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5-59 山寨红星
    见小雪一脸的惊诧,刘子光反应挺快:“没事,你爸和我说你上大学以后的事情呢,让我有空去学校看看你。”

    温雪多么冰雪聪明的女孩子,也不点破,默默地捡起掉在地上的塑料袋进厨房去了,不大工夫端出来几个熟菜,打开两瓶啤酒,放上两个玻璃杯子,然后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气氛有些尴尬,刘子光转移话题问道:“老温大哥,刚才你说等赔偿款到位就存下来给小雪当学费,难道说拆迁赔偿款到现在都没付清么?”

    老温说:“是啊,只付了七成,剩下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刘子光皱眉道:“董事会研究决定全部一次性付清的,怎么政策变了。”

    老温说:“我们也不清楚,都是相信你,才第一批签协议搬家的,听说后街的人拿不到足额补偿,又开始闹了呢,还有夜市上那些门面房的业主,都拧成一股劲不愿意搬家呢。”

    一股不安的情绪浮上心头,刘子光忽然想起,已经很久没和李纨联系了,这些日子不是在野猪峪忙碌就是奔波于购买飞机的事情,根本没时间过问家里拆迁的大事,以至于连情况都不掌握了。

    按照李纨的个性,答应的事情绝不会轻易变更,除非资金上出现大的缺口,或者说有强大的外力因素介入,才有可能拖延发放拆迁户的赔偿款,大开发的失败犹在眼前,谁敢在这个节骨眼上给自己找不自在啊。

    “老温大哥,我还有事先走了,你慢慢喝。”刘子光起身要走,老温挽留道:“饭都焖上了,吃了再走吧。”

    “真的不了,我得赶紧落实一下拆迁赔偿款的事情,这事儿急啊,这样吧,下回我带酒来陪你喝个够。”刘子光将面前玻璃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见他决意要走,老温便喊道:“小雪,去送送你刘叔。”

    内室的门开了,小雪走了出来,平静的将刘子光送下楼,当他跨上摩托车的时候,欲言又止的女孩终于鼓起勇气问道:“我爸爸是不是又发病了?”

    几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刘子光决定说一个谎话:“他没事,只是担心你上大学之后的事情,怕你被坏人欺负了,所以让叔叔照顾你。”

    小雪歪着头看了看刘子光:“真的?”

    “真的。”刘子光信誓旦旦的说,心里却有一丝酸楚,老温的身子骨太弱了,换肾手术更伤元气,或许真的如他所说,命不久矣了,但是在即将面临高考的小雪面前,他却只能隐瞒真相。

    “嗯,我相信你了。”小雪说着,竟然跳进了长江750的挎斗,说:“我送你。”

    刘子光苦笑,又不是不认识路,还让她送,待会还不是又要反送她回来?

    “小雪,你上楼陪爸爸去吧,叔叔不用你送。”

    小雪却摇了摇头:“要的,我带你去看一个地方,相信你一定有兴趣。”

    “好吧,你领路。”

    ……

    五分钟后,长江750停在了夜市一条街上,这里是高土坡的北部地域,最靠近市中心,有一溜沿街的门面房,居民楼也都是那种解放前就住在这里的本地土著,大多加盖了二三层楼,面积很大,拆迁难度很高。

    刘子光所住的大杂院已经搬空了,但是这边临街的门面却依然住着人,尽管道路已经阻隔,水电已经断绝,但是墙壁上却写着“照常营业”的字样,依稀可以看到商店里货架上的东西琳琅满目,有人坐在门口一脸的警惕,门框上还挂着白色的横幅,上面用醒目的黑字写着“誓死保卫家园!”

    一条街上至少有四五家这种门面还在营业,当然也有不少已经搬空,门上挂着铁锁,一间二层楼大门上挂着“至诚集团动迁指挥部”的牌子,几个头戴安全帽身穿迷彩服的人蹲在门口抽着烟,腰上还悬着橡皮棍,仔细一看,右臂上似乎还挂着红星保安的盾形臂章。

    “小雪,这就是你想让我看的?”刘子光顿时恍然大悟,女孩子很含蓄的提醒自己,至诚集团和大开发,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嗯,叔叔你忙吧,我回去了。”小雪从挎斗里出来,整整衣服回家去了。

    刘子光把摩托车停在路边,摘下墨镜走了过去,几个保安看见有人过来,警惕的站了起来,伸手拦他:“你是干啥的,拆迁区域不许入内。”

    刘子光说:“我是干啥的?我还想问你是干啥的呢,我怎么不认识你们。”

    保安们看他口气挺大,便回头喊道:“经理,有人来捣乱。”

    话音刚落,便从屋里出来一个男子,身材高大,浓眉大眼,黑色紧身t恤下是鼓胀的腱子肉,眉眼之间似乎有些熟悉,他用冷峻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刘子光,冷冷的问道:“你哪个单位的?”

    刘子光说:“我是刘子光,你们是哪个单位的?敢挂我红星公司的臂章。”

    那人不搭话,从牛仔裤的屁股兜里抠出一包希尔顿来,用从腰带上皮匣子内取出zi火机,耍了个酷酷的动作用小拇指打着火点上烟,深深抽了一口说:“你就是刘子光,我是尹志强,拆迁公司的头儿。”

    怪不得眉眼看起来有些眼熟,原来是尹总的弟弟啊,不过看他的意思,似乎对自己很有敌意啊,那些挂红星臂章的保安们,也横眉冷目站到了尹志强背后,抱着膀子瞪着刘子光,如临大敌一般。

    刘子光说:“我不管你是谁的兄弟,我限你一分钟之内,让你的手下把红星的臂章给我摘了。”

    尹志强冷笑:“我要是不答应呢?”

    刘子光和蔼的笑着:“你会答应的。”

    两人对视着,尹志强怒目圆睁,气势逼人,刘子光风轻云淡,却不怒自威,尹志强坚持了半分钟,终于妥协:“好,我给你面子,兄弟们,把臂章摘了!”

    保安们都将红星臂章摘下,统一交给尹志强,尹志强手里掂着这些臂章,轻蔑的说:“拿去。”

    刘子光伸手去接,尹志强却故意撒手,把这些臂章抛在地上,然后一帮人看笑话似的看着刘子光。

    “麻烦你,捡起来。”刘子光笑咪咪的说。

    尹志强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说:“你自己没接住怨谁?对不起,哥的腰不会弯。”

    刘子光点点头,二话不说转身欲走,忽然一个凌空回旋飞腿,抽在尹志强脸上,整个人直接就飞了起来,头撞到墙壁上,四仰八叉的躺了下来。

    “尹总,尹总!”他的手下们赶紧扑过去,尹志强已经昏死过去,口吐白沫,手脚抽搐个不停。

    “你想捡都没的捡了。”刘子光扯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说:“那个谁,给我把臂章捡起来,再给我说说这是咋回事。”

    保安们慑于他的凶猛,老老实实过来把臂章捡了起来,毕恭毕敬放在刘子光面前,说:“我们是集团新成立的动迁部,也是隶属红星公司的,尹总是动迁部的部长,还兼任红星公司的副总。”

    刘子光明白了,这是有人眼红公司的业绩,想分权呢,他说:“你们认识我么?”

    保安们面面相觑,吞吞吐吐说:“您是高土坡刘哥。”

    刘子光满意的点点头,说:“知道我就行,我不管你们是谁的人,但绝不能不经我同意,就挂红星的牌子,明白么!”

    “知道了。”保安们诺诺连声,刘子光起身说:“打120,赶紧把这小子送医院吧,留个残疾就不好了。”

    离开动迁区域,刘子光驾驶摩托车直奔至诚集团的总部而去,到了楼下,把长江750随意往路边一停,径直上楼找李总。

    正值中午,公司午餐时间,员工们不是出去吃饭就是订了盒饭,前台两个mm正神神秘秘的窃窃私语着什么,看到刘子光进来便慌忙起身道:“刘总好。”

    刘子光说:“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前台mm掩着嘴笑道:“聊公司里的浪漫故事呢。”

    刘子光纳闷道:“怎么说?”

    “您看看我们办公室有什么不同?”

    刘子光扭头看看,前台上摆着大大一束鲜花,芳香扑鼻,再看后面大办公室里,到处都摆放着鲜花,整个公司似乎变成了花的海洋。

    “每天三大束鲜花,还不浪漫啊,嘻嘻。”两个女生掩着嘴轻笑,似乎有满肚子的八卦。

    “李总去哪里了?”刘子光岔开话题问。

    “和客户吃饭,就在楼下西餐厅。”

    刘子光转身下楼,来到位于富豪广场三楼的c’estlavie西餐厅,门口穿着白色礼服的侍者彬彬有礼的帮他拉开门,刘子光扫视一周,发现李纨和尹志坚正坐在靠窗户的座位上,面前摆着玻璃杯,正低声说着什么。

    刘子光笑吟吟的走过去说:“李总,尹总,你们好啊。”

    李纨看到刘子光出现,眉眼间有明显的惊喜之色:“你来了。”

    尹志坚更热情:“刘总好久不见了,aitress,点单。”

    刘子光说:“不用客气,我来是想问一下,为什么拆迁赔偿款会拖延,为什么会有我不认识的人挂红星公司的臂章。”

    尹志坚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是这样的,临江cbd项目现在是我全权负责,动迁这一块需要人力,就借调了红星公司的一部分员工,红星公司虽然**核算,但毕竟是集团全额注资的法人机构,总之都是为了工作,我想刘总不会介意吧。”

    刘子光说:“不介意,我还当是冒牌货呢,不过你们挑人也注意些,红星臂章不是什么人都能挂的,既然挂了就要服从我的命令,今天这个事儿我就不追究了,下次注意,不要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里塞。”

    这话是给尹志坚说的,转而又对李纨说:“李总,赔偿款未到位的问题,下午上班我再找你,不打扰你们用餐了,再见。”

    说完转身就走,回办公室去了,李纨站起来想追,尹志坚指着腕子上的手表提醒道:“孙行长马上就到了。”李纨这才坐了下来,撩了一下发梢,镇定着情绪。

    刘子光回到楼上,径直去了总裁办旁边的小休息室,一帮小丫头正在吃盒饭呢,看到刘子光进来顿时闹开了:“刘总好,刘总饭饭了么?刘总你饿不饿?”

    刘子光说:“没吃呢。”话音刚落,就有好几个便当盒子放到了他面前,还有各种饮料瓶子,牛奶可乐果汁矿泉水都有,小丫头们兴奋的嚷着:“吃我的!吃我的!”

    以前那位跟随李总去过刘子光家的小江,现在已经是总裁办的高级助理了,她把别人的饭盒都推到了一旁,把自己的饭盒放到刘子光面前,小脸憋得通红地说:“吃我的豆腐,吃我的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