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32 丈母娘看女婿
    李纨的妈妈闻讯走了过来,看到老头子只是头上肿了个包,眼睛一片淤青,比起以前年轻时候动辄伤筋动骨来真是小儿科了,便撇撇嘴说:“走路都能摔着,老李你以后也别逞英雄了。”

    话虽这样说,还是仔细检查了丈夫的伤情,李母是医生出身,一眼就看出这不是摔的,而是被人打的,好在只是皮外伤而已,包扎也很仔细,她一边絮叨着一边帮丈夫准备热水和毛巾,却丝毫不问生了什么事,多年经验告诉她,问了也是白问。

    晚饭的时候,三个大人各怀鬼胎,都不说话,只有小诚无忧无虑的玩着他的大手枪,饭后李天雄看了一会儿新闻联播就说旅途劳顿要休息了,客房早已准备好,老两口洗漱之后回房就寝。

    躺在床上,李母先是叹了口气,说道:“老李啊,咱们纨纨是个苦命的孩子,年纪轻轻就死了男人,一个人拉扯孩子,还要照看那么大一个公司,我都替她觉得累,我今天都详细问过了,那个小刘人挺好的,相貌堂堂,有本事,有才干,年龄也相当,就是学历好像差点,是个什么大专,不过不打紧,登对就行。”

    李天雄双手枕在后脑勺上,眼睛瞪着天花板不说话,思绪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纨纨也三十岁的人了,必须要为后半生考虑了,我觉得小刘这个孩子不错,小诚也喜欢他,不过咱们做父母的还是要把一把关,我想这样,明天请他到家吃个饭,你觉得怎么样?”

    李天雄还是没说话,脑海中翻来覆去就是一双钵盂大的拳头,国安部副厅级侦查员居然在一个小城市的厕所里被人放倒捆上,又被派出所**抓走,枪都缴了,最后出动国安部门领导才捞出来,这面子栽的,一世英名全完了。

    李母见老头子走神,便伸手狠狠掐了他一下,李天雄这才反应过来,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请小刘来咱们家吃个饭。”

    “好啊,我没意见。”

    ……

    第二天中午,刘子光接到李纨的邀请,说自己父母从都过来看外孙子,想请他一起吃个饭,刘子光欣然同意,下午出去买了一些滋补品,骑着自行车就过去了。

    辉腾他现在也不开了,新车还没买好,所以依然骑着那辆经郭大爷调校的二八永久自行车,车篮子里放着一些冬虫夏草之类的玩意儿,来到滨江锦官城楼下,把自行车锁好,客气的回应着物业人员彬彬有礼的问候,拿着礼物上楼去了。

    叮咚,门铃响了,阿姨过去开门,客厅沙上的老两口看到门口出现了一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细腰乍背,剑眉星目,春寒料峭的季节,就穿着白衬衣加黑西装的打扮,款式简约,但质地考究,没打领带,更显随和。

    李母暗暗点头,感觉这小伙子真人比照片还要精神,穿着打扮相貌身材都配得上自家女儿。

    刘子光站在门口就很客气的打了招呼:“伯母伯父,你们好啊。”

    其实他早就认出沙上那个老头就是昨天在市厕所里挨了自己两记老拳的老家伙,只知道李纨的父亲是政府单位工作,没想到居然是政法机关的干部,而且随身配备枪械,配备枪械也不奇怪,一定级别的领导和身份特殊的外勤人员都会配备,但放在脚踝位置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人一定是直接执行任务的外勤特工!

    老家伙似乎像第一次见到自己那样,很和煦的笑着,刘子光当然不会*到主动去揭穿什么,他换了拖鞋,把礼物交给阿姨,坐在沙上很热情的陪两位老人聊着天,向他们介绍江北市的风景名胜,还有小诚的学习情况,他谈吐自如,毫不拘束,李母更加开心了,不时拿眼睛瞟老头子,眼下之意是你看这准女婿多好。

    李天雄云淡风轻的笑着,不经意的问道:“小刘啊,你家里二老身体还好吧,他们是做什么工作的?”

    刘子光说:“我爸妈身体还好,他们都是退休工人,以前我爸就在至诚花园做保安,我妈在环卫处工作,后来我怕他们累着,就劝他们退下来了。”

    这小伙子很诚实,刘子光在李母心中的分数又增加了一分,李纨家虽然不算**,但李天雄好歹也是副厅级别,李母也是都大医院的主任医师,比起刘子光的家庭来好太多了,人家小伙子不隐瞒,不在意,说明心理坦荡。

    “小刘,你有什么规划么?在事业上?”李母问道。

    “现在我手上有几家实体,收入还算可以,以后肯定是往更大更高方向展,具体计划嘛,伯母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拿公司的战略规划书给您看。”

    李母高兴地咯咯笑,说道:“不用了,年轻人志向远大就好。”

    李天雄忽然站起来说:“不行了,烟瘾憋不住了,小刘,陪我到阳台抽支烟。”

    “好嘞。”刘子光很爽快的答应着。

    一老一少去了阳台,李纨解着围裙从厨房出来,问道:“他们呢?”

    “**有话单独和小刘说呢。”李母说道。

    阳台上,李天雄和刘子光同时掏出了烟盒,都是中南海,两人相视一笑,取出烟来,刘子光帮李伯父点燃,自己再点着,吐出一口烟,扶着栏杆望着脚下的滔滔淮江水,说道:“伯父,昨天的事情,不好意思了。”

    李天雄说道:“这么多年了,能一拳放倒我的人,你是第一个,不过要在二十年前,你指定不是我的对手。”

    刘子光淡淡一笑,不予置评。

    “刘子光,我只问你一件事,你失踪的八年时间里,到底做了什么?”李天雄开门见山的问道。

    “对不起,真的无可奉告,如果你一定要知道,就自己去查,我唯一能告诉你的是,这八年时间里,我为国家,为民族做了很多事情,也失去了很多,但我无怨无悔,就这样。”

    刘子光的态度证实了李天雄的猜测,他是为国家工作的人,但他也是没有身份的人,这种人即便牺牲了,墓碑上也没有名字,即使退役了,也没有勋章,没有荣誉,甚至连历史都是空白的。

    李天雄毕竟只是副厅级侦查员,这种级别的官员在地方上还算一号人物,在都就什么也算不上了,而且他的涉密级别也不够接触最高层面的绝密,所以,刘子光的那段历史,对他来说永远是一个谜团。

    确认了这一点,李天雄更加为女儿担忧,嫁给这种人或许有时候会觉得幸福,但是麻烦却远比幸福要多的多,这一行永远没有退休的时候,就像自己,虽然二线了,但时刻配备枪械,那是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寻仇的人就会找上门来。

    气氛有些尴尬,一老一少盯着凛冽的江风默默抽烟,谁也不说话,或许是出于对家庭的愧疚和对女儿的爱,李天雄并不喜欢这个和自己有着类似经历的准女婿,在他看来,这种人根本不可能给家庭带来温暖和安全。

    忽然室内传来一阵嘈杂声,似乎有不之客闯入,两人迅回身,还是刘子光度更快一筹,冲进客厅一看,居然是侯律师一家杀到了。

    小诚的爷爷奶奶穿着退休前的**,甄丽穿着法院工作服,怀里抱着弟弟的遗像,侯律师脸上还裹着纱布,有些畏缩的跟在后面。

    老法官两口子脸上冷若冰霜,一副准备大动干戈的架势,进门就拿出折叠里的人,以高高在上的态度问道:“你们就是李纨姘头的爹妈吧?”

    他们完全搞错了,还以为是刘子光的父母过来做客呢,说来这对亲家还是第一次见面,当初这桩婚事两边家庭都不同意,是李纨和甄志冲破重重阻力走到一起的,有了小诚之后关系才缓和一些,但是双方家长也从未见过面。

    “妈,你搞错了,他们是……李纨的爸妈。”甄丽小声说道,老人眼神不好,甄丽的眼睛却很好,看出这是小诚的外祖父一家人来了,不过刘子光在这种场合下出现,也说明一个问题,人家真的快要结婚了。

    “你们来干什么?”李纨有些紧张的问道,她深知公婆不好惹,而且能量颇大,他们年纪大了,生活也没啥乐趣,以此为乐的话自己可就遭殃了,谁也没有精力陪这一对精通法律的退休老人玩啊。

    “不干什么,这是我儿子的房子,我们有份的,进自己家有什么不对。”老太太神气活现的说道,瞅着第一次见面的亲家,企图以**的气势压垮他们。

    “纨纨,他们是什么人?”李天雄明知故问道。

    “是小诚的爷爷奶奶,来抢占房子和孙子了。”李纨抱着膀子一脸警惕的说。

    李天雄点点头,上前说道:“甄先生是吧,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用这种胡搅蛮缠的方式无济于事的。”

    老法官傲然道:“你又是谁?”

    “我是李纨的父亲。”

    “好,我想请问你,你是怎么教女儿的,指使***分子把我女婿打成重伤,连我们老两口也打,你女儿还有一点良心么!”老法官气势汹汹的质问道。

    李天雄回头四顾,李纨抱着膀子看远处不搭理他们,刘子光则一耸肩膀,两手一摊,满脸无所谓的表情,默认这件事是他做的了。

    这一刻,李天雄忽然觉得这个准女婿变得顺眼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