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6-19 杨峰华丽归来
    李志腾猥琐的一笑,说:“肯定是昨天新上手的那个**想你呢,怎么样,素质还行吧?”

    杨峰摇摇头:“除了波大腰细腿长,就没啥拿得出手的了,对这种货色,我一般都是拔鸟走人,连电话号码都不留的。”

    李志腾吞了口涎水,骂道:“杨子,你真糟蹋东西,你不要给我啊,我最近上了几个都是九零后非主流,都有点审美疲劳了。对了,你猜我昨天碰见谁来着,刑警之花胡蓉,这丫头比以前更傲了,胸脯挺得那叫一个高,看见我都不带搭理的,我草,不就是仗着她爹胡跃进提了副市长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杨峰只觉得有一只大锤在敲击着自己的胸口,李志腾的话揭开了他心中的伤疤,对于胡蓉这支带刺的蔷薇,他一直垂涎欲滴,几次差点都上手了,最终还是功亏一篑,现在人家是警界有名的女神探,自己却成了阶下囚,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而且自打出事之后,自己在圈子里的地位是扶摇之下,除了李志腾这个傻大个,以前玩的不错的一帮朋友都变得对自己爱搭不理,还有上回父亲说要介绍王副书记的女儿给自己,出事之后,这件事也黄了。

    “杨子,你脸色咋有点不好看?”李志腾傻乎乎的问道。

    “没事,走,练一局去!”杨峰扯掉脖子上的白毛巾,摘下了墙上的拳击手套。

    ……

    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身高一米九的李志腾竟然仓皇落败,扶着围栏坐倒在地,口中大呼:“哎哟,不行了不行了,我说杨子,你这是玩命啊?”

    杨峰依旧在台上蹦达着,不时快出拳,出呼呼的破空之声,大滴大滴的汗珠从线条笔直的鼻梁上流下,上回吞刀片事件之后,父母一夜白头,苍老了许多,父亲更是放下身段,亲自去求政法委书记胡跃进,据说这事儿最后连李书记都出面了,终于压了下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最终只是判了个三年有期徒刑而已,再办保外就医,人就算捞出来了。

    这件事给杨峰的刺激很大,从派出所副所长沦落到阶下囚,从人人巴结的**子弟到别人避之不及的惹祸精,这种落差足以让意志薄弱的人精神崩溃,但杨峰却挺了过来,他把情绪都泄到锻炼上来,这段时间散打技术和跆拳道水平明显见长,小肚子上的赘肉也练下去了。

    杨峰终于从人生的低谷中走出,脚踏实地的做起了生意,在滨江大道上开了酒吧,又趁着风头注册了一家建筑公司,虽然现在没有生意,但凭着组织部长的牌子,肯定能捞几个大单子,到时候就吃喝不愁了。

    冲了个澡出来,休息室内,杨峰抛给李志腾一根三五,吞云吐雾道:“其实我觉得下来反而更好,没有那些琐事缠身,早上想几点起就几点起,想揍谁就揍谁,随心所欲自由的很。”

    李志腾说:“对,有人管着就是不舒服,对了,项目的事情有眉目了么?”

    “没跑,起码拿个上亿的单子,到时候往外一转包,啥事不要管,点钱就行了。”

    李志腾兴奋起来,上亿的项目啊,起码赚个几千万,有钱有势可比当个小警察强太多了,他摩拳擦掌道:“杨子,可别忘了我啊。”

    杨峰说:“放心,少不了你的,咱们一步步来,迟早做到聂万龙那个级别。”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杨峰说:“走,还约了分局几个朋友吃夜宵呢。”

    两人更衣离开俱乐部,门口停着两辆大排量suV,其中一辆坐满了人,都是李志腾从押钞队里叫来的小伙子,一个个膀大腰圆精悍的很,杨峰聘请他们给自己当保镖,进进出出前呼后拥,管吃管玩还有红包,谁不乐意干啊。

    两辆车风驰电掣的走了,路边巷口中走出一人,望着他们远去的影子叹了口气,对方早有防备,让善于打闷棍的胡光没了用武之地。

    ……

    私人城市酒吧被勒令停业整顿,工作人员抓了十几个,连当红歌手奥巴马都被关进了派出所,不过对这个外籍人士的处理很让人头疼,这位黑哥们疯疯傻傻,就是不提自己是哪国人,江北市毕竟比不得广州,外籍人士比较稀罕,派出所也不敢大刑伺候,只能盒饭香烟纯净水伺候着,等着他的东家来领人。

    基层**通常都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保持辖区里不出大事最好,谁都知道私人城市酒吧幕后的老板是谁,也知道这场架怎么打起来的,两边他们都不愿意得罪,就只能和稀泥了。

    派出所门口,杨峰正和办案**亲切握手话别,杨峰虽然被清理出公安系统,但是人脉还在,谁都给他面子,从所里捞几个人出来是小事一桩。

    他身后站了七八个年轻人,都是前天晚上被拘留的打架闹事者,因为够不上治安处罚条例,所以就没拘留,罚点款放了拉倒。

    “晚上我请客,不许不去啊。”杨峰拍了拍昔日同僚的胳膊,转身离去,迎面正遇到同样前来捞人的刘子光。

    双方立刻怒目而视,剑拔弩张,在派出所门口就拉开了架势,刘子光笑笑说:“这不是杨副所长么,好久不见了,啥时候放出来的?”

    “妈的,找打是不?”李志腾虎着脸作势要冲过来。

    “来呀,把你丫另一只手也废了!”贝小帅毫不示弱,昂起头指着李志腾的鼻子骂道。

    李志腾脸色难看的可怕,他的手筋腱伤了再也不能握拳握枪,这是他心底最不容触碰的伤疤,贝小帅当众提出来,彻底激怒了他,也不管是不是在派出所门口了,吼一声就要扑上去。

    “李子!淡定!”经历过波折的杨峰沉稳了许多,望了望闻讯赶出来的派出所**,喝住了李志腾,阴鸷的目光扫了扫刘子光,走过来阴恻恻的说:“这次就算了,我给所里面子,下回就没那么好运气了,总之以后走路小心点。”

    刘子光微笑着回答:“你以后吃东西也小心点,刀片啥的别乱吃。”

    空气中的火药味已经很足了,擦根火柴都能点燃,但这里毕竟是派出所门口,来来往往警察很多,再傻的人也不会选择在这里动手。

    杨峰脸色一冷,扭头就走,李志腾骂骂咧咧的也跟着走了,手下一帮小痞子也拿目光挑衅的看着刘子光,骄傲的如同一群小公鸡,趾高气扬的上了车,扬长而去。

    “我顶你个肺,要不是在差馆门口,我当场就放翻这群扑街的。”贝小帅望着他们的背影啐了一口,去了趟广东,他倒是大大丰富了语言艺术。

    刘子光是区**代表,派出所**也给他面子,交了罚款就可以领人了,**打开拘留室的门,将一干人等领了出来,交给刘子光带走。

    刚走到楼下,上面有人喊:“等等!”

    刘子光等人停下,刚才办手续的**下来很抱歉的说:“市局外事科刚打电话过来,要把这个黑人带走,不好意思了。”

    刘子光问:“不是结案了么,怎么还查?”

    **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肯定是有人把案子捅到外事科,这下麻烦了,他没有护照,没有签证,肯定要遣返的。”

    这事儿捅到上面去了,谁也没办法,江北市是个小城市,很少有涉外案件,所以小事也成了大事,刘子光也没招,只好走到陈马丁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说:“没事,我一定把你捞出来。”

    陈马丁倒是一脸的无所谓,耸耸肩膀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牙。

    ……

    深夜十二点,益虫网吧,几辆警车开到门口,下来一群警察,二话不说进门就搜,结果被他们在三楼包厢里抓到几个衣衫暴露的女孩,摄像头和视频聊天窗口还开着呢,人赃并获没啥好说的,抓人封门没收机器。

    当贝小帅闻讯赶来的时候,门上已经贴了封条,现在是严打期间,通过网络进行散播**信息属于重案要案,谁也保不住的,而且这案子是分局直接抓的,事先派出所都不清楚情况。

    贝小帅气的直踢门,质问几个侥幸逃走的手下:“谁整出来的事情,裸-聊就裸-聊,找间出租屋弄个电脑就行,到老子网吧添什么乱!”

    手下苦苦辩解:“小贝哥,真的不关我们的事,那几个妞是常客,都是进包间,点最贵的烟和饮料,说是附近的学生,专玩劲舞团的,谁知道她们是干这个的啊。”

    贝小帅摸着下巴若有所思:“这样啊,搞不好是有人在针对老子。”

    ……

    洗浴中心三楼,红姐正带着几个技师学习文件呢,她们在红姐的领读下异口同声的念着:父母养我几十年,离开家乡来赚钱,如果不用安全套,得病怀孕真是惨,打针吃药好几万,空手出门空手返,染上艾滋命归天,还让家人没脸面。

    楼梯一阵响,卓二哥带着一帮人上来了,红姐赶紧上去问道:“二哥,啥时候重新开业啊?”

    卓力没好气的说:“全市场子都停业了,你问我,我问谁啊,都出去出去,我们有事谈。”

    红姐带着姐妹们下楼去了,却看到王星坐在楼下,便纳闷道:“猩哥,你咋没上去?”

    王星很自然的一笑:“二哥让我在下面守着,他们有重要事情谈。”

    “哦”红姐含糊的应了一声,走了,心中却在想,自从上回去过省城之后,卓二哥似乎就不怎么待见王星了。

    楼上,卓力正在主持会议,现在洗浴中心关了,酒吧勒令停业,网吧也停业整顿,眼瞅着只有出没有进,手下几十号弟兄

    都要饿死了,二哥能不急了,大家说着说着就提到了杨峰,酒吧和网吧的停业,肯定是他找人干的,也只有他熟悉警方的门道,知道这些娱乐消费场所的命门所在。

    “妈的,惹急了老子,一枪爆了他的头。”贝小帅恶狠狠地做了个枪毙人的手势。

    “这小子最近警惕的很,出入都带着六七个人,身上还有家伙,不好动他。”卓力摩挲着刮得铁青的下巴,显然已经把报复杨峰的事情正式排到日程表上了。

    门外,王星蹑手蹑脚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