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34 划清界限
    经过数次试车,确认发动机修复完好,刘子光决定起飞,贝小帅自告奋勇担任副驾驶,贝大叔担任机械师,郭大爷担任报务员,其余一帮老人,索性也都上了飞机,反正这飞机是自己亲手修好的,性能放心着呢。

    螺旋桨慢慢的转动起来,引擎冒出一阵淡淡的蓝烟,飞机开始滑动,沿着平整的泥土跑道向前驶去,速度越来越快,就在即将抵达跑道末端的时候,刘子光一拉操纵杆,飞机拔地而起,地面上的人都发出一阵欢呼。

    刘子光驾驶着飞机在场地上空盘旋三圈向地勤人员致意,然后抖一抖机翼飞走了,一帮老专家坐在机舱里透过圆形舷窗欣赏着外面的热带雨林景色,啧啧赞叹不止。

    三个小时的山路,飞机用十分钟就飞过去了,一片甘蔗林之后,是相对平坦的场地,地上摆着几十米长的红布,以作识别之用,刘子光架势飞机降落在这块早就看好的临时机场上,起落架颠簸了几下,运五终于停稳,一群人围上来帮着打开舱门,放下舷梯,专家们说说笑笑走了出来,拿起工具开始拆卸飞机。

    按照计划,修复之后的运五飞机将会大卸八块,通过陆路交通运往国内,能用不能用先放着再说,等以后找机会再弄个合法身份。

    这边已经没有刘子光的事情了,他交代好工作事宜后赶往老街,去和李建国见面。

    李建国穿着不戴军衔符号的07式丛林迷彩服,头上是黑色贝雷帽,军人气质油然而生,走到哪里都有人向他敬礼,两人在办公室内坐定之后,李建国说:“有人找我谈话了。”

    “谁?”刘子光问道。

    “上面的人。”李建国说的很含糊,但刘子光明白他口中上面是什么意思。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地方,一直以来中央的态度都很含糊,但刘子光和李建国经过分析认为,穿越缅甸的输油管道问题才是中央最关心的,一个稳定的特区也是中央需要的,稳定压倒一切,所以任何适当的,增强特区武装战斗力的行为都是在可以容许的范围内。

    “他们怎么说?”

    “让我们不要直接参与战斗,合同可以继续,但有什么情况必须汇报。”

    刘子光鄙夷道:“凭什么?你又不是部队的人了。”

    李建国摇摇头:“虽然我的军籍不在了,但是党籍还在。”

    “我把这茬忘了,算了,咱们受制于人,就听他们的吧,再说我也没打算在这个合同上赚钱,只是想找个合适的场地锻炼一下咱们的战士而已,老李,这边的工作就交给你了,我会组织人来轮训的。”刘子光说。

    “好,你回去忙你的事情,这帮小子交给我,你尽管放心。”

    ……

    专家组顺利完成任务,乘坐专车返回国内,刘子光出钱请他们坐飞机回家,一行人打扮的好像旅行团一般,欢声笑语一路,对他们来说,干这点活简直就和玩一样,吃住免费,还有每天五百块的出差补助,简直美死了,他们恨不得每月都能有类似的任务。

    一下飞机,刘子光的来的,声音很急切:“刘子光你跑哪去了!区开会,就差你一个,我不管你在哪里,赶快回来!”

    刘子光安排贝小帅买火车票带大家回家,自己赶紧驱车赶回江北市,一路上严重超速,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就赶回了江北市,正好没耽误会,走了个过场之后,周文找到他说:“刘子光你可来了,我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周市长的论文已经顺利发表了,据说郑书记看过之后很欣赏,马上省里会下来一个考察组,由组织部的领导组成,机会来了啊!”

    看周文一脸的激动,刘子光便知道这回周市长头上的代字终于可以去掉了,自己的投资也算有了着落,他拍了拍周文的肩膀说:“需要我做什么,千万别客气。”

    周文说:“考察组会找干部们谈话,征求他们的看法,周市长和我制定了一个战略,保一部分,抢一部分,放弃一部分,你知道,咱们市很多官员是南泰帮的,他们显然是站在王大庆一边,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争取不过来,而城区基层出身的官员就不那么抱团,站在秦副市长一边的人并不坚定,完全可以争取过来一些,还有诸如地震局、计生委、残联之类的清水衙门,都是可以争取一下的,争取的方式不尽相同,有些可以点拨,有些就要直接给好处……”

    刘子光点头说:“我明白,需要多少钱?”

    周你误会了,不是钱的问题,这是一个利益交换的问题,总之官场上的事情很复杂,这几天你不要出差就行了,有事我会找你的。”

    说完转身正欲离去,忽然又道:“对了,高土坡拆迁的事情有眉目了,至诚集团的标书做的不错,周市长很看好,已经给有关方面打招呼了。”

    刘子光奇道:“建设开发方面不是李书记主管的吗?怎么会给周市长面子?”

    周文说:“哪有那么严格,现在周市长是郑书记看中的红人,官场上讲究花花轿子众人抬,这当口谁会驳他的面子,总之你放心好了,你现在付出十个,将来一定会收获百个,千个。”

    说完周文就行色匆匆的走了,留下刘子光在原地感慨,这就是啊,没想到自己也沦为其中一员了。

    ……

    一小时后,富豪广场至诚集团总裁办公室,刘子光和李纨相对而坐,李纨不停签着手上的文件,看也不看刘子光,问道:“有什么事?”

    “我想把集团投资的股份收购下来,使红星公司成为我自己的公司。”刘子光开门见山的说道。

    李纨手下的笔明显停顿了一下,说道:“可以,公司最近资金正紧张,剥离一部分不良资产是有好处的。”

    这话有些不客气,当初成立红星公司纯粹是为了帮刘子光的忙,解决一部分下岗职工和退伍士兵的安置工作,本来也没打算挣钱,可是现在公司业务走上正轨,连续接了几单大业务,刘子光就想着和集团脱离关系了,这如何不让李纨心寒。

    但是刘子光心中的苦心她又如何知晓,红星公司已经被上面注意了,如果将来有什么事情,至诚集团必然脱不开干系,不如早早划清界限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