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36 皆大欢喜的赔偿方案
    周仲达一路高歌进省城当厅长去了,夺魁呼声最弱的副市长秦松拔得头筹,市政府领导班子又增补了一名副市长,这个幸运儿就是原本已经准备退居二线的政法委书记胡跃进。

    现在胡跃进厉害了,身兼市委常委、副市长、政法委书记三职,手握权柄,与当初那个被架空的光杆书记不可同日而语,令**跌眼镜的是,扶他上位的不是别人,正是市委书记李治安。

    官场真是令人捉摸不透,李书记的行为耐人寻味,一些熟稔江北官场内幕的人士分析说,李书记这是主动示好,想把胡跃进拉到自己阵营中来,以此弥补先前的损失,至于秦松为什么能当上市长,则是省里权衡再三的结果,总的来说还是两个字:平衡。

    不管怎么说,江北官场总算是尘埃落定,昔日风光无限的市长秘书周文,灰溜溜的开着他的奇瑞轿车,去南泰县走马上任了,周市长和周秘书虽然离开了,但是面子还在,至诚集团以绝对优势战胜了心有余力不足的大开,拿下了高土坡地块的开权。

    正值中央出台政策,打击过热的房地产市场,省里也出了文件,要求各地切实抓好拆迁地区居民的安置工作,杜绝野蛮拆迁,强制拆迁,摆脱土地经济的束缚。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高土坯居民们变得无比乐观,这回总不会再给千把块钱的拆迁补助吧,更让他们有信心的是,崭新出炉的**代表刘子光将会以区**代表和高土坡居委会主任的身份和至诚集团谈判,双方共同商定拆迁补偿。

    高土坡居委会小院子里,人山人海,都在等待刘子光的好消息,大家知道小刘本身就是至诚集团的人,这回他代表街坊们去和公司谈判,绝对会向着大家,而不是向着公司方面。

    大叔大婶们热烈讨论着拆迁补偿的数额,有人猜是五千,有人猜是六千,还有人说:“我也不图别的,能给安置一套小户型就行,这七十年代的老房子实在是没法住了,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年年修,年年坏啊。”

    一位老大爷说:“要是能原拆原建就好了,哪怕咱贴钱也行啊,在这地方住了一辈子,一下子搬走了怪舍不得。”

    旁边一位胖大婶说:“老王,你别做梦了,这是啥地段,临江黄金地段啊,那是盖大商场大酒店的地方,哪能盖居民楼啊,就是盖了,也轮不到咱啊,你滨江的楼盘,起码八千块一个平方啊。”

    众说纷纭,只有一个意见是统一的,那就是不管怎么样,至诚集团的方案总会比大开的方案强,至于强到什么地步,就看刘子光怎么谈判了。

    忽然外面一阵噪杂,“回来了,回来了。”有人喊道,刘子光微笑着向众人打着招呼,从两堵人墙中走了进来,在门口站住,回身望着大家高声喊道:“居民们,至诚集团的初步拆迁补偿方案已经出来了,大家听好了,是按照拆迁面积的一点五倍以新建楼房进行赔偿,不愿意要房子的,按照房证上的面积,以每平方七千元价格进行补偿,不在房证记载内的违章建筑,也会给予相应赔偿!”

    现场顿时轰动了,不得不说,这个方案很厚道,既照顾了想要房子的人,也照顾了想要现金的人,七千元的补偿远远高过大开的出价,也符合滨江地带房子的价格水平,是个公道的价格。

    但是高土坡不同于一般难以拆迁的棚户区,这里主要是晨光机械厂和红旗钢铁厂的宿舍区,属于老公房,每家每户的平均面积都在二三十平米左右,即使加上后来自建的棚子,也不过四五十平方,没有那种动辄数百平米,楼上楼下的私建楼房,居民们即便拿到赔偿款,也不过二三十万元,只能在相对较远的地带买上一套八十平米左右的楼房而已。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至诚集团只是企业,而非福利机构,而且为了拆迁补偿的事情,刘子光和李纨还进行了激烈的争执,因为刘子光要求将赔偿款提高到一万元,此举遭到了李纨和董事会所有成员的一致反对,李纨甚至当场给了算了一笔账,拿这个项目已经出了集团的资金能力范围,哪怕多加五百块,集团的财政能力都吃不住,眼下正在筹措贷款的事情,如果不进行融资,恐怕连前期拆迁工作都进行不下去。

    刘子光第一次感到和李纨有隔阂了,自己从小生长在高土坡,对这块地方很有感情,自打上小学的时候,街坊们就议论着拆迁,盼望着能住上高楼大厦,那时候刘子光一家三口就住在大杂院南头的一间十六平米的平房里,电视机放在床头,大人孩子的床铺之间只拉了一道帘子,煤球炉放在雨棚下,经常一边炒菜一边漏雨,作为高土坡长大的孩子,他自然希望每个人都能住上宽敞明亮的大房子。

    而李纨却是以商人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情,在商言商,开商也不是全没良心,至诚集团拿出这样的赔偿方案已经很厚道了,为什么刘子光还是不满意?他不是已经当选区**代表了么,难道为了自己的票箱,就能牺牲集团的利益么。

    会议做出赔偿草案之后就不欢而散了,就连卫子芊都难以理解刘子光的坚持,本以为由他代表居民谈判,可以顺利一些,没想到居然是这种结果。

    好在老百姓们领情,这个赔偿价格已经出了他们的预期,此前大开的野蛮行动和荒诞价格严重打击了他们的心里预期,所以不管至诚集团开出什么样的价格,只要在合理范围内他们就很开心了。

    望着一张张笑脸,刘子光觉得有些悲哀,这些淳朴善良的老百姓,他们的要求真的不高,只要让他们有一块地方住,有一口饭吃,他们就会感恩戴德了。

    具体的赔偿办法还在细化之中,用不了几天就会贴在高土坡的大街小巷之中,后续的事情已经没刘子光什么关系了,他的红星公司也和至诚集团摆脱了关系,现在是完全独立资格的法人机构,由刘子光亲自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员工多达三百人,业务蒸蒸日上,再加上建材公司和幼儿园,以及区**代表的光环,此时的刘子光,俨然已经是一个成功人士。

    富豪广场十八楼,李纨端着一杯咖啡站在落地窗前,静静地凝视着外面的街景,芸芸众生如同蝼蚁一般来回涌动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来回奔波,不就是为了利益么,刘子光难道例外?他不是*子,明知道自己的心思,至诚集团的钱不就是他的钱么,把自家的钱往外送,这个人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做成的啊,李纨承认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了。

    房门被轻轻敲响,卫子芊走了进来说:“李总,甄家的起诉又被法院驳回了,而且我还听说……”

    “听说什么?”

    卫子芊脸上露出局促的笑容:“听说甄法官因为参加老年艳-舞观摩团被派出所抓了,心脏病作住进了医院,元气大伤恐怕最近都闹不出什么事了。”

    李纨哦了一声,马上猜到这大概是刘子光的杰作,不声不响的就帮自己解决了麻烦,说明他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

    “老东西本来就不老实,我算看明白了,越是道貌岸然的,越是衣冠禽兽,我派人盯了他半个月了,每星期都出来玩,不是在菜市场附近找些农村老娘们花五块钱按摩,就是和一帮老头去看跳舞,老没正行的,整不死他我不姓卓。”卓力恶狠狠地骂道,甄法官玩了一辈子鹰,末了被鹰啄了眼,一世英名全毁在看艳-舞上,说起来全拜刘子光所赐。

    这会子,刘子光却悲天悯人的叹道:“老年人的性问题和农民工的性问题一样亟待解决啊,下回人代会,我得弄个提案出来。”

    “要不我们华清池开个老年专场,凭老年证优惠?”卓力不怀好意的笑道,刘子光说:“算了吧,万一整出几个心脏病你吃不了兜着走。”

    正说着呢,忽然两人的手机同时响了,是周文来的短信,邀请他们去南泰县旅游。

    “周文这小子行啊,一上任就请咱们去玩,这回一定要狠狠宰他一顿。”卓力笑呵呵的说。

    刘子光却说:“周文这个旅游局长当的倒是挺尽责的,他可不是请咱们去玩的,那是看上咱的钱袋子,忽悠咱去投资呢。”

    卓力说:“听说南泰县大山里倒是没受过什么污染,原汁原味的小山村,空气新鲜,山泉清澈,还有纯朴的村姑呢,咱们市里各大娱乐场所的头牌们,有不少就是从山里出来的俊鸟。”

    刘子光说:“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资源呢,要不咱就去转一圈。”

    “行,我这就打电话安排车,正好玄子那辆吉普车也收拾好了,拉到山里练练手,还有我新买的悍马,也能过过越野瘾了。”卓力兴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