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25 高层关注
    三人面面相觑,竟然所有人都不知道刘子光的去向,事情似乎有些严重了,刘母慌得六神无主,双腿无力,几乎站不住了,李纨和卫子芊赶紧一左一右把她搀住,说:“伯母,回公司再慢慢说吧。”

    两人搀着刘母回到公司,一出电梯门,原来的前台接待,现在的总裁办文员小江赶紧快步上前,帮着搀扶刘母,刘母如同红楼梦里的贾母一样,被众星捧月一般迎了进去,两个前台接待小姐嘴张成o形,再也说不出话来。

    来到小会客室里,小江很有眼色的一溜小跑去倒茶,卫子芊和李纨陪坐着,慢声细语的开导着老人:“伯母,没事的,刘子光应变能力很强,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会有事的。”

    刘母说:“可是现在根本就是失踪了啊,也不知道这孩子跑到哪里去了,唉,可急死我了。”

    李纨说:“他的朋友应该知道,要不然我打个电话,您问一下。”

    刘母点头同意,于是李纨拿起电话打给贝小帅,直接让他到公司总部来一趟,贝小帅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听说刘阿姨在这边,便立刻赶来了。

    一进会客室,贝小帅就觉得有些不妙,整个一三堂会审的架势,他很心虚的在靠近门口的椅子上坐下,问道:“阿姨,李总,找我有啥事?”

    “小贝,我问你,刘子光他到底去哪里了?”李纨的语气很温和,但是不怒自威,自有一番大嫂的威严。

    贝小帅吞吞吐吐老半天,在六道目光的注视下终于说了实话:“光哥去了金三角……”

    金三角!李纨立刻有一种无力感,刘子光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哪里危险往哪里跑,金三角是什么地方?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国内港台影视文学作品里就频频提到这个地方,在一般人眼里,那是无法无天、罪恶重生的所在,混迹那里的人不是毒枭就是军阀,刘子光去那里能有什么好结果。

    “他去那里做什么?”卫子芊问道,咄咄的目光盯着贝小帅。

    “有个朋友在那边出点事,他去捞人的。”贝小帅的目光有些躲闪。

    “他一个人去的?他在那边有关系么?”卫子芊继续问道。

    “还有李建国,就是红星公司的教练,他俩一起过去的,人已经救回来了,光哥和建国哥在那边还有点事耽搁了,过一段时间就回来。”

    “到底有什么事?你们最后一次联系是什么时候?现在可以通过什么途径联系他?”李纨也问了。

    一连串的问题让贝小帅手足无措,刘母看到李纨和卫子芊一脸的紧张,惊恐道:“金三角是什么地方?不会是那个……”

    老人家也是经常看电视报纸的,知道金三角这个地方的厉害,顿时有些茫然,李纨继续逼问贝小帅:“最好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通过各种途径把人救回来,如果你瞒着我们,将来出了事情你承担得起么?”

    贝小帅无奈,只好说:“李总,你出来一下,我和你单独说。”

    李纨点点头,对卫子芊道:“你陪陪伯母。”然后跟着贝小帅来到走廊里,贝小帅才将事情和盘托出,当听到刘子光孤身一人掩护大家撤离,将百余名毒贩武装吸引走的时候,李纨简直震惊了!

    这件事情,已经出了她能理解的范围,简直像一部惊心动魄的电影,甚至比电影还要更精彩,刘子光就像那些正义勇敢的银幕英雄一样,把生的机会留给同伴,自己选择了牺牲。

    可惜的是,电影就是电影,现实就是现实,这样看来,刘子光九死一生,生还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

    李纨觉得鼻子有些酸,眼睛雾蒙蒙的,最后一次见刘子光,还在和他闹脾气,没想到一别竟然成了永诀,从此茫茫人海中再也没有那个英武潇洒的身影了,小诚再也见不到新爸爸了,他……或许命中注定只是自己生命中的过客吧。

    看到李总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贝小帅眨了眨眼睛说:“我还没说完呢,建国哥后来又回去找他了,听说光哥一个人把他们全干趴了,不过现在暂时没有消息,应该还在山里,所以你们别急,我不敢告诉你们,就是怕你们乱想,光哥的本事不是你们这些女人可以想象的。”

    李纨这才松了一口气,说:“小贝,你要紧盯着这件事,有消息马上通知我,老人那边我来安抚。”

    贝小帅赶紧说好,李纨回到会客室,向刘母解释了半天,说刘子光人在山里,手机没有讯号而已,同去的朋友说他是安全的。刘母半信半疑,但也没有其他办法。

    贝小帅陪着刘母回去了,李纨亲自把他们送出大厦,此时前台两个女孩子已经胆战心惊了,怠慢了李总的贵客,这个责任可是很重大的,搞不好会立刻卷铺盖走人的。

    果不其然,卫子芊走了过来,冷冰冰的说道:“不懂的就要问,我不希望还有下次。”

    两人点头如捣蒜,等卫助理走了,才偷偷问别人:“刚才那个老大妈是谁啊?李总的亲戚么?”

    同事悄悄说:“是刘总的母亲,其实也就相当于李总的亲戚了……”

    正好尹志坚从旁边路过,听到了这句话,当时脸色就有些青。

    送走了客人,李纨回到办公室之后,拿起了电话拨了一个熟悉的号码,电话响了好久才有人接,李纨有些生疏的喊道:“爸,你好么?”

    沉默了半天,那边终于答话:“纨纨,爸妈都好,你一个人带着孩子,过的苦不苦?”

    “不苦……爸,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

    “我有个朋友在缅甸出了点事,我想请你帮着打听一下,嗯,他叫刘子光。”

    “好吧,爸爸帮你打听一下,不过现在不能向你保证什么。”

    “谢谢您了,我很急,一有消息马上告诉我啊。”

    ……

    与此同时,老爸也来到了派出所,自从杨峰折进去之后,派出所的老所长也提前退休了,来了一个新的所长,而老王依然是一线巡逻**,每天忙着一些琐碎的事情,熬着日子等待退休。

    老爸在办公室里等了半个小时,老王终于出警归来,一进门就笑道:“老刘,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老爸掏出烟来递给老王,又帮他点着火,苦笑着说道:“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就是想打听一下,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又闯什么祸了?”

    老王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老刘,你家几个儿子?”

    老爸说:“王警官,你别逗我了,我就一个儿子刘子光啊。”

    老王说:“小刘又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啊,所以我来问问你,他是不是又闯祸了,被你们给抓起来了。”

    老王摇摇头:“没有这回事,小刘现在是区**代表候选人,正儿八经的杰出青年,企业家,他平时行事很低调的,我们怎么可能抓这样的人,再说了,就算真抓了,怎么可能不通知家里。老刘你放心吧,我给你打包票,他绝对没被抓。”

    “王叔叔,你又在打什么包票呢?”随着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女探长胡蓉走了进来,看到刘子光的父亲也在,便很客气的打了声招呼:“刘师傅,您好。”

    老爸叹口气,说:“王警官你有事先忙,我回去了,再见啊胡警官。”

    “哦,再见。”

    胡蓉看着刘老爸离开,脸上疑云顿生,问老王道:“刘子光家里有事?”

    “不是,小刘这几天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他爸爸到所里打听一下,问问是不是被警方抓了,这个老刘真有意思。”

    胡蓉的眉毛却拧到了一起去,刘子光还没回来,看来这件事复杂化了,她也顾不上来派出所的目的了,匆忙走出去打电话。

    “小黄,上次你说的果敢附近丛林枪战的事情,有下文么?”胡蓉急匆匆问道。

    “胡蓉你怎么关心这个,可惜我只是部里一个小兵,没办法给你提供更详细的情报,我只听说那边最近局势紧张,两军开始对峙了,搞不好要打呢。”对方也是个女孩子,一嘴流利的都口音。

    “有没有听说一个叫刘子光的人参与其中?”胡蓉直接问道。

    “咦,奇怪了,你怎么也在打听刘子光?”对方似乎有些惊奇。

    “还有谁关心他?”胡蓉立刻紧张起来。

    “安全部那边有个领导打电话过来问的,你也知道,我们禁毒局和那边来往比较多,信息渠道比他们国安的还要强一些呢,不过这事我们也不清楚,领导已经话下去了,让那边查一查,到时候有消息我就告诉你一声,不过先说好啊,涉密的话就无可奉告了。”

    “我明白,这是纪律,我只想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还活着。”胡蓉道。

    ……

    都,总参附近某个不挂牌子的神秘大院里,一栋不起眼的四层苏式红砖楼房顶端,一道道加密电波正在出,短波信号穿透苍穹,往祖国西南边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