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23 祖国啊母亲
    特区主席,那就是果敢王啊,手握数千重兵的大军阀,土皇帝,换了平常人早吓得筛糠了,但是李建国却只是微微点头,说了声好。

    徐玉凯大喜,跑出去招来一辆丰田越野车,车上下来几个肤色黝黑的便装男子,翻盖皮鞋,藏青色西裤,浅灰色衬衣,袖子卷起两道来,看起来和国内乡镇干部别无二致,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腰间都挎着手枪。

    徐玉凯上前介绍:“李教官,这是特区政府办公室的韩主任,韩主任,这是李教官。”

    一个中年男子伸出双手热情的和李建国握手,口称长好,李建国淡然应对,不卑不亢,看的玄子和郑晨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韩主任亲自打开车门,邀请李建国上车,李建国回头对玄子说:“我去去就回,你们不要乱走。”说罢上车去了,徐玉凯也跟着上车,越野车驶出了院子,玄子和郑晨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惶恐不安。

    越野车来到一所树木掩映的大宅子,远远的就能看见阳台上有拿着狙击枪的哨兵在警戒,sVd红色的护木和枪托极其的醒目,李建国不禁暗暗摇头,但是什么也没说。

    大铁门前至少站了一个班的卫兵,都是单绿军装加56-2装备,越野车慢慢停在门口,卫兵检查了司机的出入证,又探头看看里面的乘客,这才打开车门把他们放了进去。

    院子极其宽敞,有不少穿着便装的男子在来回游走,胳膊上挎着79式微冲,门房里躺着四条大狼狗,虎视眈眈看着车上下来的客人,李建国在徐玉凯和韩主任的指引下,向主建筑的大门走去,俊俏的女服务员拉开门帘,已经有一位六十岁左右的男子站在里面恭候了。

    这个男子肤色黝黑,头打理的不是很整齐,油乎乎的趴在头皮上,额头上的皱纹很深,一张老农民面孔,穿着白衬衣和深灰色的双排扣西装,袖口的商标赫然还在,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支烟,指甲都被经年累月的烟火熏黄了。

    “李教官,欢迎来到果敢。”男子把烟换到左手,抓住李建国的手摇晃了好一阵,李建国感到这只手不像主人那样憨厚敦实,而是充满了力量。

    “这是我们特区政府程主席。”韩主任介绍了一句,李建国微微点头说:“久仰。”

    “来来来,坐坐坐,千万别客气,到了这里就和自己家一样。”程主席热情的将客人请进客厅,宽大的厅堂里摆着昂贵的红木家具,中式沙椅上铺着花团锦簇的红色绣垫,博古架上尽是些玉雕、翡翠之类玩意,哪一件拿出去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程主席拿出茶几上的极品云烟,亲自给李建国上烟点火,自己也点上一根,寒暄了一番,然后提到了目前果敢的形式,最近禁毒工作卓有成效,经济水平逐步上升,人民安居乐业,但是也有一些不甘心失败的人妄图挑起战争,把人民推到水深火热的边缘,作为特区主席,自己决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为了抵御敌对势力的进攻,特区政府有意聘请一批国内有志青年担任训练、技术维护方面的职务。

    “薪水好说,小徐这样的同志一个月也能拿到八千块,李教官这种级别的肯定不止这个数字的。”韩主任在一旁插言道。

    李建国说:“谢谢成主席的厚爱,我还有重任在身,恕难从命。”

    程主席并不惊讶,摆摆手示意不打紧,又给李建国递了支烟,开始大谈果敢军队建设的问题,李建国一边听一边点头,偶尔插一两句,谈了一个小时后,程主席起身说:“李教官,我还有个会议,就不陪你用饭了,小韩,小徐,你们好好招待李教官,一定要替我尽到地主之谊。”

    韩主任和徐玉凯连连点头,李建国起身和程主席握手,跟着徐玉凯离开了这所宅院。

    “李教官,我知道你为啥不愿意留下了。”徐玉凯坐在车子上,抽着烟说。

    “哦?”李建国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你这次过境,肯定是执行秘密任务来的,程主席也看出来了,你是国家的人,所以他才对你那么客气。”徐玉凯说。

    “是么。“李建国依旧不置可否。

    “果敢现在很艰难,缅政府一直想吞下这块地方,老主席在瓦帮虎视眈眈,程主席难啊……”徐玉凯摇摇头,开着车来到了刚才吃饭的酒店门口,停下车问道:“老李,要帮什么忙,你说话。”

    “帮我把这两个人送过关。”李建国说。

    “还有呢?”

    “没了。”

    “好!”

    徐玉凯连夜安排过境事宜,由于两人没有有效证件,只能偷越边境,好在这种事情在边境上并不稀罕,随便找了个偷渡客就能把他们带过去,只要一回到中国境内,就算彻底安全了。

    “建国哥,你保重啊。”漆黑的夜幕下,玄子泪流满面的说道,郑晨也流泪了,紧紧和李建国拥抱了一下。

    “后会有期!”李建国说。

    “后会有期!”两人深深凝望李建国一眼,跟着向导踏入茫茫夜色中。

    ……

    半小时后,向导指着远处说道:“过了那道山梁就是中国了。”玄子和郑晨对视一眼,眼中尽是喜色,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紧赶慢赶,终于跨过了国境线,在越过边境的那一瞬间,两人几乎同时扑到地上,祖国啊祖国,从未感受到你是如此亲切!

    “哥们,别趴着了,一会儿武警过来了。”向导小声催促着,两人这才赶紧爬起来,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林子里穿行着,走了好久,直到东方破晓,才看到远处隐隐有市镇的轮廓。

    “好了,我就送你们到这里,那里是红河县,有长途汽车去昆明的。”向导和他们握手告别,转身而去。

    两人走到红河镇上,先找个小旅馆开房间好好休息了一下疲惫的脚板,再买了两部廉价的手机,办了银行卡,让家里汇钱过来,玄子先收到了家里的汇款,赶紧买了两张长途汽车票,和郑晨一起离开红河镇,奔赴昆明。

    到了昆明之后,直接订了最近的飞机票回江北,玄子和郑晨在机场洒泪而别,互相留下了手机号码和家庭住址、电子邮箱和QQ啥的,相约等刘哥和李哥安全归来之时,再度聚。

    ……

    玄子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虽然离开只有不到半个月时间,但是对他来说却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望着家乡的一草一木,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玄子百感交集,唯有戴上墨镜来遮挡自己红的眼圈。

    卓力和贝小帅都来接机,接到玄子之后第一句话就问刘哥和建国哥怎么没来,于是玄子将当日生的事情一一相告,两人惊得眼睛都瞪圆了,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么大的事情,网上怎么没看到?”贝小帅惊道。

    “拉倒吧,那种破地方的事情谁关心,成天打来打去的不稀罕了。”卓力解释道。

    虽然大家对刘子光的身手叹为观止,但也明白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再厉害的角色到了不熟悉的地头上,战斗力也要大打折扣,更何况那不是一般地方,而是军阀毒贩横行的金三角地区。

    汽车里,众人沉默了,遇到这种事情谁也没有经验,也没有能力去解决,只能默默祈祷上天保佑刘哥安全归来。

    回到市里之后,贝里团团转呢,忽然有人敲门,透过猫眼一看,居然是胡警官。

    贝小帅拉开门,抱着膀子斜眼看着胡蓉说:“胡警官,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胡蓉没好气的说:“刘子光呢?”

    “光哥出差了,你找他有什么事?给我说也是一样。”

    “少来这套,他不是去救玄子的么,现在玄子回来了,他人呢?”胡蓉不依不饶的问道。

    “胡姐姐,你要是想逮他呢,就拿搜查证和逮捕证来,我让你进去搜,你要是没事找事的话,就麻烦你在外面把门带上。”贝小帅心情正不好呢,口气也很冲。

    胡蓉咬了咬嘴唇,深吸一口气说:“我通过公安部禁毒局的朋友了解了一下,前几天云南方向境外某地区爆激烈枪战,死了很多人,查获一起很大的毒品案件,我怀疑这件事和他有关。”

    “有关系又咋地?你又不是国际**,管得着么?”贝小帅把脸别过去,心说玄子还真是一点也没吹**啊,刘哥这事儿整大了。

    “好吧,如果有他的消息,麻烦你给我打个电话。”胡蓉把一张卡片塞在贝小帅上衣口袋里,转身走了。

    贝小帅拿出名片嗅了嗅,一股少女的体香味,别看这丫头片子凶巴巴的,其实长得还不错呢,貌似对光哥有那么一点暧昧的意思,等光哥回来得好好说道说道这个事儿,一定要把这丫头片子拿下,把她上了,看看她还气势不?

    刚送走胡蓉,电话又响了,这回是另一个女声:“你好,是贝小帅么,我是至诚集团的李纨。”

    “嫂子啊,有啥事?”贝小帅一声嫂子把李纨搞得既脸红又欣慰,忙道:“我想问一下,刘子光去哪里了,怎么好几天没有他的消息。”

    “他……出国旅游去了,可能手机信号没覆盖到吧。”贝小帅打着马虎眼,心里却在嘀咕,光哥周游列国,可真牵动了不少女人的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