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6-30 为了不吃铁花生而奋斗
    “阿姨,那是我们同事,他们都帮您做了些什么啊?”胡蓉慢声细语的问道。

    “哦,那个小伙子人不错,斯斯文文,一笑两排白牙,还送来两桶色拉油,一袋子水果,嘘寒问暖的可细心了,还把我们家的水龙头修好了,唉,谁家摊上这样的儿子真是好福气啊。”

    胡蓉和韩光再次对视一眼,心道刑警队里似乎没有这样的人啊,这人究竟是谁?难不成真的是志愿者?

    “阿姨,您一个人在家啊,老伴呢,孩子呢?”韩光一边问一边打量着屋里,虽然是老房子,但是室内摆设并不陈旧,大屏幕液晶电视,电动按摩椅,墙上的空调是大金的,这种家电水平可不像是下岗工人家应该有的。

    “老伴五年前就去了,还有个儿子在南方打工,也是个不省心的孩子,成天不挨家,不过就是孝顺,家里这些物件都是他买的。”大妈很自豪的说着,随即进屋招手:“进来坐吧。”

    两人进屋坐下,四下里踅摸,现墙上挂着一张全家福,其中那个气宇轩昂的小伙子大概就是褚向东了。

    “阿姨,您儿子不经常回家,那这些东西他是怎么买来的啊?”胡蓉问道。

    “叫人送上门的,听说现在社会达了,买东西都在网上,根本不用去商店呢,你们喝水吧,我去倒。”大妈塔拉着拖鞋去厨房倒水,韩光趁机用手机将墙上的照片拍了下来。

    忽然韩光现了一个细节,门后面摆了一双尺码很大的男式拖鞋,他心中一动,随口问道:“阿姨,您儿子这两天回来了?”

    “是啊,三天前来家一趟,连椅子都没坐热就走了,亏我还给他预备了新床单和拖鞋呢。”

    大妈端着两杯水走进来,胡蓉接过茶杯甜甜的说声谢谢,又拿出一张表格说:“是这样的,社区就业办公室有几个工作岗位,想安排给咱们辖区的青年,您儿子是叫褚向东,体院毕业的对吧,有个中学体育老师的工作满适合他的,在家门口上班,又是事业单位,总比在外面打工强吧。”

    大妈的眼睛亮了:“闺女,真的么,这我得劝劝儿子了,在南方打工赚钱虽然多,但是累啊,还找不着媳妇,事业单位最好了,旱涝保收啊。”

    “呵呵,阿姨您别急,您儿子在哪个城市工作,有什么联系方式么?”胡蓉一边说一边瞟了一眼韩光,韩光赞许的点点头。

    “就知道小东在深圳给人家老板打工,地址电话都没有,他每星期都会打电话回家来的,等他下次打电话,我告诉他。”

    “阿姨您可要抓紧啊,事业单位的工作很紧俏的,这样吧,我们先走,有事可以打这个电话,我叫胡蓉。”

    写着电话号码的便签纸递了过去,大妈接过郑重的装起来,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三天后是孩子他爸的忌日,到时候小东肯定会打电话回来,到时候我通知他,还得麻烦两位帮我们家小东留着那个位子啊。”

    “我们尽力吧,再见阿姨。”

    两人从褚家出来,心照不宣的直奔社区中心而去,亮明身份之后,先查实此前确实没有志愿者前往褚家,然后向社区领导提出协助调查的请求,其实就是帮着把谎圆上,别出纰漏而已。

    大切诺基上,胡蓉一边开车一边说道:“褚向东三天前在江北市出现,这肯定不是巧合,5.24案的线索已经很清晰了,下一步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他再次出现。”

    “只是不清楚哪位同事抢在我们前面了,搞不好是谢支队派的人,好了,我这边告一段落,现在去郝天家找点线索。”韩光说。

    来到郝天租住的房子,这是一处位于大开公司附近的城中村自建房,房东正在打扫房间,嘴里骂骂咧咧,好像是在说郝天不付房租也不搬东西就跑了,还要他亲自来收拾,真是不像话。

    看到衣冠楚楚的一男一女来到,房东赶紧放下笤帚说:“二位租房?”

    “哦,我们想看看房间。”韩光随口应付着,眼睛在房间里四下观察,家具简陋,陈设简单,墙上挂着飞镖靶盘,两个钢制哑铃,桌子上堆了好多花花绿绿的杂志,《兵器知识》、《轻兵器》、《格斗与拳击》,还有一本被翻得起毛的旧书,封面上写着“一招制敌”的字样,翻开来一看,里面居然是带图解的,详细讲解了如何一招将敌人制伏,其中不乏极其狠辣阴毒的招数,比如撩阴腿、叉眼睛之类。

    韩光不动声色将这本:“房租多少钱一个月啊?”

    “四百一个月,水电费另算,预交三个月房租就能住了,这里地势好,上班方便,大开那些白领都在这里租房子,前面这个房客,他们两口子就都是大开的。”

    房东无意的絮叨,引起了胡蓉的注意,有线索了!

    她给韩光使了个眼色,韩光会意,便推说回去考虑考虑,离开了出租屋,到了楼下,胡蓉说:“郝天的女朋友也在大开,她应该了解一些情况。”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大头贴,上面郝天正和一个女孩依偎在镜头前傻笑着。

    两人径直赶往不远处的万龙大厦进行调查,但是当他们提到郝天的名字时,被问的人全都支支吾吾说不知道,韩光吓唬了两句他们便承认说是公司高层下了封口令,谁也不也许提郝天。

    “好吧,那么这个女人你认识么?”胡蓉拿出了大头贴问道。

    “这是孙晓丽,郝天的女朋友,她不久前刚分了房子,多瑙河风情园的两居室,还放了带薪的长假呢,啧啧,真幸福。”

    胡蓉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韩光,案情已经很清晰了!大开下了封口令,又分了房子给郝天,这房子分明就是用于小同的命换来的。

    “走,找孙晓丽去!”两人要了具体地址直奔多瑙河风情园。来到房门口刚要敲门,韩光忽然现门是虚掩的,里面传出低低的哭泣声,他示意胡蓉掩护自己,慢慢从腰间抽出九二式手枪,扳开击锤,左手轻轻推开房门,猛地跳了进去。

    沙上趴着一个女子,正哭的伤心,见到韩光突然闯入吓了她一跳:“救命啊!”

    “别怕,警察。”韩光亮明身份,迅搜查了两间卧室和厨卫,均未现郝天的身影。

    回到客厅内,胡蓉已经在问话了:“你男朋友郝天去哪里了?”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一拨接着一拨,还有完没完,就算郝天真的杀了人,也和我没关系啊。”孙晓丽抽泣着说。

    “有人来过?”韩光把手枪放回腰间枪套问道。

    “刚走没几分钟,也是来找郝天的,说是郝天杀了人……我一点也不相信,郝天怎么会杀人呢,他连杀鸡都不会。”

    “是不是一个男的,斯斯文文,一笑两排白牙?”

    “是的,他说是刑警二大队的。”

    “走!”韩光忽然疾步出门,胡蓉也紧跟着出去,两人一边下楼,一边交换着看法。

    “这个人肯定不是咱们队里的,二大队全是老烟枪,一嘴黄牙,哪有两排白牙的英俊小生。”韩光说。

    “假冒警察,胆子不小了,现在追不知道还能不能追上。”

    “应该可以,从这里回市区只有一条路。”

    两位警官跳上大切诺基,风驰电掣的朝市区奔去,坐在副驾驶位子的韩光用鹰隼一般锐利的目光搜寻着路上的可疑车辆,但是始终一无所获。

    当他们的大切诺基卷着尘烟奔过之后,一辆黑色轿车才从路边钻出来,车里坐着的是刘子光和贝小帅。

    “妈的,幸亏我认识胡警官的座驾,要不然就让他们逮到了。”贝小帅嘿嘿一笑,两排白牙熠熠生辉。

    “看来他俩倒是明白人呢,侦查方向都蒙对了。”刘子光点一支烟说道,也不知道是夸赞呢,还是贬低。

    “光哥,我就不明白了,这案子交给警察办就是了,又不关咱的蛋疼,管他干嘛?”贝小帅挠着脑袋问,今天又是扮志愿者又是扮警察,可把他忙的不轻。

    “可不是就关咱的事,这帮单细胞生物肯定认准了是我杀的杨峰和于小同,正憋着劲搜集证据想办我呢,我要不自力更生一把,把真凶给逮着交给他们,兴许就要吃那八分钱一颗的花生米了。”

    刘子光喷出一口烟,思绪回到了八十年代,那时候死刑犯都挂着打红叉的大牌子站在解放牌上游街示众,敲锣打鼓的极其热闹,然后一车拉到郊外刑场用五四手枪朝着后脑放一枪,这颗爆头的子弹还要家属缴纳。

    杨峰死了,自己脱不开关系,这种时候指望青天大老爷主持公道是天真的想法,再说父母年龄大了,经不起折腾,自己也不想亡命天涯,所以刘子光只有亲自去找出真凶,才能还自己一个清白。

    “八分钱那是老黄历了,现在都用电刑,注射,听说咱们江北市也要改革枪毙方式了,要搞什么人性化死刑呢。”贝小帅的话将刘子光的思绪拉了回来。

    “去去去,尽说晦气的,让你弄得东西呢?”刘子光问。

    “我一出马,肯定手到擒来,郝天的QQ号码在这儿呢,丫马子长的不错,肯定跑路途中耐不住寂寞要和马子聊个天啥的,到时候咱就用高科技锁定他!哈哈,这就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