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31 老特工马失前蹄
    小诚撒欢的跑过去,钻到老头怀里咯咯一阵笑,老头也开心的不得了,把外孙子抱起来抛向空中又接住,旁边那位五十多岁的女同志不满意了,干咳一声道:“老李,别摔着孩子。”

    老李呵呵一笑,把孩子放了下来问道:“乖孙子,想姥爷了么?”

    “不想。”小诚不假思索的说。

    老头有点失望,随即去开皮箱,说道:“小诚你等等,看姥爷给你带的什么礼物。”

    这边李纨也走了过来,笑着说:“妈,爸,你们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李母一撇嘴:“临出门才告诉我要去看外孙子,我也是被老东西裹挟来的。”

    李纨呵呵一笑,问道:“飞机还是动车?”

    李母说:“别提了,又是军航,快是快了,不过我也被被颠死了,那帮飞行员开飞机就像是开过山车一样,还有那股油味,真难闻。”

    那边老头已经打开了皮箱,从里面拿出一把色彩斑斓的冲锋枪儿童玩具来,一扣扳机,还能出模拟枪声,红色小灯泡一闪一闪的,煞是好看。

    “小诚,喜欢么?”老头献宝一样把玩具枪递了过去。

    小诚很不给面子的直接推了回去,从后腰拔出一把乌黑的大手枪来,吓得老头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就给夺了过来。

    枪一入手就知道是假的,不过做工很精细,是仿g1ock19的玩具枪,这种枪的枪身套筒本来就是高强度工程塑料的,所以看起来和真家伙基本没有区别,连老李都差点被骗过了。

    心爱的大手枪刚一拿出手就被姥爷抢走了,小诚一愣,随即嘴一扁,泪花闪烁,开始哭起来:“姥爷坏,姥爷坏。”

    李母大怒,不由分说把玩具手枪从老头手里夺回来,交给小诚抱着说:“小诚乖,姥爷就是大坏蛋,回头姥姥帮你打他。”

    小诚这才破涕为笑,李纨站在一边哭笑不得,说:“别在大厅里闹了,回家。”

    回到楼上,安顿好行李,李纨亲自泡了一壶茶端过来,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小诚坐在地毯上玩着大手枪,老头一皱眉说道:“纨纨,你怎么给他买这种危险的玩具,这个起码要八岁以上才能玩的。”

    李纨刚要说话,小诚叫起来了:“不是妈妈给买的,是新爸爸买的。”

    一家人全都不说话了,老头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他对妻子使了个眼色,李母抱起孩子去阳台玩了,留下父女俩说事。

    “纨纨,你和这个叫刘子光的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老头问道,咄咄目光盯着女儿。

    “他是至诚集团下属红星保安公司的经理,私下里我们是朋友关系,就这样。”李纨毫不畏惧的回瞪着自己的父亲,现在的她已经是成年人了,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大学生了。

    老头沉吟一下道:“这个人底子不清楚,相当危险!不要和他有任何交集,如果已经有了交集,我希望你早日抽身出来,否则后果很难预料。”

    李纨讥讽的说:“危险?再危险能比得上您么。”

    老头并不在意女儿的揶揄,说:“我对不起你们娘俩,这是事实,所以我不希望你重复你母亲的覆辙,和这个人在一起,不安全。”

    “不安全?”李纨冷笑一声:“当年我和甄志谈朋友的时候,你说他太文弱,不能保护我,现在终于找了一个能保护我的,你又说不安全了,你知道他救了小诚几次么?三次!如果没有他,小诚不是被人贩走拐走就是被歹徒杀害了,和他在一起,我感到非常安全,非常!”

    谈话已经无法继续下去,老头坐了起来,拿出烟盒和打火机刚想抽烟,李纨冷冰冰的说:“不要在家里抽烟。”

    老头收起烟,说:“我出去走走。”径直出门走了,李纨气鼓鼓的也不拦他,由他去了。

    过了一会儿,李母抱着孩子走了过来,慢声细语的问道:“纨纨,刚才我都听小诚说了,事已至此,还是尽快把事情办了吧,别听**的,他就是个神经病,晚上前半夜还在床上,后半夜就钻到大衣柜里去了,只要刘子光不是这样的人,我觉得就行。”

    李纨叹口气:“唉,爸也是为了我好。”

    ……

    刘子光觉得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在不同的场合同时看到同一个陌生人,这就是不正常。

    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相貌端正,衣着普通,可以说毫无特色,但是没有特色就是特色,这种丢在人海里就找不着的人,恰恰是特工的最佳人选。

    刘子光不知道这个人是哪方面派出来的,便故意走进商场溜了一圈,又下到楼下家乐福买了一些东西,借着柜台玻璃的反射,他看到那个老头依然跟在自己后面不远处。

    刘子光忽然回头冲那人走过去,那人脚步不停,眼神坦荡,好像路人一般走过来,如果换了一般人,或许会以为真的是碰巧了,但刘子光却更加确信,这个老家伙是真正的老手,盯梢的高手。

    李天雄也有同样的感觉,被自己盯着的这个男人很厉害,如果不是受过专业培训,就是天资禀异,看他的反应,分明是已经现了自己。

    老李在秘密战线上工作了几十年,大多数时间执行的是外勤任务,秘密部门的外勤并不像或者电影里描述的那样惊险刺激,外勤特工也不是特种部队,枪法和格斗技巧比一般人略强而已。

    老李以前经常执行监视和跟踪这种任务,所以养成了在暗处窥测别人的习惯,他深信一个人无论怎么伪装,都会在不经意的小动作中暴露自己内心深处的一些事情,想了解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监视他。

    刘子光的档案资料,早就从内部获取了,从他的出生证明,到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的成绩单,评语,集体照,医院病历,都被老李仔细审查过。

    从表面上看,这个人没什么值得关注的,甚至可以说不值一提,出生成长都在江东省江北市,毕业于一所三流院校,财会专业,工作经历基本空白,八年前从事过小贩职业,在一次斗殴中捅伤了人,从此亡命天涯,不知所踪,直到一年前才从外地归来。

    这八年时间让他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一个不起眼的社会底层青年变成了叱咤风云的江湖大佬,短短时间内风生水起,从一文不名到身价百万,他的事迹令人目不暇接,不过总的来说,这个人的所作所为,还都是被社会大众所认可的,而且他还交了一帮朋友,三教九流都有,退休教师、江湖混混、企业经理、政府官员都有,说明他很会做人,人缘不错。

    如果不生缅北的事情,老李或许只会以为这是一个在外面经过风云,回乡展的大龄青年,但是现实告诉他,事实绝非如此简单,这人当过兵,打过仗,见过血!

    虽然出境记录显示这个叫刘子光的人一直都在国内,但李天雄坚信,他一定在外面做过大事情,甚至有可能肩负着境外组织赋予的某些使命。

    而且这个人还刻意接近自己的女儿,这更让老特工紧张,他一定有所图谋!

    年纪到底大了,一波人流过后,目标失去了踪迹,李天雄继续往前走,头部不动,眼角四处打量,依然没有现目标,前方就是厕所了,走了这么久,他觉得有些内急,便直接拐了进去。

    市的厕所很大,里面没有几个人,李天雄站在小便池前释放着压力,老了,前列腺不好使了,尿沥沥拉拉不干净,他正在抖动,忽然觉得背后一阵阴风。

    老特工急忙低头转身出拳,但是毕竟年岁不饶人,动作慢了一步,被人一招锁喉揽住了脖子,同时那人的膝盖顶住李天雄的尾椎骨,他整个人顿时失去重心倒在地上,还没看清楚对方,脸上就被猛击了两拳。

    刘子光下手很重,两拳下去老人就失去了知觉,他把这家伙拖到厕所深处的格子间里搜身,大衣里装着钱包和钥匙,钱包里有一张都籍贯的身份证,名字叫李天雄,银行卡若干,现金若干,没什么特别之处。

    看他拳峰,分明是个练家子出身,刘子光不甘心,继续搜索,从上身摸索到腰部,又摸索到大腿、小腿,终于在脚踝处现了情况。

    这老东西居然带了一把手枪,一把银光闪闪的ppk手枪,刘子光大惊,觉得这事儿果然复杂了,自己怕是被境外组织盯上了,他思索片刻,觉得应该谨慎处理,于是便拿出自己刚买的绳子和封箱胶带,将老头严严实实的绑了起来。

    ……

    五分钟后,接到群众电话举报的11o巡警在市厕所里现了被**结实的老头,并且现了一把手枪,顿时大为紧张,通知了指挥中心,指挥中心马上命令**出动调查情况。

    十分钟后,老人已经坐在分局**队办公室里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让警察通知当地国安部门,**们掂量着缴获的手枪,心里纳闷得很。

    这是一把老枪,起码有三十年时间了,但是保养的依旧很好,只是外面的烤漆掉光了,露出里面的的钢底色,套筒上篆刻着枪号和五星标记,还有一九五二的字样。

    小**们把玩着这支奇特的ppk手枪,纳闷道:“这把是什么枪,有点像六-四式,但又不是,真奇了。”

    老头说:“这是五二式公安枪,六-四式就是访这个造的。”

    小**们其实已经猜到了老头的身份,所以没给他上铐子,也不敢乱问什么,只是好烟好茶招待着,过了一会儿,国安局来了一位副局长,办了交接手续就把人带走了。

    ……

    滨江锦官城,门铃按响的时候,李纨一个箭步冲上去开门,打开门就披头盖脸质问道:“爸,你去哪里了也不说一声,手机也不带!我和妈妈都急……”

    话没说完,李纨就看到父亲脸上的淤痕,顿时惊呼道:“爸,你怎么了?”

    “没事,走路摔了一跤。”李天雄摆摆手,很郁闷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