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6-2 阳谋
    就在刘子光乘着李纨的沃尔沃沿着滨江大道驶向锦官城小区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全市的餐饮娱乐业迎来了营业黄金时间段,但是当那些酒足饭饱的饕餮食客们剔着牙,打着饱嗝来到各类洗浴中心、桑拿会所、v、酒吧的时候,却发现气氛和往日截然不同。

    往日里那些或浓妆艳抹、或娥眉淡扫的特殊服务人员们,今晚全都消失无踪了,问服务员,他们都讳莫如深的摇摇头,啥也不说。

    华清池三楼,卓二哥已经接到好几位道上朋友打来的电话,神秘兮兮的告诉他,今晚八点半警方要扫场子,让他注意点,适当的把人撤一下,大家脸上都好看,卓力问他们的消息来源,有人说是派出所朋友打的招呼,有人说是治安大队的消息,反正都是有来路的可靠情报。

    他们还说,现在全国都在扫黄打非,省里部署下任务必须完成,市里准备今晚展开统一联合行动,多警种配合扫荡全部娱乐场所,不过还是个以前一样,雷声大雨点小,就是走个过场而已,最多扫几个没有后台的洗头房啥的,至于各大洗浴中心和酒吧,都是地方税收的重点产业,背景很深,上面也不打算动,所以过了八点半就可以继续营业了。

    卓力恍然大悟,刘子光上面的关系处理的很好嘛,怪不得让自己给员工放假呢。

    桌上的对讲机响了,传来大门口把风小弟兴奋的声音:“来了来了,真来了。”

    远处大路上,一串警车呼啸而至,大队身着防弹背心的警察和全副武装的武警跳下车来,冲进了华清池进行搜查。

    卓二哥手下小弟们都抱着膀子带着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警察们的表演,果不其然,警察们扑了个空,毛都没抓到一根,整个休息大厅空空荡荡,除了几个喝多了躺着打呼噜的客人之外,就是服务员了,没有一个技师在场。

    楼上包间更是空空如也,没有任何警方想找的东西,警察们似乎早有预料,也没做停留,跳上警车又走了。

    卓力叼着牙签下楼,眯着眼睛望着闪烁的警灯渐渐远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旁边王星问道:“二哥,风头过去了,让她们过来上班吧。”

    卓力说:“我说过了,今天放假。”

    “可是人家都开始营业了啊,咱们少干一天,损失几万块呢,反正公安也走了,不如……”王星劝道。

    “等等看。”卓力撂下这句话上楼去了,其实他也想马上开工,洗浴中心这行当可是日进斗金的,少干一天损失大了,但是不知咋滴,他心里就是有种隐隐的不安。

    上了楼,他又给刘子光打电话,刘子光不知道在忙什么,手机居然关了,此时有个电话进来,是领班红姐打来的,说姐妹们闲的难受,想来上班。

    “我说话不好使咋滴,让你们放假就是放假,老实在家呆着,等我通知。”搁下电话,卓力也很矛盾,斗争了十分钟,终于还是决定听刘哥的话,放假。

    十一点钟左右,几辆民用牌照的轿车开到华清池门口,下来十几个干练的便装汉子,身上都穿着深蓝色的坎肩,胸前印着两个大字:警察后背上是汉语拼音:jigcha,这帮人二话不说就往里闯,来势汹汹,门口小弟挡都挡不住,冲到里面一看,便衣们大失所望,休息大厅里依然空空如也,就连喝醉了的客人也打道回府了。

    警察们悻悻离去,闻讯下来的卓力却惊出了一身冷汗,万幸啊,如果自己太贪心听了他们的话,正常营业的话,这回就倒大霉了。

    ……

    果不其然,第二天中午江北电视台午间新闻播报了昨晚的全市统一扫黄打非综合治理情况,电视里大串衣着暴露的女子遮着脸依次从会所里出来,头戴钢盔手持冲锋的警察威风凛凛的在两旁站着,还有一些嫖客被抓以后手捂着脸拒绝采访的镜头,画外音说这次统一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四百余人,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华清池三楼办公室内烟雾缭绕,一帮人神情严峻,一言不发,卓二哥双眉紧锁,把烟蒂掐灭,说:“有啥想法都说说。”

    领班红姐说:“不偷不抢,不用国家操心,抓什么抓,不就是想罚款吗,等风头过去还和以前一样,怕毛。”

    王星说:“滨江那一带几个开澡堂子的老大都折进去了,看样子这回公安力度很大,我看还是托人打听打听,上面到底是什么意思。”

    卓力马上想到了刘子光,昨天要不是他严令自己给技师们放假,说不定今天的午间新闻上就会有自己的尊容出现,于是他拿起了电话拨了刘子光的号码:“刘哥有空么,中午一起吃个饭,光荣餐厅。”

    半小时后,刘子光来到了光荣餐厅,这是一家位于光荣街上的小饭馆,门脸不大但是菜肴很有特色,卓力已经坐在里面了,桌上摆着一瓶摆酒一碟花生米,看到刘子光进来赶紧招呼:“这边。”又对老板说:“上菜吧,炒腰花炒大肠,多放辣椒。”

    刘子光来到桌边坐下,问道:“我交代你的事情有着落了?”

    卓力一愣,随即醒悟过来,呵呵笑道:“你说查姓魏的背景那事啊,我让小王去办了,这会可能已经查出眉目了,我这就打电话让他过来。”

    刘子光问:“哪个小王?王文君还是王星?”

    “玩刀的那个,本来是跟小贝混的,最近小贝在深圳上学,我就调他过来帮忙,这孩子办事很麻利的。”说着就拿起了手机开始给王文君拨号。

    打完了电话,卓力把手机往桌上一拍,说:“昨晚的事儿你听说么,动静挺大的,全市的场子都被扫了,多亏你提前通知,要不然这回损失就大了,对了,这个风头啥时候过去?”

    刘子光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公安局长。”

    “你不是有内幕消息么?”

    刘子光哑然失笑:“我哪有什么内幕消息。”

    “没有消息你让我放假干什么?”

    “这个靠的是分析判断和感觉。”

    “拉倒吧,肯定是有人给你透风了。”

    ……

    街道上,三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年轻人匆匆走来,夸张的发型,张扬的姿态,以及脖子上粗大的黄金链子和胸口隐隐露出的纹身都显示出他们的江湖身份,走在前面的正是高土坡忠义堂最近很火的红棍王文君,跟在他身后的则是高中时的两个死党,瘦猴和蚂蚁。

    昔日机械职高不入流的小混混,今日已经是道上小有名气的人物,再也不用偷自行车换钱,也不用在网吧值夜班了,走在街上头都是高高昂起来的。

    前面就是光荣餐厅了,王文君忽然停下说:“等下,我去买份报纸。”说着走到路边的报亭拿出零钱说:“拿份晨报,再拿盒烟……”

    忽然,王文君拿着钱的手僵住了,他看到报亭里坐着两个人,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正端着碗拿着勺子给儿子喂饭,她的儿子是个没有手的残疾人,脑袋光溜溜的,眼神呆滞嘴角还有涎水,每吃一口饭就呵呵傻笑两声。

    这个傻子,就是半年前叱咤江北黑道的金碧辉煌头马,闫金龙手下保安部长马纯!

    他的手,正是王文君砍断的,他的脑袋,也是王文君打傻的。

    见有顾客,马母赶紧放下饭碗,在围裙上擦擦手问道:“要什么烟?”

    可是那顾客却不见了踪影,马母左顾右盼看不到人,一低头却发现自己脚下有两张红色的百元钞票,顿时惊奇起来:“这是谁掉的钱?”

    ……

    光荣餐厅里,王文君等三人坐在刘子光面前依然有些拘谨,都不敢动筷子,卓力问:“查出什么了?”

    王文君说:“魏良栋有个儿子叫魏小强,吸了好几年的粉,我昨天找到他,把他嘴撬开了,他有个叔叔在大开发,好像还是个头头,就是他在背后撑腰,让魏家当钉子户的。”

    刘子光和卓力对视一眼,然后站了起来:“干的不错,喝一杯。”

    三人慌忙站起,端起酒杯在刘子光酒杯下沿轻轻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刘子光拿起衣服说:“你们慢慢喝,我还有事先走了。”

    “刘哥再见,刘哥慢走。”三个年轻人很有规矩的说道。

    鉴于这条信息的重要性,刘子光立刻赶去总公司找李纨商量对策,至于昨日中午的误会,早已冰释,根据西餐厅的监控录像显示,李纨并不是和尹志坚单独吃饭,而是约了银行的戴行长共进午餐,尹志坚只是作陪而已。

    来到公司,把情况一说,李纨沉思片刻道:“大开发确实有个姓魏的副总,看来这件事是大开发在幕后捣鬼,有他们撑腰,拆迁的阻力就大多了,就算我答应了他的条件,他也一定会反悔的,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拖垮至诚。”

    一旁卫子芊接口道:“魏家人相当难缠,他们肯定有高人指点,不但准备了发电机和大量的饮用水,煤气罐,还把家里住院的九旬老人也拉去了,摄像头24小时开着,据说他们还和晚报记者有过接触,论拆迁的经验,大开发比咱们丰富多了,他们把这种经验反过来用来抵制咱们的拆迁,可谓用心良苦。”

    刘子光说:“和我预料的一样,不管咱们是来软的还是硬的,魏家人都不会买账,如果因为这件事闹出三长两短来,后果会相当严重。”

    李纨说:“那你有什么对策?平时你不是阴谋诡计挺多的么。”

    刘子光说:“这种事情不需要用阴谋,而是要用阳谋。”

    李纨奇道:“这么说你已经有办法了?”

    “有,卫助理,请你把蓝图拿过来。”刘子光自信满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