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52 这笔钱怎么用
    从金帆大酒店出来之后,老程头被送上了一辆面包车,直接开往乡下,记者们和网友们也纷纷登上包租的十几辆市区牌照的金龙大客车,开往天街乡,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正是刘子光,制作横幅标语和租赁大客车的费用,都是他个人掏的腰包。

    面包车上,一位记者敏锐的注意到老程头身上还穿着橘红色的拘留所马甲,便提醒道:“老英雄,你已经无罪释放了,可以把身上的马甲脱掉了。”

    老程头却说:“这小褂料子不错,是细布的,俺要留着穿哩。”

    众人哈哈大笑,笑完之后却是深深的悲哀,记者们望着窗外的崇山峻岭,若有所思。

    沿途景色壮美,记者们的长枪短炮拍个不停,记录下大山里的点点滴滴,大青山既有磅礴大气之美,又有江南水乡之灵秀,山高水青,绝无污染,实在说一方旅游休假之圣地。

    汽车停在天街乡,此时出来招待的却不是高一水乡长了,而是代理乡长谢广才,问起高乡长的下落,谢会计支支吾吾,只说老高犯了作风错误被拿下了,其实个中原因大家心知肚明,高乡长下台不是因为广播站小翠的事情,而是因为政治上的错误,连同他一起下马的还有乡派出所的周所长和武装部长老范。

    谢广才安排大家吃了午饭,这帮人的购买力相当强悍,把乡里大小商店一扫而空,饭店里的啤酒也卖了个精光,谢广才喜不自禁,暗道俺们天街乡的旅游业当真发展起来了。

    一行人跋山涉水前往野猪峪,广大媒体朋友和网友们都是有备而来,带着帐篷和干粮,穿着冲锋衣和登山靴,头的还举着飘扬的大旗,大队人马蜿蜒行进在山间,到处充满欢笑之声。

    到了野猪峪,大伙儿在空地上支起帐篷,埋锅造饭,山间小溪里的活鱼,树林里的蘑菇和竹笋,各种野菜野果子,农家的包谷,都是野炊的好食材,老程头把上次打的山鹿贡献出来,山民们也拿出野兔子,野山鸡招待客人,客人们当即拿出钱来付账,淳朴的山民哪里能收,说你们都是帮俺们助威架势的,哪能收钱,客人们却说你们日子过得太苦了,哪能不给钱。

    两下里争执起来,还是刘子光打圆场,说这次活动我请客,你们也不用给钱,只要回去好好宣传野猪峪就行。

    酒菜齐备,大伙儿先祭奠了赵司令和野猪峪死难的乡亲们,这才开始聚餐,老程头叼着旱烟袋蹲在赵司令坟头边上,有滋有味的抽着,说道:“赵司令,咱村有日子没这么热闹过了,你生前喜欢人多,喜欢热闹,以后俺天天叫人陪你,在这山旮旯里也不寂寞了。”

    网友们在野猪峪玩了一天就离开了,因为他们听说在隔着几座大山远的灵峰山下正在举办人-体-摄影大赛,有好几十个专业裸-模参加呢,便心急火燎的赶过去欣赏艺术去了,刘子光自然没去,他知道那是卓力为了振兴山区旅游业搞得把戏,从华清池的工作人员中挑选了一些条子比较顺,又愿意为艺术奉献的,拉过去吸引眼球,并在网上大发广告,吸引眼球,没想到效果还真不错。

    也有一些人留了下来,是刘子光专门找的小学教师,他们带来大批学习用具和教材,以及自己的随身被褥衣物,准备常住野猪峪了。

    ……

    张书记的秘书办事很麻利,迅速将挂在不同账户下的股票清仓,回笼了两百万的资金,虽然亏损了接近50%,但是为了张书记的大业,也不得不狠心割肉。

    国家连续出台政策打击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很多人花高价买的楼盘被套牢,低价出售舍不得,卖高了又没人接盘,唯有小户型的销售依旧火暴,因为很多年轻人等着结婚,90平米的房子市价大概三十万左右,咬咬牙拿出两辈子的积蓄也能接受。

    张书记的夫人是个很精明的人,去年就托关系一口气买了六套专供特困户的经济适用房,用于投资,因为到手的价格低,现在转手出去还能小赚一笔,并且不愁没人买,秘书亲自跑这件事,花了不少工夫终于搞定,又搞来接近二百万资金。

    资金全部到位,张书记先将一半钱汇到澳洲儿子的账户上,然后让秘书带五十万上市里走关系,自己留在县里,表面上依然是波澜不惊,其实私下已经准备好了护照。

    自打当上县委书记这一天起,张书记就做好了两手准备,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趁着在位子上,能捞多少是多少,先给儿女铺好路,等自己捞不动,或者落马之时,也好有个归宿。

    张书记的儿子已经在澳大利亚留学,还有一个私生女去年也过去了,在布里斯班郊外买了别墅,每年光是维持一双儿女在海外的正常学习和生活,就要花费三百多万,就这样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比起那些国内大城市来的同学,简直是清贫了,连买辆稍微好点的车都要算计半天,做父亲的能不心酸么,能没动力么。

    除了矿山里的股份和县城的大房子没有变卖之外,张书记的速动资产已经变现成功,先打点纪委的关系,如果这一关能过最好,不能过的话,立刻坐飞机去澳大利亚。

    两天之后,秘书回到县里,说钱已经送出去了,该打招呼的都打了招呼了,张书记这才送了一口气,这两天他也没闲着,方方面面都打点好了,即便纪委来调查,不下点真功夫也查不出什么来。

    又过了两天,省市纪委联合调查组进驻了南泰县,当时张书记正在野猪峪考察工作,部署建造烈士陵园的工作,竟然没有及时赶回去进行接待,调查组被唐副县长安排住进了金帆大酒店,好吃好喝伺候着,第二天张书记才风尘仆仆的赶来。

    市纪委的老严向省纪委的同志介绍道:“这位就是咱们南泰县的当家人,张克杰同志,在市容基建和干部廉政建设上很有两把刷子,去年他制定的科级干部婚丧嫁娶管理办法,现在已经在我市大力推广,成效相当显著,正因为如此,不少人看不惯克杰同志,说他作风粗暴,一言堂,总之,克杰同志是我市县处级领导中比较有争议的一位同志。”

    省里来的领导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张书记,说:“有成绩才有争议。”

    张书记一颗心放进了肚皮里,这一关总算是过去了省市纪委联合调查组走了,张书记免不得又要派秘书跑一趟,他叮嘱说这种时候必须舍得出血,一定要大手笔。

    秘书刚走,唐副县长前来报告,据可靠消息,小野耕作按照养父的遗愿,将桥本隆义的全部家产馈赠给了野猪峪的老程头。

    张书记相当关注,他斟酌着语言说道:“小唐,我觉得应该派人去做通老人家的工作,把这笔钱捐出来,比如用于兴建水坝、学校之类的,当然了,资金使用情况必须透明,必须经得起监督。”

    唐副县长深以为然,说:“老人家深明大义,一定会答应的,这件事交给我好了。”

    张书记又不经意的问起:“小唐啊,你估计这笔遗产有多少?”

    唐副县长说:“依照小野财团的实力来看,我估摸着怎么着也能有个十亿日元吧。”

    张书记哦了一声,陷入了久久的沉思,唐副县长便悄悄的走了。

    十亿日元,那就是七千万人民币,可解燃眉之急啊,股票上的亏空,化解这场危机耗费的资金,全能收回不说,还能大赚一笔,儿子一直想买的竞赛帆船有了着落,女儿看中的保时捷也能下单了,更重要的是,自己半岁的残疾私生子的再造手术可以去美国做了,为了这件事,那个舞蹈学院毕业的女孩子没少掉眼泪,张书记也痛心的很。

    此刻张书记心里只有一个感觉:豁然开朗。

    ……

    野猪峪,月朗星稀,村小学操场边,两人把酒对坐,远处狗吠依稀可闻。

    “娃,这笔钱俺想捐了。”老程头磕了磕旱烟袋里的烟灰,对刘子光说。

    刘子光递过去一支带过滤嘴的洋烟,问道:“爷们,你想捐给谁?”

    “捐给全县上不起学的娃娃,给俺县所有盖不起学校的村子,都起一座小学,钢筋水泥楼上楼下,带操场的那种。要是能有余钱,就把赵司令的坟修一下。”老程头点上洋烟,美滋滋的吸了一口,满眼的憧憬。

    刘子光说:“那好啊,您老就是高风亮节,这事儿我赞同,不过我有个疑问,国家下一代的教育问题,不能光指望别人捐款啊,咱县上又不是没钱,据说光广场上进口英国草皮花的钱就几十万哩,随便拿出一点来,还不够每村办一个学校啊?”

    老程头叹口气,吧嗒吧嗒吸着烟,说:“几十年了,俺早就看透了,谁也别指望,谁上台都一个鸟样,现在台上蹲着的,早就不是当年**的好干部了,古语说得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那些昧良心的官儿,当心生个儿子没p眼呢。”

    刘子光哈哈大笑,端起酒碗说:“爷们说话我爱听,来走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