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6-29 私自查案
    谢国华身穿笔挺的藏青色警服,肩膀上两杠三花,银光闪烁,身后摆放着鲜艳的国旗和党旗,显得庄严威武,他手里夹着烟,青烟袅袅直上,侃侃而谈着:

    “当刑警很辛苦,日夜颠倒,饥一顿饱一顿,很多老刑警都有慢性胃病,家庭也不和睦,小吴,既然你选择了这条道路,就要义无反顾的走下去,谢叔叔支持你,放心大胆的去干吧。”

    谢支队将烟蒂掐灭在硕大的水晶烟灰缸里,拿起了桌上的文件说:“我还有个会,有空再找你聊,你先回队里吧,记住我的话,好好干,早日做出成绩,也好给你爸爸争光。”

    “是,一定不辜负谢支……谢叔叔的期望。”吴松炜站起来一个立正敬礼,转身出去了。

    谢支队并没有去开会,而是拿起了电话:“老李,你那个线人有什么情报么,5.24案上面催得很紧,压力很大啊。”

    老李说:“谢支队,我那个线人说他也不能肯定人是刘子光杀的,五月二十四那天刘子光团伙的几个骨干分子都没有异动。”

    谢支队说:“不能被犯罪分子蒙蔽了嘛,一条路走不通,就换一条路,我就不信抓不到他们的小辫子。”

    李政委连连称是,谢国华在调任刑警支队长之前是江岸分局的局长,和李政委搭档了好多年,两人默契如兄弟一般,这个案子的重要性,大家都很明白。

    经过细致缜密的拉网式搜查,终于在江滩上现了第一犯罪现场,杨峰的宝马车栽在水里,岸上有脚印和拖拽的痕迹,经过法医检验,现场泥土里现了死者的血迹,但是令人失望的是,犯罪分子相当狡猾,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甚至连脚印都是不清晰的,子弹壳也被捡走了,可以说这案子绝对是老手干的。

    案子很复杂,很棘手,压力也很大,这种压力不仅来自于上面,也来自于社会各方面,如果死的仅仅是个酒吧女,那么一点风浪也不会掀起来,但是死的人身份相当特殊,杨峰的父母都在市委担任高官,又都是李书记的嫡系人马,尤其杨峰的母亲林大姐,那可是个人物,当年在乡下当妇女主任的时候,作风泼辣,行事大胆,颇受当年还是县委书记的李书记欣赏,据说有段时间还有过风言风语,说杨峰其实是李书记的种呢。

    当然,后来杨峰出落得浓眉大眼,身高腿长,和五短身材的李书记大相径庭,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但是这也证明杨家和李书记的关系之密切,这案子李书记已经让秘书过问了,要求立下军令状,限期破案,这是来自于上面的压力。

    因为杨部长和林大姐的要求,案情没有公开,民间开始流传各种谣言,众说纷纭,人心惶惶,作为刑警支队长的谢国华,走在自家小区里都觉得有人戳自己的脊梁骨。

    破案破案破案,压在谢国华心头,林大姐钦点自己担任专案组长,这是给自己创造立功的机会,但换个角度来说,何尝不是给自己出了道难题啊。

    桌上的电话铃响了,谢国华一看,竟然是市委的号码,他赶紧接了,客气的说:“刑警支队谢国华。”

    “谢支队长您好,我是市委的赵秘书,是这样的,李书记很关心5.24案件的进展,让我询问一下。”

    怕什么来什么,谢国华只好硬着头皮说:“案情比较复杂,希望李书记能多给几天时间。”

    赵秘书轻笑一笑:“可是我听说外面都在传闻,这案子其实很简单的。”

    “怎么?赵秘书听到什么风声了?”

    “没有,我只是提醒一下谢支队长,现在正是我市大展的关键时刻,命案必须破,而且一定要尽快,这是第一位的,你明白么?”

    “这是……”

    “对,这是李书记的精神。”赵秘书又客气了两句,挂了电话。

    身为老公安的谢国华何尝不明白赵秘书话里的意思,他双手抱拳,在眉心处揉着,仔细考量着是不是要这样做。

    ……

    刑警二大队,韩光的办公室,胡蓉推门进来,满脸堆笑,当刑警的哪个不是人精,韩大队顿时明白胡蓉来者不善,他故作惊讶的问道:“小胡,你不是去旅游了么?怎么还没走?”

    胡蓉说:“韩大,你知道我是闲不住的人,派点杂活给我呗,比如调查个什么命案啥的。”

    “不行,绝对不行,政法委领导亲自下令停你的职,我哪里敢用你。”韩大队连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那好,我不给你添麻烦,只要求你给我一把枪,我自己去调查。”

    韩光直摇头:“你停职期间怎么能配枪,这还不是给我添麻烦?再说,枪都是政委管的,我无能为力。”

    胡蓉说:“我知道你是市局特批的双枪将,分一把给我就是,保证不惹事。”

    韩光说:“你是不是想去调查于小同命案,我告诉你,没门!”

    胡蓉冷笑,拿起韩光桌上的卷宗在手里拍了拍:“哼哼,某些人不让我查案,自己却悄悄查别人接手的案子,这是咋回事?”

    韩光桌上摆着的全是5.24案的卷宗,但这个案子已经转到一大队去了,韩光再去查就是犯忌讳。

    “他们查案的方向不对,再加上急于破案,我怕会造成冤假错案,冤枉了好人不说,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就令人痛心了。”韩光解释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小吴接手案子我不放心,听说他现在把破案方向转到了不正确的地方,我劝他,他也不听,没办法,我只有自己查了。”

    “他转到哪个方向去了?”韩光若有所思的问。

    “一大队转到什么方向去了?”胡蓉反问。

    两人对视良久,忽然极有默契的说出一个名字:“刘子光!”

    “这是典型的连环案,不应该分开侦办,而是应该集中力量抓住关键点进行侦破,他们呢,就是先打枪,后画靶子,在心里都把凶手确定了,这案子要不办岔才叫奇怪呢。”韩光愤愤然说出这番话来,显然心中对5.24案转给别人很不满意,刑警二大队的人都是属狼的,看到案子就像看到肥羊一样,从他们口中夺肉,那还了得!

    “那好,咱们就把这两个案子集中起来侦破,我帮你,你帮我,你借我一把枪,再把工作证还给我,遇到麻烦我帮你摆平,你也知道我有后台的。”

    韩光揶揄的笑道:“你都从家里搬出来了,和胡副市长闹翻了吧,你这个后台可不怎么好使啊。”

    胡蓉一摆手:“那不管,反正抓住真凶就行。”

    “好吧,我就破例违反一次纪律。”韩光从抽屉里拿出胡蓉的工作证抛过去。

    “那个……枪呢?”胡蓉搓着手满脸期盼的问道,仿佛等待芭比娃娃的小女孩。

    “没有。”韩光直接拒绝。

    “哼,没有就没有。”胡蓉扭头就走,心里开始惦记父亲藏在保险柜里的那把77式。

    “回来!”韩光一声大喝,胡蓉猛回身,正看到桌上摆着一把小巧的警用左轮,赭黄色的枪柄,乌黑的枪管,优美的线条,是那么的熟悉。

    “只有六子弹,省着点用。”韩光没好气的说。

    “是!”胡蓉高兴地把左轮枪抱在怀里,还亲了两口,她在派出所实习的时候就配备这种九毫米警用左轮,都用出感情来了。

    ……

    韩光和胡蓉驱车来到杨峰失踪前的酒吧,调取了监控录像,很不巧,酒吧门口的监控探头事当日是坏的,没拍下任何图像来。

    “***,也不知道是谁弄了一堆烂泥糊在探头上,让我查出来非打死他不可。”酒吧老板这样说。

    韩光心里有了数,凶手不是随意性作案,而是早就进行了筹划,明摆着冲着杨峰来的。

    再调查交警部门设在道路上的摄像头,依然一无所获,杨峰驾驶的宝马x5正常行驶,没有明显的盯梢跟踪车辆,也没有生任何交通意外,这就是说,凶手很可能就在车里。

    “会不会是那个女人把杨峰引过去的?”胡蓉提出了自己的疑点。

    “不会,杨峰是有品味的人,开房从来都是五星级酒店,绝不会去江滩这种地方。”韩光断然否定了胡蓉的想法。

    “那就是说,凶手在停车场就上了杨峰的车,所以他要糊住摄像头。”

    “对,就是这个道理。”

    忽然胡蓉眼睛一亮,说:“韩大,你不是说有个嫌疑人叫褚向东的么,我们可以查查他,如果他千里遥远专程来杀杨峰的话,一定会留下痕迹的,比如,回家看看什么的。”

    “小胡,有进步!”韩光夸奖一句,跳上了警车:“上车!”

    褚向东的家就在郊区农机厂宿舍,这是一栋极其破旧的筒子楼,根据资料显示,褚向东就住在三单元1o4,来到门口轻轻敲门,好久才有人开门,是个慈祥的大妈。

    “阿姨您好,我们是……”胡蓉还没说完,就被韩光阻止,他抢着说:“我们是社区送温暖小组的,来您家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

    大妈疑惑的问:“社区我经常去,咋没见过你?”

    韩光一时语塞,胡蓉随机应变道:“我们是新来的大学生志愿者。”说完就赶紧补充一句:“他读博士的,所以年龄大了点。”

    “这样啊,今天真是巧,来了两拨志愿者了。”大妈自言自语道。

    韩光和胡蓉对视一眼,立刻警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