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29 极度危险的男人
    极度危险的男人,想到这句话李纨就想笑,和刘子光比起来,自己的父亲才算得上是真正极度危险的男人。

    李纨的相貌随自己的母亲,清秀婉约,但是性格却随父亲,坚韧不拔,如钢似铁,父亲的身材并不很高大,相貌也不出众,但是却有一张坚毅的面孔和刀锋般的眼神。

    自打记事起,父亲就早出晚归,整天忙于事业,经常一出差就是大半年,家庭的重担扛在母亲一个人肩头,而且还要经常性的搬家,每次都是悄没声息的就一车搬走,李纨直到上大学为止,就没在任何学校持续上过一年时间。

    那段日子,家里经常吵架,母亲是多么温婉美丽的女人啊,竟然被父亲逼成歇斯底里的泼妇,摔锅砸碗,高声怒骂,有次甚至把家里省吃俭用买的进口夏普彩电给砸了,每当这个时候,父亲就低头抽烟不说话,灰蒙蒙的烟霭将他笼罩住,显得格外阴冷。

    吵归吵,闹归闹,尽管每次都提到离婚,但为了孩子,为了当初的爱情,这个家庭总算是熬过来了,母亲经常对着镜子呆,有时候还要语重心长的教育女儿,一定不要找和父亲一样的男人当丈夫,那样会后悔一辈子。

    记得有一次,父亲因公负伤,腹部中弹,肠子溃烂,医生下了病危通知,让她们母女准备后事,同事们甚至都开始筹办追悼会,领导也在措辞追悼会上的言,但昏迷了十七天的父亲竟然从死亡线上又爬了回来,给大家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也正是那次事件后,父亲的工作终于安顿下来,家也定居在了都,而母亲,从此也不再提离婚二字。

    不错,刘子光的脾气是有点火爆,但那也及不上父亲十分之一,记得自己上高二的时候,有次放学回家途中被几个小混混堵在巷子里,正巧父亲开车路过,二话不说下车动手,当时的一幕让李纨终生难忘,那几个小混混被打得连人形都没有了,警察赶到之后要扣留父亲,而父亲只是拿出一个证件在他们眼前晃了一下,那些警察就变得毕恭毕敬了。

    父亲从事的职业比较特殊,按理说是应该瞒住家里人的,但依李纨的聪明,她早就猜出父亲是国家秘密机关的工作人员,而且是危险的外勤人员,后来父亲负了重伤,转为内勤,但火爆的脾气不减当年,李纨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就被他叫进内室谈了半天,出来之后,那男生的脸都白了。

    所以,父亲才是真正极度危险的男人。和他比起来,刘子光起码还会哄女人开心,会买小礼物,会关心人。

    当然了,刘子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和父亲基本属于一丘之貉,脾气暴躁,眼里揉不得沙子,遇到不平事,当场就动手,当场不能动手的,背后也一定出阴招把人搞得生不如死。

    以前李纨最恨这样的男人,所以嫁给了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学长甄志,父亲一直反对这桩婚姻,李纨猜测应该和他不喜欢甄志有关,甄志太阴柔了,甚至连白酒都不喝,烟也不抽,翁婿之间感情很差,只是因为生米做成了熟饭,老头子没办法才默认了这个女婿。

    这一刻李纨忽然突奇想,在脑海里构思着父亲和刘子光见面时的情景,这两个人是会惺惺相惜一见如故,还是势同水火,一言不合当场火并呢?

    李纨更倾向于前一种可能性。

    所以,父亲的告诫根本不起作用,刘子光对李纨来说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李纨也深信自己会比母亲做的更强,会收服这个男人的野心。

    “想啥呢?走神了。”刘子光笑眯眯的说着,眼睛弯弯的,看起来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李纨收回思绪,问道:“我在想,你去缅甸做什么事了。”

    “我正想告诉你呢,我这次出国考察,为红星公司揽到了一桩业务,虽然不是什么大生意,但对于锻炼队伍很有帮助,具体事宜我会写一份报告给你。”

    “具体是什么业务呢?”李纨歪着头问道。

    刘子光很轻松的说:“军训而已,属于正常业务范围。”

    军训这个词,在大多数人心里就是大学生军训,穿着军装走个分列式啥的,最多打打靶子,跑个五公里越野,李纨也没当回事,岔开话题说道:“高土坡拆迁的事情,市里已经重新做了部署,这次我们至诚公司也参与竞争了,我希望你最近不要乱跑,配合公司的安排。”

    刘子光说:“江北市这边大局已定,有事情可以找周文摆平,周文摆不平,还有周仲达,上回他可欠了我一个大人情,这个情是记在你账上的。”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李纨一脸的不解。

    “是这样的……”刘子光娓娓道来,将去省城为周市长联系论文事宜的事情叙述一遍,李纨惊呼道:“出手就是一万欧元,你真是大手笔啊。”

    刘子光嘿嘿笑道:“不是我,是你,我告诉周文,这笔钱是至诚集团出的。”

    李纨沉默了,心中一阵感动,刘子光对自己真的很好。

    “我呢,把区**代表的事情搞定之后,还要出去一趟,去那边把业务的问题落实了,顺便拉个东西回来。”刘子光说。

    “什么东西?”

    “我的新玩具。”刘子光像个孩子似的笑了,成熟男人纯真的笑容,极具杀伤力。

    ……

    事不宜迟,李建国带着二十名红星公司军训教练员,护送着由晨光厂退休老工人组成的飞机修理队伍,乘火车赶往云南,而玄子则带着借来的载重集装箱货车,走公路去云南。

    刘子光则留在江北市继续忙他的事情,只等那边消息过来,便会立刻飞过去。

    成昆铁路线上,列车在原野上飞驰,软卧车厢里欢声笑语一片,晨光厂退休工人们几乎包下了整节车厢,这些退休工人整天忙于生计,哪有机会出来旅游啊,这回不但免费旅游,还包吃住,有不菲的酬劳和差旅补助,这种好事打着灯笼都难找啊。

    这帮工人里,贝大叔最有威望,在他的带动下,老工人们唱了一革命歌曲,旅游团的气氛达到了巅峰,连随车同行的贝小帅都感叹这帮大叔们的精神之旺盛。

    随着列车的南行,气温越来越高,大叔们都把羽绒服和毛背心脱了下来,露出里面老婆织的毛衣来,正值中午,大家拿出饭菜聚餐,都是省吃俭用惯了的人,不舍得去餐车吃饭,自带的饭盒里,不是香肠就是卤肉、茶鸡蛋,贝大叔最**,从包裹里拿出二十斤烙饼来给大家吃,再整点小瓶的二锅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喝着小酒,这感觉不要太爽哦。

    到了昆明之后,李建国包了两辆大巴,带着全部人马奔赴边境,和那边打过招呼之后,韩主任带车过来接人,贝大叔他们直接拉去山里,李建国和二十名教练员则去了当地的兵营。

    这二十个人都是刚退伍不过半年的士兵,其中不乏侦察兵和特种兵,这帮人往操场上一战,o7式数码迷彩身上一穿,精气神都不一样,特区的军队虽然经历战火的机会多一些,但在训练上毕竟不如正规军队,而李建国也考虑到这帮手下缺乏实战经验,退役之后摸枪的机会也很难得,所以这次培训业务,其实对双方都有益处。

    合同很快就签好了,每月四十万人民币的费用,聘请这帮教官,其中一半是教官的薪酬,另一半是红星公司的劳务收入。

    特区政府,程主席望着面前的合同评点道:“红星公司,这个名字起的好,民营保安公司,这个掩护身份也很好。”

    韩主任却有些担忧:“只是一个新成立的地方企业,没有任何后台背景,我怕……”

    程主席笑道:“所以我才说好嘛,不管任何人去查,都查不出纰漏来,这就是人家的高明之处,不显山漏水就把事情给办妥了,只要能达到目的,手段不是重要的。”

    韩主任点头称是,程主席又问他:“你看专家组那帮人怎么样?”

    韩主任说:“都是资历很深的技术人员,大部分有军队背景。”

    “这就是了,你要全力配合他们的工作,要什么给什么,不要怕花钱。”程主席指示道。

    ……

    缅北深山里,一块长三百米的简易土质跑道已经铺设完毕,这是工人们用绳子和石头连夜夯实的,虽然很粗陋,但是应付运五的起飞应该没有问题。

    专家组的老同志们爬了三个小时的山路才抵达这里,个个累得气喘吁吁,机场边上搭了几个军用帐篷,柴油电机呜呜转着,带动风扇吹着凉风,老师傅们稍事休息就拿着工具和图纸上阵了。

    “嗯,这是32o厂的九缸星形气冷引擎,82o马力,早期型号。”贝大叔检查了引擎铭牌后说道。

    贝小帅一脸的紧张:“怎么样?能修么?”

    “要搁二十五年前,我闭着眼睛都能修。”贝大叔说。

    “那现在呢?”

    “老咯,得睁开眼修了。”

    四周一阵笑声,大家知道老贝在开玩笑,这架飞机损毁的挺严重,水箱都破了,起落架也断了,这里是深山老林,又不是航站维修厂,想修好可不是那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