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49 办事
    两位参谋说是在网上发现了野猪峪事件的帖子,老将军对其中提到的“赵司令”和抗日老游击队员很感兴趣,特地派遣工作人员来询问事情的始末。

    刘子光知道转机来了,便将当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叙述的过程中,参谋拿出mp4来录音,并且用小本子做着记录,相当之认真,随后刘子光又出示了用手机拍摄的照片和视频,两位参谋看过之后说:“我们想去现场看一下,您是否可以带路?”

    刘子光当即同意,也不带别人,拿了随身钱包手机就下了楼,坐进了那辆军牌的奥迪a8,司机身穿便服,但是寸头和气质都显示出他的军人身份,到底是警卫局的司机,驾驶技术极佳,速度快的不得了,江北市的交警见惯不惊,懒的管他们,奥迪车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出了市区。

    车里,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李参谋回头笑着问道:“刘先生,您一定是军人出身吧?”

    刘子光奇道:“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说呢?”

    李参谋说:“因为你身上有一种军人气质,没当过兵的人是装不出来的。”

    刘子光呵呵一笑,就算默认了。

    张参谋接着说道:“在网上看帖子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一定是当兵的,不然哪有这么强的正义感,把真名实姓都标出来了,对了,你以前在哪个部队?”

    刘子光说:“说来话长了……”

    还没说完,司机小王嘴里骂了一声,猛踩刹车,原来前面有人拦车,是一辆南泰交警大队的帕拉丁警车横在路上,几个穿反光背心的家伙手拿指示牌走了过来。

    “超速了知道不!下车,出示两证!”肩膀上挂两拐的协勤们威风凛凛的喊道。

    司机小王降下车窗,皱眉喝道:“这是军车,你看不见车牌么!”

    协警冷笑道:“军车更要遵章守纪,下来!”

    小王是个一级士官,通常给首长当司机的脾气都比较暴躁,当场破口大骂,满嘴京腔国骂,几个协警大怒,正要拉开车门抓人,李参谋推开车门下来了,拿出军官证说:“我要见你们领导。”

    领导就在警车里,其实就是两个有正式编制的警察而已,看到李参谋出示的证件,又看到军车行驶证,觉得不像是假的,但是南泰县这种小地方的交警作威作福惯了,再加上刚才小王一顿国骂,如果轻易把车放了,面子可就折了,于是两个警察打起了官腔,提出要检查汽车。

    李参谋冷笑着说:“看清楚,这是一级警备的首长专车,你如果一定要检查的话,我只能说一句,后果自负!”

    两个交警面面相觑,终于还是没敢检查,只是围着这辆奥迪转了一圈就放行了,目送着这辆嚣张无比的军牌奥迪a8绝尘而去,才恶狠狠的啐了一口,骂道:“开个奥迪a6就了不起么!”

    军牌奥迪闪着红蓝爆闪警灯沿着大路向前疾驰,刘子光随口问起两位参谋服务的老将军是什么来头,李参谋骄傲的说:“叶老将军在红军时期就是师长了,后来陆续担任八路军团政委,师参谋长,纵队副司令,抗美援朝也参加过,五五年授少将衔,六二年晋升中将,担任过的领导职务不可数记,至今还在中顾委兼着职务呢。”

    刘子光问:“这么说,叶老将军认识程老爷子?”

    张参谋说:“那倒不是,叶老将军认识的人是赵子铭,他是叶老部下的连指导员,奉了组织的命令潜入敌后,收编土匪顽军,建立抗日武装,后来不幸牺牲,尸体也没有下落,那时候抗日战争正如火如荼,每天都有同志牺牲,谁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再后来又是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大跃进,十年,叶老一直没有机会寻访战友的遗骨,人老了就喜欢念旧,叶老已经是百岁高龄,近来经常念叨过去的事情,就经常提起赵子铭等人。”

    刘子光说:“看来真是冥冥中上天注定的事情啊,叶老将军一大把年纪了还能上网,真是不容易。”

    张参谋说:“是叶老的小孙女发现的,她正在帮爷爷整理回忆录,经常在网络上搜集资料,无意中发现了赵子铭和野猪峪的帖子,就告诉了叶老,然后叶老就派我们来了。”

    刘子光心中暗喜,老军头发话,威力不同凡响,看来老程头的牢狱之灾可以幸免了。

    正说着话,前面再次出现路障,红白相间的隔离带把道路封死,所有车辆一律不许通过,路上还横着两辆警车,七八个警察背着手走来走去,威风凛凛的。

    李参谋下车问警察:“为什么封路?”

    警察说:“张书记阅兵,所有车辆一律绕行。”

    李参谋大为惊讶,县委书记又没有军职,如何阅兵?他大感兴趣,反正这趟工作并不是很急,便喊上刘子光张参谋和小王,拿着摄像机和长焦单反相机出来,把汽车停在一边,来看看书记阅兵的西洋景。

    汽车不许通过,行人还是允许通过的,一行人朝着阅兵的市民广场走去,隔得老远就听到雄壮威武的解放军进行曲和充满漏点的播音员声音:

    “观众们,朋友们,这是一支久经考验的队伍,县大队方阵,一百五十名队员身穿防暴服,手持盾牌和警棍,威风凛凛,势不可挡,让我们为大队们的同志鼓掌……”

    “观众们,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县质量监督局和动物检疫局执法队联合组成的方阵,这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为我县经济发展做出卓越的贡献。”

    市民广场人山人海,很多老百姓带着小孩来看阅兵,两位参谋好不容易挤到高处一看,顿时震惊了,场面忒壮观了,上千名身穿各色制服的人员在巨大的广场上操演着分列式,队形整齐,步伐一致,喊起口号来惊天动地。

    看旗帜和制服能分辨出,参加阅兵的有县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司法局、工商局、国税地税、执法、质监动检、卫生局、人武部、县校等单位,基本上有制服的单位都参加了,看他们整齐的队列,应该训练了很久。

    队伍已经在主席台前走了一圈,现在变换队形排成一列,准备接受领导的检阅,两辆敞篷牧马人吉普车从远处驶来,前头一辆的后排站立一人,身穿银灰色中山装,风纪扣一丝不扣,头发向后背着,满脸每一条横肉上都写着志得意满,这位就是南泰县的一把手,张书记。

    伴随着雄壮的进行曲,张书记挥动右手向受阅部队致意,用带有浓重南泰乡下口音的普通话喊道:“同志们好!”

    所有受阅部队人员一起鼓足了中气喊道:“领导好!”

    吉普车开到国税地税方阵前,张书记又拉长腔调喊道:“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受阅的税务局方阵中一大半都是大妈阿姨,声音尖细高亢,别有一番感觉。

    检阅车来到校方阵前,这帮身穿迷彩服的学生娃特意玩了个小花样,迅速倒卧在地上,用身体组成三个大字:领导好。

    张书记看了欣喜不已,带头鼓掌,主席台上大小领导也一起鼓掌,围观群众看的开心,也鼓起掌来,张参谋和李参谋面面相觑,偏巧他俩都是参加过国庆六十周年大阅兵的,对当日的情形记忆犹新,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就敢摆这种谱,真是无话可说。

    他俩一个拿摄影机,一个拿长焦相机,把阅兵的场面全都拍了下来,一直等到阅兵结束才回到车里,继续驱车前往野猪峪。

    车到天街乡,立刻引起了高乡长的注意,颠颠的跑过来一看,这不是上次旅游局周局长带来的那个刘总么,怎么又来了?

    刘子光说:“高乡长,我带几个朋友到山里看看,车放在这里,你帮忙照管一下。”

    高乡长满口答应,可是等他们前脚走了,后脚他就打电话报告了县公安局:“邢局长,我是天街乡小高啊,你不是说让我注意最近去野猪峪的人么,我有个情况要汇报啊,刚才市里来了辆车,下来四个人,就是去野猪峪的,好像还拿着照相机啥的哩。”

    邢局长的弦立刻绷了起来,问道:“你认识那几个人么?”

    高乡长说:“认识其中一个,好像叫刘子光,是市区人,还有三个说普通话的,一看就是外乡人。”

    邢局长顿时明白了,这一定是外地来的记者!至于刘子光的大名他更是如雷贯耳,这家伙仗着在市里有关系,把派去抓捕他的公安都给涮了一把,不过这小子未免太托大了吧,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在江北市不能把你怎么着,来到县里就别怪俺们手黑了。

    想到这里,他马上给高乡长下指令:“小高,你等他们回来,马上把人和车都扣下,那个人是张书记点名要抓的,你心里有个数,别办砸了。”

    高乡长信誓旦旦的说:“放心吧邢局,这事儿我绝对给您办的妥妥的。”

    ……

    刘子光带着三位军人跋山涉水来到野猪峪,他们用手中的摄影机和相机忠实的记录下每个细节,并且访问了当地村民,录音录像,一切工作完成之后已经是夜里了。

    两位参谋办事风格雷厉风行,并不在野猪峪留宿,而是连夜回去,刘子光在村里借了几根松油火把,点燃了照亮山路,带着他们又跋涉了三个小时,终于在黎明时分赶回了乡里。

    四个人熄了火把,走向汽车,忽然从暗处跳出一群人来,一声不吭挥舞棍棒迎头打过来,两位参谋反应速度倒是挺快,伸手就抓住了袭来的棍棒,可没想到打过来的电棍,对方嘿嘿狞笑按下开关,一阵蓝色的电火花之后,警卫参谋瘫倒在地,司机小王养尊处优,更加不是对中后脑勺晕死过去。

    唯有刘子光反映迅猛,三拳两脚把袭击者打翻,消失在黑暗中,乡派出所的联防队员和武装部的民兵们打着手电拿着木棍咋咋呼呼搜了大半夜,终于还是没能抓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