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6-26 杨夫人钦点专案组
    刘子光用的是一款带快拍功能的山寨手机,可调焦距五百万像素cmos摄像头,无声快门,一按即拍,功能相当强大,绝对是街拍利器。

    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一个不甚清晰的人像,戴着棒球帽和墨镜站在出租车旁,正回头往这边看,由于距离关系,人像的五官很模糊,只能看出身高体态来,但这已经是很难得的线索了。

    “蓝牙给我。”胡蓉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接收了图像后便有条不紊的下起命令来:“打电话叫法医,给所有目击者做笔录,调取网吧监控录像。”

    “是!”刑警们立刻行动起来,胡蓉亲自给刘子光做了简短的笔录便将他放走,吴松炜惊愕的瞪大了眼睛:“胡探长,他他他,他是……”

    “是什么?”胡蓉虎着脸问道,吴松炜顿时不敢说话了。

    “回去后写份检讨给我。”胡蓉冷冷丢下一句,转脸走了。

    “小伙子,多学着点,不要自以为是。”刘子光轻笑一下,带着人从吴松炜面前扬长而去。

    一行**摇大摆的下楼去了,王星最后一个下楼,吴松炜的目光从王星脸上划过,忽然低低的惊呼道:“我认识你!”

    王星脚步一僵,就听吴松炜说:“你是辽东警院刑侦系的高材生,到我们学校参加过散打比赛。”

    “你认错人了,什么眼神。”王星不屑的哼了一声,看也不看吴松炜,头也不回的走了。

    “明明就是啊。”吴松炜望着正在下楼的王星,剃得铁青的头皮,粗大的金项链,胳膊上张牙舞爪的盘龙,分明是个黑社会打手,可是那眼睛,那神情,那身材,都是那么的熟悉。

    ……

    市殡仪馆,气氛庄严肃穆,若有若无的哀乐声随着悲伤到处流淌,天灰蒙蒙的,空气中湿度很大,很憋闷,两辆黑色的小车停在大理石铺成的停车场上,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妇人悲痛欲绝,站在停尸房门口嚎啕大哭,一帮女同志在左右搀扶着她,低声劝解着,时不时拿手帕擦拭一下自己通红的眼眶。

    杨峰的尸体就停放在这里,丧葬服务人员正在给他更衣化妆,杨峰的母亲是市妇联的干部,儿子出事的时候还在省城开会,闻讯后迅赶来,在丈夫的陪同下来看儿子最后一眼。

    尽管杨部长再三劝告,让夫人不要去看儿子的遗体,因为怕她受不了这个刺激,但是夫人还是坚持要来,杨部长拗不过她,只好带着她来到殡仪馆,本来法医还要验尸查找线索的,但是也**中断了。

    殡仪馆的化妆师见多识广,别说是爆头的死尸了,就是烧焦的、压烂的,不成形状的都摆弄过,他们迅弄了个塑料头壳罩在杨峰被子弹掀开的脑门上,上面再盖上假,安上一枚玻璃眼珠,脸上敷了厚厚一层粉,身体套上衬衣和西装,外面再罩一个有机玻璃外壳,离远一看,倒也栩栩如生,跟睡着了似的。

    齐活之后,杨夫人才被放了进去,当她看到儿子静静地躺在水晶棺材里的时候,并没有哭泣,而是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生怕将儿子从睡梦中惊醒,走到棺材旁静静的站着,一言不,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儿子长长的低垂的睫毛,紧紧抿着的嘴唇,挺拔的鼻梁……

    “小峰,妈妈来了,妈妈来看你了,醒醒,和妈说句话啊,乖。”杨夫人扶着棺材柔声说着,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妇联的女同志们也都陪着掉眼泪,世间最悲痛的莫过于白人送黑人了,尤其还是这样一个英俊潇洒又懂事的好儿子。

    “小峰,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妈什么都答应你,你不是看中悍马了么,妈给你买,你不是想去美国么,妈帮你办!你要什么妈都答应,你怎么就不睁开眼看看妈妈啊!”

    杨夫人声嘶力竭的哭着,拍打着水晶棺材盖,情绪明显失控,妇联的同志们刚想过来劝慰,忽见她一把掀开水晶棺材盖,抓住儿子一阵乱摇。

    本来脑壳装的就不是很牢稳,被部长夫人一阵乱晃,居然掉了下来,露出空荡荡的脑壳,玻璃眼珠也叽里咕噜滚了下来,骇人的一幕吓得杨夫人一口气背过去,当场昏倒。

    一帮人扑过来,又是掐人中又是揉胸口,终于把杨夫人救醒,但是她却变得呆呆傻傻,眼神也有些凝滞,众人急报杨部长,杨部长哀叹一声,摇了摇头说:“我早说过,这个刺激她承受不了的。”

    “杨部长,公安局的同志来了。”秘书低声说了一句,杨部长却只是点了点头,并未去迎接。

    公安局长宋健锋,带着刑警支队长谢国华来到殡仪馆,慰问失去爱子的杨部长及其夫人,宋健锋握着杨部长的手沉痛的说:“杨部长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

    “一定要尽快破案,江北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正在受到极大威胁啊。”杨部长的语调很缓慢,很坚决。

    望着杨部长一夜之间多出来的满头白,宋健锋在心底叹了口气,这回压力大了,作为一个老刑侦,他明白这个案子相当棘手,很可能是团伙流窜作案,没有那么容易破案的,但是这回死的不是一般人,而是组织部长家的公子,办案工作上肯定要承受极大压力,甚至干预。

    “在这里我代表局党委,向杨部长保证,一定尽快破案,还有一件事……杨峰的遗体法医想解剖检查一下,很多线索……”宋健锋还没说完,坐在杨部长身后一直不说话的杨夫人忽然咆哮起来:“谁也不许碰我的儿子!”

    杨部长眉头一皱:“老林,你要冷静,这也是为了破案的需要。”

    “我不管,儿子死前已经受了那么大罪,死了身体还要被这些人乱剖,我绝不同意!”杨夫人如同哺*期的母老虎一般,大嚷大叫不止,宋局长等人也苦笑着没办法。

    杨部长叹口气,夫人的心情他能理解,便不再这个问题上继续了,岔开话题问道:“老宋啊,这案子准备交给谁办?”

    宋健锋说:“局里成立专案组,我亲自挂帅督办,具体工作准备交给刑警二大队,韩光和胡蓉他们几个年轻人的办案水平还是很过硬的。”

    杨夫人又插嘴了:“不行,我不同意,嘴上**办事不牢,我觉得这案子应该让老谢来挑大梁!”

    老谢指的是刑警支队长谢国华,他也是南泰帮的成员之一,原来是江岸分局的一把手,杨峰在他手下颇受照顾,马局还在的时候就提拔他当了刑警支队长,就是为了当副局长铺的阶梯,后来马局下台,谢国华的升迁之路也陷入了停顿,不尴不尬的当着他的支队长,权力却渐渐被架空。

    杨夫人当年在乡下可是当过妇女主任的,工作能力相当之强,杨部长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少不了她的出谋划策,到底是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巾帼,这种机会都能加以利用,杨峰的死是个大案子,交给谢国华来办的话,不但能及时有效的跟进案件进度,还能拉老谢一把,给他一个立功的机会。

    杨部长很快就明白了妻子的意图,他严肃的对宋健锋说:“这个提议,你们局党委可以慎重考虑一下。”

    宋健锋苦笑,你组织部长大人都钦点了,我们还考虑什么,当然嘴上不能这么说:“好的杨部长,我们一定会慎重考虑专案组人员的构成的。”

    “谢谢。”杨部长紧紧握住宋健锋的手摇了摇。

    “老杨,节哀。”宋健锋拍了拍杨部长的胳膊,转身走了,谢国华也过来和杨部长握手,两人同是南泰帮成员,一直来往比较密切,杨峰是要喊谢国华一声叔叔的,这时候就不说什么客气话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

    果不其然,刑警支队长谢国华担任了5.24专案组的组长,调动一切资源侦办这起特大持枪杀人抢劫案。

    如果死的只是一个野模特,根本不会引起那么大的轰动,但是由于死者之一是江北市上流社会赫赫有名的杨公子,那影响力就不一般了,最近几天老百姓都在议论这个事,但是电视报纸广播和网络上却只字未提,那是因为杨部长施加了压力,他不想让儿子死了还被人戳脊梁骨。

    但是老百姓的嘴是封不住的,杨峰暴死江边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传的是沸沸扬扬,而且有鼻子有眼,相当的不堪。

    刑警二大队附近的小饭馆,韩光扒着碗里的牛肉拉面说:“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公开真相怕什么,越不让老百姓知道,老百姓越想知道,现在5.24案都有几十个版本啊,搞得老百姓不敢去江边散步,影响极其恶劣!”

    胡蓉说:“肉食者鄙,上位者从古至今都是这样,你不能用自己的智商去衡量他们。”

    韩光挑着碗里仅有的几片牛肉说:“5.24案不给咱们办,还真是可惜了,我已经查到线索了,这个杨峰还真是个人物,有动机杀他的人简直能编成一个加强班,不过有能力实行的人却不多,有个人特别可疑……”

    胡蓉拿筷子搅着面条,心中却莫名的紧张起来,生怕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

    “这个人,叫褚向东,五年前考上我市政法系统公务员,但是却在公布分数后离奇入狱,判了三年刑,而且他入狱之后,整个家都散了,我查过这个人的记录,出狱之后就不知所踪了。但是根据指纹比对,这个人在南方流窜作案多起,手上光命案就不下五条,他有动机,有条件,行事够狠,又有同伙协助,我看这案子很可能是他做的。”

    胡蓉眼睛一亮:“那么,马上通缉褚向东吧!”

    韩光摇摇筷子,冲老板喊道:“再加五块钱牛肉!”转脸对胡蓉说:“现在是谢支队在主办这案子,我们只能提供一些线索和证据,如何判断,还要看他,对了,于小同被杀那个案子,有眉目了么?”

    “于小同是被人从背后用极细的钢丝勒死的,手段相当残忍,我手上有犯罪嫌疑人的照片,但是相当模糊,有目击者称,这个人曾经在省城出现过,当时是想谋杀张大虎。我分析,很可能是大开聂万龙的手下。”胡蓉慢条斯理的说着。

    “这个聂万龙罪恶滔天!要不是他这种人,房价也不会那么高,那么多年轻人也不至于买不起房!”韩光忽然愤怒起来,身为刑警大队长的他,有个相恋多年的女友,但是由于房价太贵,一直买不起房,婚姻大事也耽误了。

    胡蓉莞尔一笑,这个韩大队,有时候冷酷的像个冰人,有时候却可爱的很呢。

    “5.24案咱们插不上手,于小同案还是归咱们二大队管的,我申请调查聂万龙。”胡蓉站起来说,今天她穿了件黑色的修身T恤,卡其色的帆布裤子,快拔枪套和警徽挂在腰上,活力四射英姿飒爽。

    “批准!”韩大队利落的一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