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6-18 飞行器中的好小伙
    刘子光这个气啊,花几十万交学费,结果让人家学校开除了,这算什么事,他强压怒火问道:“那几个人呢?你别告诉我也一起开除了?”

    贝小帅的声音小的像蚊子:“那啥……其实……也不怪他们……”

    刘子光顿时全明白了,这帮兔崽子,被航空学校开除了不敢回家,就藏在郊外停机棚里玩,还敢偷偷玩他的运五!

    他不动声色,说:“把电话给胡光。”

    电话叫到胡光手里,刘子光说:“胡光,我现在说的话你记清楚,谁敢再动我的飞机,就把谁的狗爪子剁了,明白么!”

    “明白!”胡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斩钉截铁。

    刘子光也不回家了,直接去公司车棚里把长江75o开出来了,一溜烟开到郊外红隼公司驻地,只见那架运五已经横在跑道上了,一摸引擎,还是热的,当时他就怒了,质问胡光:“不是让你看着飞机不让任何人碰么?”

    胡光老老实实的说:“你打过电话之后,确实没人再碰,不过之前他们已经飞过一圈了。”

    再看贝小帅他们几个败家子,全都乖乖蹲在一边,身上的行头倒是气派的很,贝小帅穿了件黑皮飞行夹克,胸前胳膊上全是章,背上还缝了个青天白日旗,上写两行毛笔字:来华助战洋人,官民一体救护。

    “哟呵,还飞虎队呢,混的可以嘛。”刘子光讽刺的说。

    贝小帅的头深深埋进了裤裆里,其余几个伙计也不敢说话,蹲在一边抱着头,如同看守所里的新丁。

    刘子光拉了一张椅子坐下,问道:“你们几个说说看,花了五十万学到啥了?”

    “光哥,不怪他们几个,是我打了同学,打了教官,才……不过我已经学会开飞机了,什么***破学校,纯粹骗钱……”

    “很好,你学会开飞机了,那么,你的飞行执照呢?”刘子光平静的问。

    贝小帅一时语塞,不过迅跳起来,跑到屋里拽出一个女孩,揽在怀里威风凛凛的说:“叫人!”

    女孩小鸟依人,用带有粤语口音的普通话冲刘子光喊了一声:“大哥。”

    刘子光微微点头,说:“小贝,我问你话呢,你的飞行执照呢?”

    贝小帅揪了一下怀中女孩的琼鼻,满不在乎的说:“好办,这事儿交给她了。”

    见刘子光不甚明白,贝小帅便解释道:“她老豆是航空培训学校的校长,老家伙要是不给我毕业证,就别想见他闺女了。”

    这句话是用江北话说的,女孩听不甚懂,依然用甜得腻的目光看着贝小帅,一双手也勾在飞虎队员的脖子上,说不出的恩爱甜蜜。

    “好了,滚一边去,男人有正事要谈。”贝小帅在女孩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女孩撅着嘴气鼓鼓的乖乖走了,贝小帅才神神秘秘的冲刘子光招手:“光哥,我给你带礼物了。”

    刘子光坐着不动,说:“你小子又整什么幺蛾子,拿来我瞅瞅。”

    贝小帅看周围没有外人,便跑进屋打开皮箱,拿出一个黑色塑胶盒子,有点像工具箱的样子,但是没那么大。

    刘子光掰开开关,打开盒子,脸上表情丝毫未变,很不经意的扫了一眼便合上了,上前揽住贝小帅的肩膀:“走,哥单独和你说点事。”

    贝小帅有点心慌,故作镇定道:“你们几个,先回去睡觉,我和光哥有重要的事情谈。”

    众人各自蹑手蹑脚的离开,谁也不敢回头看。

    刘子光依旧笑眯眯的,看的贝小帅直毛,他舔了舔嘴唇说了一句香港连续剧里很常见的台词:“光哥,你听我解释。”

    刘子光飞起一脚踹中贝小帅胸口:“解释个p,我让你干啥去的,好好学习飞行技术,你都干了些啥,打架泡妞,还买这玩意,这玩意是你玩的?”

    说着将那黑色塑胶盒子摔在贝小帅面前,盒盖弹开,里面赫然是一把造型硬朗的手枪,做工极其考究,枪身泛着微光,看形状应该是sIg出品的p226系列手枪。

    “你总不会告诉我说,这是在广华街买的玩具吧?”刘子光冷笑着问。

    “那啥,光哥你的生日不是快到了么,这是我的一点意思,当老大哪能没有家伙傍身啊。”贝小帅眨巴着眼睛,一脸献媚的说道。

    “放p,我生日是冬天,现在什么日子,我问你,这枪是哪里搞的?花了多少钱,你又认识了什么不三不四的朋友,说!”

    贝小帅见老大飙,只好竹筒倒豆子全说了:“家伙是香港买的,花了两万五千港币,还认识了一个地下军火商,绰号龅牙狼,真名不知道,他说以后有需要,可以再找他。”

    “枪是祸害,咱们做正行生意的人不但用不到,还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你懂不懂?”刘子光一边语重心长的教育着贝小帅,一边将p226捡了起来,来回拉动着套筒,又晃了几晃,内部零件很精密,没有出任何异响,随枪配置了两个弹匣,一个是镀铬的二十弹匣,底部还有聚合物防震托,另一个是标准的十五弹匣,弹簧力都很足,子弹也很崭新,黄澄澄的弹头,银光闪闪的弹壳,一枚枚装在封面鲜艳的纸盒子里,一股精密杀人机器的美感扑面而来。

    “懂了,我下次不敢了。”贝小帅点头哈腰的说。

    刘子光把子弹压进弹匣,啪的一声装上弹匣,拉动套筒推弹上膛,关上保险吧枪插在腰带上,又把剩下的弹匣放进口袋,冲贝小帅勾勾手:“还有呢?”

    贝小帅两手一摊:“就这一把,没有了。”

    刘子光说:“我还不知道你,好东西能不给自己留一把?麻溜的拿出来,不然我踢死你。”

    贝小帅没办法,只好哭丧着脸又回屋拿来一个盒子,也是同样的p226,刘子光说:“还有么?没给你卓二哥也装备一把?”

    贝小帅说:“这个真没有,二哥是玩刀的,看不上这个。”

    刘子光把另一个盒子也拿在手里,说:“好了,现在上飞机,让我看看你这一段时间都学了点啥。”

    贝小帅傻眼了:“夜间起降?”

    “不敢?”

    “敢!”

    ……

    开区空无一人的宽阔道路上,一架运五飞机准备就绪,地勤人员做了个可以起飞的手势,贝小帅便开动飞机向前滑跑,刘子光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注意着贝小帅的一举一动。

    坐在机长位子上的贝小帅,哪还有半点江湖浪子的影子,神情严肃,动作娴熟,哪里像个航空学校开除的学生,分明是个经常翱翔蓝天的老鸟。

    事实证明,贝小帅的飞行技术不是盖得,这么黑的天,居然搞低空飞行,简直就是擦着树梢飞过去的,运五的飞行度很慢,甚至还比不上某些高档轿车的时,但胜在能飞直线,升空之后,贝小帅只是略推操纵杆,飞机就到了波光粼粼的淮江上空。

    下面就是悠悠淮江,在夜色中如同一条蜿蜒的缎带一般,从西向东延伸开去,江北岸是灯火璀璨的江北市区,道路纵横,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汽车如同密密麻麻的甲壳虫一般,在道路上飞驰着,从天空望下去,整个世界显得如此渺小,如此美丽。

    江北市没有民用机场,也有没有空军驻防,而且贝小帅的飞行高度很低,不会被雷达现,但他们还说很低调的顺着淮江飞了一圈就回去了。

    开飞机最难的就是降落,更何况是这种没有塔台指挥,没有专业机场的降落,荒无人烟的开区公路上,五个空汽油桶摆成T字形,里面烈火熊熊,为降落指引了方向,贝小帅嘴里嚼着口香糖,大大咧咧的一压操纵杆就飞了下去,运五在公路上颠簸了几下,就稳稳停下。

    “行,没白学。”刘子光脸上终于露出笑意。

    “嘿嘿,我天生就是开飞机的料。”贝小帅恬不知耻的自夸了一句。

    飞机被汽车拖到机库里检修去了,趁着贝小帅在,刘子光便把今天生的事说了一下。

    “酒吧让人砸了,损失起码小十万,对方伤了七八个,有两个重伤,派出所抓了咱们七个人,其中就有黑人歌手奥巴马,这么一闹,起码一星期不能开门。”

    刘子光说的轻描淡写,贝小帅的眼睛却瞪了起来:“草他老母,谁干的!老子废了他。”

    “老熟人,杨副所长。”

    “他不是吞刀片自杀了么,又咸鱼翻生了,**,这小子血真长,明天我出马,不把他屎打出来,我跟他姓!”

    ……

    市内某健身俱乐部,保外就医的杨峰正在练习卧推,一百四十公斤的杠铃对于他来说还算轻而易举,推完一组,站起身来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胸肌达,腹部六块肌肉轮廓鲜明,咧嘴一笑,两口白牙晃人的眼。

    李志腾扔过来一块雪白的毛巾:“杨子,来局散打?”

    “没问题!”杨峰擦着汗说,忽然感到耳根子热,他眯起眼睛说:“有人在念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