓶子,大概是想用这玩意给刘子光来个开瓢。

    但刘子光的动作更快,手起刀落,将杨霸天的手掌钉在木头桌面上,另一把刀也出手了,直取距离自己最近一人的咽喉,刀光过处,血花飞溅,那人丢下刚抽出来的长匕,捂着自己的喉咙,嘴里吐出几个不清晰的字符,跌跌撞撞倒在了地上。

    剩下两人吓坏了,慌忙向内室冲去,门刚打开,迎接他们的就是一记铁拳,当先一人鼻血长流,鼻梁骨都被砸进了面部,一声不吭就瘫在地上,剩下一人手足无措,不停舔着嘴唇,求道:“别杀我,别杀我。”

    整个过程不过十秒钟而已,杨霸天脑子里那点酒意全醒了,他倒是条硬汉子,伸手去拔钉住自己手掌的匕,无奈刀子深深扎入桌子,用力摇晃之下也没拔出来,此时李建国的那把刀已经架到了他喉咙上。

    “就是他打的电话。”刘子光说,上前一脚把求饶之人踹翻在地,刀子顶着他的眼珠子问道:“我朋友关在哪里?”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杨霸天兄弟在边境一带混迹多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对方刚一出现就杀了两个人,手段何其狠辣,在他们面前耍花腔是没有意义的。

    “在水牢里,我带你们去。”杨霸天咬牙切齿的说道,一副我认栽的表情。

    刘子光收了刀,在屋里搜索一番,在杨霸天的手包里找到一把美制m1911a1手枪,枪身上的烤蓝都磨掉了,露出白森森的本色,看陈旧程度应该是越南战争时期留下的老货。

    刘子光娴熟的退出弹夹查看了一下,六黄橙橙的点四五口径子弹紧紧排列在弹夹里,他推弹上膛,拿过一件衣服盖在手上,说:“走吧。”

    两具尸体拖到内室里,打电话的那个劫匪也被李建国一拳打晕,两个人一前一后夹着杨霸天向外走去。

    杨霸天阴沉着脸,一言不,默默地走着,忽然迎面走来两个克钦兵,走在前面的李建国面带笑容,神色轻松无比,刘子光脸上也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玄子还没救出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这些当地军阀武装生冲突不是明智的事情。

    但是这两个克钦兵却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这三个人,前后两个人是生面孔,中间那个人倒是个熟脸,开放水公司的老杨,不过老杨的面色好像有些不对劲,右手耷拉着,很不自然。

    两个士兵看了他们几眼,终于还是没说什么,慢慢的走了过去,李建国和刘子光也出了一口长气。

    两伙人擦肩而过,各自走了十几步远,两个克钦兵终于现了情况,地上竟然滴滴拉拉有血迹出现。

    “%¥……&”一阵听不懂的语言从背后传来,随即是拉动枪栓的声音,刘子光一个旱地拔葱,身体在空中旋转过来,手中的枪也开火了,点四五口径的手枪弹的停止作用不是盖的,两个克钦兵当即中弹倒地,但是在他们倒地的那一瞬间,自动步枪的子弹也出膛了,倒霉的杨霸天反应度远不及刘子光和李建国,后背上顿时多了一串枪眼,血呼呼地喷了出来。

    刺耳的枪声打破了小街的平静,四下里响起听不懂的语言,李建国和刘子光快交换了一下目光,冲上去将克钦兵的步枪捡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