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6-25 网吧里的花季少年
    今天是于小同十六岁生日,对这个举目无亲的辍学少年来说,网吧就是他的家,游戏中认识的朋友就是他的亲人。

    他虽然年纪小,但是出道很早,他哥哥于大同也是出来混的,练得一手很俊的跆拳道功夫,在金龙哥旗下的金碧辉煌做保安,去年底的金碧辉煌出事的时候,于大同莫名其妙的死在电梯间里,脖颈生生被人折断。

    于小同整日和一帮辍学少年混在一起,打架斗殴喝酒吸毒泡马子,经常带着十几号人冲到网吧里斗殴,他下手狠,花钱也狠,被警察抓了也不出卖兄弟,年纪轻轻就在道上有了一定名气。

    上次事情之后,于小同得到三万块酬金,他放开手脚很是挥霍了一番,其实对于这种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年轻人来说,所谓挥霍不过是包网吧高级套间,顿顿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喝大瓶的可乐,抽软壳的中华,买最好的装备,QQ红钻黄钻蓝钻绿钻黑钻彩钻全开了,劲舞团的道具服装买最贵的,Q币一充就是几千,到处乱送,反正怎么讨小mm欢心怎么来。

    于小同够狠,够义气,够有钱,所以身边聚拢了一帮十来岁的少年,为他马是瞻,什么刘子光,什么卓老二、小贝哥,在他们眼里都是老掉牙的货色,将来的江北黑道,必然是同少的天下!

    今天同少过十六岁生日,小弟们帮着安排筹划,从附近初中骗来几个还在上学的乖乖妹,又在市买灵力一大堆啤酒可乐零食,在网吧包间里开起了paRTy,于小同新染了一头黄毛,翘着二郎腿坐在沙上,手里捏着一瓶嘉士伯,气定神闲,俨然是新近上位的江湖老大。

    “做我们老大的女朋友哪里不好,学校有谁欺负你,一个电话就摆平,劲舞团的衣服随便换,整个江北市横着走。”一个少年耐心开导着几个小女生。

    几个女生依然把头摇得象拨浪鼓,于小同生气了,走过去抓住一个女生的头把她拽起来拖到自己面前,拉开牛仔裤的拉链,露出一截又细又短的小腊肠来,很威严的说:“给老子舔!”周围少男少女们一阵尖叫,纷纷鼓掌。那女生吓得梨花带雨,一阵干呕,可怜巴巴的看着周围的群魔乱舞,但却没有任何人帮她正在这时,门外进来一个少年,冲于小同喊道:“同少,有人找你。”

    于小同扭头一看,外面灯光阴影下站着一个人,棒球帽墨镜打扮,他悻悻的拉上裤子拉链,站了起来,摇摇晃晃走了出来,随手将门带上了。

    “这里不方便说话,那边去吧,我给你带东西了。”墨镜男子指着走廊尽头的厕所说。

    两人来到厕所,墨镜男子回头销上门,低头在包里翻着东西,于小同站在小便池前尽情挥洒着少年的活力,一道白练有力撞击着小便池,水花四溅,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于小同忽然觉得一道细细的绳索勒住了自己的脖子,同时后腰窝被人用膝盖顶起,他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的想去抓那条绳子,但是绳索已经深深勒进了他的脖颈。

    十六岁的少年渐渐变成一摊软泥,两眼翻白,舌头吐出老长,墨镜男子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到地上,试试脉搏和心跳,证实确实死了,才将厕所的门打开一条缝往外看去。

    只见走廊里站了几个人,正气势汹汹的和包间里的少年说着什么,一言不合就踹出一脚,闯进了包间。

    墨镜男子关上门,慢慢退了回来,走到窗户旁开始拆卸铁棂子。

    ……

    刘子光带领一票兄弟闯进了网吧,直扑于小同所在的包间,一群膀大腰圆的汉子把楼梯踩的砰砰作响,正在楼下监视的刑警赶紧给胡蓉打电话,胡蓉此时还在路上疾驰,接到电话后沉着下令:“一定要把于小同保护好,绝不能出事!”

    小刑警急赤白脸:“他们一群人,我只有一个啊!”

    “别忘了你是警察!”胡蓉几乎是吼出来的,说完就挂了电话,现在的新人是越来越没用了,什么都要人教才行。

    网吧楼上包间。

    于小同的朋友们,大都是些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一个个都是豆芽菜体形,但是动起刀子来绝不含糊,说杀人就杀人,脑子都不带转弯的,所以真正在道上混的人都知道,这种生瓜蛋子不能惹,他们脑子里根本就没有一个怕字。

    但是不想惹不代表惹不起,真要比划起来,这帮小混混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高土坡小贝哥打头,后面跟着的也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角色,王星、王文君、胡光等人全到了,气场之强大,让这伙小毛孩为之颤抖。

    “于小同呢?”贝小帅蛮横的喊道,同时一双凌厉的眼睛在包间内扫视着。

    “同少的名字是你喊得~!”一个不知天高地厚急于成名的毛孩子竟然出言顶撞贝小帅。

    贝小帅抬脚就把他踹飞了,砸倒了一台液晶显示器和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再爬起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带了血,毛孩子们才知道怕,一个个都不敢动了。

    “别吓着孩子。”刘子光踩着碎玻璃走进来,温和的笑笑:“我找于小同,谁知道他在那里?”

    “在卫生间,刚才有人找他。”一个孩子低声答道。

    刘子光脸色一变:“不好!”拔腿就往厕所冲,贝小帅一愣,随即抖开甩棍紧随其后,刘子光冲到门口猛推,门从里面插上了,他退后一步抬脚猛踹,卫生间的门被踹开,于小同正躺在地上,身下一摊水渍,窗户上的铁棂子已经不见了,空荡荡的如同缺了门牙的大嘴。

    冲到窗边,却只看到街对面一个匆匆的背影,棒球帽,黑色短风衣,似曾相识。

    “妈的,被他抢先一步!”贝小帅恨恨的一跺脚,刚要翻出去追击,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大喊:“警察,不许动!”

    回头一看,是个年轻的便衣站在走廊里,手里举着枪和警徽,脸上汗如雨下。

    少年们也涌了过来,围在于小同尸体旁哭喊着:“不好了!杀人了!同少死了!”场面相当混乱。

    “凶手跑了!现在追还来得及!”贝小帅瞪着眼睛冲那警察怒吼一声,但小警察却固执的将枪口瞄准他的脑袋,扳动击锤说:“不许动,再动我就开枪了!”

    贝小帅无奈,只好举起了双手,回头再看,那墨镜男已经钻进了出租车,临进车门前还扭头冲这边看了一眼。

    “马碧的,丫还笑呢!”贝小帅狠狠地啐了一口。

    负责监视于小同的警察是新分配到刑警队的新人吴松炜,参加工作时间不长,没有经验不说,随机应变的能力也比较差,所以才被派来执行这个最没有难度的任务,没想到偏偏还就出了大事。

    本来上级是要求他严密监视于小同的,其实这不难做到,只要向网吧管理者出示一下证件,伪装成网管啥的就可以,但是小吴没经验,再加上麻痹大意,觉得不会出啥事,就自己开了台机子在下面玩起来,楼上生什么事他根本不知道,只是当刘子光等人冲进网吧的时候才有所察觉,但他先做的还是报告,而不是冲上去。

    接到胡探长准确无疑的命令之后,小吴才跌跌撞撞爬上来,只看到卫生间的门被踹飞,里面躺着一具尸体,几个膀大腰圆一脸江湖气的汉子站在那里,一帮花季少男少女惊恐万分涕泪横流彷徨无助的蹲在尸体旁哭叫着。

    “警察,不许动!”刚毕业的小刑警拔出了工作证和手枪,同时大吼一声,但是他的双腿都在颤抖,面前站着的可是杀人犯啊,自己只有一个人,如果他们要来硬的,自己究竟该怎们办,他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别愣着啊,下面该干什么?”刘子光揶揄道。

    小吴头上冒着汗,手心也滑腻腻的,枪柄都握的不牢稳了,他心里全乱了,执行监视任务,结果目标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人杀死,还没转正就出了个大篓子,以后还怎么在警界混啊。

    “我是警察!都别动!”小吴继续色厉内荏的大叫。

    刘子光很遗憾的摇摇头,说:“我手下不当警察都知道现在该怎么办,那啥,王星你告诉他!”

    王星心中一凛,看了看刘子光似笑非笑的表情,说:“你现在应该叫救护车和支援,保护现场,拘留相关人员,追捕凶手。”

    小吴恍然大悟,拿出手机拨了胡探长的号码,大喊道:“胡探长,于小同被刘子光他们杀了!我已经控制住他们!”

    “**,你哪只眼睛看到于小同是我们杀的?凶手刚才跑了,要不是你丫拿枪瞄着我,我都把他抓到了!”贝小帅大怒道,卷着袖子就要过来揍人。

    吴松炜紧张了:“别动!你再动我真开枪了!”

    “小贝,别动。”刘子光及时喝住了贝小帅,他知道,这个严重缺乏经验的小刑警,真的会开枪。

    此时门外传来一阵急刹车的声音,然后是急促的脚步声,胡探长带着手下赶到了,她看也不看小吴,直接走到尸体前蹲下,试了试脉搏说:“死了。”

    “胡探长,目标是他们杀的。”吴松伟激动地说。

    “你亲眼看到了?”胡蓉问。

    “我……”吴松伟语塞了。

    胡蓉转向刘子光:“是谁下的手,看清楚没有?”

    “看见了,我还拍下来呢。”刘子光含笑举了举手中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